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堂20091129 梁冬对话田大夫 第一讲


  下载 国学堂 20091129梁冬对话田大夫 阳气运行与天地之道第一讲.mp3

  下载 国学堂 20091129梁冬对话田大夫 阳气运行与天地之道第一讲.doc

  下载 国学堂 20091129梁冬对话田大夫 阳气运行与天地之道第一讲.lrc

    国学堂—中国文化太美—091129田大夫阳气运行与天地之道 第一讲文字版

    播出时间:中国之声 2009-11-29 23:00~24:00

    梁冬:是的,和您一起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同时发现我们的身体太美。在过去的差不多一年的节目时间里面,梁冬呢,有幸假公济私,借着做节目的名义呢,拜寻高人。在教导之前呢,哇!赫然又发现一位田老师。田老师呢,在扶阳讲坛,最近呢,有一扶阳论坛,在上海召开的。几百人的大会呀,整个武林江湖的扶阳派,全部济济一堂。田老师呢,做了一个发言,下面的各路中医朋友们,都击掌称叹!所以,今天呢,请这个田老师和我们一起来分享,关于呀,这个中医扶阳派的一些观点,同时,尤其是中医如何看待抑郁症、失眠这样一个,都会常见病的。田老师,你好!

    田大夫:你好!梁冬先生,你好!

    梁冬:您能不能大致地向观众朋友介绍一下您自己。

    田大夫:我是这样的,我在学生下乡以后呢,后来去当兵,当过七年海军。在海军以后呢……

    梁冬:在海军做什么呢?

    田大夫:军舰上,做枪炮兵。

    梁冬:军舰上?枪炮兵呀!

    田大夫:七年的海军生活,对我这一生来说,至关重要!因为,这七年的锻炼,在我的人生经历里,给我充实了太多东西。在以后的年月里,遇到的那些坎坷,我都能够很顺利地度过,就因为这七年的锻炼,让我有了比较坚强的意志。

    梁冬:诶,海军怎么会那么苦呢?

    田大夫:那个年代的海军,跟现在不一样。

    梁冬:大概也就是六七十年代?

    田大夫:我是69年冬天去参军的。

    梁冬:那是文革期间噢?

    田大夫:对!那时候,军舰很简陋。也没有空调,一个小风扇,小小的。夏天,真的,舱里要热死人的。我们那个大舱,住着二十多个战士,只有一个电扇。真的,热得那个舱里像蒸笼一样。我们就那么度过的。海上的大风大浪更不用讲了,那就是,真的波浪涛天的时候,我们是经常出海的。当长时间在海上去进行训练的时候,从淡水到伙食,那不是大家所能想象的。一天一人一杯水——一茶缸水,要涮牙,要洗脸,包括洗澡……想都不敢想。

    梁冬:哈哈!还喝吗?

    田大夫:喝是另外的,喝当然可以保证供应。但是,用水,确实控制得严得不能再严。所以,我在以后的年代里对水特别有感情。

    梁冬:呵,有意思!后来呢?

    田大夫:后来呢,到了地方以后呢,开始进入工作单位了。进入工作单位以后呢,就开始学习中医。那么那个时候,那个年代呢,没有“扶阳派”这一说,那么只是学习传统的中医。后来呢,由于,怎么讲呢?那个时候,咱们国家还比较穷一点,那么就想,发达一下,那么,咱也不想唱什么高调,就是想多挣点钱,生活改善一下。那么后来去了国外,在中南美洲的一个国家,巴拿马,做过几年中医,开了个小诊所。那么后来,那个国家实在是太不安定了,人生活在那里没有安全感,到处都是抢劫、杀人,后来才去了美国。在美国,可以说是,也算历尽艰辛了。那个时候,你不可能去到就做什么中医。谁也不认识,两眼一抹黑。做过餐馆,干过衣厂,做过装修……后来呢,就是到诊所里来。那么,这一步步干过来,不是说学艺不精,还有点体会吧!那么特别是,就是说,在抑郁症治疗这方面,我有了新的思路,也有了新的方法,疗效呢,嗯,也是可以经得起验证。不是说,你偶尔治好了一个,碰巧,不是。它这个方法是一个,我认为是一个新的理念。

    梁冬:什么原因导致你在美国这个治这个失眠和抑郁症会,反而比别的更有体会呢?比别的就……

    田大夫:我的邻居呢,是一个心理科的一个医生,他所接触的全部都是抑郁症。因为他是我的邻居,家中间又没有什么墙,我们经常每天会,晚上会,探讨这一天的工作。我讲讲我临证怎么讲,怎么做的,他讲讲他怎么去开导那些抑郁症。我说:“你这招不灵呀!你开导了半天,你还得给吃西药压着嘛。对吧?你不可能给他治好的。”他说:“对呀!西医不可能治好的。但是,就是这个方法,没别的办法。”我说:“中医可以治好。”嗯,他不太信。因为他是在,他是湖北人,在这里是很久了。

    梁冬:一个湖北人,能在美国开导美国人的心理,啧!呵呵,你看这事不多……

    田大夫:他……他是因为他很年轻就去了美国,后来考了那个牌照,就做心理科医生。可以这样讲,他干得也很郁闷。他告诉我,他们这些心理医生每三个月到半年,要去他的老师那里去,导师那里去倾诉,因为他们也会抑郁的。他天天接触这么多抑郁的人,他也会变得抑郁。那么,美国卫生部——FDA,有个规定,就是他们这些人呢,要定期地向他的导师和老师去宣泄,把他心里那种压抑的情绪就给他发泄出来,我说,你这方法不灵。我说,中医这个方法不需要这样发泄,可以用药来调理。我那个时候,就在……因为经常会接触到这样的病人,而现在就是说,他是一个都会病。而且呢,特别是精英阶层更多。我临证的体会就是说,得抑郁症的人,通常心地都会比较善良。

    梁冬:这句话值得大家参考,哈。如果您善良的话,可能比较有抑郁症。如果,您觉得你抑郁的话呢,要检讨一下是否过于善良。当然这是个括号了,其实,善良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在哪里呢?

    田大夫:问题在哪里呢?就是说,通常,心地比较善良的人,比较脆弱。那么,他们在承受压力和情感的这种……嗯,打击这方面呢,承受能力就差。心地,如果一个心地比较恶毒的人,通常他不太容易抑郁。

    梁冬:哈哈,他会怎么样呢?

    田大夫:因为……

    梁冬:心地恶毒的人,他不会抑郁他会怎么样呢?

    田大夫:因为他们那种很自私的心理,他不会去把别人的那么多事情放在他心上,他也不会去考虑到什么别人的感觉——我工作做得好不好?领导会怎么看呢?同事会怎么看……他不会有这种压抑。另外一个呢,对于情感方面,他们都是去打击别人的,不会要别人打击到他们,这是一个很……

    梁冬:那换句话来说,一个比较自私一点的人,他就反而有利于他的心理健康喽?用您的理论来讲。

    田大夫:不是有利于心理健康,就是这种社会的大环境,社会的大环境就是这样。我临证这么久,我就发现这个问题:通常,感情比较脆弱的人,心地比较柔弱的人,比较善良的人,特别容易出现这个问题。那么,我在论坛上我曾经开一个玩笑话,我说:你看那些抢劫犯有抑郁的吗?没有啊,真的!

    梁冬:也许吧。稍事休息一下,马上继续回来呢,和田大夫一起,在一个美国行医的中医大夫,如何看待抑郁症的问题的?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好了,马上回来。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刚才呢,有讲这个田大夫呢,和我们一起分享了他,他作为一个临证医生所看到的抑郁病患者。田老师说呢,大部分的抑郁患者呢,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为人较为善良。所以,做善良的人呢,也是很苦的一件事情。

    田大夫:是呀,可以这样讲啊!抑郁症呢,它的成因,有太多种原因。大致上我认为呢,有六个方面可以做进一步的分析。第一个,就是环境和社会的因素。目前,整个社会的大环境呢,对人这种心理压力是极大的。大家呢,都在拼,为了自己的前途,为了自己的事业,为了自己的生意,都在拼。实在讲,跟过去的农耕时代的那个社会环境已经不同了。那时候,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对吧?他没有什么太大的心理压力,因为人没有那么大的欲望。可现代社会呢,是个欲望膨胀的年代。那么,大家有太多的欲望要去实现,要去实现,必然要有很大的压力。那么,这种压力,会给身体造成一种损伤。这种损伤是渐进性的,你不容易觉察到。当你感觉到,觉察到的时候,啧,有点,为时有点晚,身体已经受到伤害了。那么,现代的社会环境,可以这样讲,整个社会大环境,当大家都在努力去拼,努力去竞争的时候,势必对很多一部分人造成一种压力,这种压力要大过其它的人。就是那些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弱一点,对于承受压力,承受精神打击比较弱一点的人,就会造成一个很大的困扰,他们心理上所造成的损伤,大过那些心理坚强的人。那么,从社会因素来讲,我认为,现在人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跟以前不同。我小的时候,曾经,九岁的时候,有一天,去饭店吃饭。我妈中午没办法做饭,给了我九分钱。可是这九分钱不够吃饭,我不懂啊,我妈反正急着摸出几分钱,给你赶快去吃饭吧。我们家当时姊妹八个,很穷,不可能给你多少钱,也没那些钱。到了饭店,那个服务员很好,他说——叫我小伙子,北方话——“吃饭不?”我说:“吃饭。”我就把这个钱递给他。他说,“哦,不够钱哪。”旁边桌上坐着一个人,我到现在忘不了他,可是我不知道他是谁。他另外拿出了六分钱,凑够了一毛五,我吃了这顿饭。就那时候,人与人之间的这个关系,比较重感情。现在人呢,就说,所重的感情,所讲的哥们义气呢,跟过去有了偏差。那么,我的感觉就是,整个社会的因素,就是人与人之间这个亲情,这个感觉,比过去淡漠,比过去少了。这是很多抑郁症患者,得不到别人那种体谅、关心和关怀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说,他们的周边,他们的家人,如果是给他们更多的爱,更多的关照和更多的鼓励的话,他们可能不会那么抑郁。那么,讲到第二个问题,就是说,得这种病的人,重度失眠啦,或者转而形成,就是说,双向情感障碍啦,植物神经紊乱这一类的病人,跟很多社会的精英有关系。

    梁冬:你发现,就是我,因为这几天,才来没有几天的时间啊,我发现他的病人,都是,其实不是那种弱者,往往是那种生活中的强者,很高级的官员啦,然后很著名的导演啦,演员,这样子。

    田大夫:是。就是说,这些社会精英呢,存在着一个问题,存在一个心理上的问题。就是说,他们过分地追求了完美。咱打个比方,一个人在工作或者学习,或者做事,其实我认为呢,这个完美是不可能做到,也没必要这么完美。那我不是说,我糊弄糊弄,就凑和就行。就是说,人应该有一个标准,这个标准并不是要绝对定一个标准。就是说,这个过分的追求完美,造成了心理上的伤害。比如说,我们要出门,换一件衣服,拿过一件穿上就走了。可是对于有这类病症的人呢,出门穿一件衣服,他都很困扰,拿过一件不合适,颜色不对,拿过一件大小不合适,拿过一件又配不上袜子,又配不上鞋,反正就是,总达不到完美。我曾经遇到过一个抑郁症患者,在大连。我给她号完脉,她跟我讲了一番话,我很震惊。那是个女的,四十一岁。她给我讲,她说,“田大夫,我天天在逛街。”我说,“这是个好事儿呀,多锻炼锻炼。”她说,“我是要找一座很漂亮的楼。”我说,“你找一座楼做什么?”她说,“我要从那上面跳下来。”

    梁冬:呵呵!

    田大夫:我一听了,真的,听了我毛骨悚然!

    梁冬:我都不知道是冷笑还是热情地笑,还是沉默不语了。这话说得嘛,太,太后现代了,哈……找一座很漂亮的楼,然后跳下来。

    田大夫:对,我心里很庆幸,就因为她追究完美了。

    梁冬:她连自杀都要求这样。

    田大夫:诶,她都要追求完美。她找不到这个漂亮的楼,每一个楼都不中她的意。她说,“所以说,她还没有跳下去。”我说,“还好,你还没有找到,找到就惨了。”

    梁冬:我认识一个处女座的女孩子,她以前也给我说过类似的话。她说,她如果真要自杀的话,她绝对不会穿着裙子跳楼,因为这样的话,会把裙子翻得很难看,她一定把裤子穿好再跳。那这个话呢,是,我们当然不是说,鼓励大家去模仿,肯定不是这个样子的,千万不要去模仿!但是,我就是说,这种,这种表述里面,背后带出了一种信息。就是这种追求完美的人,她的生活是注定苦的,连自杀对她来说,她都已经准备解脱了,都还是苦。

    田大夫:对!就是说,过份追求完美,是造成这种心理障碍的一个很重要因素。对于这种过份追求完美,适当做一个调节。

    梁冬:对。

    田大夫:实在是不必要。

    梁冬:在中国文化里面——因为我们讲的是中国文化的问题嘛,在中国文化里面,一直强调一个叫抱残守缺的这种感觉。

    田大夫:对。

    梁冬:就很多事情呀,太过完美了,到最完美的时候,其实也,它马上就会不完美了。所以呢,抱残守缺呢,也是一种生活态度,哈。

    田大夫:对。那么,第三个问题呢,我认为,我的观点,对于现在的大部分中医和西医呢,观点不一样。

    梁冬:嗯?

    田大夫:现在,大部分的西医和中医认为,重度失眠和抑郁症是跟大脑有关系。

    梁冬:对。

    田大夫:我的观点呢,就是说,临证这么多年呢,我有个体会,当大家都在用药拼命控制大脑的时候,其愈后的效果并不理想。就说,治不好这个病了。西医用了一堆,是吧,镇静安眠的药,对吧,抗抑郁的药,最后结果怎么样呢?人离开这个药就不活了。那么,这药呢,又特别地贵。

    梁冬:就跟毒品一样喽?

    田大夫:对。今天,我还跟我的那个病人探讨过。他的朋友,一个月六千块钱的西药,西药的费用,一个月,要六千块钱。他的爸妈不是什么高干,没多少钱,可是,就是卖房子,也得供着他。不供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了他的命了。如果是说,大家都在治大脑的话,我后来临证这么久,得出一个体会,这个方法不对,路子不对。那么,后来的年代,我就逐渐在去修正它,去探讨它,这个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按照中医的观点,肾管骨头,管骨髓,也管大脑。那么,既然肾管大脑,那么,咱打个通俗的比方,那个大脑就是个打工的,那个老板是肾。对吧?打工的出了问题,我不能找打工的,我得去找老板算账。

    梁冬:对。

    田大夫:咱们讲通俗的,我就这么个观点。我后来就说,回头再学习中医的理论,会给我以启发。就是突然醒悟过来,哦,不对呀!这个病不是问题出在大脑,它只是一个受害者。它的根源,我们讲说,治病得找到那个病根儿。我认为它的病根儿在肾上。那么,后来临证的时候,我就很注重调整肾。那么,这个肾到底怎么了?那么在临证的时候,我观察了很多这一类的病症,比如说,失眠,二十年的抑郁症的病人,重度失眠的病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梁冬:到底这是个什么样的共同点呢?稍事休息,马上回来。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刚才呢,田大夫呢,已经开始逐步深入到准备跟我们分享用中医的方法,如何治疗失眠和抑郁。那他呢说,在大量的临床过程中,因为大家都知道,在美国,你要做中医呀,是绝对不允许你用任何西医和西药的方法的,否则,会吊销牌照。所以呢,田大夫呢,在用纯种中医的方法治疗失眠、抑郁症的时候呢,他赫然发现,这个抑郁症和失眠的人呢,有一个共同特点,到底是什么共同特点呢?

    田大夫:这个共同特点呢,就是肾阳的亏损。那么,什么是肾阳呢?讲得通俗一点,就是人体是一个小宇宙,这个小宇宙里,有一个太阳。这个太阳呢不亮了,不热了。

    梁冬:这个太阳在哪儿呢?

    田大夫:在右肾,肾阳。

    梁冬:右肾?

    田大夫:肾阳。

    梁冬:哦,肾是分成左右的?

    田大夫:左右的。

    梁冬:右边那个肾是肾阳?

    田大夫:对。

    梁冬:左边那个是肾阴喽。

    田大夫:左边那个是肾阴的,肾阴和肾阳。就是说,当肾阳不足的时候,它的热量和能量不够足以供应大脑,大脑的工作状态就出现了紊乱。这是抑郁症的其中的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呢,就是肝气的郁结。肝,在失眠症和抑郁症里边,起着最重要的关键的作用。因为,在中医讲,肝是管情志的。你的情绪,你的脾气,你的想法,跟肝有关系。那么,在临证的时候,我就发现一个问题。那么对肝的治疗呢,在西医讲,就说,他有没有肝炎啦,有没有肝硬化啦,是讲这个实质性病变的。可在中医认为,不是讲实质性病变,讲它的状态。它的状态,中医认为,肝脏是需要状态是条达的。我理解的条达是什么意思?就是放松,很柔软,他的脾气就很平和,心呢,就很平静。当这个肝脏的状态出现一种紧张的状态,一种肝气郁结的状态,那你就会,脾气觉得很躁郁,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就不高兴,想问题会想得特别钻牛角尖儿,而且,都不往好里想。就说,肝在抑郁症的和重度失眠里所起的作用,它关键的一点,就是说,它管到情绪。我们每天都被情绪左右,因为,喜、怒、哀、乐,对吧?工作的紧张压力,生意场上的成功与失败,都会给我们的肝造成影响。那么,在肝造成影响,不是说,得了什么实质性的病变了,而是它的状态改变了,就它不再是柔软的,也不再是放松的,它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这种紧张的状态,导致了情绪的变化。那这种情绪的变化,直接影响到睡眠。

    梁冬:我想问一个问题哟,这个抑郁症和失眠,它在您看来,是一个病呢,还是两个不同的病?或者一个病的不同面呢?

    田大夫:它是一病的发展的不同阶段。

    梁冬:哦,您讲讲。

    田大夫:刚开始呢,大部分初始阶段呢,都是因为某一件事情,不开心,或者精神的打击,或者是生意场上的成功与失败……导致……

    梁冬:婚姻的不幸。

    田大夫:诶,对。各种的这种不好的影响,影响到你的睡眠,对吧?有几天不睡觉,不睡觉呢,那么,就要去改善它。那,有一些人就要去吃一些安眠的药,对吧?那么,接着下来就是,再延续下去,时间长了,拖下去就是神经衰弱。神经衰弱下去,再接着下去,就是植物神经紊乱,再严重下去,就是双向情感障碍。当双向情感障碍的时候,那就已经是抑郁症,毫无疑问了。那么,现在的问题在这里,我今天遇到的这个病例是中央电视台的,那么,这位秦女士呢,她自己跟我讲,她说,“实在真的很冤枉,我非常清楚我这个抑郁症是怎么得的?就是吃药吃出来的。我刚开始呢,就是情绪有点低沉,对吧?我的睡觉还挺好。可是,到了医院给打了这种冬眠灵这种针以后,我以后再也离不开这种药,这个药越吃越多,她越吃……”

    梁冬:越上瘾。

    田大夫:越上瘾。“而且呢,你只要不吃,虚汗就冒出来,心就烦躁得要命。我还不敢停它,就被它控制了。实在讲,我现在想想我就后悔,我当初,刚开始,我为什么要上医院去打这个针,吃这个药?我非常清楚,我只要扛过那几天,我会,我还会好睡的,不会永远不睡觉。”

    梁冬:我发现很有趣的现象,就说,大部分那种慢性病哟,如果你用西医的方法,几乎是终身都不断的。

    田大夫:对。

    梁冬:那这种东西跟毒品有什么区别呢?

    田大夫:它的问题是这样的。就说,可以这样讲,每年,在美国都会有一些关于药品的这样官司。可以说,这些大的药厂、药商,是以盈利为目的的。

    梁冬:对。

    田大夫:至于说,你治好治不好病,跟他没关系。这些药厂真的是以盈利为目的的。那么,我这种讲法,可能会受到他们的讨伐,但是我也讲一句真话。那么,它跟中医的观点不同。中医的观点就是用药把他身体恢复得强壮,五脏调和,他就可以百病不生。西药呢,目前我们所讲的这些西药,抗抑郁的药,抗失眠的药,抗高血压的药,抗糖尿病的药……哪一样不是在那么控制着,就像压着弹簧一样,你得老给我压着,你不能松手。松手,这一反弹就会要命。那么,现在就有个问题,中医对这些药的看法。最简单的病例,我们就岔开一点话题,比如像高血压病,中医的观点呢,不能强制地降血压。你把血压降下来了,那个指标,一量血压,诶,很好啊,但是呢,这是个虚假的那么个景象。身体真正需要的不是这个景象。为什么会有高血压?因为末端血管、毛细血管痉挛了嘛,血通不过去了,那边需要血,过不去,那当然就向大脑发一个信号,提高血压,提高了血压,那边就得到了充分的血液的供氧。那边的,就是说,远端的这些肢体呢,就会有很好的工作状态。可是,你把血压降下来以后,那边血通不过去了嘛,那么,这就会出现高血压的后遗症,对吧,并发症。肢体下端出现那种高血压病,对吧?血管是那种,啊,真的,全部堵塞得很惨的,烂得很惨的,有的甚至有截肢的。这就是西药的作用吗?因为它制造了一个虚假的繁荣。中药的观点,不要强制地去降血压,用疏通血管的方法,把它血管清理干净,它就没有阻力了,它就不会提高血压,它血液循环就会很好。那么,抗抑郁的药同样有这个道理,我用这个药压制住你,控制住你,表面看,你很好啊。啊,你再不躁郁了。可是呢,一旦离开这个药?哼,我今天遇到这个病人,她出差,把这药给,那个保姆忘了放在包里了,她惨了,这出差这几天,她说真的要了命了。因为没有这个药了嘛,你到别的地方又拿不到这个药了。她的药都是很厉害的抗抑郁的药,对吧?她没有药了。她说,“真的,整得我要死要活的!”所以呢,就是用药来控制的这个方法,真的很不科学。那么,咱再讲下一个问题,就是心阳不振的问题。心脏在睡觉这里面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咱们通常讲,当你心神不宁的时候,怎么会好睡呢?中医的观点,心藏神,肝藏魂,神魂不安,一定不好睡。也就是说,心脏,一定不可以有问题,肝脏,也不可以有问题,它就通常就会比较好睡。那么,再讲心脏的问题。临证的时候,大量的病例呀,说明一个问题,太长时间的抑郁症和重度失眠的患者,就是说,失眠七八年,二十来年这样的病人,大部分心脏都不太好,心脏的工作状态都有问题。那么……

    梁冬:这是因果的,互为因果的吧?

    田大夫:就是,应该说,是一个连续受损的问题,由阳虚损及到心脏。为什么呢?心脏需要极热的血。心脏的那里的血越热,它的循环越好,胆固醇越不容易凝固。胆固醇像油一样嘛,你温度低了,它当然愿意凝固喽。

    梁冬:就像那个大家吃火锅一样,是吧?你这个火锅烧与不烧。这个下面没火了,上面就凝了厚厚一层。

    田大夫:对。

    梁冬:你非得要它始终开着,那么它这个火锅还涮得还不错。

    田大夫:对。那么,心脏需要的血就是这个状态,要很热。很热,它的胆固醇那个油就不凝固。不凝固,心血管不受损。那么,现在问题就是说,肾呢,已经肾阳受损了,就像那个太阳没有多少热量了,它就没有热量和能量供应心脏。

    梁冬:哦,你认为心脏的血的热量和肾阳有关喽?

    田大夫:对。

    梁冬: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稍事休息一下,马上继续回来。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依然回来到国学堂。刚才呢,田大夫呢,给我们讲到心藏神,哈,这个,肝藏魂。啊,心脏的问题呢,如果心脏的这个机能要好的话呢,就需要有充足的这个热量,它才能够运转起来。啊,说得简单一点话呢,就是说,如果心脏这个血不够热,它就不能够把那些,呃,脂肪啊,或者说是诸如此类的化开,它就会堵塞到那儿。对不对?胆固醇呢,它就会堵塞到那里。所以呢,刚才呢,田大夫就讲到说,要让这个心脏要热起来,心血要热起来。

    田大夫:对,是这样。那么中医有一句理论:五脏之阳由肾阳来温煦,五脏之阴由肾阴来滋养。

    梁冬:对。刚才我们提到一个问题,你说,心脏的热血居然要靠肾阳来那个提升,这个话题呢,对于没有中医基础知识的朋友,或者有一些对中医本身就不是那么信任的朋友,他简直觉得很荒谬啊,这个心脏血的热啊,要跟左边这个肾有关?

    田大夫:应该右边那个肾,对。

    梁冬:右边,还是左边?

    田大夫:右边。

    梁冬:啊,跟右边那个肾有关。

    田大夫:这个跟肾阳有关。那么,为什么跟肾阳有关呢?就说,呃,这个事情很容易去……

    梁冬:验证。

    田大夫:验证!

    梁冬:你怎么验证?

    田大夫:再打个比方,现在,就说有太多的人手脚冰凉,对吧?那么手脚冰凉,西医可以明确讲,他没有药可医了,没有药能让你的手脚热起来。现在冬天快到了,很多人怕冷,冻得心里头发紧,但是,找不到治疗的办法。中医对这个治疗是很明确的,把肾阳调整起来,补养起来,让它肾阳呢,有源源不断的热量和能量产生。这跟西医的理论又是不相符合的。西医认为,肾就是一个排泄系统,它没什么别的作用,对吧?它的肾上腺,只不过产生一些肾上腺素而已,它怎么会产生热量呢?但是,中医的老祖宗就很明确地讲到:五脏都需要温暖,靠什么来温暖?这就靠肾阳。那么,这一点呢,在临证上很明确,当一个手脚冰凉的人用了扶阳的药,他很快手脚就热起来了。手脚为什么热起来?从心脏出来的血是热的。原来为什么会凉呢?肾阳不足了,给他热量不够了,这个血走到半路就凉了。这么凉的血,它要循环回去,再回到心脏,心脏受不了了,会导致一系列的病变。那么,现在就讲到肾阳。中医讲,那在命门。何为命门?讲白了一点——命根子。

    梁冬:我以为命根子是在小腹以下呢。

    田大夫:不,不,不,不是!这就是说,这个命根子不可以受损,它不可以变弱。当它变弱了,你身体就凉了。人生出来,是热血沸腾的,等到人走的那一天,血凉了。

    梁冬:诶,这个一般的人哈,正常、健康的人,他心脏里的血有多高啊,能不能去到50°、60°啊?

    田大夫:哦,这点没量过,这倒是一个问题。就说,心脏的血,通常就是说,会比体外的温度要高很多。那么,心脏在睡眠里起着重要的作用。中医讲心存神,神去则舍空。什么意思?就是这个房子里,这个心神走了,这个房子就空了。空了,乱七八糟的想法就来了。你躺在那里像过电影,怎么都睡不着。

    梁冬:你的意思就是说,脑子里面,脑子停不下来,像过电影一样,想这些东西是跟心脏的这个神没守住有关?

    田大夫:诶,对了。那么……

    梁冬:这很有意思。

    田大夫:对。因为中医的理论就是这样,它的理论跟西医是截然不同的一个理论。它就认为心存神呢。心神在,心神安定,那就很好睡;心神不安,咱们平常老百姓有个讲究,噢,心神不安,心神不安……

    梁冬:绝大部分老百姓,在讲心神不宁的时候,以为就是像过电影一样进来的东西就是心神不安呢。不安的心神呢,其实那个不是,那是心神跑了之后,别的外邪进入。

    田大夫:对。那么心神不安的原因……

    梁冬:但是,我想的事都是我自己的那点事啊?它也不是外面的事啊?

    田大夫:不,如果你心神安定的话,不会像过电影的,不可能出现的情况,除非你刻意地去想。

    梁冬:哦,是吗?

    田大夫:对,是这样。通常一个正常的人,一个身体正常的人,躺下去,应该是三五分钟就睡了。为什么会睡了呢?中医讲“阳入于阴”,这个可以睡觉了。那么为什么阳不入阴呢?就是说,你的心太寒了,寒气太大了,这个阳气呢,进不去了。

    梁冬:啊?阳气需要找一个温暖一点的地方?

    田大夫:诶,对了。这就是说,因为阳入于阴,这个阴的下面越热,它越容易进去。它下面太凉了,它就进不去了。

    梁冬:听起来很不,很不科学一样,您这个表述方法,好像很不科学一样。哦,它是,它是热的,因为这个温度很高,心脏很高,所以有个神,它就可以进来了,你怎么检测它?

    田大夫:不,这个可以检测。就是说,心脏讲起来,咱打个比方说,比如,就像一个房子里头,房子要温暖,这个心神就会很安定。当这个房子很寒冷,它住不下去了嘛,它就浮越在外面。当它浮越在外面,你就会好像在过电影一样,脑子里太多的想法。因为什么,它没办法睡了。

    梁冬:那会不会因为心脏太热导致没办法睡,你知道,像刚才说的,以前几十个人在舱里只有一把风扇,所以很难受。

    田大夫:不,这个心脏不可能非常的热,它是一个自动调节系统。

    梁冬:它只会过冷不会过热。

    田大夫:呵呵,不会过热,绝对不可能出现。因为什么?它这个热是由肾阳来供给的。

    梁冬:嗯。

    田大夫:它不可能无限度的供给。可以这么讲,到目前为止,我还没看到,就是说肾阳有过热过盛的。

    梁冬:但是那些很狂躁的人,他是因为心寒,还是因为心热呢?

    田大夫:那么,他是这样,很狂妄的人呢,跟肝有关系,因为肝是管情志的嘛。

    梁冬:对。

    田大夫:当肝的整个工作状态变了以后,他的情志就产生巨大的变化。就是说,肝气越不舒展,肝火越旺,他的躁郁越厉害。那么这个时候就说,疏肝、利胆、柔肝。我这么多年,我有个体会,光疏肝利胆还不行,必得柔肝,柔软。肝喜欢的一个状态,就是非常的柔软。咱们出去,通俗的话,咱们比如说上菜市场看到的都是,红红的,软软的很嫩。咱们的肝,也应该是那个状态,你就会心平气和。当那个肝上面,就说,比如说喝了太多的酒,伤了肝了,生了太多的气也伤了肝了,对吧?太多的恐惧了,担心了,也伤了肝了。它的状态变了,不是再柔软了,它不是说变成肝硬化了,而是变成一种紧张的状态。

    梁冬:对,老绷着。

    田大夫:对,老绷着。老是处于紧张状态,他的整个情绪就变了,人就显的心神不安了,神魂不定了,躁郁了,很心烦了这样。

    梁冬:所以说,你说心神不安,其实有两种可能,可能性的。一个是肾火不足导致的,一个是肝火过旺导致的。

    田大夫:通常来讲呢,肝火过旺呢,有,但是不是很多。为什么呢?这一类的病人中,当病了很久之后,中医有句话“久病不治,从肾论治”。为什么呢?就说,很多抑郁症的人,已经病了很久,已经十年二十年了……

    梁冬:对。

    田大夫:可他会表现出火很大的那种表现。

    梁冬:对。

    田大夫:其实,这种人的火不是实火,而是一种虚阳外越,就是肾里的能量和热量,那个火,被那个寒气逼到外面去了。它顺着经络,顺着穴位,从下,从涌泉,从……上到口腔,咽喉,脸,这些部分都会表现出来一派上火的感觉。可以这样讲,很多人有这样的感觉。哇,这个火上不完啊,吃完了清火药,过几天又来了火了,就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其实呢,我的感觉就是,我临证的时候,实火是非常好清的,因为你清实火的药,比如像黄莲啦,黄芩啦,山栀子啦,石膏啦,这一类的,黄柏这一类的药,就可以把实火清掉。可是,有些上火的,你怎么清都清不掉的,这些药对它没有太大的作用,好了两天,马上又来了,又上火了,这上火而且都是非常急促的。比如说眼睛,突然就变得红红的,红得简直就难受得不行。口腔溃疡啊,烂的,就难受得不行。牙床肿得不行,鼻子生疮……一派就是火大的情况。这个时候呢,我临证的时候呢,我会问病人,我说,你的脚感觉怎么样?你的膝盖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到凉?是不是感觉到冷?如果是的话,那可以断定,那个肾已经很寒了。由于太寒了,把肾里的那个阳气,那个能量,逼到外面去。逼到外面去,通常这一类的火来得都很快,发展得很迅速,很迅猛,让你感觉到这个火吧,很难控制,甚至,就半天的时间,已经就难受得很厉害了,这火上得已经很大了。通常,我的感觉就说,实火,比如说胃火,肝火这一类的,肺火这一类的实火,通常都比较慢。

    梁冬:那这个虚火怎么降下来呢?

    田大夫:虚火呢,中医有一个很好的方法,在郑钦安的书里有这个方法。

    梁冬:就是火神派的创始人郑钦安。

    田大夫:对。那么他的方法,就用一个叫“潜阳封髓丹”。潜阳封髓丹的道理,就是说,我要把这个火,不是把它清掉。这些真正的能量,好的东西,你不能清它。我要把它收回来。那这个潜阳封髓丹,就起到这个作用,把这个火收回来。咱们通常的举例来讲,这个火是什么火?这个火本来应该在肾。在肾里边是个什么状态呢?坎中一阳、坎卦呢。就是说。按照《易经》的讲法,两阴夹一阳,这个阳应该藏在这个水里面。可是它因为水太寒了,它藏不住,就跑到外面去了。跑到外面去了,这是个实际的能量和热量,它变成火了,表现在就非常迅速地上火。而用清火的药,清不掉它,清不干净,过几天又来。那么,这时候应该用郑钦安这个方法,把它收回来。大家会觉得很奇怪,你能收回去吗?我们老祖宗有这个办法,真的很好用。

    梁冬:诶,到底是什么办法,能够让那一些表面上看起来虚火上浮,然后满嘴口疮,溃疡,满脸的暗疮,满眼的红眼病,然后好像很焦燥的人,不用清火的方法,诶,回到来,让这个热量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的内部,不会跑出来呢?稍事休息,马上回来。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刚才呢,田大夫呢,给我们讲到了抑郁症,失眠这个问题。其实啊,上火和这个失眠,也是有类似的关系的。都是这个,都是这个,本来在肾里边的这个火啊,跑了出来。因为,我有一点点基础,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也想向田老师请教一下是不是这个意思。就像大地一样,这个石油呢,它本来也不是热的,但是你非要把石油里边的这个拔出来,从地底下拔出来,点着了之后呢,它就会形成一个地表的这个热,就所谓的温室效应。但其实呢,地下呢,反而是能量更加不足了。其实人体是一个小地球嘛,我们的肾呢,肾里边也是主这个的,所以说,肾主黑嘛,黑色为什么会是石油?它有它的道理,你看煤和石油都是黑色的,它有它的道理啊。

    田大夫:那么,现在就是说,上火这个问题,对于睡觉影响很大,这样目前很多人说,“我不敢补,一补这个火就大了。”为什么?通常,你只要稍微一补,这个火就大。大部分的人是虚阳外越,虚火跑出来了,所以你不敢补。那么,我在临证呢,我就发现,我在青岛的这个诊所里,我遇到一个法官,他是心力衰竭,我建议他用人参,他害怕。他说“吃了会上火。”我说“用了我这个方法永远不会上火,你吃吧。”他创造了一个纪录,在我的行医的历程,他创造了一个纪录。过了二十来天,他回来了。我一看他气色,我问他:“你吃了多少人参?”因为我叫他买一公斤嘛。他说“那人参吃完了。”我说“你吃了多少,吃完了?”二斤哪,他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吃了二斤人参。我说“你不怕吃出人参综合症吗?”他说“我觉得挺好啊!”那么,我知道,他买的人参,质量也蛮好的,这不是假冒伪劣产品,直接从北方的参农那里直接买回来。但他吃了没上火,为什么?就是说,那潜阳封髓丹,真的很好用。潜阳封髓丹的组成很简单:龟甲、熟附子、黄柏、炙甘草,其它的呢,就是用一些用一点潜证的药。

    梁冬:比如呢?

    田大夫:比如像磁石,紫石英这一类的。它就可以把这一类的火呢,收回来。收回来以后,你不论吃什么,不会上火。你哪怕天天吃辣椒,它都不上火。可是,你假如不吃这个药,你哪怕吃那么一小块辣椒,你都觉得,哦,不对劲了,又上火了。为什么?它把这个火给引起来了。吃人参也是同样道理。大家要想,用人参来补养身体,高血压的人,我建议先不要用,要跟医生商量着用,因为高血压对人参有禁忌。其他的大部份虚损的人,人参是一个补养品中很好的东西,它补元气非常好用。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我们讲到就说,胃对睡觉的影响。中医有句话,胃不和,睡不安。就是当你的胃气不降,或者胃有其它问题的时候,都会搅扰你的睡眠。那么在临证的时候,就是说,最常出现的问题,就是胃气不降和肝脾不和。胃气不降呢,就是说,他会吃完饭就觉得顶得慌,就觉得胀得慌,就会打嗝。那你躺在那里,就很不舒服,怎么能睡呢?这个问题呢,可以用一个很简单的药方,就是枳壳、厚朴、陈皮,哎,基本上就可以了,你就可以把胃气降下来。假如有肝脾不和的情况,它是一个什么状态呢?有很多人,会经常拉肚子,他找不到原因。就是说,肚子一绞劲一痛,就得赶紧跑厕所,跑慢了都不行。进去,诶,放松下来,出来肚子特舒服。这种情况,通常不是传统讲那种腹泻。它是由于肝气横逆,影响到了脾胃,而造成的腹泻。那么这个问题,就说,在这个药方里再加上炒白芍、炙甘草、防风、苍术,OK!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再也不会说,哇,肚子疼了,一绞劲,就跑厕所都来不及,不会了。那么对于胃气呢,对于胃的调整,目前就是说,西医所讲的这些问题,浅表性胃炎,萎缩性胃炎,这些问题,都会对睡觉有影响。但最重要一个问题,我认为就是说,胃要保持一个状态。要保持一个什么状态呢?吃下去东西不要疼,吃下去东西不要胀,那你就好睡。

    梁冬:那如果我真的吃下去就胀怎么办呢?我又不知道怎么弄这个药,你刚刚讲的这个药我又没记住,怎么办呢?少吃点?

    田大夫:少吃点没有用,必须得用这个药清,那我就再讲一遍。

    梁冬:没关系的。那这样吧,我们呢,就把它贴在梁冬吧里面,哈,国学堂吧和梁冬吧里面,希望大家呢,可以到里面去查一查,就可以了。这样的话,大家也不用记那么辛苦了,好不好?

    田大夫:对,对,对!那这样的话,就是说,对于抑郁症的这几个问题呢,我已经做了一个基本的分析。

    梁冬:我总结一下,因为马上快结束了,咱们这一期,哈。您讲的意思就是说,这个,一个人抑郁症和失眠呢,是不同的阶段,那是一回事的不同阶段。先是失眠,后来抑郁,对不对?

    田大夫:对,对,对!

    梁冬:先失眠,后抑郁,它是不同的阶段。那么这个东西呢,跟我们的肾阳不足有关,跟胃气不和有关,跟肝气不调有关,跟心气不足有关。那全都有关系了,除了跟肺以外,估计还是跟肺有关系的?

    田大夫:对。它这样,是这样的,就是说……

    梁冬:心、肝、脾、肺、肾,中医都是这样子的嘛。

    田大夫:这个问题是这样的——中医的论述,当你临证的时候,对待某一个具体的病症的时候,你要做一个全面的分析,把它做一个全面的调整,把身体调整到正常的这种状态上来,才能够好睡。可以说,长期的这种重度失眠和抑郁症,它是一个全身整体的一个受损,不是一个单方面的某一点的受损。

    梁冬:对。

    田大夫:那它在调整上呢,治疗上就比较棘手,那就需要非常谨慎,而且要分析,拟方要非常地慎密。那么这样呢,疗效才能会比较好。那么有一点,就是说,我特别强调一点。我认为,这么多的病人支持我的观点,真的不是大脑的问题。每一个重度失眠的人和抑郁的人,他的大脑都是极正常,他大脑没问题。不论你做什么检查。那他所表现出来,好像是大脑控制着这一切,实际上大脑呢,被其它的内脏控制着。就是我刚才讲的这几个方面,只要你把这几个方面问题给解决了,那睡觉就指日可待。我目前就是说,治疗的这些病例,恢复最快的可以是当天。比如说秦女士,她十几年的抑郁症,当天吃上药……

    梁冬:也睡不好觉?

    田大夫:诶,对,睡不好觉,心情极差,而且呢,情绪极低沉。

    梁冬:看谁都象坏人?

    田大夫:对,想问题一想就是老往坏里想。就这么样扛过来十年,天天吃着抗抑郁的药。那么,表面上,大家看到的都挺好,可她心里知道,“真的,我很多时候,我那心里头觉得活在世界上没有意义!”都能糟到这种程度。那么,用了我开的这个药呢,只有,她上午九点吃的这个药,下午两点半告诉我,她心情突然转变了,非常的开心,看任何问题都觉得,哇,这个世界这么好!

    梁冬:所以,你的观点是,所谓的这个,比如价值观的问题,以前我们认为看东西负面一点啦,正面一点呢,他这个价值观问题,是一个情绪问题。其实,你认为它是有非常……非常深厚的生理基础的喽?

    田大夫:对。

    梁冬:所以,一个人是一个乐观的人,还是悲观的人,是一个生理问题,而不是心理问题。

    田大夫:是由于生理造成的,这是个主要的方面。因为,在产生这个问题的一个关键点,就在于肝脏的状态。它的状态越正常,你的想法越平和,越正常。当它的状态不对了,各种坏的想法,各种坏的脾气全来了。

    梁冬:那您刚才也讲到肾的重要性,那你觉得最主要的,最重要的是肝的问题,还是肾的问题?

    田大夫:它这个是这样,肾呢,是基础。由于它可以导致其它方面的种种问题,导致肝的问题,导致心脏的问题。当你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把基础给解决好,让它有源源不断的热量和能量、营养来供应这些内脏。那么你再去用药,再调整具体的问题,那么,效果就会比较好。这个事情怎么讲?它是一个系统的工程,它不是说一味药,两味药就可以把这个问题解决了。通常,我在开药的时候,刚开始,我都会开一个大复方,大概有个十五六味药。那为什么呢?就是说,我在这种,压力也蛮大,因为,我不希望我接手的病人在我还没有治好,他就会做出那种出格的事儿,那我就会很紧张,我就尽量地把这问题在尽短的时间内把他调整好。那我会开一个大的复方。在大的复方比较见效以后,我会把这个方法呢,这个药方呢,缩小一点,更对症一点。这就是我这么多年来的一个体会吧。

    梁冬:嗯,今天呢,我们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呢,和田大夫请教呢,是不是可以得出以下的结论——第一,一个人的抑郁和失眠,更多的不是情绪问题,不是人品问题,不是大脑问题,而是我们的五脏问题。这五脏的问题根本就在于肾的问题。

    田大夫:是这样。

    梁冬:所以呢,如果有一种方法,能够把肾阳里面的这个气呢,调回来,不要让它往外跑了,那么他就会好。那听起来,就好像很神秘,但是呢,我觉得呢,一个扶阳学派的中医观点来说,这是非常地有道理的。到底是它背后的逻辑又是怎样子的呢?随着我们的节目逐渐深入呢,我相信田老师会和我们逐步地分析出来,到底如何把这个肾阳纳回来的秘密。在下一周的时候呢,我将会向田老师呢,请教一个问题,就是说,他一个典型的药方十五六味药,是如何搭配的,谁开,做开路先锋,谁做主药,谁做佐使,谁做这个密探,谁又在后面垫底,谁又在高空轰炸,谁又在旁边包围?啊,作为一个曾经的军人,他会和我们用一个军事战略的方法来和大家分析,一个他的典型药方。特别感谢田老师的原因,就在于说,他毫不吝啬地把自己的所有的知识产权全部贡献给社会大众。他也不希望有收到钱,他只是希望让大家,每一个人都能够快快乐乐,健健康康。谢谢田老师!

    田大夫:这就是我的心愿!谢谢梁冬,谢谢广大的听众朋友们!

    梁冬:嗨,谢谢田老师!下一周同一时间,和大家一起来分享,一个完整的药方,如何治疗抑郁症的。谢谢!

    田大夫:谢谢!

    梁冬:再见!

    田大夫:再见!

    附:

    田大夫的地址:青岛市崂山区香港东路99号 韩国领事馆西门对面 宏爱堂中医诊所 15345325494

    原丹方如下:

    熟附子 10G 干姜 30G 砂仁 15G(后入) 肉桂 10G(后入)炙甘草 30G

    磁石 30G 紫石英 30G 黄柏 20G 龟甲 10G

    以上3-5付 每付煮50分钟 再加入后入的砂仁、肉桂再煮10分钟 煮成3碗 一日三次 饭前常温服用 一次一碗

    这只是供大家参考 请大家务必在开方前请问当地执业医生意见 经得同意后方可食用

    田大夫一再嘱咐 每人病情体质不同 切勿照搬药房

    



    返回列表页 百拇医药网 杜义华 20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