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堂20091024 梁冬对话徐文兵 第二讲


  下载 国学堂 20091024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4异法方宜论篇第二讲.mp3

  下载 国学堂 20091024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4异法方宜论篇第二讲.lrc

    国学堂—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异法方宜论篇第十二》第02讲文字版

    主讲:徐文兵 主持:梁 冬

    播出时间 2009-10-24 23:00—24:00

    经文:西方者,金玉之域,沙石之处,天地之所收引也。其民陵居而多风,水土刚强,其民不衣而褐荐,其民华食而脂肥,故邪不能伤其形体,其病生于内,其治宜毒药。故毒药者亦从西方来。

    北方者,天地所闭藏之域也。其地高陵居,风寒冰冽,其民乐野处而乳食,

    参与整理:冷冷清清、佩之、拈花一笑、晓杰、yhlj、树没叶、若竹、慧从卢溪、天机锁、草木有情、蓝色天空、花菜、猪光宝器

    梁冬:是的,大家好吗?欢迎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从上一周开始呢,我们已经开始进入了一篇新的《素问?异法方宜论篇第十二》,依然,请到的是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徐老师你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冬:对,在上一周的时候呢,我们讲到了,这个为什么同样一个病,诶,治不同的人都不一样呢?岐伯说:因为地势不一样。然后我们讲到东方,就是说在中国,当时的中国。

    徐文兵:中原。

    梁冬:中原地区以东的地方,那些人他们的饮食啊~啊,等等不一样,导致了他们得的病呢也不太一样。今天我们要进入第二段,从西方来的人,西方……

    徐文兵:我们先补充一个啊,有的观众提问。就说了,上次我们讲到了姓氏的“氏”。

    梁冬:对。

    徐文兵:啊~就是说,“氏”到底确切是什么意思?“氏”就是说“何方人氏?”,“你从哪来?”。

    梁冬:对。

    徐文兵:但是“氏”呢还有另外两个意思呢,就是职业。

    梁冬:哦,对。

    徐文兵:“燧人氏”。

    梁冬:对,钻火的人。

    徐文兵:“神农氏”。

    梁冬:对,种庄稼的人。

    徐文兵:哎~对呀!黄帝你知道叫什么氏?

    梁冬:什么什么熊?

    徐文兵:“有熊氏”!

    梁冬:“有熊氏”,我一直,我以前就不明白什么叫“有熊氏”啊?

    徐文兵:你看啊!最早,我们的祖先叫“伏羲氏”。

    梁冬:对。

    徐文兵:“伏羲”什么意思?

    梁冬:“伏羲”不是一个人,对吧!

    徐文兵:嘿嘿~

    梁冬:“伏羲氏”他是一群人。

    徐文兵:一群人他是干吗的?它是个职业。

    梁冬:是干吗的?

    徐文兵:狩猎的!降服那些牲口,就把野兽啪啪啪,干掉,最早我们叫狩猎。

    梁冬:哦。

    徐文兵:到黄帝叫“有熊氏”,什么意思?畜牧,把野兽家养。

    梁冬:哦~~

    徐文兵:就把这些野兽驯化了,为自己所用。所以黄帝跟蚩尤打仗的时候,动用的是特种部队。老虎、大象、豹子,去跟蚩尤打。

    梁冬:对啊,你看《封神演义》里面讲的东西,都是玩那个,是吧!

    徐文兵:什么叫“有熊氏”,就是说他已经懂得从……,原来就是到野地里啪~打一个吃一个。到了慢慢什么?把这些拿回家去驯养。

    梁冬:把~把野鸡变成家鸡。

    徐文兵:对,把野猪变成家猪。

    梁冬:哦~~~

    徐文兵:家猪叫豚,野猪叫猪。

    梁冬:对对对。

    徐文兵:最早驯化的就是羊。

    梁冬:羊是什么……

    徐文兵:羊是最温顺的,野羊啊,你到现在,到西藏有藏羚羊啊,到山上有那种黄羊啊,都是野羊。

    梁冬:对。

    徐文兵:慢慢我们把它驯养成家羊,随取……随时取随时用。这叫“有熊氏”,你看他这个过程。所以这种职业。黄帝还有一个“氏”,“轩辕氏”。

    梁冬:对。

    徐文兵:“轩辕氏”什么意思?

    梁冬:赶车的。

    徐文兵:造车,驾车的。所以黄帝造指南车么。

    (黄帝姓公孙,生于轩辕之丘,故称为轩辕氏。建国于有熊,亦称为有熊氏。)

    梁冬:对。

    徐文兵:是吧,这也是代表他的职业。所以“氏”的另外一个含义就是你从事什么职业。

    梁冬:什么家族。

    徐文兵:哎,什么家族。你看我们现在说北京“风筝哈”、“馄饨侯”、“爆肚王”什么意思?

    梁冬:做风筝的这一群人。

    徐文兵:职业,我姓什么?

    梁冬:“哈”。

    徐文兵:所以“风筝哈”什么意思?前面是氏,后面是姓。“馄饨侯”——我是做馄饨的我姓侯。我的姓是侯,我的氏什么呀?哈哈~

    梁冬:西方人不都这样么!是吧。

    徐文兵:呵呵呵,这是“氏”。还有你比如说你叫我——徐大夫。

    梁冬:对,大夫徐。

    徐文兵:不对,徐是我的姓,大夫是我的职业。

    梁冬:对。

    徐文兵:这就是什么?姓氏!

    梁冬:对对对。

    徐文兵:哎,我们都这么用,但我们都不知道。还有后面根据这个职业再进一步的细化。就是什么?职位,毛主席——毛是他的姓,主席是什么?

    梁冬:氏。

    徐文兵:是他的“氏”,是吧。毛主席以后,后面有华主席,啊,有江主席,现在胡主席,这都是……。我们一说“主席”,你叫谁呢?我们主席有一大串儿。

    梁冬:对,工会主席也是主席。

    徐文兵:你叫的是我的氏。比如我们现在叫“王局”、“李队”、“张处”,什么意思?你在叫我的姓氏。前面是张,后面我(是)处,我是处长,这叫姓氏。这就是细化了,我们就把这个氏呢给大家彻底交代清楚了。所以说,氏,一个是从哪儿来的,第二你从事什么职业,第三你是什么职位。所以一说氏,他绝对不是一个人。

    梁冬:所以就是简单的一个字里面哈,包含了很多很多的信息。

    徐文兵:他是一群人,所以说“神农氏尝百草,一日遇七十毒,得茶而解”,绝对不是神农一个人在那儿尝,是神农氏,而且这个氏可能延续好几代。啊,这就是我们把这个氏交代清楚了。古代还有个特点,就是什么?人杰地灵!一个人出名了,他会带着他整个的家乡出名。

    梁冬:是。

    徐文兵:所以很多人是,一说这个人,牛!叫他名儿就叫什么,称他的姓,再加上他出生的那个地。叫什么?袁世凯,当了大总统,他的功过是非我们不评价,我们后人管他叫什么?袁项城,他是河南项城人。李鸿章,哪儿人?徽军嘛,李安徽!一下把他的姓和他的出生地都联系起来。这是我们古人……就是……

    梁冬:当地的形象代言人。

    徐文兵:哎~对对对,当地形象代言人,梁冬出名了,梁冬哪儿人?

    梁冬:梁新兴县,广东省新兴县人,梁新兴。

    徐文兵:孙中山...

    梁冬:对哦,中山县嘛,对吧。

    徐文兵:它原来肯定不叫中山县,原来肯定有个什么名。这个人出名以后,把他的名字,换成了他的当地的那个名字。我们现在还有志丹县嘛,还有左权县,刘志丹的故乡,左权牺牲的那个地方。这就是人杰地灵,因为人出名了,把他这个当地就带动起来了。

    梁冬:对,张治中路。

    徐文兵:对啊,对啊,佟麟阁!这都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个传承,就是说地域对人的影响。上次我们说到了湘,就是湖南,湘军,无湘不成军。你知道湘西剿匪死了多少人吗?

    梁冬:多少人?

    徐文兵:就是解放战争,渡江战役以后,摧枯拉朽,势如破竹。基本上~你看《开国大业》毛主席说,淮海战役结束了,从此就是中国没有大的战事了。就是国民党正规军已经不在话下了。但是到哪儿受到磕绊了?

    梁冬:就是湘西啊?

    徐文兵:到了湘西剿匪,哦哟,费大劲了。这个湘西,那个,你看沈从文写的他那个故乡啊~沈从文的老家湘西,就现在我们旅游胜地啊,凤凰这一带,你说十大元帅谁从湘西出来的?贺龙。

    梁冬:哦,能打!

    徐文兵:能打。当年打~湘西剿匪,四野嘛,四十七军在那儿打的。哎哟,真费了劲,神出鬼没,他对当地那种地域又熟悉,再加上当地民风彪悍。

    梁冬:湘人是彪悍。

    徐文兵:你说当地人,就是这方水土养出来的这帮人,多厉害!

    梁冬:民风彪悍,就是说他的能量是有多么强。

    徐文兵:这些能量强,一个是跟他的饮食、地势,影响那个……我们但是十万大山,在那儿~在那儿剿匪,那么山形地势对人的影响有多厉害,是吧,你说一马平川一个平原,你想当土匪都难,除非你挖地道。

    梁冬:都做风流才子佳人,谈谈情说说爱。

    徐文兵:这就是地势对人的影响。

    (广告+片花)

    徐文兵:上期呢我们讲到了东方,东方呢主要说靠近海边鱼盐之地对它的影响更大。

    梁冬:对。

    徐文兵:就说到鱼盐之地呢,就说,一个民族或者一个文明的诞生,首先离不开水,就是淡水,我们说到了自己有母亲河,第二个很重要的原因离不开盐。

    梁冬:是。

    徐文兵:我们中华民族文明诞生呢一个是四川那个地方,四川那地方出井盐,梁冬:自贡吗。

    徐文兵:诶,自贡井盐,用那盐腌出的这种腊肉、咸菜那绝对特别好吃。

    梁冬:嗯。

    徐文兵:另外一个文明诞生,就是靠海,不缺盐。

    梁冬:没有盐就没有肾气,提不起肾气,徐文兵:提不起来,你说没盐吃了话,这人就浑身就是软的,脑子都动不起来。

    梁冬:对,肾主脑髓。

    徐文兵:肾精啊,肾气都不足,但是呢盐吃多了,现在人都知道,盐吃多了血压会高,会得高血压,盐吃多了就血脉凝气,就血液会粘稠,你想放的盐水,盐水过多了以后呢,它就溶解在液体里边,液体里边就容易出现这种发稠,所以这种盐吃多了以后呢,会让自己产生体表热中,啊,体内产生热,发到体表上呢就产生长这种疮啊,痈啊,疥子啊,这些东西,所以大家平时的饮食,我们不住在海边,但是我们老去赶这个时髦,啊,吃这些东西的话很容易会落病。要注意饮食!

    梁冬:所以呢,稍微补充一下,上一次呢讲到的东方。

    徐文兵:啊,今天呢我们讲讲西方。

    梁东:“西方者金玉之域,沙石之处,天地之所收引也。”

    徐文兵:嗯,“金石之域”,西方呢它按五行的归类来讲,属金。

    梁冬:对。

    徐文兵:金是包括我们现在说的些,这些金、石、玉这些东西都属金,金呢主肃杀,它就不是个生的地方,所以在中原地区往西一般都是戈壁啊、沙漠这些地方,草木不生的地方,这些地方呢就不像我们处在东方,插根棍子能长出个树来,啊出产就那么丰富,所以它的特点是这样,而且我们所处的西方呢中国的西方就是西高东低,啊,为什么说滚滚长江东流水,是因为地势使然也。西,西边偏高东边偏低,所以呢都是什么呢,水往东边流。

    梁冬:正是因为如此呢,所以那个地方也产玉石。是吧?

    徐文兵:哎,产玉石,矿产特别丰富,这就是它的特点。

    梁冬:“金石之玉、沙石之处。”

    徐文兵:所以中国的很多青铜器的冶炼,玉石的出产,追到根上都从西方~西方我们说是王母娘娘住的地方,啊,是昆仑,昆仑丘嘛。也是一个文明的诞生地,它有它的特点。

    梁冬:对,“天地之所收引也”,就是说天地是在那里收引的吗?

    徐文兵:天地收引也就是说日头从东方升起来,从西方降下去,降下去的特点就是我们说秋天是主什么?

    梁冬:肃杀。

    徐文兵:肃杀,收藏,收敛,啊,“秋三月此谓容平”。

    梁冬:对。

    徐文兵:“天气以急,地气以明”。这时候呢人应该慢慢的要收敛,到那个地方呢,人呢在东方的皮肤是什么?是疏理,开放!你想想到了西方你再这么开放,整天接收一些肃杀之气,你肯定长命不了。下面呢,它就会讲你怎么去在那儿生活。

    梁冬:嗯,所以呢就说那些木格的人哈,跑到西边去,有的时候能落下病来。对吧?

    徐文兵:就是挨(卒瓦)cei呢。

    梁冬:“天地之所收引也,其名陵居而多风,水土刚强。”

    徐文兵:嗯,陵居啊,那个东方人安其处,安其处就是说不会为自己的这个居处而发愁,为什么?东方是草木丰茂,随便砍个树搭个房子一住,你到~咱不说现在,就说东北,很多那木头盖的房子多的是,啊,就不会为这发愁,可是到西方没木头咱怎么住啊,怎么住啊?

    梁冬:陵居而处。

    徐文兵:陵居,就是在山岭里面掏个窑洞,这很简单。大家都对延安——好多电影都说延安,延安人住什么房子?

    梁冬:嗯,窑洞。

    徐文兵:就是在丘陵山陵上,黄土嘛。

    梁冬:挖坑。

    徐文兵:挖个洞穴。

    梁冬:那个地方也好,它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嘛。好的窑洞是什么?冬暖夏凉。因为它厚,啊,但是这个陵居呢,一定要是向阳的。你看毛主席写《论持久战》,坐在窗边写,那儿的窗都是纸糊的,都是向阳的。

    梁冬:“陵居而多风,水土刚强。”

    徐文兵:这个多风是指我们刮的风都是什么?西北风,在中国这个从入秋入冬以后呢,都是什么,东风压倒西风,西风压倒东风。在北京的人们都把住在西北叫什么?上风上水。

    梁冬:上风上水上海淀,哈哈哈。

    徐文兵:呵呵。

    梁冬:路旁广告都这么写嘛。

    徐文兵:什么意思呢,就说这个水往低处流,所谓上水就是水的源头,在以前,北京的水不好喝。为什么不好喝呢,就是北京的水碱比较大,拿北京的水泡茶,绝对泡不出好茶来,所以皇帝呀,皇上喝的水,都不喝北京本地那个井里面打出的水。北京有王府井,是吧,王府井就有两口井,一个就是甜,一个就是那种碱水井,没法入嘴的。北京呢又是作为国都,吸引了各方举子来考试,中进士呀,然后在北京就当官,而且这些进士里面很多都是江南的进士,江南人又有个习惯爱喝茶,又喝的是绿茶。当他们把江南的绿茶带到北京这个地方来喝的话,拿北京的水冲出的茶那就什么?不堪入口。所以北京,就是又要讲究这个喝茶,又为了好喝,怎么办?只好喝茉莉花茶。

    梁冬:哦,喝茉莉花茶。

    徐文兵:只好用那个茉莉花那个香气,去把水碱的那个气压掉。

    梁冬:对。

    徐文兵:因为茉莉花的茶的底子还是绿茶,就是不发酵茶,只好就像一个什么?长的不怎么样的女人通过浓妆艳抹、喷香水来……

    梁冬:来掩盖。

    徐文兵:让自己掩盖一下。所以这些西方的地方呢也有这么一个特点,它是西北风。我们说的是上水嘛,刚才说的是上水。现在就是北京改成自来水了,就从密云,密云水库。密云水库很高啊,海拔很高的,密云水库如果决了堤,破溃以后那冲下来的水能把北京给淹了。所以用这个水来作为京密引水渠引到自来水厂,做成自来水,北京现在这个水才好喝。

    梁冬:那不是说在西北方的水它都是硬的吗?比较?

    徐文兵:所以刚才就是说,就说到了西北方这个水,西北方的水都偏硬,而且水碱特别大,水土比较硬。

    梁冬:对,所以水土刚强嘛,刚才这么说的。

    徐文兵:真正能泡出茶性的那个水必须是什么?软水,就是能把那个茶气茶香泡出来,如果水土刚强的话正好——茶是木之精啊,你西北又是金石之地,正好又把茶气给杀掉了。

    梁冬:摧枯拉朽。

    徐文兵:摧枯拉朽,就不好喝了。

    梁冬:所以,是不是在这个地方人们比较容易得什么结石呀?

    徐文兵:对,好多病,好多病就跟它就相关的就来了,至于说它多风,多的这个风呢,就是我们说的那个西北风。西北风,你说住北京上风上水,风啊从西北刮过来,啊,北京如果空气污染厉害了话呢,它把那个风,那些污染的风全刮到那个东面和南面,所以住在北京的东南面呢就是相对空气清新度就差一点。

    梁冬:西北方的人民先把空气先污染一遍,再给你们,是吧?

    徐文兵:所以,这个西边这个风呢它是一个西风,西风呢肃杀凛冽,啊,容易伤人,不像我们说这个春风啊、东风啊拂面那种温暖有生机,可是它带一种杀气的,所以在这儿生活不容易。

    梁冬:是的。

    徐文兵:嗯。

    梁冬:好,稍事休息下,马上继续回来。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啊,学习《素问?异法方宜论篇》的第十二。讲到西方,刚才说到那个西边儿这个水土刚强,水也比较硬,土也比较硬。“其民不衣而褐荐”,推荐的“荐”。

    徐文兵:是这样。我们刚才说这个经文上有个水土刚强。一个是水刚强,一个是土刚强。所谓土刚强,就是说它那个土地是非常薄,非常贫瘠。就是含的那种腐质啊,就是那种有营养的成分不多。不像我们东北黑土地一攥能攥出那种油来。

    梁冬:挤出油呵。

    徐文兵:所以它土薄,不容易培养出一些好的植物。有的地方干脆就是什么?寸草不生。沙漠、戈壁,沙漠是沙子,戈壁全是石头。这真是应了那句话叫“金石之域”。所以它土呢是比较刚强。刚强地方呢就不容易培养出这种柔弱的东西。另外就是水刚强。水的矿物质含量、水碱都比较大。这种地方你煮水吧,就是茶壶里面结那个水碱、水垢啊特别多。

    梁冬:特别重。

    徐文兵:特别重。

    梁冬:一壶水煮出来你都能看得见,底下厚厚的一层。

    徐文兵:厚厚的一层。就是很多人宣传说我们现在矿泉水里面含有多少矿物质。我心说呢,矿物质含多就好吗,谁告诉你的?

    梁冬:对呵。

    徐文兵:水太刚强了也不好。

    梁冬:对,人也变得刚强一点,是吧。“其民陵居而多风,水土刚强,其民不衣而褐荐”,这个什么意思?不衣而褐荐,“褐”呢,好像指的就是粗麻的衣服,对不对?

    徐文兵:这些地方的人,因为它多风而且这个对人伤害比较大,他们的衣着就是跟我们内地中原或者东方的人不一样。中原人或者南方、东方人他可以穿丝、穿绸,穿那些轻薄的东西。这些什么都穿那些粗枝大叶,粗毛啊,粗麻织成的那种衣服。你在那儿去穿那种细软,你纯粹就是在找病。这个褐是这样,就是古代有句话叫:“披褐怀金玉”。就是说你别看我穿的是麻袋片,但是我怀里边儿有宝贝,就是古代的一个说法。相对他说法就是什么“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披褐就是穿得是那种非常粗的衣服,粗布、粗麻,干脆有的时候就穿个羊皮坎肩。

    梁冬:基本上就是波西米亚风格。

    徐文兵:呵,波西米亚风格。对,没错。

    梁冬:不衣而褐荐,其民华食而脂肥,但是吃得很厚,他的那个肉?

    徐文兵:这些地方呢为了抵御这种刚烈的西风,或者那种多风的天气,这些人的特点就是什么?皮下脂肪……

    梁冬:得厚。

    徐文兵:特别厚,脂肥。肥的本意啊——我们现在说减肥,减肥,好像就肥的意思就是脂肪多,肥的本意绝对不是脂肪多,是指人肉多、肉厚。北京以前卖那个驴肉嘛,吆喝这么吆喝:驴肉,肥~~~。你说那个驴整天就是干脚力活,那有什么油啊,它是肉,肉多叫肥,肉少叫瘠,就我讲那个贫瘠的“瘠”。鲁迅写《狂人日记》说那狂人,医生来给他看病,狂人就想,这家伙是个屠夫,要杀我,杀我之前先来揣揣我的肥瘠。就是看看我那肉多那肉少。这是个被迫害妄想的一个症状。所以这个脂肥就是皮下的脂肪很厚,这样他才能抵御什么?

    梁冬:风寒。

    徐文兵:西方的那种凛冽的那个肃杀的那个风,这是当地人的特点。

    梁冬:那我们现在所说的这个人肥其实什么?是指脂太多。

    徐文兵:现在我们说这人肥,说这人油太多,就说皮下脂肪。而且这个脂和肪啊,相当于什么?比较凝固的。我们说肤如凝脂。现在人说这个人肥呢是指那些囊肉,软囊囊的那些东西,挺个大肚子。这个状态古代人叫腴。

    梁冬:哪个“yù”?

    徐文兵:肉字边儿,一个那个叟,就是老头儿那个叟。

    梁冬:童叟无欺。

    徐文兵:哎,就是膏腴、丰腴。那个腴是现在我们说的那个肥。现在人说肥胖都是指油太多。

    梁冬:所以这个当地人呢为了抵抗呢就是吃得比较厚,那个肉。“其民华食而脂肥,故邪不能伤其形体”。

    徐文兵:诶。

    梁冬:虚邪贼风嘛。

    徐文兵:就是我们处在这种这个西方这种风大、沙土多、沙尘暴的地方全靠我们什么?

    梁冬:全靠底子厚。

    徐文兵:哎,底子厚。保护力强,才能在那儿适宜生存。

    梁冬:所以你说要是一个西方的人突然去了东方,他得多难受啊,他都发不出来。

    徐文兵:诶,他真是。

    梁冬:是吧?

    徐文兵:对,没错。

    梁冬:故邪不能伤其形体,其病生于内,其治宜毒药,啊。

    徐文兵:对了,这些人不会得疮瘍病,因为他自我保护得非常好,另外他这个华食,所谓的华食就是说他吃的东西品种比较杂、比较多,华嘛!花叉着来,华是花开的那个样子。

    梁冬:华尔兹。

    徐文兵:呵呵!华尔兹,他不像东方人就吃鱼盐,你吃任何东西,吃一门东西偏了,他总会造成你五脏六腑的失衡,这些地方的人是华食,而脂肥,他容易得的病是什么?是肠胃出现疾病,他不是体表出现毛病。所以治疗这些人肠胃,也就是我们讲的六腑,得的病呢,东方人是用砭石嘛,所以砭石,我们现在刮痧也叫砭石,古代人用的那种利器,就是小针刀啊,或者是,我讲过就是说,想破脓把一个碗,瓷碗一(卒瓦)ceì,就用瓷碗那锋利的边,咵一下划破,这都叫砭石。他既然病不在表,在收引,在自己的肠胃里面,那我们用的治疗的方法,就不是外治法,是内治法,这个内治法是服药,服药他说了个毒药。我们来讲讲这个毒药,毒什么意思?

    梁冬:其实我觉得毒可能就是指不平和,不中和,偏的。

    徐文兵:哎!就是偏性,我们说这个东西有毒,是指它是个偏性,但是呢,毒的真正含意呢,是凝聚起来的那种力量,凝聚起来啊,我们就这个人眼毒,这个眼很毒,什么意思?

    梁冬:他一眼能够看到……

    徐文兵:哎,就好像那个眼神凝聚起了一眼能把人看透了,看穿了。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你得集中起来,如果一个人,神是散的,看东西眼还是花的,你说这人眼毒,不大可能。我们还说这人手毒。

    梁冬:手毒就是暗劲儿很重,是吧?(*此处“暗劲”与“按劲”大家有异议)

    徐文兵:就说手上那个劲儿,能凝聚到一点,哎呀,你手这么毒,下手这么狠毒,狠是狠,毒是毒,所以古代这个毒的意思是凝聚起来的那个能量。

    梁冬:压强比较大!

    徐文兵:呵呵!压强比较大。凝聚起来那叫毒。那么我们所谓的以毒攻毒就是什么呀,用另外一种跟它相反的凝聚起来的能量,去中和另外一种性质凝聚起来的能量。这叫以毒攻毒。你已经体内有一种凝聚起来的能量,我用另外一种能量去平衡它,叫以毒攻毒。还有一个办法,我们叫解毒。什么叫解毒?

    梁冬:是把它化开是不是?

    徐文兵:什么叫解?什么叫释?

    梁冬:对呀!

    徐文兵:我们经常说解释,你解释一下,请你解释一下什么叫解,什么叫释。

    梁冬:疯掉了!哈哈!

    徐文兵:呵呵!

    梁冬:是不是解呢,有点像物理的感觉,一个扣一个扣的打开。释呢有点那个……冰释前嫌,用那个温度把他化开。

    徐文兵:哎!你看!靠谱了靠谱了,其实我们都有这个慧根,就是大家没往这儿想,解和释不一样。

    梁冬:对!

    徐文兵:庖丁解牛!你要写成庖丁释牛就不对!从这儿来看解和释有什么区别?

    梁冬:解是物理手法,释是化学手法。

    徐文兵:不对,有点接近,但是不大对。

    梁冬:那到底这个解释是如何解释的呢?稍事休息一下,马上回来!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依然是有请厚朴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呢和我们解释一下“解释”,呵呵……

    徐文兵:解和释的区别,我碰到每个问题我就有时候想,有时候想通了,特特特高兴。有时候想不通……

    梁冬:闻道则喜嘛。

    徐文兵:啊,接着再想,“庖丁解牛”,你看那个“解”,它用了个“角”,上边还有个“刀”,是吧?这个“解”是什么?从内部瓦解。人牛是长成那个样了,你从内部给它剔开,筋是筋,肉是肉,骨是骨,给它分开。从内部给它瓦解掉。这叫“解”,那个“释”是什么?

    梁冬:哦明白了,从外部。

    徐文兵:我拿绳子给你捆住了,那不叫解开,那叫释开。所以,那个,大家读《黄帝内经》,我们现在选的这部《黄帝内经》的这个版本是唐朝太医令——王冰编辑的。隋朝呢,还有个叫杨上善编的是另外一本,叫《黄帝内经?太素》是另外一个版本。王冰在写这个《黄帝内经》版本序言的时候。他第一句话叫:“夫释缚脱艰,全真导气,拯黎元于仁寿”,就是这么几句话,他第一句话叫“释缚脱艰”什么叫“释缚”啊?

    *(王冰,号启玄子,约生于公元710年,卒于公元804年,曾任唐代太仆令。王冰年轻时笃好养生之术,留心医学,潜心研究《素问》达12年之久。经过分门别类、迁移补缺、阐明奥义、删繁存要以及前后调整篇卷等整理研究工作,他著成《补注黄帝内经素问》24卷,81篇,为整理保存古医籍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梁冬:那个缚啊?

    徐文兵:就捆绑,束缚的缚。

    梁冬:哦,束缚啊。

    徐文兵:就是什么?把外在强加给你束缚心性的那种东西给你解脱开,叫“释”,从内部给它分开叫“解”,另外那个释呢就是你刚才说有个稀释的意思。它本来是凝聚起来那个毒吧,我把你散开了,它不就没毒了吗?它就不具有那就是好钢用在刀刃上那种伤人的可能性吗?你看警察驱赶那些闹事儿的,闹事儿都是人聚起来的。

    梁冬:对,拿高压水龙……

    徐文兵:呵,这是外国的,我们中国人警察去了,散了啊,散了啊。

    梁冬:呵呵,对,对,对。

    徐文兵:这叫“释”,或者叫“解”。你说他把内部~把这些人被煽动起来,聚在一起。

    梁冬:应该喊解了,解了。

    徐文兵:解了解了,或者散了散了啊,他一散了~人倒一散了以后它就不具有任何这个攻击性和伤害性了,但是这些东西要聚在一起呢就会有可能形成毒。所以,这个毒药,我们经常说解毒,我经常说有的是从内部给它瓦解掉,这叫“解”。啊,你从外部呢,把它呢个给它松绑或者把它浓度给它降低了,这叫“释”毒。

    梁冬:那大解,小解的意思?

    徐文兵:大解,小解是这样的,也是用错词了。就是当年吧,明朝搞了个大移民,就把好多山西呀,山西这个地方啊,他是躲在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不管外边的事,所以山西一直是安定的,人口繁衍得很好,可其他地方战乱频仍,就人口稀少。所以明朝就迁移,就强迫这帮人,山西人就往其它地方迁,迁怎么办——就捆上你,捆上你的手,就拴根长绳子,就强迫你走,途中你要去大小便怎么办?

    梁冬:要解手。

    徐文兵:解手,求求您把我手给我解开我去撒尿,你是大解还是小解?

    梁冬:小解呢脱一只手出来行了。

    徐文兵:小解呢就松一下就行了,大解就松~这叫解手。其实按我刚才讲,解手应该叫释手,哎,就把外在束缚给他分开了,让他去自由一些。所以治疗西方人,这些皮糙肉厚的人,我们说了嘛,脂肥嘛。

    梁冬:对,对,对。

    徐文兵:这些人就皮糙肉厚,人家穿的那个衣服都那样。

    梁冬:衣服都是麻的。

    徐文兵:你也跟人家那样,你是皮薄肉也薄,你去了容易就伤风。治疗这些人呢,用的药,他病在肠胃,用的就是口服的这些毒和药。

    梁冬:对。所以所谓的毒药啊,是以毒攻毒的,所有的要都是不平的,否则它怎么做药呢?

    徐文兵:对,它没有偏性,它不具备偏性的话也无法纠正你出现的偏性,噢,来一个人就和事佬哼,啥也不管?中药里边有个和事佬叫“甘草”,“甘草”就是,呃,那个药好像都能出现,啊,就是一个百搭,但是真正“甘草”你就能治病吗?有些病它也治不了。真正治病的就像这些大黄啊、附子啊这些鲜明的个性的具有毒性的药。附子有毒,是吧?大黄也有毒,细辛也有毒,但是呢,我们正是——一个善用药的人就像一个善用兵的将军一样,我知道你的特点,我就是要给你一个发挥你的特点的机会。但这些人,怎么说这些药到了和平时期……

    梁冬:很危险。

    徐文兵:那就把你关起来了,你看我们好多人,战争结束了,啊,“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就是调换自己的角色,没仗可打了,这些生性好战分子你就得给他一个好的管束,不然的话这些人就会闹事儿。就跟那巴顿将军一样,巴顿将军后来为什么被免职了?艾森豪威尔一看我们到和平时期了你这个好战分子还那么想打;还那么想闹,干脆就给你免掉。就是把他的“毒性”给他消掉。

    梁冬:对对对对。好,所以呢,“其病生于内,其治宜毒药。故毒药者亦从西方来。”

    徐文兵:诶,就说我们真正的这些毒药,所谓的我们这个是要就有三分毒,这些中药的内服的这些学问和这套技术从西方过来的。

    梁冬:所以,欧阳锋还是大道。

    徐文兵:诶,有道理,有道理!

    梁冬:西邪嘛,是吧?

    徐文兵:东毒。诶,东邪西毒!

    梁冬:东邪西毒嘛!

    徐文兵:诶,你看“西毒”人从这儿来的。

    梁冬:噢~。

    徐文兵:不是吸毒那个“吸毒”啊。

    梁冬:对,西方的毒,是吧?

    徐文兵:西方的毒。

    梁冬:所以这个金庸老师还是很有文化的,是吧。

    徐文兵:相当有文化!

    梁冬:对对对。故从西方来,对于从西边儿来的人,就是他的~我有发现一个理解啊,就是他会在肚子里面有那么多病呢?也可能是因为外面的东西进不来呀,不会虚邪贼风;内里的毒啊也散不去,因为他那个肌肉比较厚嘛,对不对?所以都憋在肚子里面,全成内丹了,哈哈。

    徐文兵:呵呵呵呵……这个精气所结是丹,如果是病气所结,那就是瘤子。

    梁冬:对。

    徐文兵:那就结的是邪恶的东西,我看好多,好多人那个就是对中医的很多理解,他有一个就:阴阳不分;清浊不分。上期我们讲《金匮要略》说~诶,《金匮真言论》说这个“其臭腐”,说到了庄子说:“道在屎尿中”,结果有的人就把自己泡在粪池子里。

    梁冬:这有点过,是吧?

    徐文兵:这就是没理解,啊,没理解,但是呢又虔诚地要学道,然后就干出了此等荒唐之事,啊。这个,你刚才说这个结丹的事情呢,就是说如果我们这个下焦如果是功能正常的话,它会腐化生出来精气。如果功能不正常的话,它会腐败,产生浊气,你想我们身体里长出那些瘤子啊,那些癌症啊,它也有人供养的,谁供养的?它来源在哪儿?你就想到“大肠者传导之官,变化出焉”,好的变化从这儿出来;坏的变化也从这儿出来。所以这个西方的话呢,一定要注意两个问题:一个是肺的问题;一个是大肠的问题,啊。这西方是精气所生,这种强烈的风影响你的身体的话呢,一个是影响皮毛,再一个影响什么?鼻子,再一个影响肺,另外一个就是影响大肠,再加上这种水土的刚硬的问题,就会出现你刚才说的那中就是身体出现结石的问题。现在人都在就是水土柔弱的地方,人还不甘心,非要让水土变得刚强,干嘛呀?补钙。

    梁冬:噢,对。补钙其实就是水土刚强吗?

    徐文兵:就是,就是让我的水土变得刚强起来,大家就没考虑到一个问题,你说你补钙补哪儿了?你怎么能保证它不变成结石?不变成胆结石?不变成肾结石?啊。怎么能保证它不变成你的骨刺,不变成骨质增生?啊。这就是人为的给自己身体施加化肥造成的这种人为的疾患,所以我们想应对这种水土刚强,现在啊,就是在甘肃那边儿我知道有的地方首先很缺水,就当地搞的这种水窖,啊,水窖以后呢就是把那雨水存起来,然后提起来喝,但是提起来以后他一是要煎开,就是消毒,另外一个它里面要放点东西叫“澄(chéng)清”或者叫“澄(dèng)清”使水里面那些含有过量那种矿物质让它沉淀下来去喝。上面的这种清水,这样的话呢就会减少他病生于内的这种可能性,也就是减少了我们刚才使他使用那种毒药的几率,人老吃毒药,啊,吃~是药三分毒,使用再不妥当那就会闹出更大的毛病。

    梁冬:会不会有一个推演哈,刚才讲到由于他这个腠理比较紧凑哈,肌肤也比较厚所以呢外邪不能够进来内毒也散不出去,所以那种你看那个病怏怏的平常总是容易感冒的人他反而不容易得各种瘤啊,什么那种疮里面的各种问题呢?

    徐文兵:人啊,我前一段时间看一个病人就是,他是上树摘那个香椿的时候摔下来了,就是摔了个高位截瘫,高位截瘫以后呢家里条件又不好,老婆也离婚了,孩子也跟着走了,自个儿就靠兄弟姐妹照顾,他让人照顾吧他就有个于心不忍,这个他就尽量控制自己小便,不上厕所但这种老控制小便忍着小便不上就会在尿路那出现很多结石和感染。所以他从摔伤以后就出现一个问题,就是什么?就是尿路感染发烧,但是这一发烧呢,他又去到医院做抗菌素,输抗菌素,就消炎,就给他压下去,所以他不停的在尿一些脓液,但是他这个根就去不掉,然后他还不停地在发烧,然后一发烧再去压下去。所以他反复这四五年都是处于这种状态。后来呢,我给他治疗以后呢,我就是发现他肚子冰凉,下肢又不活动,老憋尿,给他用针用药以后他慢慢小肚子就热了,热了以后呢,他就发了一次大烧,但是他听我的嘱咐就没用这些所谓的消炎药,寒凉药,从那烧完以后他小便就清亮了,结果从给他治病以后我就得出个结论,我说人应该捍卫自己要发烧的这个权利。

    梁冬:对,就像人应该捍卫自己打嗝、放屁的权利一样。

    徐文兵:哈哈哈~~~对啊。

    梁冬:对吧,你有东西要排出来嘛。

    徐文兵:我们现在是把人的自我修复的一些过程中出现的症状啊当敌人一样的干掉,这就刚才上期节目我们说的那个子火和贼火的问题。

    梁冬:对。

    徐文兵:把我们身体本身的一种抗病的功能,出现的一种暂时的不舒服当成敌人一样的穷追猛打,如果把这些功能打压下去以后呢人又会得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病。

    梁冬:对。刚才呢我们讲到了西方,西方呢这个由于啊这个腠理比较紧密而且水土刚强,所以呢很多问题呢就留在肚子里面。所以呢在西方这边发展出了使用药来在肚子里面解决问题一套策略与方法,故毒药者亦从西方来。下面呢我们讲北方,“北方者,天地所闭藏之域也,其地高陵居,地高陵居呀,风寒冰洌”。

    徐文兵:我们说的这个北方呢,就是从中原往北,相当于现在的我们说的内蒙,梁冬:内蒙地区。

    徐文兵:嗯,内蒙地区,在汉朝呢就是汉武帝派这个霍去病就是打匈奴,直到打到哪儿?打到了现在相当于贝加尔湖这个地区,就是我们有漠南和漠北,就是把匈奴都给赶走了。所以我们的北方呢大概能延伸到这个地方。

    梁冬:我觉得那个时候还是很了不起的,汉朝人看来是比较勇猛的,你看南方人往北方打能打到北方去,你知道吧,自此之后哈,在中国历史上就你没有南方人把北方人给消灭掉的。没有的!很少!

    徐文兵:啊,明朝。

    梁冬:明朝?

    徐文兵:明朝把那个蒙古人又赶到那个大漠,也算北伐了,为什么定都最后定都在北京呢?也是为了震慑这个。所以中国我们说的北方呢大概就是指现在的这个我们中间正北这个地区。这些北方这个地区的特点是什么?北方的秋天是收,北方是闭藏,比那个秋天就收得更厉害。“水冰地坼,无扰乎阳”。

    梁冬:对,所以“天地所闭藏之域也,其地高陵居,风寒冰冽,其民乐野处而乳食”,喜欢在野外生存,吃各种牛羊肉。

    徐文兵:这就说到了就是当地游牧民族的一个生活特点,逐水草而居,他没有固定的居处,搭个帐篷,搭个蒙古包。他们吃的是什么?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这个牛奶,乳食。那么乳食是生活必不可少的饮品或者食品,包括它的衍生品奶皮子、奶酪这些,奶油。这些食品相关带来的是他生活的必需,但是呢也会诞生出一些相关的疾病。

    梁冬:对。所以呢喝牛奶过多的现在很多朋友,这个中原地区的朋友,也因为喝牛奶喝多了之后呢有各种问题。“脏寒生满病”。

    徐文兵:看看,看看!脏寒呐,是吧?我为什么说劝我们现在的很多这个身处内陆地区的这些人,为什么不要去喝牛奶?再想一想,为什么我们中国的畜牧业也很发达,为什么就没发展出在中原地区没发展出这个牛奶产业?

    梁冬:对!

    徐文兵:而是在内蒙,就是我们的北边这个有这种牛奶。就是因为在北方生活的人,就是高寒地区生活的人,他的肾精闭藏比较足,肾精所化出来的这些消化酶消化液也相对足,所以人家吃进去牛奶比我们就能化。可是我们到了南方或者是到了东方这些地方,肾精本来闭藏就不足,消化能力就是化解这个牛奶的能力本身就差,你再喝上牛奶,那纯粹就是闹病。尤其是中原地区的人再喝上奶,效果就更差。

    梁冬:嗯。只能在喝的时候撒点胡椒面儿。

    徐文兵:肉桂啊,荜茇啊,干姜啊,都得用。

    梁冬:所以在广东吃奶,大家叫姜撞奶。

    徐文兵:姜撞奶,哦撞奶!

    梁冬:对,他要把姜汁跟那个奶混到一起。

    徐文兵:啧,对啊,这都是生活总结出来的经验。

    梁冬:对。“脏寒而生满病”嘛,什么叫“满病”呢?

    徐文兵:先说脏寒吧。

    梁冬:对。

    徐文兵:脏。

    梁冬:内脏的脏。

    徐文兵:哎,内脏的脏,就是我们说的这个五脏六腑里边的那个五脏。

    梁冬:对。

    徐文兵:脏,本来是藏精气而不泄,它本身就是一种收敛闭塞的这么个状态。如果你摄入了过多的这种没有消好、化好的东西进去,会让这个脏的功能呢削弱。就是本来我是闭藏,但是你要藏得过厉害了,那也是一种病。

    梁冬:嗯。

    徐文兵:这种脏寒表现出来,首先,最让人讨厌的一个是什么?就是心脏寒。

    梁冬:心都凉了。

    徐文兵:哈哈,心寒了。我为什么说日本人得那种抑郁症自杀率那么高?原因是日本盲目地跟欧美人学,啊,“一杯牛奶强壮一个民族”,其实是喝出来的毛病。如果一个人心寒了,就觉得什么?活着没意思。

    梁冬:嗯。

    徐文兵:看什么没有兴趣。我的一个病人就跟我描述,他是中国人,到日本留学,在那儿工作。他说我来找你看病前的状态就是什么呀?你给我搬来一座金山,我没兴趣要;你拿斧子拿刀子砍我,我也无所谓,死就死了。就是这种状态,就属于那种“哀”的状态,哀莫大于心死,没有心气了。

    梁冬:嗯。

    徐文兵:就是说看东西没兴趣,对死呢也无所谓,爱怎么着怎么着了。所以这种喝的这种乳食的结果啊,你不消不化结果就会让自己的,首先,心脏寒,心脏寒的物理表现是什么?心率慢,跳不起来。心理表现就是什么?心气儿低,热乎不起来,活得没意思。再寒一点儿就开始什么?狠、毒。就是那种阴寒凝滞得太厉害,就是我们刚才讲毒嘛,就是凝聚得太厉害,这种人会出现什么?自残或者杀人的问题。就是他把自己的胳膊剌啊,剌出血来,看那血流出来以后,他心里就释然了,就好像心里面那个毒放出来了。他在自残的时候获得的是一种快感,他觉得很舒服。或者还有人就会残忍地就杀害别人。不恰当地喝牛奶积攒了很多阴寒的东西在里边。另外就是,我们还有其他几个脏哈,比如说肾,封藏,是寒,是主水,挺好的吧。但是肾如果封藏太过,肾,就是说不封藏,人会漏精、漏尿,就是憋不住尿、遗精,但是你封藏太过了呢,就会尿不出尿来。所以老喝牛奶的人,会出现很严重前列腺的问题,前列腺的肥大、前列腺的囊肿啊,尿不出尿来,干憋着,尿不出尿来。

    梁冬:哎呀,好可怜啊。

    徐文兵:这也是寒凝造成的。

    梁冬:嗯,那肝要是寒了呢?

    徐文兵:肝呢,我们讲是主藏血的,藏血的话——但是肝还有个特点是什么?

    梁冬:木曰曲直嘛。

    徐文兵:哎,放血。该放血的时候人放,该藏血的时候藏。如果是寒了以后,那就只有藏没有放,只有曲没有张、没有直。所以肝寒的人,肝和胆,表里了吧,我们说这人胆寒了。什么胆寒了?

    梁冬:为之胆寒。

    徐文兵:哎,很多人出现的问题,就是晚上莫名恐惧,睡不着觉,是吧,老觉得得开着灯,身边得躺个人。怎么办、怎么治?你知道中医有个方子治疗这种惊恐失眠的叫什么吗?

    梁冬:叫什么?

    徐文兵:温胆汤。

    梁冬:哦,温胆汤,拿什么来温胆呢?

    徐文兵:温胆汤里面有几味药,首先有茯苓,或者叫茯神,还有什么?半夏,还有陈皮,还有生姜,就是用了一些化阴寒、凝滞、痰的这些药,把他的肝胆给他热乎起来,实在不行您就喝两口烧酒壮壮胆,酒壮怂人胆。所以这个老喝牛奶的地方,你看内蒙的人,酒量都特别大。你到内蒙喝酒啊,人家一端酒碗,你要一接,你就喝吧,喝倒了算。你要不接,你家就不停给你上。

    梁冬:所以传说中“牛奶解酒”是有道理的。

    徐文兵:所以这个酒的热性和那个牛奶的阴寒之性呢,可以平衡一下。你要是光喝牛奶,不喝那个烈酒,你再喝点儿啤酒,更寒!

    梁冬:还冰镇啤酒。

    徐文兵:哎,再来点儿冰镇,更厉害。

    梁冬:再吃点海鲜。哇,真的是,那有够狠的,摸着电门、背着电池跳楼自杀,几重来,啊。那刚才讲了几个寒了,那肺寒是什么?

    徐文兵:肺寒啊是这样,就是我们那年非典。非典,人得的病啊,都是肺寒。什么叫肺寒,就是说,肺泡里有很多痰饮啊,就是这种浊血,出不来。那些人最后都窒息而死。

    梁冬:所以要插呼吸机嘛。

    徐文兵:活活~呼吸最后都没用了。呼吸机是什么啊?就是你的肺泡工作还正常的时候,我呢,呼吸机就是一张一合带动你一下。你要是肺泡都不起作用了,你呼吸机上十台都没用。气管切开,插呼吸机,这就是抢救。气管切开,为什么切开呢,就怕气管、支气管里面堵着这种东西,影响你空气的流入。你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气管切开了,空气也能靠呼吸机,能打进去,也能抽出来,但是最后最基层那些单位不工作了,有什么用啊?肺寒!

    梁冬:所以当时这个中医治疗这个非典是用什么方法来的?

    徐文兵:中医首先就是化湿、化痰。我们红叶老师那会儿还被中医管理局请去介绍他治疗那个非典的经验嘛。我当时是给北京市政府写了一封请战书,我说我相信我是一个基层的中医大夫,我相信中医药能治非典,我要求到非典第一线,结果市政府电脑自动回信:“感谢你对市政府工作的支持,请等通知”什么的,也没通知我,囚在家里三个月写了本书。那个红叶老师介绍他就是用~他用的什么?“甘露消毒丹”,就是用化湿、化痰、化浊的这种方法,我们,呃……就是上非典第一线,我有几个大学同学就是东方医院的,他们去,他们就发现有的人就用那个小青龙汤。小青龙汤里面就是《伤寒论》里面用的方子。里面用什么?麻黄、桂枝、细辛、五味子,都是一些比较温热,能够散阴寒的,就是那些喘憋、出不来气的人。我们管那叫肺寒。

    梁冬:当年有个很著名的传说,说非典的时候抽烟能解决问题。

    徐文兵:那就是温肺呀。

    梁冬:直接拿一艾条熏熏可能效果更好。

    徐文兵:诶,那年艾叶、艾条都脱销了。

    梁冬:这是一通百通啊,哈哈哈哈……好啦,感谢大家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也特别感谢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谢谢老师!

    徐文兵:不客气,再见!

    梁冬:再见!



    返回列表页 百拇医药网 杜义华 20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