国学堂20090517 梁冬对话红叶 第二讲


  下载 国学堂 20090517梁冬对话红叶 孔子的饮食观第二讲.mp3

  下载 国学堂 20090517梁冬对话红叶 孔子的饮食观第二讲.doc

  下载 国学堂 20090517梁冬对话红叶 孔子的饮食观第二讲.lrc

    国学堂—文化太美—中国饮食文化太美第二讲文字版

    播出时间:中国之声 2009.05.17 23:00~24:00

    主讲:红叶 主持:梁冬

    梁冬:是的,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在教导之前呢,我们请到红叶老师啊,和我们分享,从孔子的生活观里面呢,看到他如何过得有滋有味的。其实呢,在中国古人呢,包括士大夫阶层呢,他们都很懂得如何好好地对待自己的身体和灵魂,让自己吃得舒服,吃得愉快,啊,睡得舒服,睡得愉快.从而呢,透过自己这种愉快,令到自己的身心更加健康。在西方文明传来之后呢,其实呢,我们会接受一种观念,就是,一定要有足够的热量、能量、饮食、营养,等等,等等。在追求这些东西的过程里面,其实,我们反而忽略了中国生命和生活观里面那一种追求精致、雅细、舒服和这种境界。其实,我们有些时候也觉得很有点遗憾哈,就是说,当这样的一种文化消失的时候呢,我们过得是,真的是太粗糙了。所以呢,我特别邀请红叶老师呢,和我们一起来分享。红叶呢,是一个专业的医生,他从医生的角度发现,诶,原来哟,让一个人过得舒服,是健康的最基本的要求,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源泉。是这样吗,红叶?

    红叶:对。

    梁冬:对。啊,红叶,我们上一周呢,提到了孔子的生活观、饮食观和文化观。这一周呢,我们正式开始聊一聊饮食的滋味。

    红叶:诶,梁冬,实际上啊,有一个问题啊,我们可以思考一下。

    梁冬:嗯。

    红叶:就是,我们现在所能见到的呢,实际上的文化方面的一些发展啊,包括文化的潮流,实际上呢,都跟经济有很大的关系。

    梁冬:是。

    红叶:那么,当西学东渐以后呢,当这个西方的这种文化的思潮啊,文化的这个,包括市场经济的发展,那么,带给我们的是,对一些东方的思想,包括东方的很多传统习惯的一种妄图的改变和颠覆。

    梁冬:嗯。

    红叶:诶,在这种潮流之中呢,有两个学科啊,不光没有变化,而且能够逆流而进。

    梁冬:哪两个学科?

    红叶:或者说两个门类啊。

    梁冬:啊,对,哪两个门类?

    红叶:一个是中餐,对不对?

    梁冬:啊,对。

    红叶:中餐,你看,世界各地,到处开花。另外一个,就是中医。中医,有这个墙内开花墙外红之势。

    梁冬:对。

    红叶:我们从这里中间呢,是不是可以看到一些问题?

    梁冬:什么问题呢?

    红叶:看到一些这个中国文化堡垒,中坚的,可以让我们发扬和让我们坚守的一些重要的一些点位。

    梁冬:嗯。

    红叶:诶,作为医生呢,需要了解一些医疗以外的东西,就跟平常喝茶一样。我们喝茶呢,应该是心内求茶。但是,学医呀,到一定的层面以后呢,需要医外习医。

    梁冬:什么意思?

    红叶:在医疗技术本身以外呢,或者医疗这个学科以外,来找别的学科对医疗能够产生一些……呃,我们的理念呢,能够产生一些启发的地方,这样的话呢,更能够解决很多问题。

    梁冬:嗯。

    红叶:叫心内求茶,医外习医呀,这是我这两年的一个体会。实际上呢,在研究饮食的时候,我们一定要重视饮食的味道。

    梁冬:嗯。

    红叶:美味的味道呢,实际上也是中医的味道所在。因为你说了嘛,中国传统文化里面呢,中医呀,或者中国传统的文人,士大夫阶层,一直在追求一些贵族的思想。我们现在的经济的发展呢,是大家有钱了,但是丢掉了这个贵族的这种追求。我们怎么样把它找回来?我们要考虑一下呢,怎么样来寻找回我们已经遗失的,久违的味道,不要光从营养上来考虑问题。因为我们毕竟呢,大多数人都已经脱离开贫困了,是吧?再考虑味道以前呢,我们一定要很明确两个概念。就是道和德,这两个概念。

    梁冬:嗯。

    红叶:呃,老百姓所谓的《道德经》,实际上呢,据我们考证,道德经啊应该叫“德道经”。为什么叫德道经呢?因为老子呢,一贯推崇的是以德统道,从德呢,来达到道的状态,所以,不可能先道,然后再德。而是以德达到道的境界。古代的很多字呢,都是同音,通假。那么,我们看到的这个德道,或者道德的这个“德”呢,实际上和收获那个得到的“得”……

    梁冬:就是双人边的那个“得”。

    红叶:双人边的“得”,是一个字。

    梁冬:对。

    红叶:都是获取的意思。

    梁冬:对。

    红叶:都是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来把它们放到我们心里。如果我们获取的这个知识足够多的时候呢,我们可以脱离开来考虑这个问题。比如说啊,每一个学医的学生啊,都遇到过这么一个境遇,在我们刚开始学医的时候呢,老师讲一个病,我们都会以为自己得了这个病。那很明确的,实际上是因为你所占有的知识不够。当你占有知识够了以后呢,你就不会关注在某一点上,你会跳出这个点,来站在它们的上面,或者外面来看这些所有点组成的面,然后,这种情况下呢,出现任何的变化以后呢,你会很迅速地找到它对应的那一点。我们可以举一个例子。就像一个圆一样,我们把这个圆中间的呢,某一个实线的点,把它看作德,这个圆心呢,看作道。你只有在这个道这个状态下呢,才对于每一个点的反应最迅速。这个实在是太深奥了。

    梁冬:对。

    红叶:但实际上呢,每个人都要从这上面去考虑。我觉得各行各业都是相通的。我这个理论曾经给很多搞企业的人讲过,大家有很多呢,可以共荣的地方。

    梁冬:对。

    红叶:老子所说的“道可道,非常道”,实际上指的是呢,我所谓的这个道,道实际上指的是一种空的状态。当你获取到一定量以后,你的内心放空了,这个道呢,是可以说的,但是不是我们平常所谓的那些规律。一般人都认为呢,这个老子的道啊,是指的规律,实际上不是,是指的内心的一种状态。这种道的解释呢,在四大名著的《西游记》里面,实际上解释得更清楚。

    梁冬:它怎么说?

    红叶:他把这几个徒弟呀,一步一步的状态呢,实际上是在解释这个由德到道的这个层面。沙僧叫悟净,对吧?这是一种完全是干净的状态,一点色彩也没有,什么也没有,这是最初步的要求。猪八戒叫悟能,梁冬:嗯。

    红叶:能呢,实际上就得,就是获得,你获得的时候需要耗能量嘛。

    梁冬:嗯。

    红叶:在得到一定程度以后,就到悟什么?悟空了。

    梁冬:哦。所以它是有次第的,为什么是沙僧是三师哥,是吧?八戒是二师哥……

    红叶:诶,对。

    梁冬:啊,悟空是大师兄。

    红叶:对,它都是有这个心灵修炼的层面的。

    梁冬:嗯。

    红叶:这个道啊,其实在这个不同的宗教里面呢,实际上表达的都是一致的,道就是空。你看,在佛家里面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其实讲的就是道和德的关系。德就是色,各种颜色,各种世间的繁华,这是德。你如果没有这个德这个状态,是根本达不到空这个道的状态的。从数字上来表达呢,德代表一。一呢,在传统文化代表阳气。道呢,代表的是零。

    梁冬:它代表阴?

    红叶:代表的不是阴……啊,说到这儿呢,我们要解释一下阴和阳的概念。

    梁冬:对。

    红叶:阴和阳指状态,不指事物。阳气的“阳”实际上和张扬和“扬”啊,是一个字。比如说,我们某一个状态呢,是张扬的,高兴的,它代表的一,就是阳。阴呢,跟隐藏的“隐”是一个字。

    梁冬:哦。

    红叶:当我们的气息是内敛的,晦暗的,这个时候就是阴。实际上阴阳指状态而言,指能量的不同状态,不是指事物。

    梁冬:“君子不器”,就是说,君子啊,不要光是看到那个事物……

    红叶:要看到它……

    梁冬:能量的转换,嗯。

    红叶:我们中医上叫气,西方科学叫能量,指的是一个东西。

    梁冬:嗯,好,讲回来。刚才你讲到道德的问题,德道的问题。啊,红叶呢,特别强调,先有德,后有道啊。

    红叶:对。

    梁冬:那我们继续往下聊。

    红叶:其实呢,你刚才说到这个德和道是一阴一阳,实际上它代表的不是阴阳。我们可以说,道和器是相对立的。

    梁冬:哪个器?

    红叶:器物的“器”,就是君子不器的“器”。

    梁冬:嗯。

    红叶:“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梁冬:对。

    红叶:说明它是对立的。那么,道和器之间是不是有一个通路?就是德。

    梁冬:哦。

    红叶:实际上,德代表的是能量流动,道代表的是你获取那些能量以后,自己又变空了。中国人向来是对于水啊,实际上,是有一种想掌控的思想,对于火呢,很恐惧。但是,人的生命呢,却恰恰相反,是要火来维护的。比如说,在我们这个现代的中医的流派里面,最近兴起一个火神派。

    梁冬:嗯。

    红叶:就是对火的崇尚,就是要以火来克水。

    梁冬:以火来化水吧?

    红叶:对,化水,对,化水。中国人对水的控制啊,是非常的强烈,但是,对火呢,又恐惧。你看,我们炎症的“炎”字,上面一个“火”,下面一个“火”。

    梁冬:啊,对。

    红叶:对。我们现在一听火,就很害怕。

    梁冬:上火了。

    红叶:上火了。对。实际上很多上火啊,往往是水造成的。

    梁冬:怎么说?

    红叶:那比如说,我们胃肠道受凉了,严重发展下去以后呢,我们得了胃炎了。我们按照传统的观点,或者按照西方的观点,我们都认为自己呢,胃粘膜损伤,就要用养胃的药,保护胃粘膜的药。对吧?但是,实际上呢,比如说,我们长口腔溃疡了,老百姓就说,要泻火。泻火就是一些伤胃的药,实际上。这种观点实际上是错误的。为什么呢?在胚胎的发育过程中间,整个胃肠道的胚胎发育呢,都是从中胚层过来的。可以说呢,口腔粘膜是胃肠道粘膜的一个延续。也可以说,口腔溃疡就是胃溃疡在口腔中的一种表现。西医处理得很好,用养胃的药,用维生素B2,我们老百姓就要用泻火的东西。往往泻了火以后呢,这个火暂时灭掉了,变成复发性口腔溃疡了。这是观念上的问题。

    梁冬:好了,这个稍微说远了一点。之后呢,休息一下,继续回来呢,和红叶呢,继续分享,从道德,从德道来看到的饮食。

    广告片花……弘扬中国文化身体力行,义务工作群:87837295(黄帝内经_音频转文字)欢迎您的加入,请注明“志愿者”……

    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大家好,欢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仍然是梁冬和红叶呢,去分享关于德道、道德与饮食的关系。刚才呢,特别强调啊,就是,道德呢,它是一种,啊,我们称或者阴阳,它是一种能量的两种方面。阴呢,代表的是隐藏,就是往内收的这种过程。阳呢,和张扬的“扬”呢,又通假字呢,是往外的过程。那这种向外和向内呢,其实呢,对应回饮食上面,它也是大有玄机的。刚才呢,红叶也跟我们分享到,就说,他说,其实中国人的饮食,说白了,就是如何让火与水进行非常充分的调剂。啊,这个用道德经的话来说,叫既济。既呢,前面那个既呢,是既然的“既”,后面那个济呢,是济南的“济”,就是三点水,一个“齐”。就是说,水火交融视谓既济。对不对?那饮食,我们如何透过烹饪,透过这个火的使用,以及呢,上面要蒸也好,煮也好,炸也好呢,对这个火的应用呢,让一个食物,如此优雅、完美地体现了它的火的能量,也体现了它的水的这种鲜美呢,其实我觉得中间就是大有学问了。

    红叶:诶,大家可以考虑另外一个问题呀,这个地球上三分之二的面积是海洋和湖泊。

    梁冬:嗯。

    红叶:那为什么人类最终选择了陆地,而不选择海洋?就是说,为什么人类最终选择了远离水源?

    梁冬:诶,这个是很有趣的问题。

    红叶:是很有趣的问题。

    梁冬:对。

    红叶:为什么会选择呢?

    梁冬:不知道,我觉得很有意思。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我们只是觉得说,人类就是从海洋里面爬出来的。

    红叶:对。我们现在宣传,我们那么需要水,那为什么还要从海洋里爬出来,会走上陆地呢?

    梁冬:诶,你这个问题,是你自己想的吗?

    红叶:是我自己想的。

    梁冬:诶,这个很有意思,你说说看。

    红叶:就代表的是人类对于阳气的追求,而不是对于阴寒的追求。

    梁冬:嗯。

    红叶:啊,他用各种方式,来让人体增强自己的阳气,这样能够达到保身藏全的目的。很明显啦,那个土地肯定是比海洋要更具备有阳气。

    梁冬:嗯。

    红叶:古人把水呢,作为水饮和痰饮,作为一个大病来看待。我们从临床上就能看到很多呢,因为不得当的喝水,不得当的注水,饮水而造成的一些新的疾病。我们又可以从人类本身的起源啊,从他的发展,来佐证人类对于水那种恐惧,和对于水的这种要远离的思想。从饮食上来讲呢,也就能够呢,推理出来,怎么样用水,怎么样饮水,在健康上面的意义。实际上,我们现在所接触的一些所谓的传统文化,往往正好是对传统文化的一些背离和背叛。我们现在所接触的传统文化里面呢,对水,很强调对它的控制,但是,对火呢,又很恐惧。比如说,在历史里面呢,我们老是强调大禹治水呀,都江堰的工程呀……实际上,我们没有考虑到,现在对我们身体的最大伤害,“早晨八杯水”的思想。而实际上呢,在地球的一个区域呀,有很多奇妙的地方,大家可以查一查。我们一般把这个奇妙的地方呢,都归为北纬三十度区域。北纬三十度区域呢,是所有地球人的起源地,就是在北纬三十度的地方呢,它发生了,蕴育了很多文明。比如说,两河文明呀,什么希腊的文明呀……

    梁冬:长江文明啊……

    红叶:……埃及的,长江、黄河的文明……都是沿着北纬三十度进行的。人类的很多大灾难,也是在北纬三十度左右出现的,包括这一次的“五?一二大地震”,也是在北纬三十度附近。前一段时间呢,我去了一趟北纬三十度所在地,金沙遗址。看到了一些古人呢,图腾的崇拜。它金沙遗址,它反应了一种什么崇拜呀?一种太阳神鸟的崇拜。鸟呢,在古代代表的是阳气。

    梁冬:对,是火。

    红叶:是火,对。

    梁冬:所以,吃鸡也是调动你的身体的阳气。

    红叶:对。

    梁冬:对。

    红叶:比如说,古代在形容这个阳气的时候,形容太阳的时候,都是用一只三足的鸟。有的时候呢,用的是一个三足的乌鸦。为什么用三足呢?三在象数里面代表的就是火。

    梁冬:哦。

    红叶:在描述这个月亮的时候呢,用的是青蛙。一个是青蛙,它本身属阴的。再一个呢,青蛙的这个肚子的一张一吸呀,它代表月亮的阴晴圆亏。图腾崇拜里面呢,崇拜阳气的很多,崇拜阴寒的极少。

    梁冬:啊,所以,太阳神就要比月亮神多得多。

    红叶:对。另外,从这个天文学来看呢,实际上,月亮反射的是太阳的光。

    梁冬:对。

    红叶:它本身并没有它的能量和热量。就是对传统文化呢,我们有很多的误解。比如说,我们把口腔溃疡误认为是真正的火。实际上,它是一种伤胃的表现。南怀谨的书里面呢,曾经提到了很好的一个比喻,就是说,“错把冯京当马凉”。冯京……

    梁冬:两点水,一个“马”。

    红叶:两点水,一个“马”,北京的“京”。跟它相近的字——马凉。

    梁冬:啊哈。

    红叶:这个,往往这个东西它反应的是马凉的问题,你把它表达为冯京嘛。

    梁冬:好,稍微休息一下之后呢,再和红叶呢,一起来分享,从道教里面看到的水火的变化关系。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大家好,欢迎回来到国学堂。依然是梁冬和红叶来聊聊这个营养的味道哈。刚才,我们讲到这个水和火的关系。红叶有一天跟我聊天,他讲到说,火和水呀,对于食物有很大的不一样:你要让这个东西闻着香,吃着香呢,要用火。要让它闻着香,鲜,吃着鲜呢,要用水。诶,这句话怎么解释呢?

    红叶:这个实际上呢,反应的是中国饮食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道理,就是饮食中的阴阳格局。所谓的香呢,在这个造字上面呀,我们看上面,是一个禾木和“禾”。

    梁冬:对。

    红叶:下面实际上是一个甘甜的“甘”。

    梁冬:嗯。

    红叶:什么叫作甘呢?口中含一为甘,就是口中啊,含着一个一二三四的一,这叫甘。一呢,代表阳气。

    梁冬:哦,是这样子?

    红叶:对,口中含一为甘。诶,从这儿我们还可以引申,有的字也很有意义。比如说,那个端正的“正”,就是走正道的“正”。什么叫作正?止于一叫正。上面是“一”,下面是一个停止的“止”啊。

    梁冬:对。

    红叶:止于一,就是正--你只要是,你的行为准则,你的所有做法,都按照保护阳气的方法去做,它就是端正的。中国哲学的思想啊,看似是阴阳并重的,实际上是重阳不重阴的。

    梁冬:诶?

    红叶:你看道教啊,它提倡纯阳,纯阳的观点。

    梁冬:对。

    红叶:呃,在这个道家里面,在中医里面,我们还可以看到,“养正则吉”,营养的“养”,这个正确的“正”,一则两则的“则”,吉祥的“吉”。就说啊,我们来养人的正气,就会得到吉祥的结果。这个正呢,刚才就说,是止于一的意思。所以,养正则吉呀,我们可以引申为养阳气则吉。刚才说到了这个饮食中的阴阳格局呢,香代表的是饮食中的阳性的部分。这种阳性的部分的激发呢,要离不开火的作用。比如说,古人在吃这个小米呀,吃稻谷的时候,要经过火烤,出现了一种隐隐的味道,这种味道呢,被归为香味,这是香的起源。在古体字里面呢,香味的“香”和家乡的“乡”啊,是互通的。

    梁冬:嗯。

    红叶:所以,对于家乡的思念呢,也是跟这个香臭和香啊,是有一定的这个追求。

    梁冬:诶,这个有意思。

    红叶:主要是因为呢,这个香味呀,古人在做熟食的过程中间是神秘的,似有似无,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所以,让人那么去向往,去追求。后世的这个“炒”字呢,本身也来源于对于谷物的烘烤,只有在烘烤谷物的时候呢,才能产生香味。

    梁冬:炒就是一个“火”字边,一个“少”。

    红叶:“火”字边,一个“少”,对,对。

    梁冬:炒,炒鱿鱼的“炒”嘛。

    红叶:对。

    梁冬:这个炒,诶,为什么这个炒跟香有关呢?

    红叶:因为,这个我们在出现炒菜这个动作的时候呢,实际上是在齐以后,就是离现在并不是很久远。

    梁冬:在以前都怎么做的呢?

    红叶:在以前就是直接隔火炒,是不用油的。

    梁冬:哦。

    红叶:你看,在很多古籍里边,提到油脂的时候,它主要想,主要是写这个油脂用于点灯,用于火攻,它在食物上的用途呢,并不是很彰显。而真正用食用油呢,是中国人从西域文明传播过来的。也没有几百年的历史。

    梁冬:哦,中国人以前做饭都是直接拿到火上去直接烧烤?

    红叶:直接烧烤。所以,中国人讲究要,要吃这个大羹。就是说,烧烤这种食物啊,很难下咽,所以,他一定要借一些甘滑的东西把它顺下去。比如说,羹啊,我们现在的西湖牛肉羹,这个羹。

    梁冬:哦。

    红叶:就是些汤类啦。嗯,还有老人,要送一个权杖,这个权杖呢,上面呢,要雕一个斑鸠。为什么雕个斑鸠呢?说,“斑鸠者”,是“不噎之鸟也”,就不会噎着。老人最大的问题是怕噎着,古代。包括我们家庭的“家”字,为什么下面是个猪啊?因为猪的脂肪很肥甘,它有利于这个老人来下咽这些偏粗糙的东西。

    梁冬:所以,火是可以给我们带来香味的。但是,火呢,需要有一些顺滑的东西呢,可以帮助把这个香味再滑下去。

    红叶:帮助把我们这些谷物来给滑下去。

    梁冬:对。那就,上次你提到,一个东西要吃得鲜美,啊,它就要跟水有关?

    红叶:对。嗯,这个鲜字啊,实际上我们现在所见到的这个鲜呢,不是鲜的本字。

    梁冬:啊?

    红叶:鲜的本字呢,是三个鱼,摞在一起,是上面一个鱼,下面两个鱼。

    梁冬:对。

    红叶:这叫鲜。我们现在这个鱼羊合鲜的这个“鲜”呢,古代念作“xiǎn”。鱼呢,一般产在南方,羊产在北方,这两件食物要在一块呢,是很少见的,鲜(xiǎn),鲜,鲜为人知的。

    梁冬:哦,真正好吃的这个鲜,是三个鱼?

    红叶:三个鱼,对,那是它的本字。

    梁冬:哦。我还以为是鱼和羊合在……炖在一起就比较鲜呢?

    红叶:古代对于这个新鲜的鲜字啊,就三个鱼这个鲜字啊,的解释叫作“新鱼精”,新鲜的“新”,鱼肉的“鱼”,精髓的“精”,就是新鲜的鱼所带来的那种味觉上的那种精髓的感受。

    梁冬:哦。

    红叶:这叫鲜。

    梁冬:所以,要真正的活鱼,即捞即吃。

    红叶:对。对于鲜味遗失啊,也是中国人在饮食上面的一大缺失。据说,在江苏徐州啊,有一个名菜叫作鱼羊和鲜。啊,这个名菜的出现呢,近一步诱导了人对于鲜的误解。

    梁冬:对。

    红叶:啊,这个名菜呢,曾经还有一个故事。说彭祖的儿子呢,喜欢玩水。彭祖呢,怕他在水里面淹死了,所以,不允许他去捕鱼。孩子呢,偷偷地捕鱼回来。孩子的妈妈呢,急忙抛开正在炖的羊肉,把鱼藏进去。彭祖吃了以后呢,觉得味道啊,非常鲜美,所以就诞生“羊方藏鱼”这道徐州名菜。但是呢,这实际上是附会的信口之谈。羊为火兽,猪为水兽,比猪更接近于水的,就是鱼。

    梁冬:就是鱼,啊,对。

    红叶:鱼和羊放在一起,是水火不容的。所以,它不可能产生鲜味来。

    梁冬:哦,是吗?那,那,那道名菜,把鱼和羊放在一起的那个好吃的那个菜,那怎么回事呢?

    红叶:呵呵,那是附会的一道菜,是根据这个鲜字呀,创造出来的,它也不算是中国的著名的名菜,只是为了宣传它,才引进的这么一个故事。

    梁冬:对。所以,总而言之,你所讲到的这个,羊和鱼,在一起的这个鲜,并不是我们现在理解的这个味道鲜美的鲜的意思。

    红叶:对。

    梁冬:它只是鲜(xiǎn)有,啊,少有的意思。而真正的那个鲜呢,是三个鱼,非常新鲜的三个鱼。

    红叶:我们也可以从这个刺参到味精的这个发展,来看这个鲜味的产生的这种理路。

    梁冬:诶。

    红叶:呃,说到这个刺参呢,一定要提到“脍”字儿,它们讲过的脍。

    梁冬:对。

    红叶:我们现在所见到的脍呢,左边是个“月”字,右边是个“会”。实际上,脍的本字呢,左边是“鱼”,右边是“会”。

    梁冬:哦。

    红叶:会是切的意思,是切成的生鱼丝儿,这个是鲜味的起源。鲜味的第二步发展呢,是商代伊尹……大家在描述商代伊尹调制出羹汤的时候呢,说,“精妙微纤,口弗能言”的感觉。这个可以在《本味篇》里面找到的,找到相应的记载。在汉代许慎的《说文解字》 里面呢,用鲜鱼精,来解释这个鲜字儿。鲜鱼精啊,一直都说明了,鲜字呢,都没有离开水。进一步的发展呢,在南北朝的时候,《齐民要术》里边记载呢,用骨头汤来提炼鲜汤,这个骨头汤呢,指的是猪骨汤。为什么呢?猪为水兽。

    梁冬:对,就是猪是在五行里面对应的是北方……

    红叶:对,是属水。

    梁冬:对应的是水的。

    红叶:对,对。南宋的时候呢,把鲜味儿扩大到了笋呢,菌类这一类的食物。比如说呢,在林洪的《山家清供》里面,就有很多记载。说:“蕈之清香有限,而汁之鲜味无穷”,就是指的是要通过蘑菇,来提取它的鲜味,来进行烹调的一些方法。诶,在清代袁枚的《随园食单》里面呢,有三十多条对于鲜的举证,这是因为,《随园食单》的问世呀,标志着,鲜,这个价值的确立。呃,到了近代呢,日本人提纯出了味精,这个鲜字呢,才被固定下来。所以呢,香不离火,鲜不离水。我们不是吃饭的时候啊,遇到所有菜都跟人讲,不要放味精,这样也是不对的。它既然存在,有它存在的道理。亲水的菜,是要放味精的,要提高它的鲜味。但是,如果这个菜要爆炒,或者说,要提高它的香味的时候,你要再放味精,那是画蛇添足了。

    梁冬:稍事休息一下之后呢,继续和红叶,啊,一起来分享,香鲜之道。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大家好,欢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依然是梁冬和红叶呢,来分享这个香鲜之道。刚才,讲到啊,就是在中国人的观念里面呢,要一个东西好吃,香,啊,要用火来烤啊、炸,啊,炒,爆炒,啊。那如果要鲜呢,最好是炖啊,蒸啊,用水这种方法来做。那其实在这中间呢,还是有一些区别的。那香和鲜呢,也在整个中国的这个饮食口感里面呢,有很优长的这个历史。就是红叶,你是不是可以再跟我们分享一下,关于中国人对于这个味道的体会呢?

    红叶:任何一个词汇呀,只要涉及到“道”的时候,那就有深刻的意义。

    梁冬:呵呵,味道,平常我们只是在用,没有想到,味道,还蛮深刻的?

    红叶:味道,是中国人所特有的。味呢,指的是食物的本性,啊,这是舌头能尝得到的。而道呢,是接近于艺术的一种提法,它是指的是内心的感受。

    梁冬:哦。所以,味道这个词,平常讲起来没什么文化,细细琢磨,很有文化哦?

    红叶:对。味道是中国菜所独有的。那你说西餐里面,最提倡的西餐,或者说是最有横盛的西餐是什么啊?

    梁冬:一个是法餐,对不对?

    红叶:法国大餐,对吧?

    梁冬:对呀。

    红叶:但是,据考证呀,法国大餐来自于中餐。

    梁冬:啊,为什么?

    红叶:为什么呢?因为呢,法国的烹调啊,得益于意大利公主下嫁于法国,而意大利公主的饮食呢,则得自于马可波罗在东方的往来。

    梁冬:哦。

    红叶:诶,实际上它其中是有联系的。

    梁冬:所以说,西方人传统对于吃是带着愧意的……

    红叶:对。

    梁冬:在《大不列颠全书》里面呢,是这样说,是吧?

    红叶:对。

    梁冬:它说,有愧疚的,觉得,对食物,实在是做得太不好了。我们……西方人觉得说,对食物不够尊重。

    红叶:诶,东方人呢,我们指的东方叫中土,对吧?

    梁冬:啊。

    红叶:我们很注重自己的脾胃。

    梁冬:嗯。

    红叶:西方呢,属于金。他们……比如说,从饮食食色里面来讲,东方人,在表面上来讲,他注重的是食,西方人注重的是男女。

    梁冬:嗯。

    红叶:这跟东西方的文化有关系。

    梁冬:这跟金有什么关系呢?

    红叶:实际上,说到男女呢,实际上是以男性为主导的。

    梁冬:对。

    红叶:男性,在养生上面,最主要的是保护金气。

    梁冬:啊。

    红叶:并不是保护脾胃。女性养生的时候,最主要要保护脾胃。

    梁冬:哦,是吗?那这个金不是指肺吗?

    红叶:金不独指肺,为什么呢?大家可以看到啊,如果金是指肺的话呢,我们有一个,在《黄帝内经》里面有说,说到阳明经的时候呢,说什么?如果按照正常的推理的话,应该叫阳明造土,对不对?

    梁冬:对。

    红叶:可是,我们看到的却是阳明造金。

    梁冬:这个就有点远了。回到来,啊,收一收。刚才呢,这个红叶呢,讲到说,东方人呢,因为是中土啊,那在五行里面呢,胃呢,对应的是土,所以呢,中国人呢,对于这个肠胃,尤其是这个胃,脾胃的这种的保养呢,是他认为在饮食里面很重要的一个源泉。

    红叶:对。而东方呢,它又带着木气。而木气要克土。

    梁冬:对。

    红叶:所以更加加重了东方人对于土的这种热爱。你看皇帝的衣服都什么颜色?土色,对不对?黄色。

    梁冬:对。

    红叶:崇尚呢,东方人崇尚的是黄色,西方人崇尚的是白色。

    梁冬:哦,对。所以,结婚的时候,你看,他们结婚呐,什么都是白色的衣服会比较好,是吧?所以,白色呢,因为西方嘛,西方属金,啊,在五行里面,西方是和白色对应的。那,其实东方呢,是和绿色,但是呢,中土呢,又是黄色,所以呢,就绿色,偏绿色,偏黄色呢,是东方比较崇尚的一种颜色。

    红叶:尤其是黄色。

    梁冬:嗯。

    红叶:因为绿色呢,毕竟它是克土的。

    梁冬:对。

    红叶:而从味道和营养来讲呢,味道呢,是非常模糊的,是感性的,不可以定量的。但是,营养却可以做到很精确,很理性。

    梁冬:对,卡路里。

    红叶:所以,我们可以大范围地推广营养,但是,不可以大范围地去,让大家去,体尝到味道。

    梁冬:对,它很个人化。

    红叶:对。味道完全是一种身心的感受,是一种,静下心来的一种,一种贵族的体验。

    梁冬:嗯。

    红叶:西方人虽然对于营养呢,也有一些高层次的讲究,但是呢,与中国的味的讲究来比呢,营养,究竟它属于谋生这个层面的。而这个中国人对于味道的追求呢,是属于艺术层面的。谋生,科学,它毕竟不等于艺术。

    梁冬:嗯。所以,当如果我们在计算着有多少的卡路里,多少的什么氨基酸,多少比例的蛋白质的时候,其实,这个食物,就远离了我们的心性。

    红叶:对。随时要贯彻这个我生不弃的思想。

    梁冬:嗯。

    红叶:我们中国人现在呢,对于味道呢,是存在着一些遗忘的倾向。这种遗忘呢,其实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比如说在《三国志》里面,我们看到,曹操说鸡肋的时候呢,原文记载叫“食之无肉,弃之有味”。

    梁冬:嗯。

    红叶:史书上的注解呢,叫“食之无所得,弃之殊可惜”。但是呢,令人深省的是,这句话,后来变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把无味和无肉,联系在了一起。这个就整个把饮食的层面上的问题给打乱了。饮食的层面上呢,除了谋生,还有游戏的快乐和艺术的享受。

    梁冬:嗯。这中国人吃啊,绝不是把它当饭来吃,就是说,当吃饱来吃,是吧?吃饭本身,你跟谁吃,在什么样的氛围里面去吃,然后呢,吃一些不饱,但是很有意思的东西,变成中国人的很有……很有追求的。比如说,中国人吃瓜子儿,比如说,中国人吃鱼头,这都是吃不饱,但是呢,很有嚼头的东西。

    红叶:对。

    梁冬:中国人吃羊蝎子,你说羊蝎子有什么可吃的?

    红叶:包括现在的什么鸡瓜子,鸭脖子。

    梁冬:对,对,对,对。它这些东西为什么都是在中国发展出来的?背后,我觉得它有一个很深刻的这个社会动机,就是很早很早以前,我们就把吃提升到了一个追求你的口腔快感,追求你的心灵快感,追求你的眼睛,鼻子快感,而不仅仅追求吃得饱的这样一个境界了。所以,才发展出了这么多,吃起来没什么作用,但是呢,很好吃的东西。

    红叶:我们上一次大家聊过这个关于苏东坡吃河豚那件事儿。

    梁冬:对。

    红叶:苏东坡盛赞河豚之美,有人问他,说,“其味如何?”苏东坡说,“值那一死!”当时呢,记载这部书的作者呢,这部书叫作《能改斋漫录》。作者对苏先生的评价是,由“东坡之言,可谓知味。”诶,另外跟它相对的一本……一个苏东坡的佚事呀,讲到这么一件事情。说:苏东坡和友人相遇于某地,俩人在路边吃汤饼,汤饼呢,是宋代对于面条的说法。

    梁冬:哦。

    红叶:因为呢,这个汤饼啊,味道呢,非常的恶臭,友人呢,置箸而叹,就是把筷子扔下,在那儿叹气。苏东坡很快吃完,并且呢,玩笑地说啊,你还要去咀嚼这些食物吗?可见啊,苏东坡是胡乱把这个面条吞下去的。跟前面那个例子来对照呢,我们可以领会呀,苏东坡吃河豚,是在赏味;吞面条,是在谋生,判若两人,是完全是两个层次,两种心境下的作为。这个,可以更明确地让我们来理会呢,味道和谋生,味道和营养的这个区别。

    梁冬:就是说,苏东坡是个很明白的人,他知道该享受,让自己的感官享受舒服的时候呢,就沉下来,好好去享受,就算是河豚,要吃死人的,他也要去享受。但是,当他要吃饱的时候,他可以立刻放弃这种对美味的追求,直接把这个很难吃的这个面条吞下去……

    红叶:对。

    梁冬:对吧?但是呢,就说明,苏东坡作为一个哲学家,我个人感觉,他其实真的是很明白事理,很拎得清,啊?

    红叶:对。像《老子》里面也有这样的记载,说“圣人为腹不为目”,说圣人,为自己呢,腹,指的是内心的感受,目呢,指的是一些表层的感受。就说,啊这些圣人的追求呢,都是追求自己内心的体验。还有弘一大师所谓的“执象而求,咫尺千里”,它是不是看到表面的一些象,而是看到内部的一些理路。这个对中医也有很多启发。

    梁冬:有什么启发?

    红叶:比如说,我们看到一些……看这个古代的一些医案的时候啊,我们把古代的医案的一些药物,按照原来的剂量和原来的煎法,煮了以后,那口感非常好,不像我们现在啊,有一些现代中医开的药,口感是非常的恶劣的。

    梁冬:对。

    红叶:很多人说,吃了以后,马上就吐了。

    梁冬:以前的中医中药,有些煎出来很好喝吗?

    红叶:因为药食同源,确实很好喝。一个是他对病机的把握,它很切合这个病,当你需要这个味道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这个味道是很悦目的,很愉悦自己心灵的。另外一个呢,它剂量的把握上。

    梁冬:所以,有一句话叫“良药苦口利于病”,这话可能是有问题的?

    红叶:这也是个教学版,这是教育孩子用的。

    梁冬:其实,真正好……就说,真正好的东西,一定是让你不难受的?

    红叶:至少呢,这个,这个良药呀,它应该,对你的内心呢,它要产生一种亲近感。怎么样去亲近感呢,怎么样去亲近人的内心呢?让你首先要口感要舒服。为什么堆砌药物不讲口感,让中药没有享受性的那种吃法呀,我们一般把它称作药奴。

    梁冬:哈哈!那对应回来就有饭桶喽,饭奴喽?

    红叶:食奴,食奴者,饭桶也。

    梁冬:就是说,吃东西只是把它塞下去而已,是吧?

    红叶:对。

    梁冬:你可以像苏东坡一样,偶尔,因为肚子饿了,可以塞一下。

    红叶:对。

    梁冬:但是,如果你一辈子,每一顿饭,都这么塞下去的话,实在可惜。

    红叶:对。

    梁冬:人生难得啊,就是,我们活着成为一个人哈,是很难得的。

    红叶:对。偶尔我们也不妨去享受一下食物中间美妙的那些味道。

    梁冬:嗯。所以要,不要说话,因为一说话的时候,精神分散了,就享受不到这个食物的美好了。

    红叶:对,你的内心,你的内心的气呀,不往内收敛了,就感受不到它的美味了。

    梁冬:对。

    红叶:其实很多这个节气对饮食啊,跟人体的关系很密切。我们可以举几个例子啊。比如说,大家都知道“夏至一阴生”,就夏至这一天呢,人的……

    梁冬:阳气到顶点了。

    红叶:人的阳气到顶点了,阴寒之气,收敛之气开始显现。所以,我们经常能看见的,夏至那一天,有的人会莫名其妙地会出现腹痛,肚子疼。或者是,呃,有的人呢,晚上做梦的时候呢,会梦见故去的人……这都是一些阴气的表现。夏至这一天呢,我们应该吃一些偏温热的食物,比如,吃点鹿肉、牛肉、羊肉。古人呢,对于夏至和冬至啊,有两种不同的这个饮食的指导思想提法,叫“冬至馄饨夏至面”。

    梁冬:什么意思呢?

    红叶:冬至的时候吃馄饨,夏至的时候要吃面。

    梁冬:就是冬至的时候,那天要吃点肉?

    红叶:吃点馄饨,不是吃点肉。带馅的东西呀,实际上呢都会伤胃。当我们胃阳气足够的时候,才能吃这些容易伤胃的东西。

    梁冬:哦。所以,因为,冬至那一天呢,一元复始,它阳气开始起来了。

    红叶:对,阳气开始萌动了。

    梁冬:所以呢,反而能够消化一些难消化的东西?

    红叶:消化一些难消化的东西。为什么馄饨难消化呢?因为,我们剁成馅以后呀,它在口腔里面停留的时间不够,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和唾液淀粉酶的搅拌不够。这样的话,直接掉到胃里面,会撞击胃粘膜的。所以,吃胃病的人呀,是不能够吃带馅的食物。

    梁冬:但是,你刚才说的,冬吃馄饨……

    红叶:冬至,对,冬至那一天啊,人的阳气偏旺。

    梁冬:虽然,表面上看,是很冷,是最冷的一天,但是,那一天,阳气开始起来了……

    红叶:阳气萌动,对。

    梁冬:开始萌动了,所以呢,反而吃一点难消化的东西是可以消化的。

    红叶:是可以很好地消化的。

    梁冬:在夏至那一天,表面上很热,但是,那一天呢,其实阴气已经开始启动了……

    红叶:对。

    梁冬:所以呢,反而呢,不能吃带馅的东西,避免不能消化。

    红叶:对的。

    梁冬:哇,真是。所以,中国人,生活得太考究了!

    红叶:还有,那个端午节的时候,为什么要赛龙舟?吃粽子?

    梁冬:对。

    红叶:最开……在屈原诞生的时代以前,就已经有端午节了。

    梁冬:哈哈!

    红叶:为什么要赛龙舟呢?因为要接触水,水是寒的嘛。

    梁冬:对,因为端午那天太热,对不对?

    红叶:对,那天的阳气比较旺,它不一定温度很高。为什么要吃粽子呢?粽子是米做的,面热而米凉。

    梁冬:哦!所以,我们应该多吃面,少吃米喽?

    红叶:如果脾胃不好的人,应该多吃面食,少吃米。

    梁冬:哦。

    红叶:我还见过有的大夫啊,这个,给病人治胃病,治到一定程度以后,给病人提个要求:一年之内不动米,就能去掉根儿。真能好。

    梁冬:是,所以,那些胃……肠胃不好的人,多吃点馒头哈?

    红叶:多吃点馒头……

    梁冬:烤馒头片。

    红叶:烤馒头片更好。

    梁冬:嗯,它这个阳气是比较足的,是吧?

    红叶:对。还有,我平常见到这个九九重阳节的时候,你问你身边的人啊,很多人半夜里都会突然醒来。醒来为什么?口渴而醒。

    梁冬:嗯?

    红叶:这个口渴,确实是因为阳气上升了。九九重阳节,我们的饮食习惯是什么?登高。

    梁冬:对。

    红叶:为什么……

    梁冬:因为高处不胜寒嘛。

    红叶:高处不胜寒,对。

    梁冬:哇!

    红叶:它能贯穿到一起。

    梁冬:我有一点点贯通的感觉哦。

    红叶:对,还可以把别的节气放在一块儿来看,更有意义。

    梁冬:比如?

    红叶:比如说,立春这一天呢,现代人呢,都容易上火。

    梁冬:嗯。

    红叶:尤其老年人啊,在立春这一天呢,容易这个心脏不舒服。为什么呢?因为阳气上升的时候呢,容易扰动人的心火。因为心是属火的嘛。这个时候呢,呃,我经常让一些老年人呢,在晚上临睡的时候,吃一丸同仁堂的安宫,诶,牛黄清心丸,就能够避免这一年的心脏病的发生率,就能够这一年,心脏病少发生。还有冬至这一天,你看,古人特别注重冬至,说“冬至如大年”,冬至又成压岁。

    梁冬:对。

    红叶:诶,在江南的很多地区呢,冬至要做一些米丸。

    梁冬:嗯。

    红叶:为什么要做米丸?面热而米凉。

    梁冬:对。

    红叶:还有呢,宋代一些记载说,冬至这一天呢,要吃赤小豆粥。冬至,煮赤小豆粥,“合门食之,可免疫气”。就说,冬至这一天呢,如果吃了赤小豆煮的粥,一家人呢,团聚着来吃,能够避免这一年的瘟疫。

    梁冬:为什么呢?还是,还是因为刚才说的,因为冬至这一天,一阳升嘛。

    红叶:冬至这一天,阳气升,我们要用一些偏阴寒的东西。偏阴寒的东西呢,从五行来讲呢,要用一些入肾的东西,对吧?豆,就是肾之谷。

    梁冬:对。

    红叶:为什么要用赤小豆呢?因为它能够贯通人的心气。

    梁冬:就把心气引向这个肾哈?

    红叶:把心气和肾气呢,能够贯通起来。

    梁冬:这个心火既济。

    红叶:心火,诶,水火既济。

    梁冬:哦,水火既济,对。

    红叶:这样的话呢,人就会抵御到外界一些,所谓的疫气呢,都是能量很足的东西。如果心气张扬在外的话,很容易沾上。

    梁冬:哦,这就是瘟疫的疫,哈?

    红叶:瘟疫的疫,对疫气。

    梁冬:嗯。所以呢,就是,我发现呢哈,就是你对于这个每一个时间点上的这种饮食呢,特别敏感。这是不是因为的确啊,这个天地啊,这个气机啊,在这些时间呢,立春也好啊,冬至也好,夏至也好,重阳也好……这些时间节点上,是有吭吭过一个节的?

    红叶:对。我们可以在三个层面上来贯通这个东西啊。其实呢,穴位、节气,还有我们所谓的风水,指的都是不同层面的同一个东西。

    梁冬:什么东西呢?

    红叶:我们可以说呢,穴位,就是讲的人体气血层面的风水和山河湖泊。

    梁冬:嗯。

    红叶:风水讲的呢,是山河土地层面的穴位。

    梁冬:对。

    红叶:节气呢,讲的是呢,空间层面上的风水,或者是穴位。

    梁冬:哦,就是中国其实是时空一体观的嘛,对不对?

    红叶:对。

    梁冬:时空一体的嘛,时间和空间是不存在,它们都是可以被互相转换的。

    红叶:诶,可以拿时间来做药。

    梁冬:诶,怎么说呢?

    红叶:也可以拿空间来做药。

    梁冬:怎么说?

    红叶:比如说,很常见。比如说,这个有很多朋友,在北京的时候呢,过敏性鼻炎很严重。那不用吃药,去海南,就好了。

    梁冬:对。

    红叶:或者说,这个人呢,过敏性鼻炎很重。但这季节,我没法给他治疗,在特定的某一天,比如冬至或是夏至,我用一些药物……

    梁冬:稍微推一把?

    红叶:推一把就好了。包括我们的三伏灸啊,三九,三九那种灸法,贴法,都是这个概念。所以啊,时间,空间,实际上都是药物。只要你善于运用。

    梁冬:甚至是大药?

    红叶:就是大药,一定是大药。用反了也很危险的。

    广告片花……

    红叶:说到饮食啊,中国古人很注重这个酶的。其实很注重酸味的。

    梁冬:嗯。

    红叶:包括醋的酸味,和乌梅的酸味。你看,南方有个名菜叫作响油鳝糊。正宗的做法呢,它里面酸味呢,应该是乌梅汁儿勾出来的。为什么要用乌梅呢?

    梁冬:嗯?

    红叶:乌梅是入胆的。从现代医学角度来讲,它能够保护我们胆囊。因为胆囊能够解油腻嘛。

    梁冬:对。

    红叶:从中医角度来讲呢,《黄帝内经》有句话叫,“凡十一脏,取决于胆。”就是说,十一脏的约束呀,都是靠胆来进行的。

    梁冬:对。

    红叶:把胆保护好了,能够救一个人的命。诶,从临床上来看呢,如果保护好胆,或者保护好胆经,用好乌梅汤,能够预防很多肿瘤。

    梁冬:所以呢,中里巴人不是老是说要敲胆经吗?

    红叶:对,对,对。

    梁冬:他最重要的几招之一,最重要的一招就是这敲胆经嘛。

    红叶:我们如果不愿意敲胆经,可以喝乌梅汤。

    梁冬:乌梅汤可以护胆,哈?

    红叶:乌梅汤可以保护胆囊。我们那个伤寒论的乌梅丸,就是很好的一个治疗胆囊病的一个方子,名方。

    梁冬:对。但是,比如说这个乌梅啊,我觉得,梅这个东西,它有时间节点嘛。

    红叶:对。

    梁冬:那梅花三……腊,腊冬梅花开嘛,对不对?

    红叶:对。

    梁冬:好像是冬天的时候开梅花嘛。

    红叶:诶,古人记载啊,说,“梅花于冬而熟于夏”。

    梁冬:啊,花于冬而……

    红叶:冬天开花,夏天成熟。

    梁冬:对。

    红叶:这果实呀。所以呀,古人叫说,得木之全气。

    梁冬:诶,因为呢,春天呢,对应的就是木。

    红叶:春天对应的木,对,夏天草木又很繁茂,所以,它得到的这个木气生长的完全的气息。

    梁冬:在五行里面,肝胆也是属于木的。

    红叶:所以要用乌梅汤来保护肝胆嘛。

    梁冬:所以呢,就是说,因为它能得到春天的整个完整的春天的这个木气……

    红叶:完整的木气。

    梁冬:所以呢,它对于我们身体的木,肝和胆,尤其是胆的这个滋润和这个保护作用就很强。

    红叶:对。所以,乌梅汤啊,可以治疗很多的,这个跟胆有关的疾病,包括胆结石的疼痛……

    梁冬:嗯。

    红叶:它排石不行,但是它止痛效果却特别好。但是,乌梅汤的做法上也有一些诀窍的。

    梁冬:对。

    红叶:传统的乌梅汤啊,它至少要包括乌梅,要包括甘草,要包括桂花,另外还要包括呢洛神花。洛神花呢,是我们现在能够在茶叶店买到的叫玫瑰茄,这么一种东西。为了它的口感呢,我们还要加一些像柠檬,柠檬,鲜柠檬汁儿。

    梁冬:对。

    红叶:还要加一些蜂蜜,加一些冰糖。而且,在做法的先后上也有区别。哦,还要加生……还要加山楂,炒山楂。

    梁冬:太复杂了!

    红叶:这是传统乌梅汤,保持它的口感好。

    梁冬:怪不得,你说,你说能不好喝吗?你,你想想……

    红叶:而且要炖六个小时以上,才能出那种好的味道。

    梁冬:对,所以,那个时候,不是老说吃火锅,要什么什么样的酸梅汤解油腻嘛,是吧?我们常听到这个广播,是吧?

    红叶:对,对。

    梁冬:其实呢,很可能呢,它虽然不见得最好,但是,的确能够达到这种效果。

    红叶:对。古人很注重酸的。古人把调味儿品做了一个排序,第一是盐,第二就是梅,叫作盐梅。

    梁冬:所以,有一些那个那个梅子还有一点盐,拿盐裹着来做的。

    红叶:对。我们老家就有一个,在福建啊,就有一个习俗,或者说,有一个,老百姓一个土办法来治疗。

    梁冬:嗯?

    红叶:孩子肚子疼的时候,就含一个盐梅,诶,往往就能好。

    梁冬:所以,盐,的确是五味里面之首,对不对?咸味是五味之首吧?

    红叶:五味之首。

    梁冬:怪不得,在中国古代的时候啊,这个盐的这个生产和这个经营啊,是属于国家垄断。

    红叶:政府垄断。除了贩盐以外,贩茶也是政府垄断。

    梁冬:对,它是属于暴利行业嘛。

    红叶:另外,茶,它代表的是一种心灵的追求。可以为了茶去打仗啊,那茶马古道的很多战争,都是因为茶引起的。

    梁冬:主要那个时代的人们这个油腻太重了,因为要用茶来剐油,对不对?

    红叶:对。

    梁冬:对。诶,所以呢,我们刚刚讲到这个东西呢,其实,都是,好似,似乎是信手拈来,又觉得呢,是能够融会贯通,哈?

    红叶:对。实际上,传统的很多东西,是因为我们自己丢掉了。那天,我看一个,这个艺术方面的著作啊,是范增先生写的。

    梁冬:对。

    红叶:看一句话,非常地这个让人觉得有启发。范增先生说,到五四运动的时候呢,确实发现了传统文化呢,有很多需要抛弃的地方。我个人认为这种需要抛弃的东西呢,就是对于儒家的过度的刻板化所造成的一些道家的思想的这种丧失。而这种改变呢,是需要去做的。但是,五四运动,它却带来了一个,带来了一个呢,不符合客观的一种方法。就跟孩子洗澡一样,这孩子是应该洗澡,洗完澡以后呢,应该把这个……

    梁冬:孩子留下。

    红叶:油泥倒掉。它连孩子,连这个污渍一块儿倒掉了。

    梁冬:哦。

    红叶:这个比喻很好。我们又再捡回来。

    梁冬:对,这就是我们国学堂的要诣嘛,对不对?所以说,文化呢,尤其中国文化,它有它的尊严性,哈?那,历史上任何一个民族呢,都在为它的文化尊严在战争,对吧?

    红叶:对。

    梁冬:我们这个文化沉淀呢,可能太厚了。一百多年来呢,这个糟蹋呢,很多人没有了心疼。

    红叶:嗯,就跟这个古代的侠客啊,要显示手中的利刃的时候,他总是要把这个剑插在,随手插在小溪中,自己静坐在一边,或者品品茶啊,听听笛声,看着上游下来一片树叶,经过这个利刃以后呢,树叶被轻松地分解成两半,目睹这一切的人啊,没有人不怀疑这个宝剑的锋利。不像我们现在老想像的,要拿壮汉来劈竹子,费力不讨好。除了蛮劲儿,跟美没有搭界。

    梁冬:古代的人还真的是很优雅啊?

    红叶:很优雅,很优美。

    梁冬:说到此处,让我想起当年古龙在形容一个人的刀如何快,而且准的时候,他说,这里放着一本书,他一刀切过去,把第三十五页切了出来。哈哈,这种形容哈,就是,我觉得,为什么我会喜欢古龙?啊,古龙他在描述中国古代这种侠客的时候,他所呈现出来的那样的一种,表述的那种艺术性,啧,真的让我们叹为观止,哈!

    红叶:对。

    梁冬:说回来,还是关于美食,哈,嗯!

    红叶:对,传统文化,实际上有它特殊的一种,一种语言体系。

    梁冬:嗯。

    红叶:我们一直在探讨这个语言体系,来妄图呢,探讨了以后,进入它的这套语言系统里面去,来达到这种美的状态。

    梁冬:嗯,因为今年呐,这个,从这个五运六气的角度上来讲呢,是属于土不及之年。

    红叶:对,所谓的土不及之年。

    梁冬:对,那么,在今年,哈,你作为一个医生,医药工作者,也作为一个美食的钻研者哈,你给大家什么建议?应该怎么吃,才能够平平安安,顺顺利利,舒舒服服地渡过今年?

    红叶:哦,所谓的土不足之年,它主要反应的问题呢,并不是说我们脾胃就一定要弱,说明呢,脾胃呢,可能会出现不平衡。

    梁冬:嗯。

    红叶:这样的话呢,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讲啊,在我们选择饮食的时候,第一呢,因为是土年嘛,土是克水的,所以,不能让水气太旺。我们一定要正确地饮水。另外呢,要吃一些温热的东西,至少是性平的东西,不要太贪于寒凉。第三点呢,我们一定要注重自己的早餐。

    梁冬:为什么是早餐呢?

    红叶:因为早餐是阳气萌动的时候。

    梁冬:哦。

    红叶:对,早餐呢,不要太过于像西方人的饮食习惯--大量的奶制品,这个是中国人的,很多中国人的接受不了的。

    梁冬:他的身体是不能接受的。

    红叶:身体接受不了。但是,一宣传以后呢,大家都在崇尚这个思路。所以,很多人是在愣吃这个奶制品。

    梁冬:生扛。

    红叶:生扛,这是有害的。从这个动物蛋白来讲呢,牛肉是属土的,我们可以适当地多吃一些牛肉,那么,可以多吃点面食。

    梁冬:猪肉呢?

    红叶:猪肉属水的。相对来讲,相对来讲啊,多吃一些牛肉。

    梁冬:嗯,少吃猪肉,少吃海鲜?

    红叶:少吃猪肉,少吃海鲜。但是呢,要吃也可以,一定要在有主食的情况下,尤其有面食的情况下来吃。

    梁冬:嗯。

    红叶:少动冷饮。不要穿露脐装,露背装。

    梁冬:啊,露腰装?

    红叶:嗯,露腰装。也让我们净化得更完善一点。

    梁冬:对,露脐呢,实际上是把丹田露出来,是吧?露腰呢,把命门露出来。

    红叶:把命门露出来。

    梁冬:这两者呢,都是非常危险的。

    红叶:是很危险的。

    梁冬:很多女青年,前面露丹田,后面,这个命门透风。

    红叶:对,这样的话呢,为大夫创造了无数的病人。

    梁冬:哈哈,真可怜呢!

    红叶:实际上很多科学的发展,就是在创造病人。比如说,空调的产生,容易伤我们的皮毛,伤我们的肺气,就伤到手太阴肺经。冰箱的产生呢,我们吃了大量的冰食,容易伤到足太阴脾经。啊,这是人身的两个根底,都伤到了。

    梁冬:嗯,再加上有灯泡的发明,我们可以晚上十一二点,一点钟,两点钟都不睡觉……

    红叶:伤我们的阴血。

    梁冬:伤我们的阴血。

    红叶:所以,现代人很可怜的。

    梁冬:所以呢,从这一点上来说呢,我们可以去享受现代科学给我们带来的生活的便利,但是,一定要看到,这些生活便利,以及这些生活科技给我们带来的身体的这种本质性的伤害。要是不明白的话,那就成为一个很可怜的现代人了。好了,感谢大家收听今天的国学堂,感谢红叶,谢谢!

    红叶:好,再见!



    返回列表页 百拇医药网 杜义华 20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