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堂20090829 梁冬对话徐文兵 第十四讲


  下载 国学堂 20090829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3金匮真言论篇第十四讲.mp3

  下载 国学堂 20090829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3金匮真言论篇第十四讲.doc

  下载 国学堂 20090829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3金匮真言论篇第十四讲.lrc

    《金匮真言论篇》第十四讲

    播出时间:《中国之声》2009.08.22

    中央黄色,入通于脾,开窍于口,藏精于脾,故病在舌本。其味甘,其类土,其畜牛,其谷稷,其应四时,上为镇星,是以知病之在肉也。其音宫,其数五,其臭香。

    参与整理:冷冷清清、小翔、草木有情、慧从卢溪、天机锁、zixiu、半弯月、yhlj、建良、树没叶、心雅;小翔一校,天色以晚二校

    梁冬:稍事温习一下吧。

    徐文兵:就是“平旦”——凌晨到中午,这是阳中之阳,在上升。然后呢,中午到下午,尽管很热,但是太阳在往下走,就是阳中之阴。可是呢,从,就是“合夜”,就黄昏的时候往那个鸡鸣,就是半夜的这个时候走……

    梁冬:“天机”?

    徐文兵:“天机”,啊,这是阴中之阴,越来越阴。可是呢,过了半夜以后呢,阳气开始萌动,啊,“黎明前的黑暗”,尽管很阴,但是什么,阴中之阳。这古人就这么分的。

    梁冬:所以我听说有些道家的这个人士是早上两三点钟,起来练功……

    徐文兵:三点。

    梁冬:三点钟,是吧?那个时候呢,虽然是……

    徐文兵:当地时间。

    梁冬:对。

    徐文兵:我对应我们的时辰,就是“立春”嘛。

    梁冬:立春。

    徐文兵:三点是“立春”的。可是,人家,你记住啊,睡得也早。

    梁冬:对,人家“新闻联播”之后就睡了啊……

    徐文兵:呵呵!就是啊,“合夜”嘛!就是,黄昏以后就是“人定”嘛,“人定”——到那时候,人就睡了。不像我们现在,气血逆乱。

    梁冬:对,连“焦点访谈”都看不上。

    徐文兵:啊,好。

    梁冬:好了,我们接着往下走。说到了这个“中央黄色,入通于脾,开窍于口,藏精于脾,故病在舌本……"

    徐文兵:上期节目我们讲了,就是“取类比象”——我们中国哲学,或者中医是把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怎么归类的?不是看形状,不是看大小,是看它背后的那个真相,——也就是看那个神韵,或者叫神气。那你对应到你自己能看见的,肉眼能看见的话呢,我们就看到了,“黄色”——黄颜色的,位置处在中央的,是跟人的脾对应的关系。什么意思?

    梁冬:什么意思?

    徐文兵:呵,什么意思?

    梁冬:是不是,我斗胆猜测一句啊,是不是这个黄色,在波段上这一段,和我们脾的某一些的特征之间,有某……

    徐文兵:就和它那个气是共振的。

    梁冬:对。

    徐文兵:啊,是共鸣的。就上期我们讲,“东方青色,入通于肝”——生发。你看我们说了,青是碧的、绿的,是吧?蓝的,这都是青色。我们中药有很多,就是入肝经的那些药,它就是青色的。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经常用的那个麻黄。麻黄在没摘下来,就是炮制之前它就是青绿的。这个麻黄呢,(以它)为主的方子叫“麻黄汤”。“麻黄汤”呢,在《汤液经法》里边它是真正的“小青龙汤”,它就入肝经,鼓舞肝气,然后肝气一冲动,出一身冷汗,出一身大汗,寒气就被逼走了。所以我们用到很多青绿色,颜色的药,你比如说青皮。青皮——一看这颜色,“青”,啊,入肝的——清淡,解肝经热毒的。还有青蒿,也是能够~我们上次讲过,青蒿治疟疾,梁冬:对,青蒿素。

    徐文兵:“往来寒热”,是吧?少阳证,“少阳之为病,往来寒,寒热心,胸胁苦满,心烦喜呕”,你看这个颜色就对应进去了。上次我们还讲的,红色、赤色、赭、紫,这些红色药都入心,在中药里边,很多活血化瘀的药全是红色的。举个例子,赤苕、丹参——诶,丹参——红色的。芡草。芡草,大家都知道:芡草,原来都是作为染料,染衣服的。西方工业革命就是因为用人工合成的芡草素,把那个,从,免去了从植物提取,一下子就提高了很多。所以,红色的丹参、赤苕、丹皮,你看,这都是红色的。

    梁冬:红景天算不算?

    徐文兵:红景天也是啊。去西藏的人,避免高原反应,避免出现这种微循环……

    梁冬:缺氧嘛。

    徐文兵:缺氧,就是心脑血管疾病。之前人们都知道要熬点红景天吃,是吧?丹皮、赤苕。还有什么?代赭石,你看那个"赭",还有紫草。所以这些红色的药,我们基本上一看,中药分类一看,啊哟,入心,红色入心。今天我们讲“黄色”。

    梁冬:黄色。

    徐文兵:“黄色入脾”。

    梁冬:它叫“中央黄色”。

    徐文兵:诶,“中”,我们讲了,什么叫“中”?什么叫"央"?

    梁冬:诶,这是有意思的问题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啊,中央。

    徐文兵:呵呵,对!

    梁冬:中央。

    徐文兵:什么叫“中”?

    梁冬:“中”是为不南、不北、不东、不西,是为中。

    徐文兵:哈哈,就是中间的那个,Middle,或者Central。“央”呢?

    梁冬:“央”是……以前你讲过的,啊……

    徐文兵:你还记得吗?

    梁冬:我记得,“央”字啊,是不是指尖尖的那部分?

    徐文兵:诶,对,中间的,居于高处,叫“央”。我们经常说,“夜未央”,就是夜没到那个极点、极黑。所以有些人,你比如说,你是中央警卫局的警卫员,你在“中”,但你不在“央”吧?你不在那个权力最高层。所以,中间的高处。我们在讲《四气调神大论》,啊,不是,就讲《金匮真言论》的时候说,脾。——我们说肝病是对什么?颈项。啊,颈椎病、强脖子、杠头——他说这个脾在哪儿?

    梁冬:脾在中央。

    徐文兵:“俞在脊”,是吧?

    梁冬:对。

    徐文兵:脊梁的“脊”,脊梁是不是在中。脊梁,你一摸那个算盘珠儿,那个脊,一个个的那个胸椎、腰椎,是不是在高处?

    梁冬:对。

    徐文兵:又在“中”,又在“央”。

    梁冬:噢,所以它是体现在那个位置上?

    徐文兵:对。又在中,又在高处,这就是我们对应的脾。

    梁冬:所以呀,人的身体呀,也是一座,也是一个大地,也是互相比类的,是吧?你趴在那儿,你的脊柱那个地方,就是最高的地方,是“中央”……

    徐文兵:而且又是“中”,又是“央”。

    梁冬:对,又是“中”,又是“央”。好了……

    徐文兵:所以我们说,给~说这人脾吸收不好,小孩子,面黄肌瘦,啊,疳积、食积,然后就是,跟非洲小难民似的。怎么办?捏脊。

    梁冬:哦,在背上提背筋?

    徐文兵:诶,提那个后背最高处。就能促进脾的消化。我们食物里边有一个经典的话,也是《黄帝内经》说的,叫“毒药攻邪”,就是你用这些有毒的药的话,你是身上有邪气的才用。意思是说,身上没有邪气,不要整天乱吃药——是药三分毒。是吧?那么平时吃什么呢?“五谷为养”。

    梁冬:对。

    徐文兵:“五谷为养”,就是说,植物的种子,是最有利于我们消化吸收,或者说,在耗损你自己的能量最少的基础上,吃什么最好?是吧?“杀人三千,自损还八百”。所以这种最好的食物就是“五谷”——植物。但“五谷”里面也有各种颜色,那里边最最~相比之下,又容易被脾吸收的,是什么东西?

    梁冬:黄色的。

    徐文兵:黄色的什么东西?

    梁冬:那叫“粟”还是叫“栗”啊?

    徐文兵:粟嘛,“沧海一粟”,就是这个小米。还有上次我们讲“入心”的那个“黍”,就那个黄粘米,什么颜色?黄色,最容易消化吸收。所以呢,我们经常说,“小米加步枪,打败了全副美械装备的国民党军。”你以为呢?小米是最好的粮食,比你们吃牛肉罐头要厉害得多。呵呵!

    梁冬:哈哈!

    徐文兵:所以,黄色的东西,能够~我们说,能调动人脾的消化吸收功能。意思就是说,如果,如果你的脾胃消化功能不好,或者吸收功能不好的话,那你应该穿啥衣服呢?

    梁冬:穿黄色衣服。

    徐文兵:家里怎么装修呢?

    梁冬:啊,刷黄墙。

    徐文兵:呵呵,刷黄墙。那你简直就是“黄帝”啊?

    广告片花……

    梁冬:诶,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啊,讲到“中央黄色”。诶,我一直有一个问题,压在心里面的问啊,就是,“黄帝”是两个“黄”,有的说是黄色的“黄”,有的说呢,是“三皇五帝”,就下面是个“王”那个……

    徐文兵:我们讲的是《黄帝内经》是黄色那个“黄”。

    梁冬:对,就是有什么讲究吗?

    徐文兵:当然有讲究。

    梁冬:诶,您说说。

    徐文兵:黄帝之前那个神农氏,叫炎帝。

    梁冬:对,火……

    徐文兵:他在哪儿起家?

    梁冬:南方。

    徐文兵:南方火,红色。

    梁冬:所以火生土……

    徐文兵:诶,黄,炎帝之后是黄帝,黄帝哪儿发家?

    梁冬:黄帝就在中原地区嘛。

    徐文兵:中原发家。

    梁冬:那理论上来说,黄帝之后应该是西方有人起来罗?

    徐文兵:对啊,土生金啊。

    梁冬:就是,就是……

    徐文兵:事实没这么机械推。但是我就说为什么他们叫,就是神农叫炎帝,也叫赤帝。他是南方起家,代表我们长江流域的文明。黄帝是在,出生在轩辕丘嘛,有人考证在新郑,河南郑州,有人考证在这个黄河流域,在陕西啊,或者在山西这一带。但是他其实是代表一种黄河流域的文明,所以他叫黄帝。这是我们历史讲的“三皇五帝”。你说的那个Emperor那个“皇帝”……

    梁冬:啊,就是上面一个“白”,是不是,下面一个“王”,啊。

    徐文兵:没有研究。

    梁冬:没有研究——嗯,徐老师这个“知之为知之……”

    徐文兵:哈哈,“不知为知之也”。

    梁冬:“中央黄色,入通于脾……”不过,说到这个地方啊,徐老师,我听说有一些中医诊所啊,他会把他的诊室分成几种不同的颜色。

    徐文兵:对。

    梁冬:不同的病人来了,在不同的诊室里边治病。

    徐文兵:讲究。

    梁冬:真是讲究,啊!

    徐文兵:讲究!

    梁冬:哎呀!

    徐文兵:这就说,慢慢啊,我们中医复兴以后呢,就是古老的那些文明啊,就是那些仪式啊,那些规矩啊,都会慢慢恢复。不像现在像卖菜似的,敞着个领子叼棵烟,然后人一来就看病,不管在哪儿。我经常去,有时候出去,或者讲课,或者到电台录节目、电视台做节目,所有人一伸胳膊叫我号脉,梁冬:或者……

    徐文兵:我说,“您能不能约个时间?”您把您当回事儿,也把我当回事儿,咱们正正经经的,讲个时间、氛围、地点、场合,然后认认真真看病,是吧?你在这种条件下,我给你开方,你敢吃吗?是吧?这叫讲究。

    梁冬:这就是“礼”嘛,对不对?

    徐文兵:对,得讲!人的很多谦诚敬畏之心是通过这些仪式培养出来的。我们现在,好多东西都被革命了,都被打破了。

    梁冬:我这两天夜读《礼记》啊,哎呀,有意思,好……

    徐文兵:你怎么不晨读《礼记》啊?

    梁冬:诶,对,你批评得对!我总是早上没起床嘛……

    徐文兵:哈哈!

    梁冬:好,“愚者佩之”。

    徐文兵:“入通于脾”,啊,这个,我们再说一下以前这个皇帝啊,为什么选这种黄色的衣服?你看,皇帝的那个明皇,你看,清朝有八旗,有正黄旗,有镶黄旗,是吧?

    梁冬:对。

    徐文兵:他为什么这个黄色作为最珍贵的?他认为什么?我们古代,中国思想,认为居中的,那个掌握权力的人,是可以统驭四方,你再加个夹角,就是统驭八方的。所以皇帝用的那个颜色,就是黄色。其他人都不许用的。

    梁冬:但是,在中国古代的时候,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主色调的?

    徐文兵:啊,对。

    梁冬:那秦朝是以黑色为主。

    徐文兵:秦朝是以黑色,“玄衣”嘛。这个,到了近代呢就是~其实从秦朝的治国历史来讲,它还属于一种,“法家治国”,“酷吏治国”。啊,这就偏于那种暴政。但是,秦朝你说它存续了多少年?

    梁冬:对。

    徐文兵:十几年嘛。我去那个秦始皇陵参观的时候,大家那个,导游就说,这风水,什么脚踏什么河,背靠什么山,左青龙,右白虎……我说你这风水选这么好,怎么就你的,你的儿子扶苏被杀了,子英,最后又被杀了。你这活着有什么劲?你这风水选得好吗?所以,这个东西,风水啊,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你搞那种暴政,失去民心的话,最后,你就是埋到哪儿你也得完蛋。所以,秦朝这个制度,我是不大认同的。我是特别敬佩中国汉朝初建的时候那个“休生养息,无为而治“那个,就是黄老……

    梁冬:“黄老术”……

    徐文兵:啊,那会儿那个,真是一个~而且,《黄帝内经》啊,成书,什么时候?

    梁冬:也是在汉代。

    徐文兵:就在汉朝初年成的书。就经过一个大动乱以后,这些靠口传心授,把过去老师传授的东西记在心里的这些人们,才再安静下来,把它写成书。没有那个“休生养息”的年代,恐怕我们现在《黄帝内经》都读不到。

    梁冬:所以呀,历史总是环环相扣。“中央黄色,入通于脾……”

    徐文兵:诶,再说几个药物。刚才我说食物,小米粥,《伤寒论》说了,就是你吃完什么药以后,最后喝完“桂枝汤”,叫糜粥,“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然后说,这个人得完病以后,“糜粥自养”,不要吃肉,啊,免得叫“热遗食复”。很多人病了以后,就想吃点什么?清淡的、爽口的、容易消化,这时候熬点粥,或者做碗面条,都挺好。另外,我们中药用的,非常好的,健脾药,就是让脾的吸收功能,增强,让人变得强壮的药,都是黄色的。

    梁冬:比如?

    徐文兵:黄芪。黄芪你知道哪儿出的最好?

    梁冬:黄芪应该是中原地区出的最好吧?

    徐文兵:“黄天厚土”。黄土高原上的黄芪是最好的。哪儿?

    梁冬:山西罗。

    徐文兵:山西,我们老家。

    梁冬:既然你问到这个问题啊,哈哈!

    徐文兵:哈哈!山西北面浑源县出的黄芪叫“北芪”,也叫“箭芪”,就是那个射箭的“箭”。那儿的黄芪是效果最好。这个黄芪啊,它,就是补脾胃,生血压,甚至治疗这种胃下垂,或者脏器脱垂,效果特别好!但是现在呢,就没法说。现在为了提高产量,搞了一种“速生黄芪”……

    梁冬:啧,啧,啧……

    徐文兵:哼!

    梁冬:可惜啊,可惜啊!

    徐文兵:一年就能长成!现在开方子……

    梁冬:一般是长几年呢?

    徐文兵:三年以上才能用,三年。就跟现在吃鸡肉一样,它的几十天就出栏了,你吃一下,嚼得跟柴禾一样。这个黄芪呀,我们原来一开,你看古书上啊,一两、30克,这就大量了,就怕给人血压升太高,气提得太强。现在开30克——泥牛入海无消息——没一点反应;开60克,还没反应。最后,哈,开100多克,才有点,有那么点儿效果。

    梁冬:对,所以……

    徐文兵:就说现在药材质量下降了。还有呢,就是我们中药补脾胃的,你看,我刚才说的黄芪呀,“补中益气汤”听说过没有?

    梁冬:听说过?

    徐文兵:“补中益气丸”,里面主要药——黄芪。另外一个特别好的被脾胃的药,叫什么?党参,黄色的,甜的。你知道为什么叫“党参”吗?

    梁冬:不知道。

    徐文兵:上党地区出的这个“参”。上党地区在哪儿?山西长治。

    梁冬:失敬,失敬!哈哈!

    徐文兵:山西长治。这个上党的这个出产的这个参,补脾胃效果特别好,叫党参。你看啊,《伤寒论》里边,经常会用到人参。啊,你比如,“利中丸”,人参多少两。然后呢,白术,然后这个干姜,炙甘草……人参指哪儿的?人参是不是我们现在吃的这个东北人参、吉林参、高丽参?

    梁冬:不止吧?

    徐文兵:绝对不是。

    梁冬:“人”嘛,人主中嘛,天地人,人肯定在中间的嘛,对不对?

    徐文兵:高论,高!现在我们读《伤寒论》啊,一开什么人参?多少两?就是用那个红参啊,高丽参啊,或者生晒参啊,错的!你知道吗?在三国,就是张仲景生活那个年代,那会儿辽东,跟我们中原是没有关系的,那会儿那个地方不属于我们中原地区统治。所以,记住啊,《伤寒论》里边的人参,都是党参。

    梁冬:噢!

    徐文兵:味道是甜的。如果你现在用《伤寒论》的经方,给人啊,桂枝加人参汤,来一个,加那个东北人参,错了,你用错药了!

    梁冬:怪不得!

    徐文兵:真正人参我不知道你尝过没有?

    梁冬:我,我不知道啊?现在我比较吃的都是比较速效的吧?

    徐文兵:真正人参的味道是苦的,是入肾的,是补肾的,我都亲自尝过。然后,就好多时候,我们那些同行同道们辩论,我说人参是苦的。那个,我还记得看电视啊,有个《刘老根》,就是赵本山演的。《刘老根》里边有个著名的人物叫“药匣子”,就是那个谁?范伟演的。

    梁冬:这个,徐老师看来平常还是很有空的嘛,哈哈!

    徐文兵:哈哈,经常放松一下。这个药匣子本名叫李宝库,是专门研究这个山上花花草草的,然后给刘老根那个旅馆配药膳。他给刘老根,就是说介绍他药膳配方啊,放人参嘛,他就说用了什么人参的时候,人参有什么药用?这个李宝库就是药匣子就上来就背。我们中药有个《药性歌括四百味》嘛,我小时候就背过,第一味药就是人参。他这么说的,他说,“人参味甘,大补元气,止渴生津,调营养卫”。营是那个营长的“营”,就是我们血管里流动那个气,叫营。卫是什么?保护我们身体表面的,叫保卫的“卫”。四句话,很好记,这是那个古代明朝医家姓龚的他给写的。他背完以后,你知道刘老根,就是那个赵本山扮演的刘老根问他一句,他说,“人参是甜的呀?我怎么尝一直是苦的呀?”我一看这儿我说,“赵本山尝过人参,李宝库背的是党参”。你千万别用错药了!

    梁冬:好了,稍事休息,马上回来。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刚才呢,和徐老师讲到人参和党参的问题,那到底这个一般我们说的人参,这到底应该指的是党参呢,还是指的是东北的人参呢?

    徐文兵:看你要干什么?如果你是补脾胃的话,你要用党参……

    梁冬:党参是甜的?

    徐文兵:甜的,甜的味道。黄色的,然后它是补脾胃。

    梁冬:长的样子也像那样的吗?

    徐文兵:呵,长的那样子,也有个人样,但是不像那个人参,那么像个人。你要说,它为什么叫大补元气呀?什么叫大补元气?

    梁冬:大补嘛,我以前以为补就是加的意思,不是的……

    徐文兵:那叫益。

    梁冬:对。

    徐文兵:所以很多人认错字了。好像说吃人参就能让自己元气,加得多。

    梁冬:增加。

    徐文兵:然后就活得长。

    梁冬:add some thing。

    徐文兵:add some thing。不对,它是止损的,当你元气,快死了,就是快漏的时候,吃人参能给他补住漏,这叫大补元气。

    梁冬:补锅嘛。

    徐文兵:是防止流失。所以,你看我们,抢救危重病人的时候,出现什么,脱气、脱液、脱汗、脱血、脱精,这都是在漏元气啊。熬上人参,然后抢救。你看你的师傅李可老先生,那就抢救危重症的时候,善用人参。

    梁冬:是,他好多味药里面都有这药。

    徐文兵:补脾胃之气是什么?后天之气,用党参。真正要救命的时候,用人参。但是,现在人参都人工栽培种植的……

    梁冬:真正意义上的“人参”,哈哈!

    徐文兵:哈哈!所以你看那种野山参的话,价格比黄金都贵,比黄金都贵!

    梁冬:现在,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到餐厅里边吃“人参炒牛肉”的话,你一定不要觉得诧异哈。

    徐文兵:啊,那就是萝卜!

    梁冬:萝卜。“中央黄色,入通于脾”。这个脾,它实际上指的不仅仅是脾脏嘛,对不对?

    徐文兵:就是以脾代表的它们这一系列:脾又对应的是胃,然后呢,脾又主肌肉。下面它又说,脾又“开窍于口”,是吧?它一系列的。

    梁冬:这个所谓的“开窍于口”,这个“口”到底是指什么?是唇呢?口腔内部呢?

    徐文兵:口腔内部。

    梁冬:口腔内部?

    徐文兵:嗯,唇也包括一部分。因为我以前讲过,人的任脉啊,从小肚子起来以后,环绕口唇,所以口唇的颜色很性感,口唇的滋润颜色也代表一个人的生育的功能,这是经脉上的联系。但是口腔内部,就是口腔粘膜,啊,这些口腔唾液的分泌,这都跟脾有直接的关系。

    梁冬:所以有些人如果口腔内壁溃疡,是不是就是所谓的胃或者是脾胃之间的有什么问题呢?

    徐文兵:肯定是火,但是是虚火还是实火?那你就得判断一下。

    梁冬:那怎么判断呢?

    徐文兵:你看有些人口腔起溃疡吧,吃一顿辣椒……

    梁冬:反而没事儿。

    徐文兵:就好了,口腔溃疡就好了,这说明什么?这人吃凉东西,积往了,然后那个火就浮到表面了,梁冬:就下不去?

    徐文兵:一吃辣椒,开了胃了,下去了,就好了。但有些人就是,口腔溃疡就是,处于一种湿气加上热气,就反复不好的那种口腔溃疡,一般都有什么?吸收了太多的,我们叫湿毒,就是一种“富营养化”的东西,太多了,你要给他袪湿气。所以口腔表现出来的问题,你归究到脾,找脾,啊!我们现在人说,口腔异味,是吧?你说的这种口腔溃疡,还有人长,小孩长鹅口疮,就是一种真菌的感染,啊,还有的呢就是,口腔吧,它老咬自个儿的嘴。

    梁冬:诶,诶,是,是,是!有些人总是喜欢咬到自己的嘴唇,或者舌头。

    徐文兵:这就是肿了——湿气、水湿太过了。

    梁冬:所以,咬到自己嘴,可不是偶然现象。

    徐文兵:可不是因为他想吃肉了,是因为他吃肉太多了。

    梁冬:对,天底下没有偶然啊。

    徐文兵:只有必然!

    梁冬:嗯,“开窍于口,藏精于脾”。

    徐文兵:“开窍于口”呢,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看到一个人,望、闻、问、切的时候,我们要看他口唇的厚薄。口唇厚的人呢,一般他的肌肉,也比较丰满;口唇薄的人,一般肌肉比较消瘦,也代表他的一种脾胃的功能。

    梁冬:我发现有些人的面相是在变的:年轻的时候呢,口唇是比较厚的,诶,老了老了长着吧,开始变得很薄了。

    徐文兵:对,年轻的时候比较憨厚,拖嘴笨舌的。到老了以后,变得伶牙利齿。

    梁冬:变成纪晓岚……“开窍于口”。

    徐文兵:“开窍于口”,就是一个唾液的问题。

    梁冬:对,对,对。

    徐文兵:你看啊,有些人就是吃饭就得,吃一口饭,喝一口汤,口腔里边没有唾液。所有的水液,蛰之于肾,但是到了口腔又有一个分管的问题,那就脾的问题,这是一种表现,这种我们说脾胃的阴血,或者阴液不太足。还有一种人是什么?说话就是,痰声露露,或者唾沫星子乱蹦,睡觉……

    梁冬:嘴角上全是口水。

    徐文兵:诶,对,睡觉。一说激动了,这,口水就能跑到别人身上。睡觉的时候呢,流口水,湿枕头,这种人呢,唾液又过多。所以这都是脾的问题,这都要去~古人就是,智慧在于,他把这些看似,貌似没有关系的东西,给你列出一个规律来,让你去,很容易的找出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

    梁冬:诶,你看那个“活”,活着的“活”,三点水一个舌头。

    徐文兵:诶。

    梁冬:这个“活”这个字,如果~它怎么解释?

    徐文兵:唉,如果一个人,口干舌燥,就是口下没水,就说明他的津液啊,生化得不太足了。就是,我们说一个人,树没水叫“枯”了,是吧?这个人要没水呢,很难就“活”了。所以,治疗一些,我们现在说的这种干燥综合征的话,一方面,看看是局部问题还是全身问题?你比如说,就是我嘴干,那么我说,蛰之于脾胃。如果这人嘴也干,眼也干,鼻子也干,或者是生殖器官也干,那就说明根儿上有问题。这根在哪儿?

    梁冬:在肾。

    徐文兵:肾精了。辩证论治。

    梁冬:嗯,辩证论治。稍事休息一下,马上回来。广告片花……

    梁冬:依然回来到国学堂,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刚才徐老师啊,讲到“干”的问题的话,不是“肝”,而是干燥的这个问题的时候呢,要去看,到底呢是局部的干燥,还是全身的干燥。前两天碰到一个朋友,他说这个眼睛很干燥,那通常是什么问题呢?

    徐文兵:眼睛干燥,首先是肝的问题。就是我们说的肝胆的肝。

    梁冬:肝血不足?

    徐文兵:肝血,或者是肝的,肝也有自己的阴液,啊,就不能上乘。如果是程度较轻的话,我们一般在眼睛周围有几个穴位:眉毛开头,这叫攒竹穴,攒是那个攒钱的“攒”,竹是竹子的“竹”,攒竹穴。眼角,就是眼的目的外眦,啊,这叫童子髎,胆经的穴。有的时候呢,我们会扎一下睛明穴,就是眼睛的内角,就是膀胱经的第一个穴。

    梁冬:挤按睛明穴。

    徐文兵:诶,做眼保健操嘛。

    梁冬:对呀。

    徐文兵:这个针刺的就是力量更强,程度更深。程度轻的人,马上眼睛就能得到缓解。啊,第二个方法呢,就眼睛干呢。我们说,金能生水,金啊,木火土金水的那个金。

    梁冬:哦,对,对对。

    徐文兵:金能生水,也就是说,肺,它有一种推动人的体液,分布到各个部位的这样一个功能。就是肺能帮助肾去运化水液。你可以实践一下,你打个哈欠,打完哈欠你发现没有?

    梁冬:泪流满面。

    徐文兵:眼睛湿湿的,润润的,啊,叫金生水。这些都小办法都能缓解。如果这些招儿都不管用,那您就从根上找问题了。肝的妈妈是谁呢?

    梁冬:肝的妈妈——木的妈妈是水嘛。

    徐文兵:对,你还又得补肾了。所以我们,平常中药店有什么,“杞菊地黄丸”,是吧?杞是枸杞的“杞”,菊是菊花的“菊”,里面有地黄,这些都是帮助你滋润眼睛的。但是,“能挣的不如会花的”,你老人家整天盯在那儿打游戏、看着股票,然后呢,熬着夜、通着宵,你那儿漏着,我再给你补,没用!

    梁冬:对,还是生活方式的问题。

    徐文兵:真正养阴就是借天地之力量,晚上早睡,秋冬收藏。

    梁冬:对,所以呢,“藏精于脾,故病在舌本……”

    徐文兵:“藏精于脾”呢,就说我们说的那个脾的那个脏,是给这些脾的这个系统提供所有的能量,供它们活动的这个能量基础。

    梁冬:就它的能量基地?

    徐文兵:诶,基地,就说物质基础。但是很多人就经常跟我说,“诶,我的脾切了,我不也活得好好的吗?“

    梁冬:对呀?

    徐文兵:是吧?问这个问题的人呢,犯了两个错误:第一,他简单地把解剖学的那个有形的物质器官,和我们中医的脾的概念对上了。啊,意思就是,我这儿有个“心”,你那儿就必须得对应有个“心”。我脾切了,你那个脾就崩溃了。大家记住啊,人不光是有一个肉身,有一个肉质的器官,它还有背后的东西,背后的东西是什么?就推动这个器官工作的。我们说神经呀、血管在支撑它,那谁又支撑这些神经、血管呢?它的背后是谁?肯定是我们中枢的某个区域在控制——啊,诶,现在几点了,我要给脾供血了,那信号就过去了。它即便没有那个脏,那是不是说,它就不给它供血了?你伤了它的物质的有形的东西,你伤了它那个无形的东西了吗?

    梁冬:诶,在《西藏生死书》里面讲到过一个叫“幽灵通”的东西,他说有一些人呢,做了截肢手术啊,晚上呢,你在做梦,或者是在真实地能感觉到那个被截掉那个手的疼痛。

    徐文兵:不用做梦,白天就感觉。我,就这个,西方的,这都不是西藏人说的,现在医学有这个病,名字就叫幻肢痛。幻是幻想的“幻”,肢是肢体的“肢”。痛!他本来截肢了,比如说肘胳膊没了,他能明确告诉你大夫,“我左大拇指疼。”你扎哪儿?你怎么治?

    梁冬:哈哈。

    徐文兵:对吧?况且人有代偿功能,当人眼睛瞎了以后呢,他的嗅觉、听觉会变得更敏锐,是吧?就说,我这个脏腑不能工作了,但其他有代偿。所以,切了脾了,不等于把脾所有的东西都切了。就像你刚才举这个例子,我把我手切了,截了,但是,指挥手的那一套工作的东西,都还在,那个神还在!

    梁冬:这是非常有意思的^

    徐文兵:所以这个脾,是藏精的。不见得你切了它,你的精就没了,啊。

    梁冬:对。

    徐文兵:他的病,人的病,就说,脾胃出现了问题,表现在哪儿呢?

    梁冬:“舌本”。

    徐文兵:“舌本”是哪儿?

    梁冬:诶,我以为就是“以舌为本”呢。

    徐文兵:呵呵,这个啊,树根和树本,是不一样的。

    梁冬:对。

    徐文兵:树根是什么——地底下那个东西。树本是树桩子,树干。我们以前不认识这个字!我不识字啊,你说“本”,根本根本就是“根”,不对。真正我们舌头,它有舌根儿,这个舌根儿是属肾的。这个舌的主体是属脾的……

    梁冬:诶,你吃过那个“久久鸭鸭脖”,他有的时候还有鸭舌头嘛,你看那个舌,他分两段,后面还有一个根儿,连在后面的,是吧?

    徐文兵:诶……

    梁冬:那个叫“舌根”?

    徐文兵:那是“舌根”。

    梁冬:前面,就是有肉的是“舌本”?

    徐文兵:真正的就是那个主根、主干,舌尖是属心的。

    梁冬:哦,还有那么大学问?

    徐文兵:舌的两边是属肝胆的。

    梁冬:所以说,那个法兰西式接吻,两个舌尖一打架,肯定就心动了。

    徐文兵:而且,他们有说那个品葡萄酒,就说,舌尖对什么敏感?这个两边对什么敏感?然后,把舌头一卷,让那个酒在舌头上滚动,是什么感觉?味道都不一样!都跟我们的五脏是相对应的。

    梁冬:是,是,是。

    徐文兵:“舌本”呢,是舌的主体。当脾胃有问题的时候呢,就是会在舌头的主体,就是主干上出现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现在说的什么?

    梁冬:湿。

    徐文兵:胖大舌,一看舌头肿的。然后呢?

    梁冬:伸出来水汪汪的大舌头。

    徐文兵:呵呵,水汪汪……两边两排牙齿印儿。什么意思啊?就说,正常人,老天给你配的舌头是正好跟唇齿相依,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牙咬不着你。你呢,舔到牙,这个舌头,就脾胃里边湿气、食积太重了以后,这舌头就肿了。肿了以后什么呀?你牙一合,就咬着这个舌头了。

    梁冬:哈哈。我以前老咬到自己。

    徐文兵:舌头肿了!我们一看这种人湿气太重。然后,我们看舌头呢,中医望舌诊,就是有个看舌苔。有好多人早上起来一看,舌头上边厚厚的一层舌苔。有些人就刮,啊,刮完了以后~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说你有本事把那牙床伸到肚里去刮一刮,它这儿是个外在表现。

    梁冬:哈哈。

    徐文兵:内在的原因是什么——脾,富营养化,吸收了太多不该吸收的东西。

    梁冬:就像说太湖,啊,最近出现什么什么藻?什么什么藻?

    徐文兵:我们现在好多得的病跟自然,跟我们都是对着的。

    梁冬:这叫“天人相应”嘛。对,“故病在舌本……”诶,你看舌头还看什么,通常?

    徐文兵:舌头要看这么几方面:一个看舌头的颜色,第二看舌头的大小。就是一个是“形”,一个是“色”,还要看“态”,就它怎么动?你知道吗,好多人伸出舌头来是颤的。都认为是狗伸出舌头在那儿哈哈颤,其实好多内心不安定的人,伸出舌头是颤的。

    梁冬:呵呵,散热呢,哈哈!

    徐文兵:不是散,诶,散心火的!对,对,对。还有呢,小孩多动症有个特点叫“弄舌”。人家说,挤眉弄眼,他没事儿就在那儿吐舌头。就跟那蛇吐信子一样。其实就是心里面那个毒火太重,吃鸡肉太多了,吃得枫火香山。就要看舌的形状、颜色、动态。有时候还要看一下舌底下边那个静脉血管,是不是那种怒胀的、紫色的。我们舌头下边还有两个穴位,叫“经外奇穴”——一个叫“金津”,金是金子的“金”,津是天津的“津”,叫金津。另外一个叫“玉液”。就我们说治疗一些人没有唾液,或者是有点精神情志方面的问题,就扎这儿。

    梁冬:诶,你真的舌头上扎过针啊?

    徐文兵:我真扎过啊。

    梁冬:哇,太可怕了!

    徐文兵:我怕他咬我,我还得拿一个东西先捏住他。

    梁冬:呵呵,拿一架子把牙齿给撑起来。

    徐文兵:对啊。

    梁冬:真是这样吗?

    徐文兵:真的,我都扎过。

    梁冬:还有一个问题啊,就是,有些人呢,喜欢吃这个口香糖啊。我在我小时候老吃口香糖,我妈叫我别吃。她说这个老吃吧,就是伤那个津液,就是天津的这个“津”。

    徐文兵:对,我特别反感人嚼口香糖。

    梁冬:为什么呢?

    徐文兵:首先不礼貌。中国人吃饭也是个很庄重,很庄严的事情。这些人,没事儿老在那儿嚼一个口香糖。

    梁冬:做吃饭状。

    徐文兵:诶,腮帮子一鼓一鼓的。这个东西是,也是从美国流来这种文化,啊,就是很多人盲目这个跟风。这个有两个问题,一个,我们这个“咬肌”啊,就是这个下颌关节,这儿有个穴位叫“颊车”,很多人得一种病叫“下颌关节紊乱”,就是当他咬一个大的东西,吃一个大东西,比如说,昨天我还来一个病人,他说,徐大夫,我又卡住了。”就吃一颗大葡萄的时候,一伸,咔,合不上了。就下颌关节啊。他这个紊乱怎么造成的?就是老这么嚼东西,你不给它休息时间。我们一天吃三顿饭,该干活干活,该休息休息,他整个儿天天就让人嚼着。啊,还有一些,很多胃病人的表现是什么?嚼不动。人家,我有个老太太是我妹的同学的妈妈,她就跟我~那个人是个经络敏感的人,我给她扎针啊,这个针尖,往哪儿走,这个气感怎么走,她没学过医,她给我描写得清清楚楚,她就说这个经络。她就跟我说呢,她当她胃病犯的时候,她就觉得腮帮子酸,就这个颊车穴这儿。颊车穴是胃经的第六个穴,这儿气就不足。所以,老嚼那个口香糖,我个人认为都是在伤自己。另外,现在所谓的牙膏和口香糖,我总是怀疑他们有破坏胃粘膜的作用。

    梁冬:为什么呢?

    徐文兵:牙膏是不得有清洁作用?

    梁冬:对呀?

    徐文兵:是吧?你清洁是牙齿,你怎么能保证你不吞个一两口那个牙膏进到你的胃呢?

    梁冬:肯定有嘛,经常都有。

    徐文兵:肯定有啊!你漱口的时候一不小心,啊,咕咚一口~所以我最早研究胃病,我突然发现,胃病都跟这个刷牙有关系。

    梁冬:很多人把牙膏吃到肚子里得的病?

    徐文兵:对,得了胃病。没清洁牙,清洁了自个儿的胃粘膜了。还有口香糖,口香糖里面有什么东西?

    梁冬:有橡胶吗?

    徐文兵:有橡胶,你不会吞进橡胶。有什么甜味剂,有什么什么剂,至少它有防腐剂。

    梁冬:对,长期……

    徐文兵:对呀,一卖一两年,你怎么保证它不坏呢?是吧?那个防腐剂会不会伤到你的胃呢?所以这些外来的东西,我建议大家,一定要学做贵族,啊,“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不吃东西的时候我们就安安静静地。所以我看好多人,一边走,一边吃着东西,然后一边干活,一边吃东西,我说你们都在伤神吧,你那个神顾得上吗?是吧?你到底该干什么?吃饭,正正经经吃饭,全神贯注。哎呀,这个东西怎么做的?怎么吃更好?怎么吃更香?很认真,这都是大事儿。我们现在都把这个,活着不知道为什么?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还在那儿拼命工作。

    梁冬:哎呀,您不是在说我吗?好了,稍事休息一下,马上回来。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仍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啊,讲到这个舌头的问题。这个舌头呢,还有一些人哪,喜欢在舌头上做那种……

    徐文兵:呵呵,舌钉儿。

    梁冬:啊,搞一个钉儿。高级一点的,再镶个钻石在上面。

    徐文兵:啊,一伸舌头,咵,眼前一亮!

    梁冬:对呀。

    徐文兵:这都是一种自残、自虐,不健康的行为。我都是反对的。尽管我看到很多人,耳朵眼儿打很多,耳朵上打一眼儿还不够,打一排眼儿,自虐!自虐也有他背后的心理,也有他生理的问题。所以舌头这个东西,我发现呀,好多人失去了这种嗅觉,有的人是失去了味觉,也出在这个脾。吃什么东西是什么?食不甘味,味同嚼蜡,吃什么都一个味。你说这些人活着有意思?所以,对这个舌头一定,一定要注意保护,怎么保护啊?我的观点是,不要受那种特别辛辣的,或者是寒热的那种刺激。现在可以研究味,就是舌头上不是有味蕾吗?什么叫味蕾呀?不就是一些活跃的小细胞吗?你这么,先,咵,一道冰,然后,咵,再冰火两重天,然后,再一道热水,然后再一道辛辣的,然后……最后全伤到。所以你看真正会保护舌头的都是些什么人?品酒师,是吧?品酒员,那些人对舌头保护都非常好。

    梁冬:诶,有一些牙刷啊,他还带那种刷舌苔的刷子,是吧?

    徐文兵:对,对,对。

    梁冬:那种东西好不好啊?

    徐文兵:那就是我说的嘛,有本事你伸到肚子里去刷去。

    梁冬:噢。

    徐文兵:你表面上刮一刮也对,真正地,就是要去吃这种芳香、化湿、消食、化积的药物。舌头给你一个信号,里面多余的东西太多。

    梁冬:“故病在舌本,其味甘,其类土,其畜牛……”

    徐文兵:“其味甘”,“其味甘”的意思就是说,甜的嘛。苦甜的味道最容易被脾胃吸收、消化的。同时呢,多吃甘甜的味道呢,也能增强脾胃的功能。这个“甘”还包括一个味道叫“淡”。“嚼得菜根”,什么叫“嚼得菜根”?一般人都要什么?加点什么辛辣、刺激、咸鲜、美味的,是吧?但是呢,“五色令人盲”,这种五味,就是滋味太厚了,我们叫“甘脆肥浓,腐肠之药”。就是你吃的这么多东西,味道这么重,说明什么呀?说明你脾胃消化吸收功能差了,你才加这么多,刺激。就跟一个男人性能力不强,非要吃春药一样。真正一个脾胃功能强的人,就什么?能在这种甘淡的饮食当中,品出滋味来。真正,红叶老师不是讲过吗?真正吃饭人是吃什么呀?什么叫吃饭?我们现在把吃菜当吃饭。

    梁冬:吃饭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吃饭”。

    徐文兵:就是一碗小米饭,干饭或者白米饭,有这个,如果这个粮食,就是五谷好,主食好,都可以不用菜,直接拌点酱油汤,拌点豆豉,都能下饭,而且那个人吃得津津有味。我们现在是什么?大鱼大肉,然后浑醒,然后,不吃主食,够了。颠倒了!如果你有一幅好的肠胃,或者是有一幅好的脾胃,你能从一些很薄的滋味里面,或者别人看起来都没什么滋味的东西,你品出滋味来。这时候你吃饭,就是别人看你很将就,其实你消化吸收……

    梁冬:很讲究。

    徐文兵:非常好的。那帮病人是什么?必须得弄点辣的。没辣的怎么样?不下饭。是吧,没胃口。这些人都跟,我刚才说吃了春药去干活一样。所以,真正的味道,真正养人的味道——甘淡。你们,在外,老在外面吃饭的人啊,呵呵,你把那个饭,你打包回家,第二天早晨起来你尝一下,你都咽不下去。味道太重了!太hou了!太咸了!可是你头天晚上吃,为什么不觉得?那会儿你在一种油和腻的状态下,你必须靠这些东西来刺激你的肠胃,你能吃下去!可当你睡了一觉,平和之后你才知道,我怎么吃味道这么重的东西?所以老是在家吃饭的人,我个人认为健康长寿。老吃这些甘淡、平淡的人,省自己的元气!人吃饭就是拿自己的元气去化谷气嘛!你吃那么多没用的东西,然后吃了以后又排出去的东西,你还不如吃的适量的。而且古代有一个养人的饭叫“陈仓米”。我们现在火力旺,有劲的话,吃新米。可有些人脾胃弱,吃了以后受不了,怎么办呢?吃“陈仓米”,就是放置很多年的米。那个米呀,就是它那种,就我们现在说那种风化了,或者是蛋白质,这个消解了。那个米是什么?味道就特别甘淡,就对这些脾胃有毛病的人,我们说刚刚大病初愈的人,熬上一点陈仓米喝,慢慢就恢复了。

    梁冬:在孔子讲到这个这个~叫酱,你看韩国料理和日本料理它还是有这个酱嘛,有一些潮州的那个菜里边还有酱,但是我现在很少在这个汉人吃的饭的时候吃上这个,看到这个酱。

    徐文兵:东北有呀!

    梁冬:那个酱,就是葱沾的那个酱?

    徐文兵:孔子讲过不得其酱,“不得其酱不食”呀!

    梁冬:这个“酱”是怎么来的呢?

    徐文兵:发酵!我们待会最后要讲到肾的时候,会讲到这个话题!就是发酵以后的东西,能够微生物发酵,或利用自身的酶发酵以后呢能够帮你去分解这种动物和植物蛋白,又省了你的元气。

    梁冬:怪不得!

    徐文兵:所以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吃臭豆腐?好多这个韩国人和日本人喜欢吃纳豆,我们闻一下都觉得受不了,人家吃得津津有味。为什么?神需要!你身体的本身知道它。最早我觉得也不是我们靠什么科学研究发现纳豆,是动物的本能,诶,发现这个东西变成这样以后,尽管闻着不好闻,但吃进去以后这个化的功能,不是消的功能,化的功能提高了!

    梁冬:“消”和“化”有什么区分呢?

    徐文兵:消是物理变化,一块大猪肉嚼成小块猪肉,最后变成了乳糜状的,它还是猪肉。化呢?经过你的酶,猪肉,蛋白质,分解成氨基酸,氨基酸再重新组合变成人肉——化!

    梁冬:所以很多人不健康,估计是没化,是吧?

    徐文兵:不化!

    梁冬:消化不良其实是就是没把猪肉变成……

    徐文兵:有人是消不良,有人是化不良。

    梁冬:对。

    徐文兵:一定是分清楚,消是胃的问题,化是小肠和三焦的问题。

    梁冬:怪不得呢?怪不得!

    徐文兵: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中医的理论——哲学!“物无美恶,过则为灾”,那么说啊,吃甜的,甘淡的东西对脾胃好,那我就吃甜的呗!吃了个啥结果?

    梁冬:土伤水,土克水,所吃甜的东西,估计肾不好!

    徐文兵:首先表现在牙不好!

    梁冬:对!因为~那个牙为肾之余嘛!

    徐文兵:对,骨之余。肾主骨、生髓,然后呢,牙是骨之余。所以你看小孩子吃糖多了。

    梁冬:不是说传说中,广告里面都叫作什么龋齿呀!

    徐文兵:龋齿,对!其实就是把肾给伤了!还有个成语叫“囫囵吞枣”,什么意思?枣是补脾胃的,枣是甜的嘛!“大红枣儿甜又香”嘛!但是,吃甜多了伤肾,所有有个哥们很聪明说,那我就不拿牙咬它了,我就直接吞进去。他这个思路是对的,起码他知道吃甜多对肾不好。但是他认为什么?不经牙咬你就不接触牙了?你经过脾胃吸收消化以后,身体体内血糖增高,你照样会伤肾!所以大家记住,吃甜的多了以后就伤肾。第一个表现,吃甜多了以后,小便就哗哗哗的。

    梁冬:固不住水了?

    徐文兵:固不住水。就肾的这种闭藏功能就不行了。如果再吃甜的多了,女人就会出现白带异常增多。啊,有人说真菌感染,霉菌感染,不是,它是湿气!就是说营养的东西太多了,它要从那儿往出走。男人会表现出来在阴囊周围就出现那种粘汗,有的人阴囊周围出现湿疹。我看到很多人在那儿坐,就是一会揉揉这儿,一会动一动腿,我一看,唉,是不是裆下有湿?

    梁冬:呵呵!

    徐文兵:所以甜的东西吃多了,对脾胃好,对肾不好,对生殖功能也不好。还有人吃了这种营养过多以后会出现肥胖,肥胖的人就出~女性肥胖就导致一个问题是什么?闭经啊,不来列假了。老百姓有句俗话说“母鸡肥了不下蛋”。

    梁冬:呵呵呵!哦,原来这句话从这里来的!

    徐文兵:唉,她吃胖了以后她就不排卵了。

    梁冬:对,因为肾主生殖嘛,对不对?

    徐文兵:唉!所以那个producing egg是肾的问题。你吃甜的东西呢就抑制了他这个功能。

    梁冬:对!

    徐文兵:你看另外一个母乳喂养,当母乳,母亲去产,生产这个甘甜的乳汁的时候,她那会儿是没有月经的。

    梁冬:哦!

    徐文兵:当她一回奶,停止给孩子哺乳了,肾精,月经就来了。

    梁冬:那土呢,是克水的,但是呢,本来木克土嘛,但如果土再强的话,会不会反侮其木呢?

    徐文兵:那就更复杂了,但是我们就说一个最基本的关系。千万别认为,啊,一说这个对什么好,一定是我们治的那个病是什么?就说正好他是什么,土不足,诶,正好呢肾水还挻足,我们给他补。补到一定程度,不吃了。所以我现在很反感有些人一给人开药就,半年一年吃去吧。唉,你这个药到底是有效还是没效?有效,那他症状就变了,那再吃你的药就不对了。

    梁冬:对!

    徐文兵:那你要是没效我吃你半年药干嘛呀?所以大家一定要尊贵点儿,找大夫去看,望、闻、问、切,开出一副对我合适的药,吃上顶多三五个星期,然后就停药换药。啊。

    梁冬:对,这个我觉得道理是在这里。如果要捏一个穴位呀,或者是敲一敲胆经、带脉啊,这种事情,做哪一个体力动作,是助于我们的脾的健康的?

    徐文兵:脾有几个穴位啊,就是最有代表性就是脾经上呢,有一个叫“太白穴”。这个太白穴在哪儿呢,就是我们经常痛风出现的地方。

    梁冬:在哪儿?

    徐文兵:就是大脚趾的内侧。大脚趾的那个褶子关节的后面,那个穴位叫太白穴。

    梁冬:噢。

    徐文兵:太白穴呢,后面有个叫“公孙”。这两个穴位在足底按摩的时候,一个是代表人的甲状腺,另外一个代表人的胃。按摩这两个地方,能够促进人的脾胃的消化和吸收。特别是那个公孙穴。

    梁冬:有些人吃些东西就觉得特别胀,是不是就是这个脾胃能力不强?

    徐文兵:那就是胃的问题。

    梁冬:胃的问题?

    徐文兵:嗯。

    梁冬:而且是胃胀了之后就睡不着觉嘛,会不会?

    徐文兵:对啊,“胃不和则卧不安。”

    梁冬:这个问题有点假公济私。主要是帮我们的老马,录音师老马问的。

    徐文兵:哈哈哈!

    梁冬:哈哈哈!好了,感谢徐老师在今天呢,和我们花了一个小时,轻轻松松地讲了两三句话。好high哟!太感谢了,谢谢徐老师!

    徐文兵:再见!

    梁冬:再见!



    返回列表页 百拇医药网 杜义华 20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