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堂20090510 梁冬对话红叶 第一讲


  下载 国学堂 20090510梁冬对话红叶 孔子的饮食观第一讲.mp3

  下载 国学堂 20090510梁冬对话红叶 孔子的饮食观第一讲.doc

  下载 国学堂 20090510梁冬对话红叶 孔子的饮食观第一讲.lrc

    国学堂—文化太美—中国饮食文化太美第一讲文字版

    播出时间:中国之声 2009.05.10 23:00~24:00

    主讲:红叶 主持:梁冬

    梁冬:是的,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国学堂,我是梁冬。一直以来呢,我们都觉得说中国的文化其实不仅仅是一个可以用来讨论的文化,更是用来生活的文化。例如说孔子,他一直以来呢,对于怎么样生活,其实是有一套自己如何令自己舒服的,我们用现代话来说——策略哈。今天我们呢特别有幸地邀请到这个红叶老师,尽管他一再说不应该叫老师,啊,但是红叶呢跟我们可以一起来分享孔子的药食观。红老师你好。

    红叶:啊,梁冬好,大家好!

    梁冬:哦哈,想不到这个红老师的这个声音哈,蛮年轻的,但是呢,这个红老师对于这个孔子怎么吃呢,啊,花了很多时间地研究,但是我觉得很好奇啊,为什么您会从孔子的这个饮食里面去思考呢?

    红叶:呃,因为呢,我作为一个中医来讲,了解这个学习传统文化的过程中间呢,首先要明确和了解传统文化的理路,那么从我们熟知的孔子和老子的思想。实际上呢是接触传统文化,呃,理路的一个重要的一个门径,不光呢是国学,传统医药,饮食,包括我们的京剧,所有的传统文化的门类呢,都要从这个里面去找它的支撑点。

    梁冬:都要从孔子和老子嘛!

    红叶:至少要从孔子和老子这两方面。

    梁冬:好,马上进入主题,哈,红叶!就是你怎么看这个孔子他怎么样去生活的?

    红叶:孔子啊,大家都知道,他生活在呢春秋战国时期,当时的医药条件是比较差的,但是呢孔子老先生能够活到73岁,那么他肯定是有一套他独特的饮食和医药的指导的思想。那么值得我们去好好的深究它。

    梁冬:嗯,那么孔子他对于这个吃东西来说,他是鲁国人嘛,对不对?

    红叶:对!

    梁冬:坦白说了,恕我无知,我觉得鲁国菜,就是鲁菜啊,不是最好吃的。其实作为一个广东人来说,你说是吧!

    红叶:我们现在所谓的鲁菜啊!

    梁冬:啊!

    红叶: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鲁菜了!

    梁冬:啊,真的吗?

    红叶:对啊,现在我们看到的鲁菜是以海鲜为主!

    梁冬:嗯!

    红叶:传统意义上的鲁菜呢,实际上是一个,包括现在鲁地中原地区的一个菜系,不太涉及到海鲜这个门类。

    梁冬:那他吃什么呢?

    红叶:就像我们现在的宫廷菜,中原菜那样子,主要是一些蔬菜、谷物还有一些鸟兽为主。

    梁冬:哼,鸟兽哈!我们说回来这个孔子,孔子当年据我所知呢,因为他那个“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红叶:对,这是孔子最主要的饮食思想之一,他的饮食思想呢,主要可以归纳为呢,“两不厌”和“十不食”。

    梁冬:嗯!

    红叶:“两不厌”就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梁冬:嗯。

    红叶:所谓的“食不厌精”呢,就是我们大家知道的:饮食的烹调啊,选料啊,不厌其烦,从精细上来做文章。脍呢,大家知道吗?脍在造字上呢,指的是……

    梁冬:月会啊!

    红叶:啊对,月会。实际上是指的是生鱼片或者生的肉片。

    梁冬:噢!

    红叶:嗯,就相当于我们现在日本料理里面的次生,对于脍的制作的时候呢,要切得非常地精细,古代有一种著名的切法,叫做“缕切”。

    梁冬:什么叫“缕切”?

    红叶:金缕玉衣的那个“缕”。丝丝缕缕的“缕”。

    梁冬:对。

    红叶:就是指呢切的非常精细,不像我们日本次生一样切成片,它是切成丝的。

    梁冬:那怎么吃呢?

    红叶:也是蘸着特殊的料。

    梁冬:当时在孔子的年代他们蘸的什么料?

    红叶:古代把这种料叫做齐(旧读jì指合金,也指调味品)汁。

    梁冬:嗯。

    红叶:包括一些香辛的料,主要是为了去掉这个脍的寒性,是为了养身保键用的。

    梁冬:好。刚才我们讲到其实孔子还有他的这个文化观,饮食观,和这个疾病观。我们先聊聊这个孔子的这个他自己的一个文化观,我们都知道他说欲修其身,首先正其心,欲正其心首先诚其意哈。

    红叶:对

    梁冬:你怎么看待这段话?

    红叶:呃,我们现在呢经常提到的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安天下。实际上呢,这只是孔子的文化观里面的上层的那一部分;但是呢,就像一个建筑一样,你不可能没有一个地基就直接盖上面的房子吧!

    梁冬:嗯!

    梁冬:那么前面的呢,诚心正意是它的地基,实际上在诚心正意前面还有两句,格物致知。

    梁冬:对。你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什么叫“格物”,什么叫“致知”?什么叫“诚心”,什么叫“正意”?

    红叶:格物呢,就是指的是客观事物的存在,我们不要歪曲它,用客观的心去了解他的存在,比如说在这个房间里面,有怎么样的声音,有怎么样的陈设,我们不带个人的感情去评价它,只是去接受它,以一个完全客观的心态把它放在自己的内心里面。

    梁冬:这就叫格物?

    红叶:这是格物。

    梁冬:我以为是格式化的物品,比如说把东西分门别类,格物嘛,对不对?格式化。

    红叶:这是强调一个客观。

    梁冬:嗯哼!

    红叶:格物!致知呢?就是通过格物以后把它变成我们的一些已知的,就像知识一样,慢慢的深入内心的过程。要深入内心不让这个客观事物变形,那需要让自己内心端正,让自己的心呢有一个诚意,这是,比如说学习中医啊或者学习传统文化的一个基础,再这个基础上你才能够了解到要如何修身、齐家、治国、安天下的理路。

    梁冬:嗯,那这些东西跟孔子他的生活观有什么关系呢?

    红叶:实际上呢是很客观的,生活观呢,也不是说平地就架起了一座房子。

    梁冬:嗯。

    红叶:它有一些客观的基础,有实践意义。就说孔子的任何生活观、饮食观对我们现代人都有很明确的指导意义。

    梁冬:他怎么生活的呢?

    红叶:我觉得要了解他的生活啊,首先要了解一下这个东西方文化体系的差异。东方的文化体系呢,它是以普遍规律是有演绎性的,它往往呢,注重一些老人的思想。中国啊有很明确的敬老的学说,包括呢,从这个典籍的传承上啊,早期的典籍往往啊比晚期的典籍呢,对生活啊、对艺术,包括对科学技术有更强的指导意义。

    梁冬:对,你看那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言必称上古之人,是吧。他就觉得说越古的东西越好,而那个西方的文明呢都觉得说未来会更好。

    红叶:对。

    梁冬:诶,这个这个差别为什么会有的差别?

    红叶:西方的文化它比较偏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