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堂20091010 梁冬对话徐文兵 第二十讲


  下载 国学堂 20091010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3金匮真言论篇第二十讲.mp3

  下载 国学堂 20091010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3金匮真言论篇第二十讲.doc

  下载 国学堂 20091010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3金匮真言论篇第二十讲.lrc

    《金匮真言论篇》第二十讲

    播出时间:《中国之声》2009.10.10 23:00—24:00

    主讲:徐文兵主持:梁冬

    故善為脈者,謹察五臟六府,一逆一從,陰陽表裏雌雄之紀,藏之心意,合心於精,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是為得道。

    参与整理:悄悄、慧从卢溪、墨者、晓杰、yhlj、佩之、叫天子、猪光宝器、建良、蓝色天空、树没叶、晓杰、冷冷清清。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依然是向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请教《素问?金匮真言论》。今天呢我们继续回来讲金匮真言论的最后一段。上周我们开了一个小头,讲到“视”和“察”,“视”、“察”不一样,“视”呢,是不接触而能现。

    徐文兵:而能现,而能现真相。

    梁冬:对!那“察”呢,这个“祭”字呢,左上角有个“月”,代表了有身体的接触。“谨察五藏六府,一逆一从,阴阳表里,雌雄之纪,藏之心意,合心于精”,这话很长哦。“谨察五藏六府”!

    徐文兵:就是说,你通过号脉,能够体会到内在的啊……现在人们不是说提出一个黑箱理论,黑箱白箱区别在哪儿?

    梁冬:在哪儿?

    徐文兵:打开箱子,叫“白箱”;没打开箱子,你能体会到里面的东西,这叫“黑箱理论”,这是高手。很多人说这不是玄乎嘛?其实,“有诸内必形诸外”,中医就通过了外在的这种能摸到的这个脉象,去用心去体会它内在的一个变化。古代的人也考医生,你知道怎么考吗?就让你摸脉。我以前不是说过汉朝有个名医,叫郭玉,他说过一句名言叫“医者意也”。他当时给皇帝看病啊,皇帝就是不信,说:这人有那么神吗?就考考他,就搭了一个帷幔,让里面的一个宫女伸出手来,左手,让他号脉,号完了以后,右手,这时候床幔里面还有个小太监,这个手大概也挺白净、纤细,跟那个小宫女差不多。这个伸左手的时候是个宫女,伸右手是个小太监,就让郭玉号。郭玉摸完脉,两个都号完了嘛,皇帝就问:“怎么样?脉象如何?”你猜郭玉说什么?

    梁冬:雌雄同体?

    徐文兵:呵呵呵,郭玉说:“臣行医这么多年,没见过这么奇怪的脉,一雌一雄,一阴一阳。”打开床幔,两个人!一下通过考试,就成为御医。所以我们现在很多病人去看大夫,他还有留传古代这个方法,人家就一伸胳膊不说话,然后就问:我什么病?这其实是一个试探。如果这个大夫通过了,医患之间的这个信任感一下就建立起来了,这个时候你给他用针用药,效果非常好,为什么?病人已经发自内心信任你了。但是我们现在的大夫、医生基本上很难通过这个考试。也有,也有通过的,比如说, “大夫我什么病?”“你阴阳不和,气血不调。”呵呵呵,所有的人不能都得出这个结论么。这就是一个诊断的一个功夫。通过号脉呢,通过脉在外面的搏动,你能体会到内在五藏的变化,这所以叫“谨察五藏六府”。我们跟大家介绍一下号脉,左右手是不一样的。我们有的人说我们都是同一个心藏,但是你从解剖学上来讲,它解剖出来是不一样的。你比如说,左胳膊,离心藏比较近,右胳膊离心藏比较远,它还是有不同。即便它再同,它还有个位置的不同,是吧。所以中医认为,左手和右手不一样的。在北半球的时候呢,左手代表生发的那个——太阳从东边起,右边代表肃降的那个。所以呢,左手三个指头,左手第一个代表心,第二个中指代表肝,下面那个……

    梁冬:肾!

    徐文兵:代表肾,肾阴。右手呢,第一个指头,就是食指,代表肺,中间儿呢代表脾胃,下面代表肾阳。所以这就是通过这三个指头去“谨察”五藏六府的变化。我不是跟你说过嘛,有一个离退休军队老干部找我看病,我一摸右手,哎呦,我说你这个手怪啊,这个脉我没见过,脉的那个波幅特别长,三个指头、四个指头都能摸见。一般我们都是什么?三个指头,到第三个指头,那个寸关尺那个尺脉都偏弱,正常人都偏弱。后来我不是说嘛,他说了,“我放了四个支架。”这就是通过号脉来察觉出体内有什么异常。还有个后续,这个老干部啊,后来我给他检查嘛,我就让他去做胃镜。我说,“你有很严重的胃病。”他说,“我吃得香,喝得香,我怎么会有胃病?”我说:“您去查一下吧!”他后来去做了。现在这个胃镜技术也很高了,就好像给人稍微好像睡一小觉儿,那胃镜就做完,没有任何痛苦。你猜胃镜报告是什么?

    梁冬:胃癌呀?

    徐文兵:马上就是胃癌,就已经有这个萎缩性胃炎,重度萎缩性胃炎,有肠上皮腺化生,还有腺体的增生,还有淋巴结的肿大。就说,再往下一步,肯定就是,报告就是胃癌了。最后拿着报告单来找我说,“徐大夫,你说得对。你看啊,这怎么办,人家给我开了好多什么什么胃药。”我说,“你既然验证了我的诊断,你就按我们中医的方法去治,它是可逆的。”所有的癌症里边,我其它的癌症,咱们水平不高,不敢治,只有早期的胃癌,我还敢治。为什么呢?因为它是个“府”,五藏六府的“府”,它长在府上。如果您得了什么肺癌、肾癌、肝癌,那到了什么,到了“藏”了,就不好治了。所以,通过号脉,是可以体会到五藏六府的变化的。愿意学号脉的,就去看我说的那本书,就李时珍写的《濒湖脉学》。“濒”是三点水一个频繁的“频”,“湖”是湖水的湖。李时珍晚年住在这个“濒湖”嘛,字号濒湖老人。他把所有的二十七种脉象全部以歌诀,七言歌诀的形式给总结出来了,大家可以去背背。

    梁冬:所以呢,这个好的医生啊,就是要把自己修炼成为一个人肉CT机。

    徐文兵:呵呵。他那种CT吧,CT你还得,比如说,扫描的间距多宽,万一你扫描间距拉宽了,那个肿瘤的大小又正好在那间距里面儿,你没扫到。所以比CT还精细的是MRA,核磁共振。核磁共振也是能看到,局限于物质。如果你号脉,还能体会到什么?心情的变化。这,CT能号到吗?是吧?我说我有一个外交部的病人,大早上起来来找我抄方儿,说别人给他开个方。我说,我一看,我说,号号脉吧。一号脉,我说,“你是不是昨天晚上跟人吵架了?”“啊!”他说,“你怎么这也能号出来?昨天我们楼上那个一帮小青年,闹那个卡拉OK,不睡,我去跟他们吵了一架,气得我一晚上没睡觉。”CT机能号出来吗?

    梁冬:它是在哪个位置上?在肝上吗?

    徐文兵:整个脉绷得全是,就是人怒从心头起的时候啊,整个那个手啊,就“弦弦如辙”,就是,像绷紧的弓弦一样。所以这个脉象的“象”啊,“象由心生”,那个大象的“象”和那个单立人的“像”是完全不一样的。你如果有那个心,有那个神,象由心生,你能体会到它的真相。你心里面没那个东西,你就摸,数心率还能给人数错。

    梁冬:是这样的,你在什么样的层面上,你就能看到什么样层面上的问题。

    徐文兵:诶,对啊!这些东西呢,还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只能去反复地跟着老师去号脉。诶,老师号完一个脉,你去体会。你比如说我们中医里边有个“芤脉”——草字头,一个孔夫子的“孔”。

    梁冬:草字头,一个孔夫子的“孔”。诶,那这个“芤脉”到底是什么呢?稍事休息一下。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依然向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请教。刚才讲到啊,有一种脉叫“芤脉”,上面一个草字头,下面一个孔夫子的“孔”。

    徐文兵:这芤脉,我们上学的时候都学过,李时珍的《濒湖脉学》上也描述得很清楚。说,“如捏葱管儿”。就说,你号他的脉的时候呢,表皮是硬的。稍微一按,“啪啦”……

    梁冬:塌进去了?

    徐文兵:就空了,闪了手。呵呵,芤脉。描写的很形象,很生动,但是我没摸过。后来我大学有个同学,我们大学宿舍我们七个人,哥儿七个嘛,按年龄大小排,我排老六,我底下是个老七。我们这宿舍老七呢,就分到鼓楼中医院了。人家鼓楼中医院是著名的治疗男性不育的一个医院,非常有名。查男性不育的时候呢,你去那儿就要去化验精子,是吧?专门有个特殊的屋子,让你去采精。采完精以后把精液作为样本去化验,回来呢,再接着这个号脉开方。后来我们那老七说:“哎哟,我天天号的都是芤脉。”就是男人在射完精以后,那个脉象就是“芤脉”,精血空虚的脉。善为脉者,一号脉就查出来了。

    梁冬:传说中那个女青年怀孕之后她那个脉是叫弦脉,还是滑脉呢?

    徐文兵:滑脉!

    梁冬:滑脉是一种什么样的脉?

    徐文兵:滑脉叫“如盘走珠”。“滑脉如珠替替然,往来流利却还前,莫将滑数为同类,数脉惟看至数间。”就是滑脉跟数脉啊,就跳得叭叭叭很快那个脉有点像,但是这个滑脉就是像小珠子一样,咕噜噜,咕噜噜……这是他的那个第一首诗,就是李时珍编的。就是先告诉你跟那个数脉的区别。具体描述滑脉的主病,他这么说:“滑脉为阳元气衰,痰生百病食生灾。”就说:你摸到普通人得了滑脉,他肯定是就那个元气化不了那些吃得多余的营养物质,就是元气衰了,就会生成这种痰涎啊、食积啊。特别小孩子,一摸滑脉,一看,吃着了,食积顶住了。但是呢,有一种特殊情况,就是什么,女子怀孕。女子怀孕出现的就是体内有“异物”了。那个脉象是在第三个指头出现滑脉。

    梁冬:就是肾的?

    徐文兵:嗯,就是肾的,肾的那地方平时是沉潜的嘛……

    梁冬:对。

    徐文兵:一般摸不着。突然在那儿冒出一个咕噜咕噜的小珠子,滑脉。一看,——哦!去验个尿吧。验尿,还没怀孕,去查个血吧。我有好几次都避免了干这种蠢事儿。人家一说该来例假没来,又得给人,我基本上给病人都得扎针。但是一号出这种脉,我就留个心眼儿……我说,“你去查个尿吧”。“唉!没事儿!没事儿!不可能怀,我这么多年没采取什么措施我没怀上”。我说,“您还是去查吧。”。查完尿回来说:“没有”。我说,“你还去查,查血。”……一看,有了。人家怀上孩子了,你再给人扎针,来个见红,流血,小产,你这叫“谋财害命”。

    梁冬:真的哎!

    徐文兵:所以我避免了好多,好多次。最神的是我们……我那会儿不是在中医药大学校办吗?我们校办副主任叫王义夫,是我一师兄,我是八四级,他是八一的。有一次我们,就朋友们聚会嘛,介绍一帮新朋友认识。那会一见:“哦,你们这中医、中医学院的……”那会儿还叫中医学院嘛,一听都是中医大夫,伸手都要号脉。我那会儿号脉功夫根本不灵,但王义夫灵。有一个少妇,年轻少妇就号脉。号完脉以后,那个王义夫说:“你怀孕了。”然后号完两个手以后:男孩!说得那少妇大红脸——人家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让他说,一说就怀孕了。人家老公也在边儿上,就没当回事儿,吃饭,聊天。后来人就去检查了,一查,还真怀孕了。怀孕完了以后第二年,就是九六年的时候,九七年,我到美国了嘛,我公派到美国讲学,那孩子出世了。九七年好像是个“牛年”,那孩子就叫个牛牛。现在这牛牛都十二岁了。你说这个中医这个号脉这个神奇!

    梁冬:好,刚才讲到“谨察五藏六府”,那你刚才讲到这个“藏”和“府”啊!以后我们会有专门的篇章,专门讨论藏、府……

    徐文兵:对,对,对。

    梁冬:对不对?

    徐文兵:藏象。

    梁冬:藏象。

    徐文兵:记住啊,中医的藏象可不是解剖。我们把他肚子剌开看到的那叫“藏像”,是单立人的“像”。你不剌开肚子,通过外在“视”和“察”的手段,体会到内在的变化,那叫“藏象”,是不带单立人的那个“象”。所以,中医讲气象、脉象、藏象,都是用心去体会出来的东西,现在都被批为唯心主义!

    梁冬:慢慢来,慢慢来,不着急,是吧!?

    徐文兵:嗯。

    梁冬:像南老说的,“去面对这个问题(听不清),睡觉去。”睡醒了,以后就行了,是吧?

    徐文兵:嗯,有人问南老信什么教,他说,“我信睡觉。”呵呵。

    梁冬:哈哈哈哈!

    徐文兵:睡觉,你知道干嘛?养神嘛。道家把睡觉叫“小死”,人如果不能小死,也得不到“大活”。

    梁冬:对,对,对。

    徐文兵:所以睡不好觉的人……没神儿。

    梁冬:就是很多人都说,当年买了万科股票的人,是吧,这些年什么都不干,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为亿万富翁了。你中间折腾,抄盘,买盘,卖盘,那还不行,是吧!“谨察五藏六府,一逆一从”。

    徐文兵:这个“一逆一从”,说的是,你是顺着四季变化跳呢,你这个脉啊,包括你里面那个藏府,是跟四季“和”呢,还是“谐”呢?“从”,是叫“谐”。我们以前讲那个《四气调神大论》里边说过,脉象是跟四季变化不一样的。正常人叫什么:春天——浮起来,夏天——洪大,秋天——毛,就开始往里收了,冬天叫“石”,叫“沉”,就像,像石头进水一样,沉下去。

    梁冬:石沉大海。

    徐文兵:哎,石沉大海。这叫从,一在冬天,号一人的脉,浮起来了,马上就问,一个是你感冒了,阳气鼓动起来,第二,您是不是冬泳去了,再一个岁数再大点,浮脉是什么,“久病逢之确可惊 ,三秋得令知无恙。”就是说春夏秋三季给老年人摸到浮脉,没事,偶感、风寒、微有小恙,都没事,可是如果是个病重的人突然这个脉浮起来了,“久病逢之确可惊,”准备后事吧。春天本来是应该什么,宣发起来,春天的脉应该浮起来,可是这个人就起不来,一看这个人肝气就不旺,或者什么,冬天就没有把精藏好,所以到春天就生发不起来。所以这些通过号脉看你体内气血的生、长、收、藏的变化是不是跟外界那个天地的变化是合拍的,这就看出来了,你得什么病,也就是我们说逆春气,少阳不生,得什么病;逆夏气,得什么病,你就能判断出来。大概就说,你一号这个脉就说,你现在是不是现在在拉肚子,你是不是现在在打摆子。很多人说,你中医可神了,推理、推论,是有根据的。一逆一从。

    梁冬:一逆一从,阴阳表里,徐文兵:是阴脉,是阳脉,我们说浮脉是阳,沉脉主里,“沉潜水蓄阴经病,数热迟寒滑有痰。”就是说一号到沉脉,肯定是病在很深很里,病在里面呢,如果是冬天,阳气封藏,且就罢了。一年四季,您都是我按到您的骨头才能摸到您的脉,这种脉叫伏脉,潜伏的伏,比沉还厉害。驻骨啊,就是摸到骨头才能摸到脉,一看这叫很厉害的阴寒、内停的一种病。如果是表呢,浮在表呢叫浮脉。在里面呢,我们一般号脉是浮、中、沉,三步,手一搭就能摸到,浮脉;中间,平和,正常人;按到很深里面才感觉到,就病在里了。

    梁冬:那为什么叫有阴阳表里呢?

    徐文兵:阴阳是四季,秋冬是阴,春夏是阳,那你的脉的跳呢也是跟着阴阳去走,你如果跟它逆着的话就反四季了,反季节,不是反季节蔬菜,反季节脉,这都容易出问题。

    梁冬:所以阴阳表里,雌雄之纪,徐文兵:男女的脉不一样,男女的脉呢为什么我们说郭玉一号这个手,一号那个手,梁冬:怎么不一样呢?

    徐文兵:一般来说,男人是阳气,男人主阳,女人主阴,女人的脉是阴血比较足,男人的脉是阳气比较足,当然男人和女人的脉象不好说,但是能体会到,能体会到。就好像我一眼看人不管她怎么穿男装、怎么剃光头,我一看她就是个女的,这是一种感,不是觉。

    梁冬:好啦,稍微休息,马上回来。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回来,回到《金匮真言论》最后一篇,仍然是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刚才讲到雌雄之纪,雌和雄我们都知道了,那纪,一个绞丝旁一个己,雌雄之纪的纪是什么概念?

    徐文兵:没有太深的研究,这是说你要把它的根据男人和女人的体质不同,结合他的脉象然后去下你的诊断,男人阳气足阴气不足,女人阴气足阳气不足。

    梁冬:什么叫阳气足阴气不足,什么意思?

    徐文兵:你比如说,如果是男人得了浮脉,你给他用发汗药就应该稍微谨慎点,因为他本身就是阳的,你给女人用发汗药,因为她底下阴血足,你就可以加点量,这就是对男女。当女性来月经前、来月经中和来月经后,你用的药都应该完全不一样,这就是通过他的脉象。如果一个人的脉特别细,细细的,本来是一根管子,他变成了一条线,我们就知道这人阴血特别不足。如果是个男人出现细脉,我们觉得可以理解,他本来阴血就该不足。但是如果本来是个阴血应该比较充盈的女人出现了细脉,那我们就觉得她有这种虚劳的可能性,就是耗损太多了。这就是辨别雌雄吧,结合雌雄去辨别。

    梁冬:嗯。后面说了“藏之心意,合心于精”。

    徐文兵:心和意不一样。

    梁冬:对,这个之前咱们已经跟大家朋友们分享过了。

    徐文兵:一个是我们根据老师讲的,就是意识到了一些东西,另外一个东西那就得用您的心去体会了。

    梁冬:心神。

    徐文兵:你学到的东西并不见得你发自内心的就能接受它,所以我们说现在才有了那种“学而时习”。学了是意识到了,但是真正触及到你的灵魂动你的心了吗?未必。我们高中都学过汽化热。就是水从液体变成汽的时候,会带走大量的热量。所以当你用舌头去舔一个红烙铁没事,烫不伤你。舌面上有水有津液,它把那热都带走了。你学了以后你说:噢,老师讲得对。但是真让你舔呢?

    梁冬:还真不敢舔。

    徐文兵:大概九十九个人不敢舔。我也劝大家别去舔。万一您那舌头上唾液分泌不足呢。就是说你怎么去用心去体会它,叫“藏之心意”。这个东西呢只是在你特别安静入定的时候,你能够体会到的东西。如果说你号着脉还想着这个孩子小升初、股票跌停了还是涨停了,那会心也不在这儿,意也不在这儿。所以看病啊,为什么说看病累呢?用“意”是你的职业素养,你要有职业道德,你是做这个职业的,这用“意”就够了。但你真要做一个好大夫,你得用“心”。有的病人他可能有些话跟父母没法讲,跟老公没法讲,跟孩子没法讲,他能跟谁讲?

    梁冬:他只能跟医生讲了。

    徐文兵:他能跟一个值得信赖的医生讲,而这个医生能得到病人的信赖。谁也不傻,我告诉你,谁也别想骗谁。你是真是用心用意去关爱一个病人和你是就是糊弄人家,或者敷衍了事,人家都能感觉得到。所以当你用心用意的去号脉体会的时候,这时候得出的真相甚至能触碰到病人的心神。所以很多人会被你感动。最后你做的工作也会能把自己感动。当你的治疗按照你的诊断,你的治疗一步一步it works的时候,那会其实就是个什么,灵和应。为什么很多医生,咱们就说刨去被人陷害、迫害死的那个华陀、扁鹊以外都很长寿,他每天就沉浸在it works那种,那种……。

    梁冬:成就感里面。

    徐文兵:那种天人合一,那种成就感还不是说自个儿干了件什么事,是我替天行道。顺应天、地、自然的规律,成就了一件事,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我个人认为是人们这种医生啊,好的医生健康长寿的一个主要的原因。他不是说是收条烟、收瓶酒那种感觉。所以黄帝内经说了“藏之心意”,自个儿偷着乐,自个儿去体会。

    梁冬:感觉自己是个通神的感觉。

    徐文兵:通神的感觉。

    梁冬:冯小刚老师曾经这样吹捧刘震云老师,说:那刘震云老师哪是自己写文章啊,他把笔一伸出来,哇!那个内容就贯穿而出,好像就是神呐借由他的手写出来而已。

    徐文兵:本来就是。古代……。

    梁冬:作家实际上是这样啊?

    徐文兵:古代人讲李白说:梦笔生花。什么叫梦笔生花啊?那就是跟天地的一种交流。自己做梦,梦见自己那个笔开花了。现在黄山上不是还有个景就是梦笔生花吗,一个石头上长出棵松树。据说后来变成个假树了。呵呵,还有跟着对李白的诗写得好,那简直就是: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不是自个儿写的,那不是他干的,是老天借他的手写出来的。还有一个跟它类似的故事叫“江郎才尽”。

    梁冬:对。

    徐文兵:江郎啊曾经一段写文章特别漂亮,突然做一梦,是南宋一个著名词人叫晏殊嘛,晏殊说:对不起,我有个笔落您这儿了,今儿我拿走了。从此以后脑子一片空白,再也写不出来了,没有灵感了。所以现在很多什么影视明星都在那吸毒,为什么?找灵感呢。话说回来了,听听黄帝内经吧,灵感是那么找的吗?!啊。据说某位著名作家当年写的文章那么好,写的小说特别感人。突然,他写的很清楚,他说,有一天白天上午走在太阳光下,他突然觉得“咵”,脑子空了,从此以后再也写不出东西了。

    梁冬:后来他写东西我觉得没有那么有趣了。

    (据查:江郎即江淹梦到向其讨笔的人应是东晋文学家郭璞,而不是南宋的词人晏殊。而晏殊也不是南宋词人,应是北宋词人)

    徐文兵:就是啊,据说啊,坊间传言,这个人还吸毒。他在吸毒以后,突然觉得又有灵感了。然后呢,就拿香烟那纸,背面,马上记下灵感。等他醒来一看,当时灵感你猜是什么?香蕉皮比香蕉大!这哪是灵感啊,这是幻觉!这叫幻听幻视啊!这是用不正当方法燃烧自己的精以后,得到的那种虚妄的东西,这不是个办法。所以真正的,我觉得不管你做医生也好,不管你擦皮鞋也好,哪怕你在扫马路、扫大街,如果你有这种什么,谨察五藏、六府、阴阳、表里、雌雄之技,然后呢藏之于心意,用心用意去扫,都能通神。

    梁冬:才能“合心于精”。

    徐文兵:我每看到一个人专心致志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就由衷一种欣赏和赞美。我最喜欢看的就是小孩子在那儿专心致志地玩儿,心无旁骛,在那儿玩儿,我就觉得那是一个通神的过程。

    梁冬:藏之心意。

    徐文兵:藏之心意,合心于精!所以说,我们说,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这是个循环。我们都知道物质能变成意识,再说高一点,意识能变成情感、情绪。但是你想想,人体那个精子是怎么生产出来的?谁让它生产出来的?谁让它按那个样儿长出来的?它背后那个东西是什么?所以它是个循环。所以两精相搏谓之神,那个神凝到一定程度以后,就会化生出气,也会化生出物质。

    梁冬:嗯~。对不起各位同学,稍微休息一下,马上继续回来。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刚才呢,徐文兵老师一不小心,接触到了真理了,就是讲到“藏之心意”。这事儿啊,就是刚才徐老师刚才讲到,一个人啊,你得把自己专心致志的时候呢,去聚精去会神。

    徐文兵:诶,聚精会神时候容易什么?

    梁冬:技巧出焉。

    徐文兵:呵呵,技巧出焉。容易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你看古代人制玉啊,一块那么坚硬,为什么叫玉?也就是说美石,其实我们现在还是拿它刚硬的那个程度来说,最刚的是金钢石。玉,实质很硬。但是你把一块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把它雕成一块器!在古代,没有什么什么高速齿轮啊,镶着金钢石那种齿轮,就靠一个人在那儿琢、磨,你怎么就把那块玉弄成那样?就现在人意识想不到。可是我能想到的是什么?就是当人,一个人精诚所至的时候……

    梁冬:嗯,金石为开。

    徐文兵:你,平时我们都知道这句话,但是,你结合今天的话去讲,藏之心意,聚精会神,精诚所至,诚啊,sincere,哎呀,那,那个劲进去以后,金石为开。

    梁冬:嗯,诚意正心。

    徐文兵:诶,这个,但没有这个体会的人,你怎么说他也不信。呵呵,他只相信牛顿,力。

    梁冬:诶,其实这个事情呢,我觉得所有朋友呀,都可以在自己的体验里边感觉到。比如说,当你真正地,真正地爱一个人的时候,就是会迸发出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啊,比如说,两个人,隔着两个城市,是吧,每周都能够,天天来回。啊,每周来回一趟。然后呢……

    徐文兵:呵呵。

    梁冬:每天就那种思念啊,盼望啊,哇,就要往中间冲啊。这,以后这两口子最后终于就结婚了。发现那以前都疯了,呵呵,“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来呢?”就是,那个时候,那种能量,能够突破时空的距离。再比如说,你真的喜欢做一件事儿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是吧?每个人都有自己想做的事儿。

    徐文兵:但我们现在人通病叫“神淡散而不藏”。

    梁冬:对。

    徐文兵:啊,你“藏之心意”的反义词,叫“神淡散而不藏”。但是《黄帝内经》也告诉你怎么去养你的神,怎么去聚你的神。它告诉你——“独立守神”!去站桩,是吧?还有一个叫,说那些不懂得养生的人叫“不知持满,不时御神”,那他们犯错误,“不时御神”,那我们怎么办?我们就“按时御神”嘛,是吧?神的节拍是天地走的那节拍,你按照它那个四季和昼夜节拍跟它走,你的神不就回来了吗?

    梁冬:苏芮那句话“跟着感觉走,紧抓住梦的手。”

    徐文兵:对呀!那细分一下你是跟着“感”走还是跟着“觉”走?

    梁冬:哈哈,疯掉了我,哈哈,没法跟您说话。

    徐文兵:这个我的病人经常说:“徐大夫,一到下午下班那会儿啊,我就困得不行。你说我是睡还是不睡啊?”我说你这个问题问得有趣得紧,你当然应该睡!

    梁冬:嗯…当睡则睡。

    徐文兵:“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你当时睡说明你的生物钟的节律到这就是子夜,你就睡!管它三七二十一,正好还避开下班高峰了呢!是吧?睡完了之后醒了,醒了再回家。你这么顺着你的这种“感”和“觉”走。第一,你觉得困了,这是“感”,你觉得倦了,身上没劲,这是“觉”。一个“感”一个“觉”吗,跟着它走,慢慢你就能调试到让它这个生物钟与自然天人合一,它就跟天地接上线了。你就自然到晚上九十点钟又困了,那会儿一睡,最好了。好多人问我什么时候吃饭,我说你什么时候饥什么时候饿啊?关注自己,这叫“贵人”,跟着别人的点走,这叫“贱人”。

    梁冬:对!萨特说嘛, “他者即地狱”,用他人的方式要求自己,就是地狱了。他者即地狱。“藏之心意,合心于精。”

    徐文兵:“心”就是“神”,“心”和“神”在古代是相通的。所以我们说“神”的物质基础是我们的“精”,所谓“精”。具体来讲,一个是体液,一个是包括我们的血液、精液。人在散神、出神的时候,有这么几种体会。我上次不是说了,洗完澡,感觉要出神。喝完酒,喝完酒以后它散了。想把它聚拢回来啊,且得费一阵儿呢!所以我现在,其实我酒量挺大,但是我不馋酒。喝个一次两次以后啊我就觉得,与其我费了好几天的劲儿再把这个“神”聚拢回来,我还不如不喝它。

    梁冬:是!

    徐文兵:所以你看,佛家是戒酒。他们不戒茶,喝完茶以后有个什么? 醒神的作用。喝完茶以后就觉得,哇,灵感! 喝完茶以后灵感也嘣儿嘣儿乱蹦。嗯,我就奇怪人们为什么要去吸毒。但是这也别问人家为什么,就怕“好奇害死猫”。

    梁冬:哈哈哈!

    徐文兵:老想着这喝茶就能提神,为什么那个东西?一试……

    梁冬:对!现在还有一个“网游之毒”。

    徐文兵:网瘾。

    梁冬:网瘾都是!这都是!

    徐文兵:这个上瘾的东西都是勾人魂魄的。把人魂魄,人说你“丢了魂了”,失魂落魄的,其实被这东西勾走了。人睡不着我们管它叫“魂不附体”或者“失魂落魄”。中医讲“人卧则血归于肝”,肝藏血,血舍魂。就说你把你的魂藏到你的肝血里面。就相当于这句话叫“合心于精”,魂儿跑到肝里面,肝藏着魂。这叫什么? 宁!就是那个的“宁”。“安”原来是风水嘛,三面环山,一面有出口,易守难攻叫“安”。“心安而不惧”,我们讲过,这个“宁”呢,就是“藏精合心于精”。就叫“宁”,我们说这人“心神不宁”,“心神不宁”对应叫“鸡犬不宁”。什么叫“鸡犬不宁”? 鸡犬不回窝。这叫“鸡犬不宁”啊!别以为鸡在叫狗在叫,叫“鸡犬不宁”。所以整个一个字叫“合心于精”,就叫“宁”。你看繁体字那个“寧”,里面有个“心”吧?

    梁冬:有个“心”啊?

    徐文兵:有!宁国府!

    梁冬:“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是谓得道。”这几句话啊,太深刻!太深刻!

    徐文兵:其实我们刚才说的这句话啊,就是说号脉的这种体会,说实话——

    梁冬:不应该说!

    徐文兵:呵呵~

    梁冬:是吧?

    徐文兵:对!或者说,怎么说呢?你是一片好心去说。但是听的人如果不对的话,得出的结果啊,很可能就是完全不一样,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所以农夫本来是一个好心,暖了一条冻僵的蛇,结果是被人一口咬死。这个农夫的好心是违背自然的。人家蛇是顺应天地的变化在那冬眠呢,你干吗给人家制造一个反季节的……

    梁冬:蔬菜。

    徐文兵:蔬菜?呵呵,把人家暖和过来。唉,暖和过来,我这做一个春秋大梦正睡得好着呢,你把我弄醒了,不咬你一口?

    梁冬:对!

    徐文兵:这个道家啊,包括道教,我们说道家和道教不一样。道家它之所以不像某些其它的教派那么昌明、昌盛。不是有句话叫“天下名山僧占多”。没说天下名山道家占的多,为什么呢?其中有一条,它对学生和徒弟的选择非常挑剔。不是长着两个胳膊两条腿,顶着个脑袋的人都能学的。啊,所以,经常我们看,黄帝跟歧伯请教的时候,都是很庄严很肃穆,啊,沐浴奉香,更衣斋戒,然后诚心正意去学,然后老师才教。现在来讲呢,就是说,如果你遇人不淑,教给了一些这么……

    梁冬:鸡犬不宁的人?

    徐文兵:呵呵,对呀,你教给一个心存不良,又鸡犬不宁的人,最后呢,他实践中出了问题,他不是说他有问题,他说你这个学问有问题。最后还很可能来一个欺师灭祖,把你搞得一团糟。就像,我们现在啊,经常被人问我说,“诶,我现在吃这个西药还吃不吃?”我说,“你去问你的给你开药的西医大夫。”,“你去……我不懂西药,也别问我。”所以,我经常跟他们说一句话,“不要吃中医大夫开的西药”下一句呢?

    梁冬:不要吃西医大夫开的中药?

    徐文兵:对喽。

    梁冬:还真有吗?

    徐文兵:当然了!我告诉你,现在乱用中药也是一大公害。就没学过中药,不知道中药的性味、寒热、归经,然后呢,就从他那个植物学的角度理解说,一说当归就是补血的,一说这麻黄就是发汗的,然后就根据他理解去给人开药,包括以前用那个“龙胆泻肝丸”,都是很多不了解中医的西医大夫开出去的。开出了以后,出了事儿了,然后呢……

    梁冬:大家一棒子打死,说中药有问题。

    徐文兵:说中药、中医有问题,他不说开药那个人有问题,最后就出现这么个结果。中药是在正确的使用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它好的一面,避免它害的一面。所谓正确使用,你得学会它。你本身就学了几个月,根本,或者你就不懂,然后你就去开中药?而且,现在呀,很多中药已经被很不严肃地对待。你知道那药厂为了卖药,他走的是量,他为了走量就要什么?变成非处方药。这就说,意思是说,中药就,就这么用啊,有没有大夫开,无所谓。你是个人到药店买,你头疼吃头疼的药,什么拉肚子吃拉肚子的药,这就叫OTC呀。所以,很多厂家都为了争这个OTC,变成非处方药,打破头。最后结果呢,就是吃坏了很多的人。

    梁冬:嗯,吃西医开的中药。

    徐文兵:哎,所以不要找中医开西药,也别要吃西医开的中药。啊,这都是……

    梁冬:所以这个哲学呀,还是一个大问题,是吧?所以你刚才就讲的“非其真勿授,是为得道”。稍微休息一下,马上close掉今天我们的话题。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仍然回到《金匮真言论》。刚才呢,徐文兵老师呢,徐老师跟我们一起讲到啊,“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是为得道”

    徐文兵:这个挑选学生呢,道家要求的非常严格。什么叫“非其人勿教”呢?就是说,正心诚意,首先一个前提。另外呢,就说,你是不是那块料?所以我们说,学上古天真论的时候,就说“昔在黄帝,生而神灵,幼而徇齐,长而敦敏,弱而能言。”就是说,诶,这个人有,是个可造之才,是个可教之才,这是他的先天的素质。佛家有句话叫“磨砖成不了镜”,本身没那个素质,“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你怎么教他,你怎么弄他,弄到最后就白花功夫,所以说这是一个“非其人勿教”,他得有那个素质,有那个底子,你才能去教他。另外呢,就是说我们道家也讲了,因材施教,他有哪方面的特长,然后给他选定一个方向,以后我们会讲黄帝内经有关教学生的这些章节。你比如黄帝老师就说:碰到那种言辞快,表达特別能力强的人,然后让他去做祝由,还有那些叫爪苦手毒的,就是下手比较狠,手爪的爪,就是说跟鹰爪一样,打在你身上啊,就是能穿筋透骨的那种,哎,你让他去做按摩,比较沉静,比较安稳宁神的人,你去让他带大家去静坐,就是根据学生不同的这种素质,然后给他选派不同的这种学科,古代还有个测验方法,你知道怎么试这人爪苦手毒吗?

    梁冬:怎么弄?

    徐文兵:让他拿手按一个乌龟,乌龟死了的那个人让他去练。

    梁冬:这种人,气真的很猛哦。

    徐文兵:所以很多人只看到了力,没看他背后那个气,还有人就是,有的人言辞比较恶毒。

    梁冬:对对对,挺好的话,在他嘴里说出来,你老觉得,怎么那么伤人啊。

    徐文兵:哈哈哈哈,就那种人。这是他心性决定的,他可能以前受过被別人的伤害,然后这种伤害凝结在自己的体内形成了一种恶毒的东西,但这种恶毒的东西是好事还是坏事?看你怎么利用它。我们可以以毒攻毒,这种人我们就要让他去做什么,咒痈唾病,就是人家长一个大痈疮,它也是毒,是一种热毒,这个人呢內心比较阴寒,说出话都那么阴寒负面,让他去做那种咒痈唾病的,诶,正好阴阳就平衡。

    梁冬:对,你还帮了他自己。

    徐文兵:诶……,你说太对了,对他来说也是个解脱。他把他那种阴寒恶毒的东西释放出去了,而且释放到了一个恰当的地方。所以我经常说,鲁迅不是写个小说嘛,说有一个人,人家生孩子了,大家都去祝贺,这哥们上去阴阴的来了一句,说的还是真理,说句什么话?

    梁冬:反正会死。

    徐文兵:说“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北京人管这种人叫找抽呢。说的是真理,反映的也是客观现实,但是时间场合不对。像这种人就应该去咒痈唾病,去干那些事。所以说古代人挑徒弟呢,一个是看要素质,第二呢,看他是不是有这门很诚心诚意的去要学,你看张良,都知道是道家,张良当年怎么学的?

    梁冬:扔鞋嘛,是吧?

    徐文兵:对啊,他跟黄石公学的。黄石公故意就把鞋就扔到脱到桥下,张良去拣,这个拣鞋的过程你知道是什么吗?

    梁冬:是试验你是否足够有诚意,是吧?

    徐文兵:对我有没有诚意没关系,你对我掌握的这门学问有没有这种求教、这种仰慕、这种心怀谦卑的心是很重要的。因为中医的很多东西没法告诉你why,只能让你说接受,如果你诚心正意的说“没关系,只要您说得,我就去,理解的,我要接受,不理解的,我也要去接受”,而且在理解中去执行,在执行中去理解。有了这份心,你才能去学好中医。你要碰上个“杠头”,你说,“西方白色,入通于肺”,跟你抬起杠来,能把老师噎死。你碰上这种人,噎你个半死,你,你,你教他干嘛?你包括“姜子牙”,为什么叫“愿者上钩”吗?姜子牙钓鱼嘛,直钩钩钓鱼,那能钓上来鱼吗?除非那个鱼真的往上蹦。所以说,“道不远人”,道就在你身边,道在无处不在。

    梁冬:对。

    徐文兵:关键是什么呀?

    梁冬:人远之。

    徐文兵:你有没有这个求道的心,你能不能放下你那个架子,能不能,你要是认为你后天意识比先天那个神明要强,那你就别学道。

    如果你觉得,那,那,那个东西好像发展出这么现代化的好多东西,但是你觉得那个东西不如回到原始淳朴、纯真那个状态,那你就来学道。所以说,这个“非其人勿教”,挑人很讲究。所以我招了一期学生,报名的有一百多个,我最后选下来就剩五十来个人,为什么呀?因为我怕我教的时候把我累死。呵呵!

    梁冬:你说的,你真说的是实话哟。

    徐文兵:把我噎死,你知道吗!你教啊,我对着摄像机讲话,我就觉得很累,好歹这还是个没反馈。你要是碰上一个……

    梁冬:负反馈。

    徐文兵:负反馈,那个课就更不好讲了。但是你要挑到了对学生,拈花微笑……不用说话人学生都明白了,往那儿一坐,就一节课啊,下课了,一个小时。你以为没有这种情况吗?

    梁冬:有啊。

    徐文兵:就是,老师在那儿坐,学生在那儿坐,然后,下课了。

    梁冬:同学们也很High。

    徐文兵:呵呵,老师也很High。

    梁冬:对。

    徐文兵:就是说教学相长是指这种互动的,那种感觉呢,就是让人觉得就是,诶,越讲越有意思,而且越讲越有灵感。而且甚至以前自己不太明白,甚至不明白的一个事儿,突然在讲的过程中,哎哟,明白了!所以说,跟你做这个节目不累,咱们俩有一种互动,有一种诚心的那种气氛。有时候,这个,你要是教一个学生啊,我为什么看有些这个小学老师、幼儿园老师可敬呢。他没法挑孩子。只要是孩子都给往那儿送。那碰上几个孩子,好孩子那真,教起来太舒服了。那碰上几个不好教的呢,哎呀,累死。

    梁冬:不好教的让他当班委,哈哈。

    徐文兵:呵呵!还有个方法,就是说,把不好教的人变成好教的人,其实就是什么?把病人变成健康人。

    梁冬:怎么弄?

    徐文兵:就说人啊,都有一种先天淳朴的状态。有的人是因为各种原因导致了自己失真、出偏。那么我们所谓的修身,中医教学有三个层次。一个是叫“学”,这是意识层面上的,你跟我学。

    梁冬:Knowledge it。

    徐文兵:诶,另外一个叫“修”。“修”是指什么?你比如说把这个“修”翻译成英文。

    梁冬:是什么?

    徐文兵:我们经常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梁冬:“修”用哪个词?

    徐文兵:修,简单的咱修车呗,Repair。

    梁冬:Repair。

    徐文兵:是吧?

    梁冬:对。

    徐文兵:但真正那个修的意思是什么?Heal。

    梁冬:Heal?为什么用Heal呢?

    徐文兵:英文健康叫什么?

    梁冬:Health。

    徐文兵:就是Heal加个th嘛。

    梁冬:噢,令其健康。

    徐文兵:就是自愈。所谓修身,就是先把我这个肉身,修理、修复,达到了一个什么?健康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他去学医,那就是,不是“非其人”了,那正好“得其人”,“得其人而教之”。啊,天下一大幸事就是什么——“得天下英才而教之”。

    梁冬:对。叫施虐狂碰上受虐狂,哇,那真是很Happy,王小波老师说的,是吧?

    徐文兵:健康人教健康人。他经络通的时候,他那个什么,思想也是通的。钻牛角尖的人绝对有生理基础,肯定身体里面哪个经络气脉是不通的。你给他扎通了以后,他突然觉得,他什么,原来想不开的事儿想开了。所以这个“修”有几个办法,一个叫“修身”,再一个叫“修心”。一个叫“自修”,自己修,自己在那儿站桩去。还有叫什么?

    梁冬:“他修”?

    徐文兵:“他修”,呵呵,“双休”,呵呵!

    梁冬:哈哈。

    徐文兵:老师帮助学生去调理身体。调理好了以后呢,把“非其人”变成“正是其人”。

    梁冬:真是。

    徐文兵:扁鹊的老师长桑君,为什么给扁鹊“饮上池水”,给他配着药,然后传他一禁方,其实他在修他呢。

    梁冬:哦。

    徐文兵:像修车一样在那儿修,修好了以后再教他,这是个大工程。但是一看这就是个大根器,一看就发现一块璞玉。

    梁冬:可雕之材。

    徐文兵:可雕之材,而且不是一般的玉,是吧?所以我说过古代都是老师、师傅追着学生,然后试探一下,扔只鞋下去,你要给我捡我就教你,你要不给我捡我不搭理你。我求学过程中碰到一位恩师呀,姓周,名讳叫稔丰,稔是禾木边一个念书的念,丰是丰收的丰,周稔丰老先生呢,原来是天津中医学院的教授,我们是在美国认识的。我在跟老先生认识也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老先生除了修我的身,把我多年的一个心病给我治好了,给我点穴痛的我那眼泪汪汪的,但是我心里特别高兴,为什么高兴?终于有人知道了我的病在哪儿,而且居然在给我治,这是在修我,然后又传授我两套东西,一套是五禽戏,一套是我现在叫病气诊断,你说我是三部九候也好,你说我是浮诊也好,你说我是摸经络也好,这都是老先生传给我的。所以可能老先生看我“是其人”,但是呢,不大匹配,需要调拨一下。

    梁冬:修理一下。

    徐文兵:修理一下,最后把我修理好了。所以我现在每次跟学生说,我说我学的东西有几个传承,一个是我母亲的传承,一个是中药大学裴永清教授伤寒论的传承,另外一个最大的传承就是这个周老师,到现在我都在念叨这个恩人。如果没有这个人修我,我可能现在要么变为异类,要么就是行尸走肉一样的活着,我就是那种状态。就是说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没让他达到那个返朴归真的那个状态的时候不授他,这个“授”是什么?就是手把手的这种教了,就是让他达到了那个,回到什么,上古天真那个,我们说过啊,真气从之,精神内守,形劳而不倦,然后呢,真气从之,这叫什么?这就回到了上古天真那种状态。所谓真气从之呢,就是能够通过站桩体会到自己先天之气怎么走的,更大的一种程度,体会到后天的元气,也就是所谓的小周天,大周天的状态,真气从之了,这时候的人具备了开慧的基础,到那会儿,你做好了一种非常好的准备,然后老师给你一点拨,咵!豁然开朗,是谓得道。

    梁冬:是的,就你庖丁解牛一样,把你轻轻松松的,咵!解开了,感谢徐老师在过去的十五六周、十六七周里,没办法用一双手数出来的这个周数里面,我们一起分享了金匮真言论,金匮!好好的把它藏到最宝贵的匣子里面的东西。

    徐文兵:所以这是真言,是我们的祖先,我们中华民族共同的祖先传下来的这些接近真理的这些言论。

    梁冬:对,让我假公济私的代表全体听众朋友感谢徐老师!唉!下一周我们开始学哪一篇了?

    徐文兵:下一周我们讲,我们以前讲了天时,下一周呢,我们就该讲地利了,我们选的课目叫异法方宜。

    梁冬:异法方宜!

    徐文兵:讲的是,不同的地域环境对人身心健康的影响,以及人会得什么病,以及怎么治。讲完天时讲地利,争取在年底我们再讲个人和,告诉大家怎么分辨阴阳二十五人,怎么跟他们打交道。

    梁冬:这实在太有意思了,好了,大家注意预习哈,异法方宜!谢谢徐老师!

    徐文兵:谢谢!再见!

    ??

    ??

    ??

    ??

    《黄帝内经·素问》金匮金言论篇第四 主持:梁冬 主讲:徐文兵

    黄帝内经_音频转文字 组 整理

    17



    返回列表页 百拇医药网 杜义华 20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