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堂20090822 梁冬对话徐文兵 第十三讲


  下载 国学堂 20090822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3金匮真言论篇第十三讲.mp3

  下载 国学堂 20090822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3金匮真言论篇第十三讲.doc

  下载 国学堂 20090822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3金匮真言论篇第十三讲.lrc

    《金匮真言论篇》第十三讲

    播出时间:《中国之声》2009.08.22

    ?南方赤色,入通于心,开窍于耳,藏精于心,故病在五藏;其味苦,其类火,其畜羊,其谷黍,其应四时,上为荧惑星,是以知病之在脉也,其音徵,其数七,其臭焦。

    参与整理:冷冷清清、水下倒影、浮尘、点儿、若竹、雪狐、青春美丽逗、建良、天机锁、饺子樹、若水、子轩、天色以晚、悄悄、小翔、猪光宝器

    ?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我是梁冬,对面依然是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徐老师您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冬:对!上一周的时候我们学到《素问?金匮真言论篇第四》,讲到了“五脏应四时”,其中讲到东方与青色这样的关系,就是说一系列的东西都是有呼应关系的,只要和木有关。

    徐文兵:嗯。是应的!他这儿不知不觉已经把地域的概念、季节的概念、植物动物的概念、数学的概念、音律的概念都给你灌输进去。

    梁冬:刚才你讲到“地域”的时候,我一身冷汗,呵呵……是方位对吧!

    徐文兵:方位!

    梁冬:对。而且呢,重点我觉得有趣的地方就在于说,原来他是全息统一场,什么样的动物它居然跟植物,还跟数字,尤其上礼拜我们还讲特别有意思的,对应木的, 3、8这个数字,所以说这个人是个三八,真的是很深刻的!

    徐文兵:对!我们学辩证唯物主义就说到了普遍联系,变化发展,那么大家就细问下事物之间到底哪根线牵儿着呢?有一种普遍的联系呢?几千年前《黄帝内经》告诉你了,这就是他们的普遍联系。至于他们怎么变、怎么化、怎么发、怎么展,那是以后我们再讲……

    梁冬:后话,我们慢慢道来!是吧?

    徐文兵:今天我们就接着往下讲!

    梁冬:南方!

    徐文兵:对,方位转到南边了!记住是我们北半球,中国,你到澳大利亚、南非……

    梁冬:反过来!所以在香港有一个堪舆学家叫苏民峰,他说他年青的时候专门去了南半球,去澳洲考察当地风水,发现风水的格局恰好与香港相反!

    徐文兵:对!轻易不要去做这种长途的旅行。

    梁冬:对。

    徐文兵:要慢慢适应,因为什么,你的气血流动变化和地域环境是有关系的。突然去改变它,一旦不适应,就会得出一种莫名其妙的病。很多人说,跑到西藏说我要去干吗,回来以后闹一身怪病。很多人去两极,他要探险!你也不想想,那些地方都是没有人烟、寸草不生的地方,不适合人类居住,你跑那儿去干吗去!

    梁冬:对。

    徐文兵:那当然是找地狱呢。所以我建议大家,现在科学发达了,交通工具确实也方便了,一日千里飞得很远。是,可以了,但是呢,得病的机会也增大了。

    梁冬:对,这个很危险很危险。

    徐文兵:南方。

    梁冬:“南方赤色,入通于心”。

    徐文兵:哎~~中国人把南方和这种颜色跟人的心联系到一块。

    梁冬:对,那个赤和红有什么不一样?

    徐文兵:赤和红,中国人描写英文叫red,这种color的颜色有好多种。赤!赤卫队!

    梁冬:红军!

    徐文兵:红军。还有什么?

    梁冬:还有朱。

    徐文兵:朱,朱元璋的朱。

    梁冬:朱砂,朱砂掌。

    徐文兵:红得到了极点,红得发紫。还有赭,中药里有个“代赭石”,包括我们现代研究很多石头,叫鸡血石,还有朱砂,这种红的颜色,中国人为什么用这么多不同的字来表现它,同样一个红,不一样!

    梁冬:信息不一样。

    徐文兵:代表的信息能量都不太一样,所以有的颜色叫正红,有的叫朱红,有的叫桃红,完全不同!有一门学问叫“色彩治疗学”,就给不同的病人去看不同的颜色,而且最后达到一种平衡和谐这种效果。道家有句话叫“五色令人盲”,我们现在看的眼花缭乱的东西太多了,感官刺激太多了,而且很多现在电影都追求这个,全是这种画面,强刺激强色彩,最后看完以后,这讲的啥故事(都不知道),所以都是悦目而不赏心,我倒真怀念以前那黑白电影和那个老照片,色彩不是特丰富,但给你留下能想象的空间特别大,又扯远了。

    梁冬:“南方赤色,入通于心,开窍于耳”。

    徐文兵:看到这种红颜色以后,就会鼓动到人的心气,所以我们中国人是把红色当成喜庆的颜色,从七情对应来讲,心主喜,肝主怒,肝主愤,所以我们把这个红色是当成是鼓舞人的心气的颜色。所以哀伤的人悲愁的人用点红的颜色,那么狂的人,疯狂的人,登高而歌,弃衣而走,夜不能寐,两眼血红的人千万不要用这个颜色。用什么颜色?

    梁冬:用黑色啊?

    徐文兵:用黑色,所以你要给他布置房间再用点红的(就不行)。我看到几个大龄剩女家里布置的颜色,赤红。

    梁冬:搞的跟发廊一样,哈哈哈~~~南方不是有发廊搞成这样吗?

    徐文兵:我不知道哪儿人会用这种颜色,人除了结婚那天晚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以外,平常谁用那种颜色,老把自己心火煽的那么亮,最后还没着没落,一看这人有问题,不能说这人有病,(是)有问题。需要调整颜色。“入通于心”。

    梁冬:对,“入通于心,开窍于耳”,这个我就不明白了,常常都说“肾开窍于耳”,为什么这个地方讲“心开窍于耳”呢?

    徐文兵:《黄帝内经》它是黄帝学派集大成的一本书,其实啊,我告诉那些反中医的人,最好反中医的方法不是用科学的方法去反中医。

    梁冬:用中医的方法反是吧?

    徐文兵:用中医的方法反中医,《黄帝内经》很多论述——比如说味道入哪个脏,起什么用,或者开窍——它有自相矛盾的地方,或者说不大一致的地方,这时候你要想一想,它背后是指什么。我们经常说一句话,我一说你就明白了,“开窍于耳”,有一句话叫什么,“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我上次讲receive不等于accept,为什么会出现“听而不闻”?

    梁冬:为什么呢?

    徐文兵:为什么呢?

    梁冬:因为心不相应。

    徐文兵:心不在焉,对吧?心神不在那儿。其实我们接受所有的外来刺激,如果你的心不去应它,它对你来说没有刺激,是吧?我以前讲过“泰山崩于后,麋鹿戏于前”,我没反应,我还在专心看我的书,或者我在禅定,我在静坐,其实那会你的心神是收回来的,所以我们说开窍于耳其实呢耳朵也是心神出窍的一个窍道,说到根上你都能解释。

    梁冬:但是这个东西有些偏颇的地方的原因就是,眼睛还跟心(对应呢)~

    徐文兵:对啊。

    梁冬: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徐文兵:这就是我教大家理解它,“开窍于耳”也有解,真正的开窍于耳我们讲耳朵属于肾,心的开窍在哪?

    梁冬:舌对不对?

    徐文兵:舌有窟窿吗?

    梁冬:那就是喉。

    徐文兵:咽喉。很多人说“咳咳”一紧张嗓子就干就咽唾沫,很多人说心火一旺嗓子就红了肿了,很多人说:“我有慢性咽炎。”我说你有慢性心病,渴望、焦虑没有得到满足,其实心的开窍应该在扁桃体包裹的咽喉处。

    梁冬:太对了。我们公司有一同事是火相人格,经常“恩恩恩”“咳咳咳”,就这个样子。原因就在这里。

    徐文兵:嗓子冒烟烟冒火。

    梁冬:对。

    徐文兵:这就说到开窍于耳。另外说到这个耳朵呢,我就讲一下,中医很多相面的“望闻问切”,根据人的耳朵大小来判断人的寿命。其实就是说耳朵大呢,肾是藏精的,容器大,底子厚,有可能活得长。很多人的耳朵小,或者耳轮比较薄呢,先天肾精有点不足。

    梁冬:所以呢中国的相术后呢被弄偏了,其实它刚开始的时候我估计还是有很多的学术基础的。

    徐文兵:有啊。

    梁冬:还是有的。

    徐文兵:应啊,得应,我们现在人就瞎迷信,啊一说这请个大仙来看,看这看那,我说你干吗不测试他一下,测试完了,通过你再让他看。

    梁冬:这倒是真的啊。

    徐文兵:是不是,真正的古代这些人比如说堪舆风水的这些人他是能体会到气的。我们现在很多人是肉眼凡胎,左青龙右白虎,后面靠山,前面踏一条河,废话!那肉眼凡胎的人都能看见。那你解释一下,十三陵风水哪变了,是山变了还是形变了?哪也没变,那为什么埋开国皇帝就走运,埋末代皇帝就背运呢?气变了,真正这些人是能体会到气的存在,而能体会到气的存在的人要么就生而神灵,要么就后天老师教的,通过一定的修身修心的方法去体会到的,它是有师承,而且有考核的。

    梁冬:恩,资格认证。

    徐文兵:不像现在出来顶个头衔,我是几代传人,我是大师,这个那个。

    梁冬:现在大师贬值啦,通货膨胀。现在都是太师。

    徐文兵:太师。

    梁冬:OK!老师都贬值啦,叫大师,大师不行叫太师。好,稍事休息一下之后,继续回来。

    (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和徐文兵老师一起来看《金匮真言论篇第四》。刚才讲到“南方赤色,入通于心,开窍于耳,藏精于心。”之前讲到的那个“入通于肝,开窍于目,藏精于肝”不一样,说的是东方嘛,对吧!现在南方啦。或者是说“火”这样一种气,就是“藏精于心”。

    徐文兵:像东方这一系列呢,它对应的脏是肝,肝就是藏它们精气……我们说脏腑的时候说过,什么叫“腑”——传化物而不藏;什么叫“脏”——藏精气而不泻。所以肝藏的精气支撑我这套系统去工作。那么南方的这套系统是靠“心”,这个肉质的“心”藏的它的精气精血来支撑这套系统去工作的。所以当一个人的肉质的心出了问题的时候,他的物质基础就崩溃了,不要谈别的了。所以我们以前讲过一个病叫什么“心气内洞”,那就是漏精漏气了,那就不行了。

    梁冬:对!这个地方叫“故病在五脏”,为什么他是病在五脏呢?

    徐文兵:就是人在病到“心”的时候,“心者,君主之官”,是最后一道防线了,其实已经病得很深了。所以你对应前面说的肝,病在什么地方?“发病惊骇,病在头项”,那就是我们说,春天来了,容易得这个病。可是呢,到了这个心的这套系统,(有)人说:“徐大夫,我得什么病?”我说:“你挺重的心病。”“心病什么意思?”我说:“挺重的病了!”病在五脏。一般我们都是 “舍車保帅”,先舍体后舍身,先舍腑后舍脏,舍到最后不能再舍了——心病!

    梁冬:哦!那是很严重了!

    徐文兵:嗯!很严重了,病在五藏。

    梁冬:“其味苦,其类火,其畜羊,其谷黍”。

    徐文兵:诶,什么味道能通到你的心气呢?苦味。

    梁冬:所以良药都是苦的,是吧?

    徐文兵:“良药苦口利于病”。

    梁冬:对呀!

    徐文兵:你按刘力红老师解释,病——丙丁火都是心病啦。是吧!所以这苦味药都通心调神,最后治你的病。所以呢,做中医有时候挺好当,因为百分之七八十中药都是苦的。为什么中药是苦的呢?

    梁冬:很多病都是心病?

    徐文兵:很多病都是心病!而且我们饮食里面缺苦味。

    梁冬: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的解释了!

    徐文兵:你发现没有?

    梁冬:要平衡嘛!对不对?平常吃苦吃的少,到时候需要的时候就吃点苦。

    徐文兵:诶!平常吃苦吃的少,积聚到一定程度来场病。最后出现一个聪明的医生,开点苦药,好了!

    梁冬:对!所以年轻的时候吃点苦呢,对年老是有帮助的。

    徐文兵:年轻时候多吃苦,老的时候就吃甜了。年轻的时候老吃甜,牙都掉了,到老了啥也吃不着了。

    梁冬:“其味苦,其类火”,是吧?

    徐文兵:说到这个“其味苦”,我刚才说了,我们平时饮食里面,最不缺就是甜的。然后呢,平常还吃点儿辛辣的,有些人还吃点水果,有酸的。“十个厨子九个咸,还有一个忘加了盐。”是吧!咸味,都不缺!唯一缺了苦味。苦味我们补充啊,有人会有意识地补充一点儿苦味。他觉得吃点苦以后,能够什么?有胃口、舒服。比方说,有些人会喝点苦丁茶;有些人会喝点苦咖啡,一喝咖啡,人家很有品味,人家不加糖。是吧!有些人还会说,吃点苦瓜,或者炒点苦菜。但是有意识地这么吃的人不多。有觉,就是说有自己的感觉,想吃点苦的人,现在呢,知觉也被麻痹住了。所以最后都去求医。吃苦最有名的人最谁?

    梁冬:卧薪尝胆!

    徐文兵:没错!勾践!你看,人家就卷土重来。是吧!卧薪尝胆,吃的是苦。我告诉你,这个苦味能够把人的那种邪恶的心火给去掉。苦的另外一个作用,能坚肾。能够把肾精给巩固住。所以这个苦味呀,大家要记住,有意识吃点苦,到老了,绝对有好处。

    梁冬:平常还有什么办法能有意识地吃点苦呢?

    徐文兵:喝茶。

    梁冬:吃锅巴算不算呀?

    徐文兵:算呀。饭焦呀。我经常跟我的病人说,吃点烤馒头片儿、吃点锅巴,但现在锅巴又商品化了,是油炸的锅巴,纯粹有香味,有油,没有那种苦味了。真正你让一个人吃苦,挺不容易的。我有时候自个儿熬点药喝,一看这药这么苦,我就心想,那么多病人,整天在喝我开的这付苦汤子,那要是没有点信任还真是喝不下去。

    梁冬:呵呵。

    徐文兵:而且一喝都那么长时间。但是,今天郑重强调一下,吃点苦是有好处的。

    梁冬:而且,喝开有瘾。

    徐文兵:诶,而且,对这个心和神是有好处的。

    梁冬:对,事实上来说呢,就是很多人在人生当中也是这样啊,偶尔呢,吃一点点苦呢,你反而能感到幸福感。

    徐文兵:诶,不吃苦的话,你体会不到你现在的这么多好吃的东西。

    梁冬:真的,真的真的。

    徐文兵:所以苦味有时候被做为开胃菜,就是当你觉得没什么食欲,吃不下饭的时候,饭前吃点带点苦的东西,诶,觉得胃口来了。但得掌握一个度。我们用少量的苦,能够帮助人开胃,但是吃苦吃多了以后,苦寒的东西伤胃。

    梁冬:对,我就想问这个问题,为什么,比如说,苦瓜也好,还有黄疸也好,黄连也好啊,是吧?它为什么会有腹泻呀……那东西呢?

    徐文兵:寒啦。

    梁冬:苦是寒的嘛,按道理说……

    徐文兵:也有苦温的呀,我刚才说的那个,锅巴和烤馒头片就苦温的。半夏就是苦温的呀。

    梁冬:那为什么有苦寒和苦温之分呢?

    徐文兵:那就看你中的什么样的邪气了。一般人都是心火,一看是热症,那么我们就用苦寒的药,还有人心里面中了这种寒性的毒。

    梁冬:什么叫心里面中了这种寒性的毒?

    徐文兵:嘿,抑郁症的很多人都是什么?心结,有解不开的疙瘩,你摸上去绝对不是火,绝对也不热。

    梁冬:心有千千结嘛。

    徐文兵:诶,这些人全是中了这种寒性毒。你必须得给他用温性的药给他化开。完全不一样。你千万别用错了。

    梁冬:“藏精于心,故病在五脏。其味苦,其类火,其畜羊。”

    徐文兵:你看,肝胆的时候讲的是“其类草木”,木生火,我们讲把草木点着了以后,就产生那种火焰,这时候那种无形的火的存在,这就是对应了我们的心。所以你看那个心气虚的人,或者是心火弱的人,点燃一堆篝火的时候,突然眼睛就流泪了,然后就觉得,诶,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其实就是什么,这就叫感应。你把这种东西,火,点燃,煽动起来以后呢……而且古代的篝火晚会,都跟什么有关?

    梁冬:都跟求爱有关。

    徐文兵:诶,都是撩拔人的欲望的那种。你看我们篝火的“篝”,交媾的“媾”,是吧?

    梁冬:对。

    徐文兵:这些其实都跟火有关。其实是一个煽情的东西——火。但是现在人是火大发了。

    梁冬:所以有男青年带女青年去参加篝火晚会,动机很不纯的。

    徐文兵:呵呵,浪漫,浪漫。

    梁冬:浪漫,浪漫。是吧?所以,“其类火,其畜羊”羊是……

    徐文兵:参加篝火晚会又要了一个烤全羊。

    梁冬:哇,那就很猛了,哈哈……

    徐文兵:呵呵。其畜羊。我后来有段时间研究饮食呢,我把它们俩掉了一下。就把这个鸡和羊掉了一下,因为羊吃草的,对应一下……

    梁冬:木?

    徐文兵:肝胆更好,鸟呢是朱雀,对应南方丙丁火更好。但是我们还尊重《黄帝内经》啊,《黄帝内经》呢把这个羊归到了心。

    梁冬:火?

    徐文兵:诶,心火里面,羊肉是非常温性的一个东西,中国文化很多汉字,好的词都跟羊有关。

    梁冬:对,善良的善啊。

    徐文兵:吉祥的祥啊,美好的美啊。

    梁冬:義啊,義薄云天的義啊。

    徐文兵:都跟羊有关,所以这个羊,呢,我估计是……

    梁冬:羊羊羊。

    徐文兵:是跟我们中华民族,从狩猎到驯化动物,可能最早被驯化的,支撑我们这个饮食结构的,就是羊,所以吃点羊肉是温性的,按《黄帝内经》理论是补益我们的心气、心血的,伤寒论有个方子。

    梁冬:叫什么?

    徐文兵:当归生姜羊肉汤。

    梁冬:哇,很猛啊,一听这名字就知道啊。

    徐文兵:治疗什么?妇人腹中?痛。这个?,是一个病字边,一个亏虚的亏。肚子里边空的,疼的,虚寒证,当归生姜羊肉汤。我们山西有个百万名医叫傅山,傅青主,明末清初一个……

    梁冬:大家。

    徐文兵:大家。你要说人是个好医生,那简直贬低人家。人家是个好的哲学家,好的书画家,那书法就是一流。

    徐文兵:顺道做一个好医生。

    徐文兵:捎带脚儿,人家做了个医生。傅青主有一个非常著名的食疗的这么一个方子。

    梁冬:治什么的呢?

    徐文兵:治什么,就治……他当时是给他妈妈配的这个方子。很多好中医的父母都很长寿,原因就在于她有一个懂医的、尽孝的儿子,尽孝且懂医,懂医且尽孝。他当时设计这个方子,就是滋补他母亲这个比较虚弱的身体,就里面主要成份就是羊肉,还有这个其它的一些配料,他给它起了个名儿,给这道药膳。

    梁冬:起了个名儿。

    徐文兵:叫“头脑”,就是脑袋的头,脑子的脑,叫“头脑”。因为他那个羊肉炖起来有那个羊肉块儿,还有点炒面糊糊,就炖出来就好象那个……

    梁冬:脑浆。

    徐文兵:脑浆一样的那种感觉,他把这个专利转让给一个饭馆去做,也是个回民馆子。

    梁冬: 你刚才说到这个“头脑”,他真的是把那个东西炖得像糊糊一样?

    徐文兵:它是个非常好的补益人的一个精血……而且它蘸的那个调料也特讲究,蘸的是韭菜,而且这个韭菜是拿盐腌的,叫咸韭。正好是一个非常好的补心补肾的平衡的这么一道药膳,中国是药食同源,最有名的拿羊肉做的两道药膳,一个是张仲景的“当归生姜羊肉汤”;一个就是傅山傅青主的清和元的“头脑”。非常好。

    梁冬:据说这个羊啊,吃不同地方的羊也不一样,跑着的真吃草的那种羊和吃饲料的那种羊吃出来完全不一样。

    徐文兵:山羊和绵羊也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梁冬:好,“其畜羊,其谷黍”。

    徐文兵:黍子。

    梁冬: 这个东西我们就不是很了解了,平常在北京很少吃到。

    徐文兵:这个说白了大家都知道,你们听说过一个成语叫“一枕梦黄粱”没有?

    梁冬:对啊。黄粱一梦——

    徐文兵:那个黄粱就是黍,呵呵!对,这个黍啊,是北方专门出产的一种黄米,它比小米要大,而且这个黄米是黏性非常好,南方人吃糯米,吃年糕是拿糯米做的,是白米,我们北方人吃的就是黍,叫黄米。

    梁冬:哎,现在还有的吃吗?

    徐文兵:有啊,你到内蒙啊、山西晋北、大同,我们经常吃那个黄糕,金黄金黄的,特别地软特别地黏。我们一般吃——可以吃素糕,就是不加任何调料,就是蒸熟了吃;然后呢也可以吃炸油糕,就拿那个黄米糕包上豆沙、或者包上菜、或者包上糖吃。我们老家有句话叫“三十里莜面四十里糕”,什么意思?就是说吃的粮食不同,它的耐饥耐饿的效果都不一样,吃大米以后呢很容易就觉得饿,为什么呢?一般的大米它就是淀粉,蛋白质含量低,特别有些地方种两季稻、三季稻,那个大米产出来基本上都是淀粉。可是你要吃莜面呢,它就是一种高寒地区出产的,我们经常说这个燕麦啊、莜面,它本身莜面就是这种耐饥耐饿,提供补充热量就高,所以你吃完莜面,你能走三十里不觉得饿。可是比莜面还厉害的是什么?就是这个黄糕,就是黍米。黍米做的(吃了)能走四十里。所以中医是把黍归到了什么,南方赤色,补益人的心气的。所以你碰上一个吃素且抑郁的人,你又不能给他吃鸡,又不能给他吃羊,咋办呢?吃黄米糕。黍米,这是五谷之一。

    梁冬:现在很少吃得到,在市区里面。

    徐文兵:什么原因?首先北京就不是一个高寒的地方,所以它出产的这个——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它出产的这个东西就不多。在我们山西,山西大同的海拔要比北京高一千米,所以它本身冬天比较冷,当然夏天也比较凉快,所以这种地方出产的东西正好是提供给这方地方的人,如果这个热量提供得跟不上的话,这地方的人也难以生存。你到了西藏吃的是什么呀?糌粑,青稞,酥油,是吧?那提供的能量就更得大了。所以地域不一样,人不一样。

    梁冬:所以前段时间我在街上看见有那个青稞酒,那喝起来很猛喽?

    徐文兵:嗯,青稞酒很好喝的。

    梁冬:“其谷黍,其应四时,上为荧惑星”。

    徐文兵:诶,荧惑星就是火星。

    梁冬:就是大家说的《火星叔叔马丁》那个吗?

    徐文兵:对。

    梁冬:就是那个火星呀?

    徐文兵:现在……我今儿看一报道说,咱们国家也要发射一探测器去探测火星,就是那个火星。

    梁冬:好!“上为荧惑星,是以知病之在脉也”。

    徐文兵:上一期讲的那个肝,病在哪儿?筋。

    梁冬:肝?对,肝在筋嘛。

    徐文兵:心主血脉,这个脉有两种。

    梁冬:有哪两种?

    徐文兵:动脉静脉。

    梁冬:对,生理卫生学过,但我忘了,动脉和静脉怎么区别?

    徐文兵:运行新鲜的、含氧量高的、红色的那个血,而且是在跳动的那个脉——动脉。回流这些含氧量低、含二氧化碳多而且有一些废物的这个血——静脉。脉病,人一说心脑血管病,涉及到血管的病,那就是都跟这个心有关,常见的脉病?

    梁冬:有什么?

    徐文兵:你觉得呢?

    梁冬:哦,痛风算不算?哈哈,我只关心这个~~~

    徐文兵:现在流行的脉病首先是冠心病。什么叫冠心病?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的病叫冠心病,简称冠心病。什么叫冠心病啊,心脏在那儿跳,心脏本身也在工作,你不能又让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这个心脏本身它也需要供氧,需要营养。那么给心脏提供新鲜的血液和营养的动脉——叫什么?

    梁冬:冠状动脉。

    徐文兵:什么叫冠状动脉?它像一顶帽子一样,扣在心脏上。当供应心脏这个冠状动脉出现问题了,或者是我们经常说现在人动不动就做手术,做什么?

    梁冬:搭桥?

    徐文兵:支架!先支架。一说这儿窄了,怎么办呢?现在科技发达了,通过这个血管,然后一般通过股动脉,伸进去一个东西,然后把那儿支承(起来),“啪”——一支,开了,就叫支架。有的人连续放好几个支架。等过个三五年支架又不行,又堵住了,怎么办呢——搭桥。一看那儿堵了,建立一个侧支循环,从哪儿切下来一段动脉血管给它接上。你像那个叶利钦嘛,就做过搭桥手术。这其实都是叫脉病,对吧,其实都是心病。原来人老说,你这个动脉血管壁有这种粥样的硬化,有这种好像斑斑块块的东西附着在血管壁上。然后咱们就发明一种药,把这个斑块、粥样硬化的东西给它清掉。但是清掉以后突然发现了一个什么问题?

    梁冬:什么问题?

    徐文兵:突然发现被清掉的那地方倒是没有斑块了,但是呢,那地方开始渗血了,开始出血了。

    梁冬:这叫什么病呢?

    徐文兵:突然人们发现,人居然长这个动脉粥样硬化,长这个斑块,原来是人在自救。人在发现那有脆裂,容易出血,它先长一东西把那儿好像贴个那个胶皮一样,“哧儿”给它贴上,这是动脉粥样硬化的原因。当然,发现它堵血管以后,把它清掉以后,突然发现这儿往出嗞血了。

    梁冬:所以,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徐文兵:稍事休息一下之后,马上回来。

    (广告)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刚才讲得太有趣了,徐文兵老师讲到心脏粥样硬化,是吧?

    徐文兵:诶,动脉粥样硬化。

    梁冬:诶,这个粥样硬化呢,很多人以为是我们的敌人把它清掉,结果清掉之后发现它还是我们的朋友。

    徐文兵:这就是说,如果你老是从一个局部,把人当成机器,割裂开全身去分析一个疾病的话,你很容易犯一个错误就是什么?按倒葫芦起了瓢。所以这种药物的这种毒副作用它老是出现,其实就是说你治好一个病,另一个病又起来了。怎么办呢?只能宏观把握,去看看为什么?当一个人发烧的时候,你先想想他为什么发烧?是身体的自我保护反应,还是说这个人整个就错乱了,是在胡闹。所以,当他出现这种血液出现粘稠、动脉出现这种粥样硬化的斑块以后,你先想想:它在干什么?它是不是出现它这种动脉血管壁或毛细血管出现脆裂所导致的,所以你要通过全身去调整它。让它最后达到一种自愈的目的,那是最高级别的治疗。你老撇开人的这个心神,认为你就是上帝,你就要主宰一切,你就得横插一杠子去给他治,最后,就是,招致,就是说,你治好了一个,然后引起很多的病。我们经常见的脉的病,比如说,有的人会出现什么,大小的动脉炎。还有出现什么,血栓闭塞性脉管炎。就是从手指或者是脚趾的末端,开始坏死,一节一节地往上坏,然后一节一节地往下切。还有现在旅行出现的一种病叫什么,经济舱综合症。就是坐经济舱,然后长途飞行,坐位比较小,啊,我也没坐过头等舱,但我见过头等舱……

    梁冬:呵呵!

    徐文兵:头等舱比较宽大,而且可以随意走动。所以坐这种经济舱的人,突然就发现,等他下了飞机以后,突然出现了猝死。为什么会出现猝死?就是他老不活动,在静脉里形成了这种瘀血,中医叫瘀血,西医叫血栓,突然它又活动以后,这瘀血或血栓呢,就堵在我们血管里面,就造成肺栓塞,就肺一下喘不上气来。有的会造成什么?心脏骤停。这都是飞经济舱人出现的病,所以这种突然的起和突然的降,加上这种长途的飞行和不运动,很容易造成心病。

    梁冬:所以呀,还是……

    徐文兵:在家呆着吧。呵呵!

    梁冬:没事要坐个火车,还躺着,坐个卧铺什么的,是吧?

    徐文兵:散散步。所以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梁冬:真是有道理的。啊,“……在脉也,其音徵”,宫商角徵羽的徵。

    徐文兵:角徵羽的徵。

    梁冬:这个徵呢,五音之一,相当于今天五线谱的5,suo。do、re、mi、fa、suo的suo。

    徐文兵:suo的音。所以心气虚,或者心气弱的人,应该听这种调子的音乐,或者是歌曲。

    梁冬:啊,我们又找了一小段suo为主题的,补心的音乐,给大家分享一下。

    (播放音乐《喜洋洋》片段)

    梁冬:诶,回来呢,刚才讲到啊,这个“其音徵”,然后呢就是“其数七”。七这个数。

    徐文兵:南方的数呢,就是根据伏羲那个“龙马负图而出”嘛。伏羲这个看这种“河图”和“洛书”,把那个数字和我们观察到的这种现象联系起来。南方呢,对应两个数,一个是七,一个是二。二和七是对应的这个心的,所以心气虚的人多用一下二和七。

    梁冬:137。

    徐文兵:我的电话就是137的,呵呵。

    梁冬:也就是这个太,今天这一集啊,网友会在后面排的,呵呵。

    徐文兵:暗合这个补益心气。因为我出生那年是六六年。六六年就分析五运六气是水太过。

    梁冬:所以补一下火?

    徐文兵:水太过的好处是什么?脑子够用,肾水比较足。但是对应的,有一利就有一弊——你学中医以后,你就不会为某个东西多了高兴,瞎高兴——它有一个脏多了以后,对应的肯定就有一个脏就要弱。所以你肾水太足的人、天河水太过的人,对应就是什么?

    梁冬:脾脏?

    徐文兵:心气会弱,水是克……

    梁冬:克火的,是吧?

    徐文兵:对呀。

    梁冬:我以为呢,水再过的时候呢,就会伤到土了,因为本来,土是克水的嘛。

    徐文兵:反攻了。

    梁冬:对,侮嘛。

    徐文兵:反侮。

    梁冬:所以心气弱。

    徐文兵:所以就会让人觉得心气就弱。我对应我来讲,我这个心气就比较弱。

    梁冬:对,也没有什么特别宏大。

    徐文兵:悲观主义者,小富即安。

    梁冬:一年收几十个徒弟就算了,呵呵!

    徐文兵:呵呵,学生,学生!啊!

    梁冬:“其数七”,然后呢,“其臭焦”。

    徐文兵:“臭(xiù)”就是我们说的那个臭味的那个“臭(chòu)”。在这儿发音,就是说,我们知道它对应的味道是苦了,然后闻到的气味,怎么能鼓舞人的心气呢,它说了,焦,焦到底是个什么味?

    梁冬:很有意思,什么叫焦呢?哦,你那个,电丝,你烧了,呲,然后,那个皮,那股焦味儿。

    徐文兵:对,其实就是草木,包括一些动植物啊,你看我们检查一下这个衣服是不是纯毛的,咋办呢?

    梁冬:烧一下毛,是吧?

    徐文兵:一点,那个焦臭味就出来了。啊,一看啊,蛋白质烧了,纯毛的。其实这个焦味,就是植物和动物燃烧以后的那个味道。我们现在人为什么心浮气躁,晚上睡不着觉?

    梁冬:为什么呢?

    徐文兵:因为我们天天都在闻汽车尾气。

    梁冬:啊,在这儿等着呢?

    徐文兵:对呀,你到深山老林,你什么感觉,你到,一回到大城市,你什么感觉?

    梁冬:立刻很躁。

    徐文兵:立刻很躁。灯红酒绿,夜不能寐,辗转反侧,为什么呀?闻的味就是,整天就煽动你的欲望,鼓舞你的心气的。

    梁冬:我们吸进了汽车尾气,排出了干净的二氧化碳,都是人肉吸尘器。

    徐文兵:所以这个抽烟,咱们说抽烟,为什么抽完烟有灵感呢?

    梁冬:鼓舞了你的心气?

    徐文兵:但是呢一方面被鼓舞了,哪儿就弱了?手脚就冰凉了。所以抽完烟以后很多人就知道手脚凉。还有你老举的例子,贾平凹说的作家都有脚气,为什么?抽烟抽的。我见过很恐怖的人,有的人一天要抽三包烟。

    梁冬:三包那就基本不断了?

    徐文兵:三包烟就属于那种省火柴那种人,就是不用再续火啦,一根接一根。

    梁冬:李老就这样。李可李老,哇,那真是头尾接着。

    徐文兵:对,咱们那次你请李老吃饭不是把我叫去,我一看李老仙风道骨,精干儿瘦,一头白发,喜用附子,就是纯阳纯火的东西。然后一抽烟,一根不断。所以李老的降世拯救了一大批阴寒恶毒的人。他本来一看就是个火相,就是那种火命,开出的方子都是附子、干姜、肉桂……全是这些火性的药。所以把那些整天吹空调吃冷饮,寒了心、齿冷的人一下给救了。但是你让李老去救那些什么本身就有虚火的人、躁狂睡不着觉的人,可以就有点儿不大对。

    梁冬:哦,有道理、有道理。“其数七,其臭焦”。心火这个东西,刚才讲到脉这个东西,我还想提一个问题。就像您诊脉现在都是诊三个地方对不对?

    徐文兵:三部九候。这是古脉法。

    梁冬:对。刚才因为我们讲到这个南方啊、火啊,它对应的就是脉嘛,对不对?三部九候是哪三部啊?

    徐文兵:三部,上次我来讲,你问我三焦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跟你提到一个人叫周潜川。这是我们民国到建国以后的一个不光是中医,道家、科学……各方面集大成的一个人。周潜川在文革前就被迫害致死以后呢,但是他的东西传下来了。他有一个高足,这个人叫廖泽厚。廖泽厚可能大家不知道,但是廖泽厚的儿子很有名,在社科院还是在中科院。他是学西医的,但是后来研究医学史,这个人可能岁数比我大一点,五十来岁,叫廖育群。大家可以在网上搜一搜。

    梁冬:哪个“育”,哪个“群”?

    徐文兵:育是教育的“育”,群是群众的“群”。他,廖育群写了一本书叫《医者意也》。而且廖育群整理一本,就是他父亲传承下来周潜川的书叫《古脉法》。这人很伟大,能把这么宝贵的东西贡献出来。中医失传就是很多人秘而不传,但是这个廖泽厚先生呢把周潜川东西继承下来,很多。然后,廖育群又把它公之于众。这本书叫《古脉法》。我现在号脉的这套方法,全是这套传承。

    梁冬:啊!

    徐文兵:上中下三部。头颈号什么脉?上肢号什么脉?下肢号什么脉?都有,就是大家可以去看。

    梁冬:就是去你那儿诊脉,还得脱袜子罗?

    徐文兵:呵,脱袜子。我告诉你啊,我们说这个人肾虚,还是不虚,先来一说,诶,我是肾虚,证据呢?证据呢?有几个证据。一个是什么?我们“寸关尺”号脉,就是三个指头搭在人的手腕桡动脉上,一般如果第三个指头号不到脉,就没脉可跳,你可以初步判断这个人是肾虚。但是这个桡动脉就是这个“独取寸口”,号的是什么?肺脉,因为肺的经络从这儿走过。所以你可能还是只能说,判断这个人,气短,或者是你跟肾靠一点,肾不纳气。你就问一句,你说,“你是不是老觉得气短啊?老觉得吸一口气到不了肚子?”“啊”,那人说,“没错,你怎么知道?”“啊,就号脉告诉的。”但是你真要知道这个人肾虚不虚,你摸哪儿?肾经上也有动脉,肾经上跳这个动脉你知道在哪儿吗?

    梁冬:在哪儿?

    徐文兵:太溪穴。太溪穴在哪儿?

    梁冬:在哪儿呢?

    徐文兵:脚的内踝骨的高点,往后,和跟腱的中间,这个地方叫太溪。这儿你用手号号脉,它也有脉在跳。如果你号到这儿冰凉,没有脉,然后一捏太溪和昆仑,薄如蚕翼,就是两片皮了……

    梁冬:有些人脚后跟那个地方很窄很窄。

    徐文兵:跟腱那特别的很窄很薄。一看这人虚到家了。

    梁冬:我还以为那是很漂亮的事情。因为我有段时间研究这个女性……

    徐文兵:你喜欢病态美。呵呵。

    梁冬:我就觉得一个女青年,哇,后面很宽。我就老觉得这个地方不够优雅。

    徐文兵:绝对能生育的人。一看那儿那么薄,绝对子宫壁也很薄,怀不了孕或者怀了也坐不住的人。所以你摸完这儿以后,我给人定位,说你肾气虚,或者肾精不足。有根据的,中医是讲证据的,尽管有一些证据我们能感觉到,你们或者普通人感觉不到。那两个中医或者是——相对啊,我不能说自己是中医高手——相对的程度上,中医他的证据是可以交流的。不能说我说他肾虚,你说他肾不虚。那么咱们坐下来论一论,中医在《黄帝内经》的基础上它是成为自己的体系,是可以交流,可以讨论的。当你反驳一个人,说那个人诊断错的时候,你要拿出根据来。就是说号脉,太溪穴那儿是有脉的,相反来讲,我现在讲的是肾虚,肾虚就有肾实吧。都说肾是水,没有火。当人出现尿路感染的时候它也有火,这人会出现小便频,小便急,憋不住尿。然后小便的时候叫滴滴答答,或者是叫什么,烧灼、疼痛。这时候说明他,现代医学说有泌尿系统感染或者有早期的这种肾盂肾炎啊,什么东西。这时候你摸他太溪脉,嘣嘣嘣跳。就是说本来应该是很沉稳,潜龙嘛,应该沉潜。结果那儿就浮上来了,嘣嘣嘣跳。一看,肾中出现了浮火,这时候你在那儿把他那个邪气给他泻一下,他的泌尿器感染症状随之就缓解。

    梁冬:有意思啊,有意思!我的技术性的问题就来了,这些芭蕾舞演员天天把这个脚立着,令到她那个太溪穴长期处于压迫紧张状况,会不会对她的肾脏有影响呢?讲到刚才说到这个太溪穴,就是肾经上的脉的问题哈,我刚才就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你看那些芭蕾舞演员常年把那脚都竖起来,她的那个地方就很紧张嘛,常年压迫,它会怎样影响她肾经呢?

    徐文兵:芭蕾舞演员的问题我专门做过研究,它把人的肾经……肾经走到肚皮上以后那就叫冲脉,冲脉对女性来讲就是散布于胸中啊,促进自己的乳房的发育的。

    梁冬:对,所以她长年压迫之后,芭蕾舞演员就不会前倾了,这个重心……

    徐文兵:哎,重心就很稳了。

    梁冬:就不会往前掉了。

    徐文兵:就不会被忽悠了,对生理是有影响的。我看过很多不健康的人采取的不健康的姿势:我们现在第一是学芭蕾舞演员,脚尖着地,脚后跟不着地。脚后跟是肾经的一个分支,所以你想让自己的肾强的话,绝对要脚后跟着地。脚后跟着地的话,人的津液,我们讲那个天津的“津”和液体的“液”他就会足,或者均匀分布在人体的各个部位。所以碰到这种眼干,鼻子干,甚至有的人会出现这种生殖器官那种干涩的人,脚后跟一定要着地。还有人呢,我讲过脚后跟是干裂的,这种人一看就是,肯定……本来是肾,本来你就管着水,你家还没水,说明你虚的到一定程度了。脚后跟要着地,所以很多人我说你们要出去应酬穿个高跟鞋,平常为自己保健养生,做贵族的话,你要穿个平跟鞋。但是我的很多病人们还是美是第一,让别人觉得好看是第一。“徐大夫,我今儿穿了个平跟鞋”,我一看,穿了个坡跟。还有啊,以前满族人穿的那种叫“痰盂鞋”,它是哪儿着地啊?

    梁冬:中间。

    徐文兵:中间着地。包括我们现在很多人啊,做足底按摩。一说你这个肾有问题,扣那个脚心嘛,就涌泉穴那个位置,但是你记住,那个穴位从自然角度来讲,它是什么?

    梁冬:凹进去的。

    徐文兵:凹进去、弓起来的,是不着地的。着地以后很明显一个特点,这个人叫平足嘛,平足人什么啊,不能长途行军嘛。因为脚弓高,脚才有弹性呢,你平足的话,平着脚着地,它受力,他坚持不了多久。所以真正健康的人他这脚心是弓起来的。睡觉前你再按摩你的涌泉穴他有个什么作用,有个升压作用、有个兴奋作用。所以很多人做完足底按摩以后,反而兴奋得睡不着觉。还有一些有点潜在心脏疾病的人突然一做……我那天看一报道,说一个九十多岁老头跟一足底按摩店打官司。所以这个东西刺激一定要掌握一定的医学的道理。你穿那种痰盂鞋让那个脚心着地的话,也是不健康的。所以我们正常穿的鞋,前脚掌后脚跟一着地把这涌泉穴一弓,诶,最健康。你再想想猫走路的那个优雅的姿势,在你桌子上纸上留下一个很优雅的梅花印。一看,中间空的,前面爪着地后面跟着地。为什么不学学自然的东西呢?

    梁冬:对哦,所以你说有些仿古建筑的餐厅,搞一些女服务员穿的这种痰盂鞋,她们应该申请工伤补助。

    徐文兵:对。另外那个“其臭焦”,老抽烟的人把心气鼓舞起来了以后,伤的是什么?火克谁?

    梁冬:火克金呐。

    徐文兵:金是什么?

    梁冬:肺嘛。

    徐文兵:对。你看现在很多科学宣传片嘛,一说这个——你看看这就是抽烟人的肺!心气倒是鼓舞了,灵感倒是出来了,但是把自己的肺给干掉了。

    梁冬:是有点儿可惜。好,刚才跟徐老师讲到候这个肾的脉,就是这个太溪穴这个脉。三部九候,还有一个就是摸上面嘛,对不对?摸……应该是脖子部分。

    徐文兵:挨,对了,就是我们现在看好多电影里,有人昏死过去了,上来一个人,摸哪?不像人中医摸手腕,人直接摸颈动脉。颈动脉搏动处是我们中医讲的胃经经过的。那一点呢叫人迎。

    梁冬:在哪里啊?

    徐文兵:人迎,就是颈动脉搏动处,脖子中间,侧面。“人”是“人类”的“人”,“迎”是“欢迎”的“迎”。这个穴又叫天五会。因为它周围有五个叫“天”的穴位。这是候什么?中医讲胃气。当然现在医学说这个更重要,颈动脉。颈动脉要没了,人也就死了。但中医也有一句话叫: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这颈动脉。但胃经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脉,就是我们脚背上——《伤寒论》特别提到——叫趺阳脉。这个“趺”是“⻊”一个“夫人”的“夫”。这个对应的穴位呢在足背最高点。你摸,有个脉在跳。

    梁冬:对,这地方是有(脉)。

    徐文兵:这对应的穴位叫“冲阳”,“冲阳穴”。“冲”,“冲动”的“冲”,“阳”,“阳气”的“阳”。所以我们候一个人有没有胃气,尽管一摸脖子,颈动脉还在跳,但是他的消化功能到底怎么样?因为古代没有输液技术,也没有很好的鼻饲的技术。就是说,你这人牙关咬紧,我怎么给你喂药?就靠这个人还能灌得进去药。而且灌得进去药以后这个人还能把它消化吸收掉。所以在《伤寒论》有很多抢救这种危重症,包括李老用伤寒的方子抢救很多危重的病人。据说当地灵石县的急诊室都不在西医院,都在他那个中医院里边。但他抢救的一个指标,就是知道这个人可救不可救,候他哪个脉?足背上的这个趺阳脉。这个脉还在跳,有救;这个脉要是没了,那就是我们叫四肢厥逆到了极点,基本上是不可救了。

    梁冬:有些人穿鞋,绑鞋带勒得过紧会不会有影响那个(脉)?

    徐文兵:会影响你的胃的消化功能。

    梁冬:怪不得把鞋勒紧了会吃不下去(饭)。

    徐文兵:他会抑制,就是身体突然接到信号——让我的胃蠕动得慢一点。当然了,如果这个人食欲特别亢进,糖尿病那种消谷善饥,有点过分了,我们也可以做点比如说局部的针刺、放血,给他减点阳。

    梁冬:有些人吃不下东西是不是按摩下脚背这个位置就会好点儿?

    徐文兵:吃不下东西原因很多。吃不下东西有很多心理原因。人啊,困过劲,不困了;饿过劲,不饿了。很多人吃不下东西是因为自己强烈过度地节食。到最后呢,不吃了。其实……

    梁冬:厌食症。

    徐文兵:厌食症……是伤到了心气。心是什么?火。火生什么?

    梁冬:火生土嘛!生脾胃。

    徐文兵:对。没有食欲你怎么可能吃东西呢?所以治疗厌食症还当心病去治。

    梁冬:那你们还摸哪些脉?

    徐文兵:心脉。衡量一个人还有没有心气儿。

    梁冬:那是摸哪?

    徐文兵:我们有两个心。一个是心包。真正候心包的脉你知道在哪儿?

    梁冬:在中指?

    徐文兵:就是摸中指的两侧,就是食指和中指接缝处,和中指和无名指接缝处。你摸到这,感觉到有脉跳,我的心,就是说的那个心包是很正常的。我前几天看那个电视——李敖。李敖说他坐监狱受的刑罚你知道是什么?夹棍。

    梁冬:对,这个以前都看过的,古代的那种。

    徐文兵:是把两只圆珠笔夹在你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和食指和无名指之间,然后呢,合起来,他把你的右手握在你的左手上,然后他给你压,加劲儿。李敖说,十指连心啊,疼得他受不了了。貌似很轻的一个东西,为什么?就握到了他的脉点上。脉点之间通心通神,所以他疼得受不了。当时给他加刑罚的这个看守说:李敖先生你也不要恨我啊,要恨就恨你的右手。结果李敖更牛:我也不恨我的右手,我恨那个圆珠笔。

    梁冬:哈哈哈……

    徐文兵:但是李敖没解释为什么夹他的左手不夹右手。

    梁冬:为什么呢?

    徐文兵:效果更好,左手。心脏一般在哪?

    梁冬:在左边啊?

    徐文兵:左边,离心更近。

    梁冬:哎呀!

    徐文兵:所以一个简单的刑囚,都有中医的道理。

    梁冬:在中国古代,当然这个是属于国学里面比较糟粕的一部分了,是吧?

    徐文兵:就是说那些人啊,掌握了一些道理可以用在治病救人上,你也可以用在害人上,所以为什么《黄帝内经》上经常说“非其人勿授,非其人勿传”。

    梁冬:对!

    徐文兵:他们老说你们中医保守,我们这些掌握了天地变化关系真理的人,你交给那些有善心有大德的人,他能治病救人;你交给这些混蛋,他就去害人。是吧,你说他懂不懂经络,懂不懂穴?

    梁冬:嗯。

    徐文兵:这是说心包,这个穴还有个挺有意思的特点,就是中国古代看孕妇是不是要临产,摸哪儿?就摸这个中指两边。一摸这儿脉跳动明显,临盆了,就快生产了。这也是我们号脉的一个方法。另外就是候人的心气,就是你通神的那个气。号的是哪儿?就是小拇指。桡侧,就是我说平常号桡动脉,候肺气;尺侧,尺动脉,就是我们中医讲的“神门穴”的位置,这是候你的心气的,心神的那个气。说这个人心气高不高,有没有理想、有没有追求,还是活得有意思没意思,一号这个脉,跳得特别剧烈,一看就是心气很高,心火很旺,以妄为常,可能晚上睡不着觉,整天泡吧,一个吧跑到下一个吧,欲望无限。一号这个脉,弱得都号不到,按了半天都没有,都按出指甲印也没有,一看这个人心的那个神气很弱。这都是脉,真要讲到脉的话,《黄帝内经》大约有三分之一都在讲脉。

    梁冬:诶,所以带戒指都不能随便乱带的,你箍着哪个手指里面的脉,是吧?

    徐文兵:就箍住了哪条经,约束到哪条经络,都有它特定的含义。但是中国古代倒是不时兴带戒指,带个镯子。

    梁冬:对,对,带戒指其实不是很健康的一种(习惯),对吧?

    徐文兵:哎,带镯子吧,护卫一下内关穴、外关穴。

    梁冬:对的,所以呢,各位女青年你可以要求你的老公把金戒指改成金镯子。

    徐文兵:哈哈哈!玉镯子。

    梁冬:玉镯子这样的话对身体有更多的好处。好了,感谢大家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也特别感谢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谢谢!

    徐文兵:不客气!再见!



    返回列表页 百拇医药网 杜义华 20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