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堂20091219 梁冬对话徐文兵 第二讲


  下载 国学堂 20091219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5天年第五十四第二讲.mp3

    国学堂—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天年第五十四》第02讲文字版

    播出时间:中国之声 2009-12-19 23:00~24:00

    主讲:徐文兵 主持:梁 冬

    经文:何失而死,何得而生?岐伯曰:以母为基,以父为根,失神者死,得神者生也。黄帝曰:何者为神?岐伯曰:血气已和,荣对已通,五藏已成,神气舍心,魂魄毕具,乃成为人。黄帝曰:人之寿夭各不同,或夭寿,或卒死,或病久,愿闻其道。妨伯曰:五藏坚固,血脉和调,肌肉解利,皮肤致密,营卫之行,不失其常

    参与整理:或跃于渊、郁郁葱葱、半月弯、佩之、无中生有、zxiu、yhlj、正清和、红枫叶、冷冷清清、树没叶、慧从卢溪、雪狐、蓝色天空、司空摘星,猪光宝气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国学堂。我是梁冬,对面的依然是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徐老师你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冬:上一周的时候呢,我们讲到了《灵枢经天年第五十四》,“何失而死,何得而生。”这是黄帝问歧伯的。然后呢,歧伯就说呢,“失神者死,得神者生。”于是就讲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恰好时间到。辛苦大家等了一个礼拜。怎么样知道这个人得神或者失神了呢?

    徐文兵:看眼神!

    梁冬:嗯,眼神,眼神,是吧!

    徐文兵:看眼神,啊,我们现在中医呢,古代分成四个档次:望而知之谓之神。经常有人说这人是神医。神医不用其他,我们一般的中医都要“四诊合参”啊,望闻问切嘛。神医是望而知之谓之神。历史上记载就扁鹊。扁鹊跟那个……

    梁冬:齐桓公?

    徐文兵:长桑君,学完了这个中医以后呢,能够“视见垣一方人”,叫望而知之。所以他在见蔡桓公,也有说见齐桓公的时候说,“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君有疾在血脉,不治将益深。”或者到最后说:君之病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他叫立有间,在那站了一会,然后就说你有什么病在哪,这叫什么?神医!他本身有这种超人的感觉能力。这就是我们说的那个“视”,视察的那个视。第二等医生呢叫闻而知之,谓之圣。我听你说话,哟,你感冒了。

    梁冬:您流鼻涕,鼻塞了。

    徐文兵:鼻子有点堵,这是最基本的。另外一听你的言辞里面带出那些话,比如说祥林嫂,整天就什么?抱怨,“我们家阿毛要活着的话,就该这么大了。”有些人就整天唉声叹气。一听你说话,甚至打个电话,就把你的病给你判断出来。这叫圣,神圣的圣。第三层次的大夫呢叫工,就工人的“工”。我们经常说:“上工治未病。”他叫什么?问!通过设定不同的问题,针对不同的人,然后把你的病……,问病由,问病因,问病情,然后做出一个诊断,这叫工。最低一层次的叫巧,就是我们灵巧的那个巧。他是什么呢?

    梁冬:切脉。

    徐文兵:切而知之。现在的人“望闻问切”都知道是切脉。不对呀。“三部九候”,包括探查、摸你身体上的经络穴位。我们叫切腹或者切背,这都叫切,就是说,通过触诊。你看呀,望、闻、问,都没有肉体接触,就隔着肉体,隔着距离,我能诊断疾病,这几个级别都高。只有那个切的那个大夫什么?就视察的察,有了肉挨肉的接触才能了解到疾病,这叫切。所以我们说望一个人失神了没失神,看哪儿?看眼神。这需要修炼。我亲自经历过的几档事就是我的几个老师。然后就一指说这个人没了,梁冬:后来果然就没了。

    徐文兵:就没了,啊,这我知道的啊。这是我们……有一次我跟着我的一个苏老师到街心花园散步,街心花园不是一到傍晚就有人在那跳舞嘛。然后老师一呶嘴说:那个人没了。我就仔细观察下那个人,我说什么叫没了?叫望。望神,啊,所以这个望气或者是望神啊在古代无论是中医或者是堪舆呀风水包括一些大的政治家——比如说范曾,他是项羽的军师。所以刘邦……沛公军坝上,他在坝上驻军的时候,范曾就望之有五色气。

    梁冬:嗯。这是有未来帝王之相哈,帝王之师。

    徐文兵:所以我们中医这个望诊,病人一进门,一打眼的第一个感觉非常重要。有些病你能治,有些病你治不了,不是说中医见死不救。人家都是“司命之所属”,是阎王爷管的事,你在那儿又浪费人钱财,又耽误人时间,何必呢?不如就像那个《黄连?厚朴》电影或小说里面那个老爷子——中医了,实情相告,让人早点安排后事,啊,这是很高明的中医大夫。现在这种医患关系已经达不到这种……

    梁冬:彼此信任也没有了。

    徐文兵:啊!而且特别有意思的是什么?那就电影里面描写一个老中医和新中医的差别。就是当那个老中医跟那个病人如实相告,说,你要准备后事,你已经死了。那个病人当然很生气,那个病人就说,你说我活不过多少号。老先生就说,你活不过几号几号,然后呢,那人就说,行,那天晚上我在王府饭店宴请大家。最后,走的时候说,你尽管没给我看病,但是呢,你也很辛苦,我给你钱。那个老先生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不收死人的钱。中医看病收费,天经地义,啊,收多收少那是你定的标准,看病必须要收钱。如果你说一个大夫说,对病人说,你看病我不收钱了,那背后的潜台词是什么?你这个病没救了。

    梁冬:所以说,朋友啊找一些医生朋友看病,老想蹭个便宜,不要给钱,这不好,诶,对吧?

    徐文兵:正常的生意,生意,我们说治病它是一个职业,啊,另外呢,他要替你担待一些东西,这是很正常的。还有一种情况呢,就是……就是当这个人从老爷子那北房出来以后呢。老爷子的女儿是学中医的,是中医学院学中医的。她是一个新中医,就安慰那个病人说:“唉!我爸老糊涂了,老封建了,他这么说话你别在意!”就安慰他。结果就到那天,他就没活过去,心脏病发作死掉了。后来他女儿震惊了嘛,就去问。老先生说:他呢,就是说心火已经没了,就是心神已经灭了。然后到那天又是一个什么?肾水特别旺的那个日子,然后他就活不过那天!然后他就是那一天死掉!所以这是我们现在看起来就是……,不光是大家看当传奇。我作为一个从小跟我妈学中医,又是中医学院毕业的,又是工作多少年的人。看到这篇小说,我还认为是……

    梁冬:匪夷所思哈!

    徐文兵:有点传奇或者是有点瞎编。但是后来这么多年,开始中医入门以后,亲自实践以后,我就知道什么叫神?如果作为一个中医,我们老讲“精气神”,你不讲“精”(神?这里应该是口误),光讲“精”和“气”。现在有的地方连“气”都不讲,不讲这个你讲什么呀?就没法搞中医了!干脆就做成别的就完了。

    梁冬:在有些地方只讲物质是吧?只讲物质的能量的转换。

    徐文兵:嗯!

    梁冬:所以呢这个事情呢……

    徐文兵:那,就是说这个“失神者死,得神者生!”还有《黄帝内经》在其它章节里面说过,叫:“得神者昌,失神者亡。”

    梁冬:对!

    徐文兵:意思话都是一样,那么,“神”到底是个什么?

    梁冬:所以你看黄帝就……黄帝曰:“何者为神?”

    徐文兵:到底神……什么叫“神”?

    梁冬:何者嘛!谁是神呢?神是什么呢?

    徐文兵:嗯!可爱的是岐伯在这回答了。

    梁冬:岐伯曰:……

    徐文兵:他说:“血气已和”。什么叫“血气已和”?

    梁冬:“血气已和”就是血和气呀,和在一起了!以前血是血,气是气。

    徐文兵:哪个“和”?

    梁冬:这个“和”呀,它是一个禾苗的禾加一个口,还不是人口一那个“合”。

    徐文兵:诶!你刚才解释就是那合二为一的合。

    梁冬:对,那个是合二为一的合!那这个和,血气已和?

    徐文兵:首先,血气是不一样的!

    梁冬:这倒是!

    徐文兵:对吧?我们说和,首先你是不同的。

    梁冬:对!

    徐文兵:对不对?!水和火。

    梁冬:对!

    徐文兵:是不同的!

    梁冬:汽油和那个点燃之后的那个推动油缸的那个气是不一样的。

    徐文兵:血是谁提供的?

    梁冬:母亲!

    徐文兵:啊,我们说“父精母血”。所以这个血,是母亲的,代表那个母亲的那个血。嗯,啊!或者你直接说他啊--卵子!气呢?

    梁冬:气到底是什么呢?难道是爸爸的那股气?还是一个除了爸爸的以外其它的气呢?马上回来。

    广告片花……弘扬中国文化身体力行,义务工作群:87837295(黄帝内经_音频转文字)欢迎您的加入,请注明“志愿者”……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刚才徐老师讲了一个问题哦,这个“血气已和”,大家以为呢,这个血气是胎儿自己的血气,其实很可能不是,这个血代表的是来自于母亲的那一部分。

    徐文兵:就是说,黄帝问:“人始生”吗?

    梁冬:对,那个时候刚刚开始嘛!

    徐文兵:人刚刚成为有形的那会儿的那个状态,我们在观察他,所以那个岐伯说:有神了,就是有生命了。这就是我们以前说过,为什么我们中国人说虚岁,我们算计你的那个年岁,不是说(从)你出生那会儿才开始算的。是受孕的一刹那,梁冬:已经开始算了。

    徐文兵:你已经是个人了,那会尽管你没有(形),眼不见为虚嘛,你在妈妈肚子里,你没出世,那叫虚岁,是吧?所以这个“血气已和”是指什么呢?就是说,母亲提供的那个阴血和父亲提供的阳气,达到了一个什么啊--“阴阳和”。这个“和”是什么啊?本来阴和阳是相互对立的,甚至是……首先是不同的,然后甚至是对立的,在这种特殊的状态下,“它们”阴和阳产生了一个叫什么啊?“和”的那么个状态,就是说阳气打破了阴血的那个……

    梁冬:壁垒。

    徐文兵:壁垒。阴的静,阴主“闭藏”属“封固”,这需要一个打破。然后呢,阴经给阳气提供了一个什么啊?包容和涵养,这叫“和”。再举个例子:老婆发火的时候,你忍气吞声,这叫“和”,是吧?然后呢,那个老公不高兴地时候,老婆呢,就制造点欢乐气氛,这叫“和”。如果老婆发火,你也在那摔杯子,这就是什么?这叫不和。所以我们说的“血气已和”,除了有物质上的精子和卵子以外,还要看到什么呀?背后的那个能量。我现在最反对的是人工受精。

    梁冬:为什么呢?

    徐文兵:你知道为什么吗?精子去和卵子去约会,碰撞的那个小星星撞地球,背后的那个能量谁给的?

    梁冬:父亲给的。

    徐文兵:父亲给的。人工受精谁给的?那个气就不对。

    梁冬:这样子哦。但是我见到有一些这个人工受精出来的小孩长的还可以啊!反正我见到……,有一个朋友,他搞人工受精出来的,还好像挺健康的啊!

    徐文兵:所以这叫不自然。

    梁冬:这倒是,这倒是。

    徐文兵:嘿嘿,我反对所有不自然。至于你说好与不好,咱们几十年以后再看。就好像现在转基因食品一样,有人吃,有人不吃,但是呢,我建议什么?您要是转基因,您标出来。让我们有一个选择,您别蒙我们。所以这个“血气已和”呢,就是说母亲提供的阴血一定要什么呀?阴柔有涵养。啊,这个“血气已和”,还有就是……,如果说大的话,就是提供一些着床的问题。如果一个人呢宫寒,或者子宫壁太薄。

    梁冬:挂不住。

    徐文兵:挂不住。

    梁冬:挂杯吗,喝葡萄酒,挂杯。

    徐文兵:所以这个“血气已和”,这是前提,父精母血“和”,达到一种和的状态。

    梁冬:而且呢,“已和”哈。

    徐文兵:而且“和”我说过了,“和”不是不共戴天,“和”是什么啊?

    梁冬:“和”是和而不同。

    徐文兵:诶,就是和平共处,共同存在。所以如果有些女人是对精子过敏的。

    梁冬:就叫不共戴天,是吧?

    徐文兵:叫不共戴天啊!就是对精子过敏表现什么啊?一个是自己身上,性爱完了以后就要身上发痒,然后出红疹,同时呢,阴道里面分泌出一些液体,把精子全部干掉。她这种人很难受孕。这叫和吗?这都不是和了,这整个一敌人。

    梁冬:会不会有一些女性对这个过敏,对那个不过敏呢?这个人跟那个人,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差别。

    徐文兵:对,值得研究,但我碰到的啊……

    梁冬:您没碰到过具体案例啊。

    徐文兵:我碰到的案例叫精液过敏,所以这个叫不和。还有的人呢,就是没有血。也没有那种阴血,所以表现出来的就是阴道的干涩。这种人连性爱的整个工作都没法完成。更谈不上受孕了。所以前提是父精母血和,然后呢!

    梁冬:它叫做“血气已和,荣卫已通”,或者“营卫已通”

    徐文兵:营卫已通!我讲过了,在形的基础上呢,我们有两套气在走,所谓营气呢走的是血管里面,就是说胎儿已经开始……,里面是什么?有心脏了,也有心脏、有博动。

    梁冬:那刚产生受精卵的时候怎么会就有心脏呢?

    徐文兵:诶?这儿血气已和是开始,后面就是什么啦?荣卫已通,一个一个阶段走。

    梁冬:哦,他是第二个阶段。

    徐文兵:我们听着有胎心了嘛,是吧?有胎心了,这个胎心代表着什么?营气通了;还有个卫气呢——就是细胞间渗透的那个保卫自己的气呢,属阳气,也已经通了。这个卫气代表的就是我们说的那个十二正经,啊,肝、六脏六腑,啊,这个也通了,就是经络是通的。那么下一个阶段呢,就开始成形了。

    梁冬:五脏已成。

    徐文兵:就是先有气,然后呢五脏呢。

    梁冬:已成。

    徐文兵:成什么了?

    梁冬:成形儿!

    徐文兵:成形儿啦,或者成质了。它形都是一样的,都是一个细胞过来的,是吧。就是我们说那个钻石和石墨的根儿是一样的,都是碳原子或者碳分子。但是为什么表现出来了心脏是心脏的样儿、心脏的功能,肝脏是肝脏的样儿、肝脏的功能,这就由形变成了什么?素质不一样了!这是分阶段的。所以“血气已和,营卫已通”到了“五脏已成”,这就发展到了素质。

    梁冬:基本上一个小孩子到了几个月之后就差不多长完、长全了吧?

    徐文兵:我见过最早产的婴儿是半年嘛。

    梁冬:所以基本上已经长成了,就是各个(脏)都分清楚了,是吧?

    徐文兵:啊。

    梁冬:然后呢,这后面有句话很有意思,叫“神气舍心,魂魄毕具,乃成为人”,这个“神气舍心”啊,是什么意思嘞?

    徐文兵:首先那个神,是什么时候有的?

    梁冬:神是刚开始的时候,“气血已和”的时候估计就有了吧?

    徐文兵:诶,就是说,父精母血结合的一刹那,两精相搏就有神了。

    梁冬:对。

    徐文兵:但是它那会儿还不在心里面呆着呢,是吧,开始还没心呢,还没地儿呆。

    梁冬:对,那呆那儿呢?

    徐文兵:哈哈,那就呆在细胞里面。很多人,我记得说是广东还说哪儿,就是怀孕头三个月是不告诉别人的。

    梁冬:对。

    徐文兵:为什么?

    梁冬:为什么?

    徐文兵:很有可能坐不住啊。

    梁冬:啊,这神坐不住!

    徐文兵:神坐不住!就是很多早产、流产、小产都发生在头三个月,是吧!那会儿那个神还不一定啊。

    梁冬:叫“事密乃成”嘛,见光死嘛!

    徐文兵:诶,没,没见……未必要到你们家呢,未必要当你们家的人呢!你给我盖的房子盖好啦,我往那儿一住,这个人,就是成为我们成人的一个重要的阶段,叫“神气舍心”!我们经常说心藏神。

    梁冬:就是“舍心”的意思就是以心为舍喽?

    徐文兵:以心为舍!

    梁冬:噢,就是宿舍,宿舍。

    徐文兵:就是它呆的地儿,宿舍。

    梁冬:噢,以心为宿舍。

    徐文兵:如果详细细分的话,白天,我们讲呢“神气舍心”,到晚上呢?

    梁冬:“魂魄毕具”啊?

    徐文兵:到了晚上,那个魂就藏到肝里面,我们叫“肝藏血,血舍魂”,它总是在血里面呆着。所以这个“神气舍心”呢,是这么个意思。另外,人在胎儿发育的不同阶段,我们能看到啊,他(她)开始是一个细胞,后来像个小蝌蚪,后来像个鱼,最后还像个……

    梁冬:像个猪。

    徐文兵:最后还像个……像个小猪,啊,那个那个是他(她)的形变。另外我们,就是说,道家还有个观点和理论,我们讲“三魂”,“三魂”里面父母各提供一个。

    梁冬:应该还有一个!

    徐文兵:还有一个!

    梁冬:对。我看南怀瑾先生在讲这个《佛说入胎经》的时候啊,诶,就提到这个事情。藏医,那天我们去那个藏医馆哈,完了他也讲到这个事儿。

    徐文兵:诶,就是说那个,三魂里面那个(第三个)谁提供给你的?

    梁冬:那我们先讲父母各提供了哪一个魂?

    徐文兵:诶,不一定。

    梁冬:啊,不一定哈?

    徐文兵:真不一定!

    梁冬:我还以为就是说……

    徐文兵:不见的那个胎光就是你父母提供的,有些人的胎光跟父母都没有关系。两个很、很不怎么样的父母生了一个很聪慧的孩子!

    梁冬:或者很漂亮的孩子。

    徐文兵:那个胎光,那就不是父母给的。我们说生出这孩子,诶,像爹多、像妈多,可能那个以后那个行为啊,性格就像某一个支。有些孩子生出来,爹也不像、妈也不像,诶,就是亲生的。

    梁冬:前提还非得是亲生的,是吧?

    徐文兵:那个“神气舍心”那就不是来自父母的遗传,那就来自,我们说……

    梁冬:something!

    徐文兵:some,some,some,somebody!我们姑且称之为“游神”。所以在古代讲胎教的时候,就是说,父母做爱的那个时间、地点、环境很有讲究的,他要避开某些日子,避开某些地方,就害怕有一些不好的游神进来,啊,就是我们说以前都当封建迷信批判,我们就说——姑妄言之,姑妄听之,有这么一种理论。

    梁冬:刚才呢,讲到一个很有趣的话题呀,就是呢,这个“三魂”里面呢,父母各提供一个魂,其中有一个魂……还有剩下一个魂呢,那是从哪里来的?

    徐文兵:举个例子吧!有些人就记得自己前世。

    梁冬:这个话题是有点意思。但是呢,我听说哈,从科学的角度上来说,我看到前段时间那个《science》杂志啊——美国有一个科学杂志,还是哪个杂志,总而言之,比较严肃的一个杂志。它讲那个催眠术啊,就弗洛伊德不是说催眠就可以……,很多人讲得会梦……会看得见、记得住自己童年,甚至是在子宫里面的样子,甚至是再往前推,用力过猛,就推到上一世了。

    徐文兵:是吧?

    梁冬:对。

    徐文兵:这个,中国民俗解释说呢,就是说,人啊,就是……,他是首先相信有轮回转世的,那么,转世之前呢,他就喝一碗孟婆汤,孟婆汤的功效是什么?

    梁冬:忘掉。

    徐文兵:全忘掉,有些人就漏掉,没喝或者是喝完吐了,就带着前世的一些记忆就进来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一种感觉就是什么?

    梁冬:这地儿我来过。

    徐文兵:有些事情的发生,或者有个地方你来了,突然觉得来过,或者有些事情——你要见有个人或者发生某件事,觉得:咝……,诶,以前好像涉及过这个事儿。他就好像该发生他就发生了,这就有点时空穿越或者恍乱那种感觉,或者是说某些宗教教派他就讲转世,找转世灵童嘛。“金瓶掣签”是一个,当然掣签之前挑三个,这个人以前用过的东西,混在所有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里面——指认。他就觉得那东西就亲切,是吧?这些就是带着一些遗传的说不清楚的东西呢,也是我们讲“魂魄毕具”或者“神气舍心”的一个关键。还有人就沿着好像前世的路就找回去了,是找到以前自己的父母,这些事情都有。我觉得作为一个科学态度来讲的话,应该就是什么——客观地了解或者观察,这就是说涉及到形而上的一些东西,神气舍心。

    梁冬:啊,神气舍心的意思原来不是离开的意思,而是以心为舍,以心为宿舍。

    徐文兵:不是说离开心了啊,是舍心。

    梁冬:“魂魄毕具”。

    徐文兵:把它当成家。

    梁冬:对,“魂魄比具”。

    徐文兵:这个很关键,就是说我们在胎儿出生之前啊,我们说这个十月怀胎,十月怀胎呢,其实就是发展到了除了他的肉形、气脉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呢,关键一点叫“魂魄毕具”。

    梁冬:上一周的时候呢我们讲到,三魂,是吧?有胎光,有幽……

    徐文兵:幽精!

    梁冬:还有一个叫什么来着?

    徐文兵:爽灵。

    梁冬:叫爽灵哈,就是三个魂,那上一次就问到徐老师,这个七魄是哪七魄?

    徐文兵:首先说魂和魄的区别。

    梁冬:诶,这个首先得讲讲,对不对?

    徐文兵:啊,不然的话,这个人叫神魂颠倒,或者是这个魂飞魄散,魂和魄的区别在哪儿呢?你看我们说的魂——胎光,爽灵,幽精,他都是人的一种高级、非常高级的神的那种活动。这个呢我们说他是代表了人的那种神的最高的一个境界。那么,魄是什么呢?我们经常说野蛮其体魄,说这人很有魄力,那么魄是什么东西?魄的层次呢,就比魂差了一点,啊,它指的是什么?不动心不动脑子的一种高级的神经系统的一个反射。

    梁冬:比如?

    徐文兵:比如说,手碰到火炉子上,咵。

    梁冬:弹开。

    徐文兵:收回来,动脑子了吗?没动吧?

    梁冬:对。

    徐文兵:等你说,诶哟!会烫,烫我手哦,会起水泡,会感染,你再抽回来,晚了。他本能的一种反应。看见美女,忍不住多看几眼,并不代表你就爱上她。

    梁冬:对,说不定爱上我了呢!

    徐文兵:哈哈哈,是吧?所以这种东西我们说,野蛮其体魄,控制体的那套东西,我们就称为魄。所谓增强魄力,其实就是增强这种不过脑子的这种神经。

    梁冬:自然反映。

    徐文兵:自然反映。我以前讲过,就是我的一个学生练太极拳嘛,就是以前接蓝球砸脸上才有反映,后来练完太极拳就没砸过眼镜,为什么呀?魄力提高了,这叫魄。还有一个看字,魂和魄怎么写?

    梁冬:魂呢,是云一个鬼,魄呢是一个白一个鬼。

    徐文兵:那,什么意思?为什么鬼?梁冬 鬼着归也嘛。

    徐文兵:白天人表现出来所有状态,不管你是魂还是魄都叫神,他是伸张的意思,等晚上了呢?

    梁冬:回来了?

    徐文兵:晚上那个阴的状态,神还在工作,但是是部分工作,有一部分就去休息了,谁去休息了?魂休息了。还在工作的那个叫什么?叫魄。

    梁冬:这样子啊。

    徐文兵:啊,所以他带个鬼,鬼的意思就是说,本来就应该是休息的时候出来的那种神,叫阴神,白天叫阳神,我们就称之为鬼。那个云和白什么意思?白,我们说你这个白话蛋 ,白是什么意思?自白。

    梁冬:说话的意思?

    徐文兵:说话的意思,云呢?

    梁冬:啊,古语云。

    徐文兵:古人云、子曰,是吧?云也是说话,他是个动态的意思。在古代还把魄叫什么呢——月亮,新月出来了,露出个小月芽。亮的那个魄叫什么啊?

    梁冬:那边。

    徐文兵:亮的那边叫什么?

    梁冬:叫魄啊?

    徐文兵:叫魄。

    梁冬:暗的那边呢?

    徐文兵:叫既生魄。就是既然的既,比如说这个月亮从新月开始越来越大,变成满月,十五,十六满月了——这叫生魄,就是月亮里面白的那一部分叫魄。然后到变成……满月变成什么——残月,这叫既死魄。不管既生还是既死,月亮反射太阳的那个白光,就叫魄。所以神睡觉了,但是还有一些余光在照耀着我们身体里面的这些工作,这叫什么?

    梁冬:叫魄。

    徐文兵:魄,所以观察一个人的魄,就看他睡着什么样。

    梁冬:那睡着应该怎么样呢?

    徐文兵:睡着你不至是死了吧。

    梁冬:还是要该呼吸啊。

    徐文兵:那控制呼吸的是不是一个魄,还有心跳呢,那么一个人得呼吸睡眠暂停综合症的人……

    梁冬:就打鼻鼾……打呼噜喽?

    徐文兵:哪儿有问题?

    梁冬:就是这个魄有问题啊?

    徐文兵:这个魄有问题。

    梁冬:哦!这样子哦。

    徐文兵:他肯定失了这个魄了,我们说失魂落魄,他丢了这个魄了。

    梁冬:这样子啊,那很多人都打,那不是很多人都……?

    徐文兵:很多人现在都是失魂落魄的病,行尸走肉。

    梁冬:我以为就是痰多而已啊。

    徐文兵:呵呵,不是,你想想他白天为什么不打呼噜。梁到:对。

    徐文兵:是吧。

    梁冬:那关键他打……侧着身打,他就不打了,躺着就打。

    徐文兵:所以这个本身呢,清畅我们呼吸道啊,它是一种本能的反映。

    梁冬:对。

    徐文兵:是吧,如果这个本能的反映消失了,或是变弱了,他就会被……好像被痰堵着了,或者被小舌头压着了,是吧?这时候魄力不够,或者没有这个魄力了,有些人睡着睡着就过去了,是吧,那是管心跳的那个魄有问题,对不对?还有,你晚上吃完饭,第二天早晨起来又饿了,你胃肠道是不是还在消、还在化,这是不是也是有一个什么什么在控制他。如果你头天吃完饭,第二天打嗝,还那个味,没消也没化,说明什么?

    梁冬:内部没工作。

    徐文兵:又丢了一个魄。

    梁冬:有些人是丢了还会回来的,对不对?

    徐文兵:对呀,我们都是招魂招魄呢嘛,屈原说:我有迷魂,招不得。那他没找中医。还有,头天喝水。

    梁冬:第二天变尿。

    徐文兵:第二天,早上起来,哗……撒一大泡尿,正常,是吧,不起夜,就是肾气也足

    梁冬:对。

    徐文兵:魄力也足。好多人是什么?晚上起夜,一次两次三次;还有人是什么?不起夜。

    梁冬:直接……床上啊。

    徐文兵:做梦,找厕所,可找着了,哗……就尿,尿床上了,又一魄,对不对?

    梁冬:对,就是魄比较好的,就是找厕所找半天,终于可找着了,诶呀!裤子解不开,诶哟!急哟!那就是那还是控制嘛,对吧?还有一个。

    徐文兵:还有魄。头天有性爱,没劲了,累了。第二天早上又……

    梁冬:晨勃勃?

    徐文兵:生机勃勃,又来一次晨练,怎么恢复的?

    梁冬:广播体操,早操嘛。

    徐文兵:哦,知道,怎么恢复的?它又是个魄,岁数越大,这个魄力越差。有时候早上起不来,隔一个月以后早上才能起来,这个魄力又弱了。所以这些观察他在睡梦中的,比如说我睡得热了,蹬蹬被子,我冷了把边上人被子扯过来盖,这也是魄。还有一个人最关键魄是什么——警觉!你看啊,外面有点风吹草动,你看有些人睡得跟死猪似的,有些人就能感觉到这气。

    梁冬:那这是好还是不好呢?

    徐文兵:过死、过敏感都不好,还有人敏感到什么程度——那水……洗手间那个滴答那个水他就一晚上都睡不着。

    梁冬:那就魄得飞出去了?

    徐文兵:对,那个人有点出神。啊,所以那个魄呢,我们以后可以给大家讲讲它不同的魄不同的名字,但这些魄呢,很明显能带有一些动物的痕迹。

    梁冬:对不起啦,徐老师对不起,稍微休息一下,马上继续回来。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刚才呢这个……徐老师给我们讲到了这个三魂七魄,尤其是这个魄呀,它指的是呢,晚上还能够控制我们身体工作的那一部份。

    徐文兵:嗯!你用现代科学或者什么现代心理学解释的话也可以,但是呢,中国人在很早就认识到了这些形而上的这些人的心理、精神活动。而且呢,他把它分成七大类,啊,每个类呢,都有不同的名字,这些名字呢都带着……,就是从它的名字可以看出来呢,这些……所谓的这些神经系统反射呢,带有很多动物本能,啊,你比如说它七魄里面有个叫伏尸,还有叫臭肺。臭就是那个……

    梁冬:“xìu”

    徐文兵:啊,嗅味,啊,臭肺,啊,就是说我们那个肺。反正有七个名字,七个魄分别带有不同的功能,这就是我们说的魂和魄。一个健康的人是“魂魄毕具”,就是说“三魂七魄”它完全都存在了。那么现在就涉及到一个问题,是物质产生了神?

    梁冬:还是神产生了物质?这个问题很严肃啊。

    徐文兵:诶,这就是涉及到哲学的一个……

    梁冬:讨论吧,我们先讨论一下吧!

    徐文兵:我们可以讲,就说从现在大家能理解的,就是说先有物质,然后有功能,在功能基础上产生了火花,那就是神。我们有肉身,我们又是个活体,我们有运、有动,然后呢,我们产生了情绪、思想、感情,这叫物质产生神。那么再想,人的精子或者人的卵子是物质吧?

    梁冬:对呀。

    徐文兵:谁给它制造出来的?

    梁冬:父母嘛!

    徐文兵:对,女人制造卵子,男人制造精子。那么为什么有些人就没有精子?有些人精子存活率低,精子数目也低,甚至活动度差,那么谁把他制造成这样,精子背后是谁造的?谁呀?——生殖功能,我们估且称之为气。你有这套系统,你有这套机器,然后呢你制造他,那么谁让他制造成那样?

    梁冬:对,什么东西都经不起问,对吧?

    徐文兵:对吧,我说精子是物质,物质背后是气,气背后是什么?谁把他制造成这样?

    梁冬:就是为什么按照这个这样的做法去做咧?

    徐文兵:诶,做出来那样成千上万上亿个那么个……

    梁冬:蝌蚪。

    徐文兵:小蝌蚪。谁制造出来的?制造它的背后是什么?是吧?所以到底是物质创造了神?还是神创造了物质?其实是我个人是……不矛盾啊,是一个圈儿,是一个圈儿。所以呢《黄帝内经》这儿就涉及到了人身的一个基本问题,谈到了父母,谈到了血气,然后谈到了“神气舍心”。“神气舍心”这句话说起来很熟悉,我们在讲《上古天真论》时候说到——“故能形与神俱,度百岁乃去。”也就是说我们身上这个……就像一个小旅馆,我们的神就像一个客人,它住你这儿叫“舍心”。啊,住在你们家,你把它伺候好了呢,它给你多呆一会儿,你生活质量也高一点,它伺候不好呢,叫什么?形和神就分开了。

    梁冬:所以最近我有个启发,徐老师,就是说经常换房子住的人啊!根据“天人感应”、“天人同构”的原则,那你的心呢——藏在你的这个……,你的神藏在你的心里面的这个宿舍里面呢,它也会不安的。

    徐文兵:是这样啊,就是我们现在流行一个……就是比较流行叫出国旅游,出国旅游有个什么问题?倒时差。

    梁冬:对,那很痛苦。

    徐文兵:什么叫倒时差?

    梁冬:就是那个生物钟紊乱了嘛。

    徐文兵:哦,现在科学叫,解释叫生物钟紊乱,啊,就是说,该睡觉的时候人家那天是亮的。

    梁冬:对。

    徐文兵:是吧。你该起来工作了,是……那么什么叫生物钟?生物钟谁控制?对不对?

    梁冬:对。

    徐文兵:而中医生物钟就规划的更细更详细,比如说:早晨三点到五点,我们说肺开始工作,啊;然后,五点到七点大肠开始工作——排便;七点到九点胃开始工作,吃早饭了。

    梁冬:一点到三点是什么?

    徐文兵:一点到三点是小肠。

    梁冬:OK,好。

    徐文兵:那么分析的更仔细就是说你的魂魄在掌管这些事情,那么你长途旅行什么改变了?

    梁冬:位置……是身体改变了。

    徐文兵:你借助了一个能量。

    梁冬:对。

    徐文兵:把你的这个肉身推到了另外的一个……

    梁冬:时空。

    徐文兵:时空,谁没跟上?

    梁冬:那只能是魂魄喽。

    徐文兵:魂魄没跟上。

    梁冬:你是这样解释这个事儿的?

    徐文兵:诶,对。

    梁冬:不过,啊,当年呢,一英国人在写到他们去非洲的这个游记里面,说非洲的这个原始部落的人也是这样,走一段路他就的停一停,说得让它跟上。

    徐文兵:哈哈,这个……

    梁冬:不同的部落。

    徐文兵:我,我观察过,就是说人在高速飞行的时候是出神的。

    梁冬:什么意思?

    徐文兵:你比如说我们讲神气舍心嘛,它本来就好像你兜儿里揣个东西,你带着,就是说你快走了你得拉的它走,它如果没拉上呢?

    梁冬:就离心力嘛。

    徐文兵:就,就离在你后面儿,他会出神的,还有人不敢坐飞机。

    梁冬:对。

    徐文兵:不敢做飞机人也是什么——出神。所以这种这种东西你怎么解释它?它不是个物质,还有的……,我最近不是治一个幽闭症。

    梁冬:嗯!

    徐文兵:什么叫幽闭症啊?不敢呆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一呆着就觉得呼吸……,就喘不上气儿。这个人以前还做过飞行员,那开过飞机的人,你要是从这个理论上或者是情感上解释说:你这人这么胆小、这么害怕——解释不通。你跟他做心理咨询,你跟人讲怎么怎么安全,怎么怎么可靠——没有用。什么问题?神气没舍心。

    梁冬:就是没有把心作为宿舍。

    徐文兵:对啊,他的神就是在外面飘着呢。所以呢,你给他治疗,调整他的生理,让他那个神……导引他那个神归位。所以这个,他就觉得,唉!就没事了。我给他扎针时候他都得开门,那门不能关,甚至他边儿上必须躺一个人。我们诊室一般都是一个诊室躺一个人治疗,他必须得跟别人一屋,还得跟那个人说着话,否则他躺那儿他就觉得恐怖得要死,喘不上气来。所以叫神气没舍心。另外,这个又插一句就说这个导引,上次我们说这个“導”底下是个“寸”。

    梁冬:对。

    徐文兵:有的网友给留言了,说古体底下是个“手”。

    梁冬:嗯。

    徐文兵:啊,用手指给你正确的方向叫“導”。

    梁冬:这是对的。

    徐文兵:哦,所以感谢啊,感谢大家。

    梁冬:说到此处啊,所以呢,就是说刚才“黄帝曰:何者为神?岐伯曰:血气已和,荣卫已通,或者营卫已通,五藏已成,神气舍心,魂魄毕具,乃成为人。”换句话来说一个人呢,形成啊他是有阶段性的。

    徐文兵:嗯,唉!这个魂魄必具,啊,所以缺一个,缺两这就赶紧去修补,我们说这个修身,修身的意思就是说……,你开车这么多年你还需要修理一下,所以这个修身,非常重要。修身呢,是为我们,为我们的魂魄提供一个什么?安身立命之所。

    梁冬:嗯。

    徐文兵:我们现代人啊都带着一个破碎的身、破碎的心,在外面混,所以呢外面有个风吹草动,对自己的魂魄都有伤害,啊,所以都变得什么——失魂落魄,啊。

    梁冬:所以失眠呐,呃,抑郁呀,狂躁啊,诸如此类。

    徐文兵:抑郁的人啊,他为什么最后就……觉得生不如死,就觉得,就非要了结自己的生命?当你的神不在的时候,什么进来了?

    梁冬:鬼。

    徐文兵:就说,鸠占鹊巢。你自个儿的家被别人占了,他会就会指使你去做……引导你走向灭亡的另一条道儿,这也叫导引,但他指的是负面的那条道儿。

    梁冬:它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徐文兵:就说人啊,本来是一个……,这个生老病死,啊,生长壮老矣,他是个自然的过程,但是如果你在中间出了问题呢?那你就什么?启动了一个走向灭亡的那个程序。就是说趁早了结吧,你们这种人就该被淘汰。那么作为医生来讲,他是什么——医者父母心,就觉着他不应该,这么过早的就消亡掉,然后把他体内存在的那种阴寒的物质、阴寒的能量、和阴寒的那种……

    梁冬:意识。

    徐文兵:比意识还高,姑且称之为——鬼。

    梁冬:啊。

    徐文兵:把他去掉。然后呢,他那个神又回到本位上。神是伸张的,是主什么——阳气、阳光的,生气是通天的。那个东西,引的大家就归地。

    梁冬:嗯。

    徐文兵:啊,鬼者归也,就往下走。所以我们说,这个养生之道最高境界——是养神。

    梁冬:对。

    徐文兵:啊,但是现在人都是什么?耗神、伤神,啊,然后就是以这个伤自己的精血,啊,为乐。

    梁冬:这个事儿吧,讲到,呃,就是有一些朋友……有些有中医根基的朋友呢,会觉得说:诶,这个道理能够是一套系统的哈!但是呢,有些朋友呢,就会觉得这个是不是太玄了?所以您能不能站在一个,呃,另外一个语言体系,比如说,西方的或者是,现代的,所谓的现代的这种语言体系,来讲讲这个东西是怎么回事儿嘞?

    音乐……

    徐文兵:正常人,都有求生的欲望。

    梁冬:对。

    徐文兵:抑郁症到晚期都有自杀的欲望,而且就是整天脑子想就是我怎么去死。是……就是……,不是说死已经不成个问题,是怎么死的问题。那你说,促使他产生这种死的,就是“就想死”的这种念头背后是什么?

    梁冬:嗯。

    徐文兵:是不是,是一种能量?

    梁冬:对。

    徐文兵:能量背后又是什么?

    梁冬:意识嘛!

    徐文兵:就是我们说是个念头,念头哪来的?我们说只有阴寒的东西——物质,会产生一种阴寒的气。然后呢,这种阴寒的气,会让你产生一种阴寒恶毒的念头。有些抑郁症自杀是先杀自己的家人、亲人,然后再杀自己的。这种阴寒的东西哪来的?我们……我们不讲神鬼啊,我们就捯……往根儿上捯。

    梁冬:不讲答案,先讲问题嘛。

    徐文兵:对啊,哈哈。

    梁冬:先提问嘛。

    徐文兵:对吧。

    梁冬:对啊。

    徐文兵:怎么来的?人的……,我们说,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那人的这些想法,从哪?从天上掉下来的?

    梁冬:嗯。

    徐文兵:突然就,天上有一个人说话:你去死。他就去死。不是吧?自己产生的。那么自己怎么产生的?这东西哪儿来的?我觉得还得从肉身着手,解决人的精神、情感、情绪问题。

    梁冬:嗯。

    徐文兵:啊,这也是目前,我这个层次大夫,能够唯一入手的办法。

    梁冬:嗯。

    徐文兵:高层次大夫,直接就把你这种阴寒负面东西给你赶走,就完了。我们是先消灭他的根据地,然后切断他的营养——气血的供应,然后他就觉得……,我的病人很多就是什么?本来怀着这种特别阴寒、恶毒,啊,要死这种念头进来,诶!出去后心情就变了。怎么变了呢?中间发生什么了么?就我把他那阴寒的那个根据地和基础给他捣毁了。

    梁冬:这是怎么……,什么东西是他的根据地和基础呢?

    徐文兵:阴寒的痰,阴寒的淤血,阴寒的气,而且这些东西又聚到了人的心包和心的那些脏腑经络里面,就会让他产生这种念头。当人……一个人心寒了以后啊,那个神气就没法在那个心里面呆着了。

    梁冬:就是,老是特别沮丧。

    徐文兵:他脑子里面就充斥着一种念头。

    梁冬:逃离这里。

    徐文兵:不如归去!啊,所以就一死了之。啧!所以我看到现在人碰到这种病还在劝人家呢——往开了想,我说这整个就耽误事儿。劝有用么?因为他……

    梁冬:他早就知道,道理上他都明白。是吧?

    徐文兵:对,意识层面上都明白,你得怎么深入到人的内心,触动人家心神。啊,所以我现在治疗很多抑郁症开始这样,后来慢慢治的什么——开始吐痰。我有个病人,他说我怎么跟那个盘丝洞蜘蛛精一样——吐那么多痰。而且他说:痰哪来的?痰你自己长出来的呀!是吧,如果你不吐出来,让它凝结成形……

    梁冬:总会在某个地方出现。

    徐文兵:总会在某个地方出现。这种邪恶的信息舍心。然后通过这种治疗,又从梦里面走了,从此以后,再不记了,再不想了。所以这……,越治这种病呢越觉得……,啧!《黄帝内经》——伟大!神奇!

    梁冬:有一个很……很奇怪的这个个案,前两天啊,我站桩的时候呢,这个在心包经这个气走了时候,当天晚上呢,做的梦都是特别好笑的梦,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梦。

    徐文兵:嘿嘿,咯咯乐。

    梁冬:咯咯乐!

    徐文兵:对啊,心气足就喜么。

    梁冬:会这样么?

    徐文兵:对,心气太足了叫“喜笑不休”,心气虚则悲啊。心气虚了梦见的全是这种分离的梦,啊,跟人分离,然后丢钱包。还有特怪的就是抑郁到一定程度,他梦见死人。

    梁冬:就是过去的祖先么?比如说,家里爷爷奶奶啊。

    徐文兵:啊,不不不不,梦见跟他认识的死人,就是他认识的人,但是呢,梦里面……,知道他已经死了,但是又想不起来这人为什么又活了。而且有的人就梦见这个人要拉他走。

    梁冬:对,这是说明什么呢?

    徐文兵:然后他说我不走。

    梁冬:那说明什么呢?

    徐文兵:梦到的都是那种阴寒的,我们叫鬼。我最近就治一个就是让我扎完了上吐下泄去急诊室那个人,她最早失眠,就是她现在抑郁特别厉害,她最早失眠就是她的一个哥哥,突然变故去世了,她回去参加他的葬礼。她其实亲近谈不上很亲近,因为差十几岁么,但自从参加完他的葬礼以后呢,她就回来就睡不着,就到现在,就是抑郁得不行。后来她跟我说,就是我给她治的吐成那样,她就觉得好像从梦中醒来一样,睡了好几个好觉。她说我就梦见我哥哥来拉我,然后我就推他,我说我不去。后来我说好,你这病要好,所以这个事儿就了了。所以这种负面的信息和能量对一些,母的“基”不够,父的“楯”又不强的人来说,就容易出问题。所以特别小孩子啊,小孩子就是刚出生以后气比较弱的时候呢,我们经常说不要见生人。为什么要坐月子?过了百天才出来呢?就是很多人就是怕冲撞。

    梁冬:那这个保姆和这个月嫂,算是生人么?

    徐文兵:不算。

    梁冬:现在都问的是具体的细节问题了。

    徐文兵:你一定要挑健康的人。

    梁冬:啊,要长相干净整齐的是吧,这个月嫂很重要。

    徐文兵:感觉气,你现在不是站桩了么,你应该能感觉到谁的气好,谁的气不好。

    梁冬:诶,最近很有意思,就是有什么事发生之前,自己大概都有感觉。

    徐文兵:诶,所以这叫“血气已和,营卫已通,五脏已成,神气舍心,魂魄毕具,乃成为人”。

    梁冬:乃成为人。

    徐文兵:啊,我建议大家没事的时候叨咕叨咕这几句话。

    梁冬:对。

    徐文兵:对自个的心神不定、心神不安、心神不宁,心神不宁——什么叫宁啊?

    梁冬:回归嘛。

    徐文兵:回归。

    梁冬:宁国府嘛。

    徐文兵:诶,所以这个……这种情况下呢念念《黄帝内经》的这几句话,默默的给自己念一念,诶!挺好。安定人的心灵。

    梁冬:对,所以呢黄帝就又曰了说:“人之寿夭各不同,或天寿,或卒死,或病久,愿闻其道。”他就开始进一步问了。

    徐文兵:往深了问了,最早问的是根,这就是我们说的遗传的问题,啊,这里面要加一句呢,很多人得了病了,现在科学也是,一说都是遗传、基因。

    梁冬:啊,基因,呵呵,对对对。

    徐文兵:是吧,一说糖尿病,你有糖尿病基因;一说你有肥胖,你有肥胖基因。这就是那种浅薄的唯物主义者没招了,就从DNA上找原因,这就是……这些人就应该去上上哲学课。我有好多病人也问我:你看我这病是遗传病,你说这个我妈高血压,我爸高血压,我也高血压就是遗传,没招。这种人典型思维叫什么——有因必有果。

    梁冬:嗯。

    徐文兵:是吧,有基因,有遗传的可能性,你就会得这个病么?你要不给它提供条件呢?他也不会得,是不是?

    梁冬:对。

    徐文兵:他也不会得,是不是?所以说有了父亲的气和母亲的血做为根基,但是你是否能健康?噢,我妈长寿,我爸长寿,你就长寿吗?有因不见得有果。是吧?所以我们跟大家以前说过,这就黄帝问了,说我又发现:人活着,寿夭各不同。

    梁冬:各不同。

    徐文兵:夭——夭折的夭。我们说写天年那个天是一横杠,这夭是一撇。

    梁冬:对,平常没认真看啊。真的很有意思啊,为什么夭和天写的那么像呢?

    徐文兵:嗯,本来尽其天年,结果中间打了个折扣,一下就变成夭。这个夭呀,以前说小孩子死了叫夭折。其实我告诉你,寿和夭是反意词。寿我说了……

    梁冬:60岁。

    徐文兵:活过60一甲子,就过了一寿。活两个甲子叫尽其天年。你要没活过六十岁都算夭折。

    梁冬:噢!

    徐文兵:要是死在女人身上呢?

    梁冬:叫妄嘛。以前咱第一期讲过,是吧?

    徐文兵:那碰到妖精了。

    梁冬:噢!我以……,你不是说亡下边一个女吗?

    徐文兵:夭折的夭加个女字边——妖精。

    梁冬:妖精。

    徐文兵:是吧?碰见妖了。其实这就是说以酒为浆,以妄为常。你爹妈的,给你的精血都很足。

    梁冬:瞎折腾。

    徐文兵:瞎折腾。这叫导致人的寿夭各不同。所以黄帝问:我发现人有的活的长,有的活的短。《上古天真论》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呢?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啊,今时之人年半百而动作皆衰者,何也?

    梁冬:何也?

    徐文兵:这儿又问了,人之寿夭各不同。或夭折或猝死。

    梁冬:猝死就是那种,没来头的,突然一下,哈?

    徐文兵:看着好好的。

    梁冬:对呀。

    徐文兵:一下就没了。

    梁冬:有两种,一种是自己突然那个。还有一种呢就是……就是外界的某些因素。

    徐文兵:那叫暴死。

    梁冬:噢,都是有内在原因的吧?

    徐文兵:外界那个就不好说了,那个更大,那原因更大。我们就说这个人自己为什么会猝死?现在猝死人太多了。

    梁冬:就系统突然性崩塌嘛。

    徐文兵:啊,我们现在猝死就是说,现在说心脏病,或者脑血管病,一下就没了。其实没有偶然。

    梁冬:没有突然。对。

    徐文兵:只有必然。没有突然。只有这种慢慢的积累。你说有的人活的长,有的人活的短,有的人突然就没了,叫猝死。有的人尽管活的也挺长,但是什么?

    梁冬:病得很久。

    徐文兵:呵……一直是个病秧子。

    梁冬:对,或者有些人病的很久,但总是没死,他也能拖着。

    徐文兵:诶,你看啊,那天我是跟那个北京财经频道潮东,我们一块做节目聊天嘛,他问我一个问题,他说徐大夫你说这人?健康人是不就长寿?我说可不是。

    梁冬:对。

    徐文兵:健康的人不见得长寿。

    梁冬:对!

    徐文兵:是吧?

    梁冬:长寿的人也不见得健康。

    徐文兵:诶,长寿的人不见得健康。这就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事情。很多很健、很康的人,突然暴死。就说很健很康的人,汽油也足,管道也通……通畅,然后他哗一下燃烧。有人就愿意灿烂的活一下,这是他追求的价值观,所以他也会早死。所以有些人尽管活的很长,但是病久。这里面底什么原因呢?他叫愿闻其道。道呀!

    梁冬:为什么呢?他这个道道是哪儿呢?

    徐文兵:嗯,愿闻其道。

    梁冬:“岐伯曰:五脏坚固,血脉和调,肌肉解利,皮肤致密,营卫之行,不失其常。”啊,很长这句话,慢慢来吧,一句一句来。

    徐文兵:嗯,愿闻其道。

    梁冬:愿闻其道。

    徐文兵:我们在讲《上古天真论》的时候,岐伯就说过:“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是吧?知“道”,“道”是什么?

    梁冬:对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啊,徐老师,就是我们已经讲这个《黄帝内经》讲这么长时间了,我们发现说实际上有些问题我们没有真正的深入进去。比如说神和道这些东西。什么是道?

    徐文兵:什么是道?

    梁冬:那什么是道呢?这个事情,就是说,我们都知道黄老之术呀。《黄帝内经》和老子呢,似乎一直以来就是一个系统的。

    徐文兵:你讲的是黄老之术。

    梁冬:对!黄老黄老吗!起码是,或者是还有黄老之道。

    徐文兵:诶!道是最高境界。

    梁冬:好了,感谢大家收听今天的国学堂之中医太美。感谢徐老师。

    徐文兵:再见!谢谢!



    返回列表页 百拇医药网 杜义华 20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