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堂20090725 梁冬对话徐文兵 第九讲


  下载 国学堂 20090725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3金匮真言论篇第九讲.mp3

  下载 国学堂 20090725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3金匮真言论篇第九讲.doc

  下载 国学堂 20090725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3金匮真言论篇第九讲.lrc

    《金匮真言论篇》第九讲

    《中国之声》播出时间:2009.07.25

    故曰:阴中有阴,阳中有阳。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日中至黄昏,天之阳,阳中之阴也;合夜至鸡鸣,天之阴,阴中之阴也,鸡鸣至平旦,天之阴,阴中之阳也。故人亦应之。

    整理团队:敦敏,天机锁 ,尐木頭 ,慧从卢溪,zxiu,小翔 ,yhlj,雷霆风云,建良,草木皆兵,心雅,蓝色天空,花菜,weiping,晓杰,饺子樹,子轩。

    梁 冬:是的,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我是梁冬梁某人,对面依然是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徐老师您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 冬:哎,我们废话少说,直接进入主题。上一次我们讲到《素问·金匮真言论篇第四》,今天呢我们要新开一段了,“故曰:阴中有阳”这一段,对不对?

    徐文兵:对。金匮真言论的第一段我们讲完了。第一段它主要讲的是春夏秋冬它容易刮什么风,然后容易导致什么病,然后怎么治,俞在什么地方。

    梁 冬:哦,说到此处呢,容我插一个小问题啊。很多朋友呢夏天的时候喜欢吹风扇,那这个家里面晚上睡觉的时候,吹风扇,比如说不同方向吹来的风有没有差别呢?

    徐文兵:呵呵,古代没有风扇,就是自己摇个大蒲扇扇。这个就是比较柔和的人造风,比较舒服。那老百姓古代没有电风扇呢,但是老百姓有个说法叫“最忌讳吹穿堂风”,是不是?你听说过这种说法吗?

    梁 冬:对、对、对。

    徐文兵:为什么穿堂风不好呢?对流特别强。我们现在都买住宅,就是南北通透。

    梁 冬:对,板儿楼嘛。

    徐文兵:对,板儿楼。板儿楼就是很时兴的这种样式,就是一开窗,空气一对流,风特别大。这种风特别大的,什么意思呢?穿透力强,携带能量或者信息也强。当人睡着了以后,我讲过人的卫气——就是保卫自己的那个气——就缩回到体内了,就是说人呢气就比较弱,你再吹着风,就特别容易得病。所以我们很多人就是小孩子晚上睡觉蹬被子,早上起来清鼻涕就出来了,有的嗓子开始疼,有的还发烧。也有些大人睡着以后就是吹风着凉,有的人会出现身体局部的麻痹,有的人就会出现眼睛啊眼皮跳,还有人比较严重的就是面瘫。所以睡着了以后啊吹那个风就叫贼风。

    梁 冬:还是很危险的。

    徐文兵:对,我们建议大家……很多人问我徐老师你怎么过夏天。

    梁 冬:对啊,又不能吹风扇,又不能开空调。

    徐文兵:我告诉你,心静自然凉。我讲过,就是说人有一套制热系统,是心,心火,心火苗一撩,热了。还有一套制冷系统,就是肾水,你把这一套系统打开以后,就好像身体里面有一个循环,它会平静。你看我夏天看病的时候,基本上我要给病人扎针,那我屋里绝对不能吹风也不能开空调,是吧?我看病一般还都是打着领带穿着白大褂,那多热啊,但是你心里要平静,你不着急,它就(不热)。特别热的时候,我一般是把空调的那个除湿功能打开。

    梁 冬:哦!

    徐文兵:还不是让它降温,就是让它除湿,因为我觉得那个湿气比那个热对人伤害更大。除湿以后呢,屋里稍微就是干燥凉爽一点,趁着这个劲儿,赶紧盖个毛巾被一睡,等它热的时候你也睡着了。我说了人睡着以后,他的各种代谢活动都会降低,人的体温也会降低,那会儿外边热你也不觉得热;相反是那些身体不好的人、躁的人,手脚心发烫,睡不着,睡着了以后容易醒,这本身就是肾水不太足的人。

    梁 冬:嗯,所以我有个朋友说他实在不行开空调的话呢,就把隔壁房间的空调打开,然后呢…….

    徐文兵:对,我有的病人是把他们家……房子大房子多,就把某间房子的空调打开吹吹风,然后呢流落进来一些冷风。也还算相对来说可以,就怕对流。

    梁 冬:就怕对流,还有一些朋友呢,是那种洗完澡以后没擦干也就睡了。

    徐文兵:还有呢,就洗完澡没擦干头发~

    梁 冬:对、对、对。

    徐文兵:第二天肯定闹病。

    梁 冬:这个是什么原理呢?

    徐文兵:这个啊,就是头发没擦干,它本身就是一种湿气,加上一种寒气。我治疗几个病人是本来来例假,按古代讲啊,女人来了例假,就不应该去洗浴,不要去沐浴,更不要去泡澡。但是现代人身上黏啊热,就去冲,结果一冲头,例假马上就没了。

    梁 冬:热水洗头也没有吗?

    徐文兵:诶,激回去了。热水洗完头吧,你要是不很快拿干毛巾把头发弄干了,或者拿那个电吹风把那个头发吹干了,就那么睡一晚上,第二天准闹病。

    梁 冬:这样~~~

    徐文兵:这都是我们多少年人体实验,中国人人种人体实验得出的经验和教训。

    梁 冬:我的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外国人晚上开着空调睡觉、再洗完头睡觉,然后还喝一杯冰镇牛奶睡觉,一点事儿都没有呢?

    徐文兵:你怎么知道一点事都没有?

    梁 冬:这倒也是啊。

    徐文兵:我告诉你啊,就是说人受了风以后马上身上痒、打喷嚏或者发烧,这就是很快有反应。就好像我们说吃饭,同样一桌饭,这个饭有点问题或者是有点不干净或者是有点过期了或者有点食物中毒,你知道健康人是第一个反应的还是最后一个反应的?

    梁 冬:应该是先反应的,对吧?

    徐文兵:第一个反应出来,上吐下泻,那个人绝对是健康人。

    梁 冬:哦!

    徐文兵:是吧,身体对这个有知觉、有感觉。

    梁 冬:大觉者嘛。

    徐文兵:对,你这个吹风,我们说中国人身体弱,一吹点儿风,哎马上第二天咳嗽、流鼻涕、嗓子疼、眼泪、发烧,这是健康人;不健康人就是门户大开、长驱直入。

    梁 冬:还没事!

    徐文兵:表现出来是没事儿,但是这种寒气是到血、甚至到骨髓里!若干年后突然长出一个阴寒凝滞的什么肿瘤或者癌症出来,你说那癌症它从哪出来的呢?天上掉下来的?

    梁 冬:嗯,天上掉下个……哈哈哈~~~

    徐文兵: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攒的。坚持不懈、长期积累、苦心孤诣攒出来的。

    梁 冬:所以就总而言之夏天的时候呢,最好的方法还是靠肾水自我冷却。

    徐文兵:真的,心静自然凉。但是这个都市的喧闹吧,把人这个心火撩拨得就静不下来。所以呢,天热人躁,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梁 冬:那盖被子啊,是只盖肚子呢,还是脚要盖上呢?

    徐文兵:盖肚子,脚不一定。

    梁 冬:脚不一定是吧?

    徐文兵:嗯,就是我们习惯讲“冬暖脊背夏暖肚”嘛。冬天一定要盖住后腰,后腰容易着凉;夏天的话一定要盖着肚子,不然的话就拉肚子。

    梁 冬:对,所以呢,就再次提醒大家,虽然呢夏天呢,晚上没有风,但是电风扇也是风,是吧,所以呢,也要注意。

    徐文兵:嗯,没错。

    梁 冬:好了,我们赶紧进入今天的段落,“故曰:阴中有阴,阳中有阳”。

    徐文兵:这个第二段跟第一段跳跃幅度很大,但是我给大家说一下,搭个桥呢,大家就明白了。前面,上期节目我们讲的是四气调神,讲的是四季变化。《金匮真言》的第一段讲的还是四季变化,第二段我们开讲什么了,讲昼夜变化。就是说,人的一天昼夜的变化它也像四季一样,有阴有阳。而且再往细分,阴中又有阴,阳中又有阳。比如说,四季里面属阳的是哪季?

    梁 冬:四季里面,应该是春夏两季属阳,对不对?

    徐文兵:哎,春夏逐渐变热属阳,然后呢,秋冬属阴。那么属阳的春夏里面,阳中之阳是谁?

    梁 冬:那肯定就是火嘛,就是夏天。

    徐文兵:就是夏天,对吧。阳里面还有阳,同样一句话,阳里面也有阴吧。虽然春天也属阳,但是跟夏天比属阴。它没有夏天那么热。那么秋冬属阴,那么谁更阴?

    梁 冬:冬天嘛。

    徐文兵:冬天更冷,那么跟冬天比我们秋天就算个阳。这就是阴阳的辩证对立统一,无限可分。

    梁 冬:对。

    徐文兵:无限可分,就是大家突然一看冒出这么一句话,阴啊阳啊,闹不清~

    梁 冬:所以女人之中也有女人中的男人。

    徐文兵:对,女人之中有阴中之阴,柔情似水、眼波流转、顾盼生辉,眼睛会说话。我现在看着很多人,眼睛啊,人家都是水汪汪的大眼睛,我看现在人都是伸出一只水汪汪的大舌头。

    梁 冬:哈哈哈……脾湿严重是吧?

    徐文兵:对,湿气太重,肾水没有。啊,就像人航行在大海里面,都是水,都不能喝。要不就化不成肾精。

    梁 冬:呵呵,水汪汪的大舌头。好,好好。

    徐文兵:这就说,我们开始往四季上走了。啊,“故曰”就说“故”啊,有人这么说,或者是过去有人这么说,或者是有原因的这么说。“阴中有阴,阳中有阳”,给我们认识昼夜的变化呢提供一个方针。

    (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啊,一起来学习《素问》的《金匮真言论》,刚才讲到啊,这个阴中有阴,阳中也有阴阳,“曰:阴中有阴,阳中有阳”,这段话就来了。

    徐文兵:简单地,一般人就把昼夜分成阴阳就得了,白天属阳,晚上属阴。这其实就像靠近赤道的那些国家,只有旱季雨季,是吧,它没有四季,可是我们生活在这个四季分明的地带,比如说中国的……

    梁冬:北平。

    徐文兵:北京,啊,北京。在古代呢,他是生活在中原地区,也就是河南啊,黄河流域这一带。那么我们要把它再细分,按这个四季那么去分,把昼夜分成四季,下面就说怎么分了。

    梁冬:对,怎么分呢?“故曰:阴中有阴,阳中有阳。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

    徐文兵:诶,平旦是几点?

    梁冬:有意思,这个问题好,平旦是太阳出来的时候吧,应该是。就是太阳平着地平线的时候,对不对?

    徐文兵:哎,太阳平着地平线是出来还是没出?

    梁冬:这个还得问您,是出到一半?

    徐文兵:哈哈,没有,哈哈哈,你看……

    梁冬:这就是中庸之道,哈哈哈。

    徐文兵:中庸之道,出一半,谁也不得罪。本身这个旦,就是日头跃出地平线的那个样子。但是它前面加个平旦,是什么?还没出来。

    梁冬:噢,是吗?

    徐文兵:古人说话很精炼,很讲究,只要说“旦”,哎,太阳出来了。古代……我们以前搞了一个大的考古工程叫夏商周断代,它把我们周朝公元前718年再往前推,推到了商朝,就是公元前1600年。它其中有一个著名的依据,它是根据史书上,就是说武王伐纣的那一天,日再旦。

    梁冬:什么叫日再旦呢?

    徐文兵:太阳出了两回。

    梁冬:哦,“再”是“再次”的“再”?

    徐文兵:哎,就是一而再,再而三。你听这话这是什么鬼话?太阳怎么能出两回?可是你看在1996年,太阳就出了两回。

    梁冬:是吗?

    徐文兵:为什么呢?太阳刚出来,就是太阳出来了,旦了吧,突然那会儿发生了日全食,一下就给黑了。日全食过后以后太阳又出来一遍。日再旦。所以根据~

    梁冬:两个旦。

    徐文兵:两个旦。古人就根据这个记载往前把武王伐纣那天,日子给定下来了。

    梁冬:噢哟。

    徐文兵:多奇妙,我们古代天文学啊,极其发达。我一直有个心愿,我想请一个天文学家,来讲讲中国古代的天文学。

    梁冬:那就是天象么。

    徐文兵:就是天象。讲讲这个二十八星宿,讲讲这个对星星的认识。古代人一说“臣夜观天象”,说一个什么客星什么入侵,紫微斗座,肯定今天晚上有刺客要进皇宫。它把星星的变化和人间,特别是中原地区中国的变化是连在一起的。

    梁冬:有意思,我前段时间碰见过一个人,一个老师,姓张的老师。他就说他夜观天象二十多年~

    徐文兵:是么?

    梁冬:啊,但是他不肯出来讲。

    徐文兵:预测地震么。

    梁冬:很遗憾,很遗憾,继续。

    徐文兵:这个平旦就是指凌晨,天刚蒙蒙亮,太阳将出还没出的那个~

    梁冬:那个叫平旦。

    徐文兵:啊,那个平旦,相当于现在什么时间呢?就算我们说北京时间吧,相当于凌晨六点。

    梁冬:凌晨六点啊。

    徐文兵:春夏秋冬不太一样啊,大家可以参考天安门广场升旗的那个时间,天安门广场升旗踩的那个点,就和太阳在北京地平线上出来那个点是一样的。

    梁冬:对,很多北京的朋友都没有看过升旗,很遗憾。应该去看一下,是吧。“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这个很明白了,对吧。

    徐文兵:哎,日中是几点?

    梁冬:是12点么?

    徐文兵:为什么不是12点?

    梁冬:你这么一问把我问毛了,你知道么,很多时候,很可怕的。

    徐文兵:所以日中啊,午时。

    梁冬:哈哈哈,的确这样,还是什么呢,说明我们呢,自己内心呢,不够定。

    徐文兵:不够定。

    梁冬:不够坚定是吧,聪明而不坚定的人,呵呵~

    徐文兵:聪明不坚定。日中啊,正午时分,古代人认为日当正午的时候那个阳气啊是最旺的,尽管它那会儿天气不热。因为最热我们都知道是下午才热,但那会儿用那个日晷,就是用一个杆子测那个日影,那会儿日影是什么?最短,这个日中相当于二十四节气里面儿什么?

    梁冬:夏至。

    徐文兵:夏至。所以我们定二十四小时对应二十四节气很简单,你先定谁?你先把哪个节气给他对应上?

    梁冬:肯定是冬至、夏至。

    徐文兵:冬至还是夏至。

    梁冬:夏至吗?

    徐文兵:先定夏至,你测日影不就完了吗?

    梁冬:对呀,最短的一天嘛。

    徐文兵:你立个棍儿,放那儿,看看它什么时候最短?那一刻就是正午12点。

    梁冬:噢~。

    徐文兵:古人认为这时候阳气(最旺),你看影子最短,影子者阴也,阳者最长。所以古代人处决囚犯……

    梁冬:午门候斩。

    徐文兵:午门,而且是什么时候斩?什么时候开斩?

    梁冬:正午啊?

    徐文兵:午时三刻,就是阳气最旺,为什么?那个囚犯无所谓,他死了,我们要照顾活人,活人如果你说在半夜杀人,你什么感觉?

    梁冬:那很吓人呢。

    徐文兵:把活人吓着了。就是午时处决,阳气最旺,就是说自个儿那会儿那个心里惊恐害怕的那种情绪最弱,就不容易惊恐害怕,如果你到了傍晚黄昏杀人,半夜杀人,那会儿就把你吓得半死。

    梁冬:诶,说到此处我想起个事儿。这个故宫前面不是个午门吗?常常说推出午门候斩吗?就是说我每次穿过午门的时候看到那么多人都在午门上走来走去,你说是不是这个阴气早就被这么多人冲掉了?

    徐文兵:那个,推出午门问斩它有这么一个讲究,他指着故宫的门是朝南的,就接引阳气的,因为我们生活在北半球,如果你在澳大利亚那个午门肯定是冲北的,午门前面那个门叫什么?

    梁冬:天安门。

    徐文兵:天安门和午门中间还有一个门。

    梁冬:是吗?

    徐文兵:啊,你不知道乎?

    梁冬:你知道我办公室在(那附近),我都不知道。

    徐文兵:端门。

    梁冬:对呀哈,端门。

    徐文兵:端门午门合起来。

    梁冬:端午嘛。

    徐文兵:端午。过端午节你问问很多人说什么叫端午节?不知道,就知道吃粽子。

    梁冬:对呀。

    徐文兵:端门是阳气开端,午门是什么?阳气升到最高点,知道吗?端午节是阳气从开端到最高点那个中间,一般端午节都在夏至之前,然后呢立夏这个前后。

    梁冬:噢~。

    徐文兵:叫端门、午门,是这么个意思。推出午门问斩意思是说你的阴魂别不散,我这儿阳气这么旺,你赶紧滚蛋。就是说为了这个。古代是杀囚犯就是午时三刻问斩,后来不知莫名其妙中国人把结婚给弄到中午来了。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依然回来到国学堂。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一起来学习啊,刚才讲到午门这个事情。

    徐文兵:啊,对,就是正午呢以前就是处决罪犯的啊,利用正午阳气最旺的时候避免这个囚犯人死了以后所谓的阴邪负面的那些东西侵害活人,所以要正午推出午门斩首。杀人是个白事儿,结婚是个红事儿。

    梁冬:对呀。

    徐文兵:是吧,它是个喜事儿。中国人结婚什么时候结?

    梁冬:那如果这样推的话,应该是傍晚结婚,对不对?

    徐文兵:你看结婚的婚怎么写?

    梁冬:对呀,黄昏的昏加个女嘛,对不对?

    徐文兵:结婚不是说人头脑发昏才结婚,是什么?黄昏时候办这个事儿,一拜天地,二拜父母、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完了呢?

    梁冬:入洞房嘛。

    徐文兵:入洞房,睡觉去了,合欢去了。黄昏举行仪式然后送入洞房。现在不知道莫名其妙改成了什么?中午结婚,而且是十二点以前一定要新娘接到家,这个,那个,我说怎么闹得跟古代处决囚犯似的?

    梁冬:哈哈哈~

    徐文兵:可是我到广州,突然发现,广州人喜宴还都是晚上。

    梁冬:是吗?

    徐文兵:广州,你不在广州结婚吗?中国北方唯一保留古代传统的是天津。

    梁冬:天津。

    徐文兵:对,天津人结婚还是在晚上。结果北京现在还流行什么?说二婚在晚上。

    梁冬:诶,你说北京也算是首善之都吧?应该是一个比较有文化的人群吧?

    徐文兵:不不不,它特别容易受外来的很多东西的影响。

    梁冬:噢~。

    徐文兵: 其实北京是个移民城市,你说他根儿有多稳,根儿有多深,真还不如南方江浙的根儿深,很多新的东西“欻”就来了,来了以后就莫名其妙就流行起来,流行一阵又就没了,包括什么古代那种~你看穿喇叭裤、戴蛤蟆镜,这些……

    梁冬:全北京人?

    徐文兵:北京~

    梁冬:对,他就是大学生多嘛!

    徐文兵:七十年代那会儿,你看,哇,北京来得快,去得也快,一阵儿风。

    梁冬:哦~

    徐文兵:所以这婚啊,我们就说一下古代人对时辰的认识,中午阳气最旺,然后呢,到了黄昏,阴气就开始起来了,就这么一个顺序。所以我接着看《黄帝内经》怎么说呢,“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这句话呢,其实是有争议的。

    梁冬:什么意思?

    徐文兵:你看啊,从6点到12点,这个相当于四季里面哪个季?

    梁冬:应该是春季嘛。

    徐文兵:春季,春季我们俩刚才说了,春和夏相比,谁是阳?

    梁冬:那应该是夏天是阳?

    徐文兵:应该是过了午后,下午最热。

    梁冬:对呀。

    徐文兵:那个属于阳中之阳,是吧?

    梁冬:对。

    徐文兵:可《黄帝内经》这儿说的~

    梁冬:它就是阳中之阳。

    徐文兵:这就是涉及到一个扯不清的问题,你是看趋势还是看当时它那个状态?

    梁冬: 哦~对哦。

    徐文兵:我们有句话叫“欺老不欺小”,什么意思?我宁可欺负跟你这个老家伙干一仗,因为你这老棺材瓤子没几天活头了,可我不欺负年轻人,谁知道这个人将来有多大发展。

    梁冬:对。

    徐文兵:是吧?韩信当年钻过裤裆,可是若干年以后,统领千军万马,横扫天下,所以你从这个角度来说,春天生发的时候,你就觉得它生机勃勃,你觉得,哦~阳中之阳;到了下午呢,尽管它很热,可是它那个趋势是什么?太阳西下,它那个趋势是往下掉,从这个角度来讲,《黄帝内经》是对的。

    梁冬:但是这样就弄乱了,按道理说上午是一天当中的春天嘛?

    徐文兵:温度不高。

    梁冬:对呀,但它又变成阳中之阳。

    徐文兵:从温度来讲上午是低的,下午是热的,但从趋势来讲,上午那个太阳是住上走的。

    梁冬:哦。

    徐文兵:你说阳,它是住上的。

    梁冬:对呀。

    徐文兵:从过了中午,我们说物极必反,一过正午,太阳就往下走,尽管它还很热,但是……

    梁冬:那反过来看,如果从一年的角度来看,那春天算是阳中之阳呢,还是阳中之阴呢?

    徐文兵:所以说,按《黄帝内经》的理论,那我们就把咱俩刚才那个认识,就按温度(趋势)来看,春天属于阳中之阳,一年之计在于春。

    梁冬: 那夏天是阳中之阴了?

    徐文兵:阳中之阴,它还属阳,所以我们要冬吃萝卜,夏吃姜,吃点热乎的。

    梁冬:哎哟,这个……

    徐文兵:夏至一阴生嘛,你看一过了正午,过了夏至,湿气就起来了,这里面还有一个故事,挺著名的,是道家挤兑~“挤兑”这两字怎么写,拥挤的挤,兑换的兑,我看很多人听北京人话“你挤兑我”,不知道这个什么意思,“挤兑”什么意思?

    梁冬:什么意思?

    徐文兵:到银行提现叫挤兑。

    梁冬:这个是。

    徐文兵:挤着去兑换嘛,我拿着我的那个储存凭据,我要兑换成现金嘛。

    梁冬:对,对。

    徐文兵:银行一招挤兑就完蛋了,乘人之危,或者是故意刁难你,北京人叫挤兑。道家挤兑孔子有很多故事,其中有一个故事叫《两小儿辩日》,话说孔子周游列国,带着学生,突然路上碰见两小孩儿,这两小孩争论一个话题,就说太阳什么时候离我们近,俩人在讨论,你说我们中国古代小孩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梁冬:这是老庄他们编的故事吧。

    徐文兵:嘿嘿~,不是,你看啊,清朝从国外请了几个研究天文学的那些传教士,这些传教士到中国乡下去传道,突然发现中国乡下大字不识的农民对星相都有研究,而且研究不比他差,中国人的这种智慧传承,那有几千年的传统,不要小看。

    梁冬:不立文字。

    徐文兵:所以你看这两小孩儿辩日,人家不是讨论分糖你多我少,人家讨论的是比国家大事还大的事,其中一个孩子说什么?早晨太阳离我们近,为什么呢?早晨太阳看着大,你看这东西大,当然离得近;中午你看那太阳变小了,离得远,是不是一种论据?

    梁冬:对,如果从他的角度来看是这样。

    徐文兵:哎,这是从看大小。另一个小孩说,不对,早晨冷,中午热,太阳是一个大火炉嘛,它离我们近的时候热,它离我们远的时候冷,当然是中午离得近。俩人就争论不下,去问孔子,孔子也不知道,掩面而逃,就跑了。那其实跟我们说的阴阳问题,你说早晨太阳是阳,还是中午太阳是阳?我们还是尊经啊,就是按《黄帝内经》讲:早晨6点到12点,太阳趋势是往上升的,尽管温度不是很高,但是那叫阳中之阳。

    梁 冬:哦,有道理~

    徐文兵:你别把下午那个热火朝天那个当成阳,那个趋势在下降。

    梁 冬:日中至黄昏,天之阳,阳中之阴也。

    徐文兵:这就继承刚才说的那句话,从中午十二点到黄昏,黄昏是什么时候?“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就大概是晚上六点以后。这个我们管这个“月上柳梢头”,就是月出地平线,我们管它叫“阴旦”,太阳出来叫“阳旦”。“旦”是日出的意思,就那个东西跃出地平线。那个《汤液经法》里面有“小阳旦汤”,是桂枝汤,还有什么?“大阳旦汤”,(即)桂枝加桂汤。古代用的桂枝是肉桂啊,就我们现在炖肉那个桂皮。还有个方子,一对,有“阴旦”就有“阳旦”,有“小阴旦汤”,有“大阴旦汤”,“小阴旦汤”就是黄芩汤;“大阴旦汤”就是我们的“小柴胡汤”。

    梁 冬:噢 ~这样啊~

    徐文兵:古代人都跟天象都对(着),青龙白虎汤,听说过白虎汤吗?

    梁 冬:听说过。

    徐文兵:大小青龙汤。

    梁 冬:大青龙汤、小青龙汤。

    徐文兵:玄武汤、真武汤也听说过吧,听说过朱雀汤没有?黄连阿胶鸡子黄汤。

    梁 冬:噢,“鸡子黄”是什么东西?

    徐文兵:鸡蛋黄啊,我们说了鸡蛋里面是分阴阳的,鸡子黄是阴。黄连阿胶鸡子黄汤治疗少阴病,心中烦不得卧,用黄连阿胶鸡子黄汤。

    梁 冬:您刚才讲的这个鸡蛋黄啊,是属阴。

    徐文兵:对,是纯阴,至阴。

    梁 冬:那蛋白就是属阳的喽。

    徐文兵:就跟蛋黄相比。所以你看我们用黄连阿胶鸡子黄汤,《伤寒论》里面写得很清楚,就取蛋黄,把蛋清撇掉,把那个蛋黄搅到“搅令相得”,就是说你把药煎好以后放到碗里,这是低于100度的。你不要煮它,煮了就没用了,然后把两个鸡子黄打进那个药汁,黄连、阿胶熬的那个汤里面,“搅令相得”,然后喝掉。

    梁 冬:诶,怪不得我的朋友你看他吃鸡蛋的时候他不吃蛋黄的,他光吃蛋白。

    徐文兵:哦,那是阴中求阳。

    梁 冬:所以如果吃鸡蛋的话,是吧,如果……

    徐文兵:对,这个就是我们治疗那些心的阴血虚到了极点,一伸出舌头血红而且是没有舌苔,叫镜面舌,而且舌头上沟壑纵横,是吧。心碎了不知道多少遍,滋补阴血。

    梁 冬:哦,那样就用那种方法。

    徐文兵:对呀!记住啊,古代的方子都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都是伊尹《汤液经法》的方子,《伤寒论》保留了一部分。呃,这到黄昏了,“人约黄昏后”就是从中午十二点到晚上六点。

    梁 冬:天之阳,阳中之阴也。

    徐文兵:这天气很热,但是呢,这时候太阳是西下的,我们把它归到了“阳中的阴”,这就是《黄帝内经》的认识。

    梁 冬:这有意思。然后“合夜至鸡鸣,天之阴,阴中之阴也”。

    徐文兵:诶,“合夜”是什么时候?

    梁 冬:你看这样说“合夜至鸡鸣”,那就应该是天黑吧?

    徐文兵:这里面落了一句话,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们应该说“夜半”。“鸡鸣”是什么时候?

    梁 冬:“鸡鸣”是不是早上两、三点钟?三、四点钟?

    徐文兵:鸡什么时候叫?

    梁 冬:半夜鸡叫嘛,哈哈哈~

    徐文兵:哈哈哈~你把不正常当正常,半夜鸡是不会叫的。

    梁 冬:哦,闻鸡起舞,对。

    徐文兵:“闻鸡起舞”是什么时候?

    梁 冬:应该是四、五点吧?

    徐文兵:哎,古代有一句诗叫“三更灯火五更鸡”,或者叫三更(jīng)啊,半夜三更(jīng)、半夜三更(gēng),“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立志时”。就是说古代人学习,学习到什么?三更天。半夜三更是什么,学到子时十二点还不睡,然后稍微睡一会儿到五更天,四、五点钟又起来了。风雨如晦,鸡鸣不已。这就是古人治学的那个勤奋劲儿。

    梁 冬:啊呀,我现在越来越觉得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境界其实挺好。

    徐文兵:其实 挺好,你得心静啊。现在人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最后一团糟。

    梁 冬:也是。

    徐文兵:所以这个他里面落了一句话。记住鸡鸣就是我们说的那个接近平旦。平旦我们说是六点。鸡鸣大概就是~鸟啊,我们为什么叫朱雀?它是应南方的,跟太阳是同步的。你看候鸟,春天来了,候鸟来了;太阳往回缩了,冬天来了,候鸟走了。这个鸟为什么叫朱雀,它有火热之性,跟太阳是同步的。每天早上起得最早的,我们还没睡醒呢,就被什么春眠不觉晓……

    梁 冬:处处闻啼鸟。

    徐文兵:被鸟叫(吵醒)。鸡也好,鸟啊属于一类,叫得非常早,也就是早晨太阳将将还没出来那会。所以鸡鸣我们姑且把它跟平旦放成一块。那么这个合夜是指什么时候?合夜相当于夜半子时。

    梁 冬:子时的时候。

    徐文兵:哎,就是说从晚上六点到半夜十二点阴开始了吧。阴开始这一段他落掉了。就是说从黄昏到合夜,黑夜开始了,阴开始了,是吧。阴开始了就是什么?

    梁 冬:阴中之阳。

    徐文兵:阴中,《黄帝内经》后面说什么?从合夜到鸡鸣就是从半夜十二点到天亮,这叫什么?阴中之阴也,然后呢?

    梁 冬:鸡鸣至平旦。

    徐文兵:那么就从我们晚上六点到半夜十二点是什么?阴中之阳。

    梁 冬:哎,刚才讲到人约黄昏后,这个昏呢就可能是黄昏,那个阳中之阴,就是天开始黑了。

    徐文兵:天开始黑了,阴气始生。

    梁 冬:对,然后到什么时候?

    徐文兵:到半夜。

    梁 冬:到半夜几点?

    徐文兵:十二点。

    梁 冬:大概十二点钟的时候。

    徐文兵:子时,正对午时的那一段。我们一般古代人都叫打更(jīng)嘛。打更就是“注意火烛、小心盗贼”。就有一个值更的更夫,我们叫更(gēng)夫。一般叫一更天、二更天。

    梁 冬:一更是什么时候开始啊?

    徐文兵:你把半夜三更一对你就知道了。半夜三更对子时,十一点到凌晨一点这是三更天,它正对它那个时间应该是十二点,就是正时。往前推,九点到十一点二更天。一更天呢,七点到九点。

    梁 冬:我一直以为半夜三更是两、三点钟的时候。

    徐文兵:没有。半夜就是三更天。你看四更天是什么?人熟睡的时候,一点到三点,就是我们说丑时——四更天。到五更天差不多鸟叫了,人就该起床了。这什么?三点到五点。这时候我们说起五更睡半夜,什么意思?半夜十二点才睡,早晨四点来钟就起了,这说明人很辛苦。但真正的我们一般都在打更的时候就开始二更天睡觉,五更天醒来。古代人点卯大概就五点到七点就点卯打卡上班了,多辛苦啊。

    梁 冬:那些朝庭官员一大早五、六点钟,天黑着,就在门口等着。

    徐文兵:点卯。

    梁 冬:所以以前古代做皇帝很不容易。

    徐文兵:对啊,这就是我们说《黄帝内经》把这个二十四小时大概分成四块。就是从平旦到日中、日中到黄昏、黄昏到合夜、合夜又到鸡鸣。在我这儿理解啊,我跟很多注家不太一样的是:他们把鸡鸣放在半夜三更。看过高玉宝那个《我要读书》那个小说和连环画都知道有个故事叫《半夜鸡叫》。说有个恶霸地主叫周扒皮,为了逼着农民、长工去干活,去到地里干活。他半夜就~一般,古代人没有表,就是鸡叫了。鸡叫头遍,大家该起床了,鸡叫二遍洗漱完毕吃点东西,鸡叫三遍我就下地了。结果这小子尖酸刻薄,半夜就跑到鸡窝那儿学鸡叫。

    梁 冬:那时候没有劳动合同法。

    徐文兵:没有劳动保障法。所以他们把鸡鸣对到半夜。我认为这书上这儿有错解,漏了一点东西。你不能把半夜闹成鸡鸣。

    梁 冬:回到文章里面,他说到“故人亦应之”。

    徐文兵:就是说人体阳气的变化也是这么跟着一天二十四小时这么走的。早晨六点到十二点,人的阳气萌动,而且萌动的很厉害,是上升趋势。所以我们经常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你对一下《四气调神大论》里面怎么讲,“春三月,此谓发陈,披发缓行,以使志生”。啊,就是“广步于庭”,让自己去早早起来,哎呀,我这一天要干什么。然后呢,我怎么做,然后就做一系列的筹划和谋划事情。可是我们现在人,早晨阳气生发的时候,他在昏睡。昏睡是什么?

    梁 冬:收敛阳气?

    徐文兵:是阴嘛!

    梁 冬:对呀!

    徐文兵:是吧!该阳的时候不阳,该阴的时候不阴。该到半夜睡觉,他睡不着;该到阳气生发的时候,他起不来。所以现在人就是完全跟自然节奏不同步,而且还是反其道而行之。到了这个分24小时对应24节气呢,我们简单地说一下,根据这段话,我们后面发明了“子午流注学说”。现在一些搞这个中医普及的一些人经常在提到这个“子午流注”,啊,它其实跟这儿来的。

    梁 冬:那关于这个“子午流注”的情况呢,可能很多朋友都很关心呐,其实还有一个“灵龟八法”。

    徐文兵:啊,“灵龟八法”是扎针的方法。

    梁 冬:也是这个扎针方法。关于“子午流注”和“灵龟八法”这东西呢,马上继续回来和大家一起分享。

    (片花)

    梁 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仍然是和徐文兵老师呢一起哦,来学习这个《金匮真言论篇第四》,刚才讲到呢这个一天当中也是有阴有阳、有阳中有阳、阴中有阴。不过讲到此处呢,又讲到这个“子午流注”,根据一天的变化。

    徐文兵:《黄帝内经》给你指了个大概的方向,后面的医家呢就根据这个观察,就是说一天“阳气”是那样变化了,它也有个节奏。那么我们人体的阳气,人体对自己身体各个器官脏腑的关注程度它也有重点。在某个时辰,它那个阳气呢,你的心神大概在关注某个阳气,某个脏腑,所以我们就总结了一个更细的就是24小时对应十二脏腑的这么一个理论。

    梁 冬:这个您得跟大家讲讲。

    徐文兵:简单地称之为子午流注。子是什么意思?子时。

    梁 冬:对!

    徐文兵:午是什么?

    梁 冬:午时嘛!

    徐文兵:午时,啊,就简单概括这个时辰,我们有12个时辰。从子开始,然后呢,到那个亥结束。我们都知道,这个还对应了十二个动物,这个跟动物呢,更有意思,他是观察物候,什么叫物候啊?不同的时间段有不同的动物在活动。你比如说子时对应的是谁啊?

    梁 冬:鼠嘛!

    徐文兵:老鼠,老鼠是半夜出来活动的。

    梁 冬:噢~

    徐文兵:发现没有?人睡着了,突然“窸窸窣窣”,啊,“叽叽喳喳”,诶,老鼠在磨牙,老鼠出来了。人睡了,老鼠出来,这跟它的属性有关。

    梁 冬:嗯!

    徐文兵:啊,所以我们现在很多人自认为什么很科学搞科研的人,是把给人吃的药喂给老鼠吃,你觉得这从哲学上合理吗?

    梁 冬:应该是有问题的,对吧?

    徐文兵:应该是有大问题的!它完全生活节奏、节律是跟人相反的。我们中药有个巴豆,知道巴豆吧?

    梁 冬:我知道!

    徐文兵:巴豆能……

    梁 冬:拉肚子嘛,对不对?

    徐文兵:对!都知道巴豆能让人泻肚子,而且有的泻得厉害还能把人给,拉肚子拉死。但是你知道那个巴豆给老鼠吃了,老鼠什么反应?

    梁 冬:胃口大增?

    徐文兵:哼~

    梁 冬:拉不出屎?

    徐文兵:哼~诶哟,你还真有悟性。巴豆另外一个名字叫肥鼠丸。

    梁 冬:真的啊!

    徐文兵:这个老鼠偷吃巴豆以后吧越吃越胖,越吃越胖……

    梁 冬:这个~这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哈!

    徐文兵:“匪鼠所思”,所以你要是拿巴豆喂老鼠,诶,看巴豆能让老鼠增胖,然后再用到人身上,把人给拉死了。

    梁 冬:这个故事我觉得太经典了,太能说明当今的这个拿老鼠做试验的这个事情的荒谬性。

    徐文兵:非常荒谬,我见过很多说打着科学旗号发展中医的人,就是拿动物做实验,还有一个做实验说:制造一种食积症,就是说要体验中医消食化积,他给那驴不停地吃,不停地吃,最后就是说驴就不想吃了,不想吃了以后,他打这驴,我说你是制造肝郁气之症呢,还是在制造食积症呢。所以现代人啊,已经蠢到了这个把人和动物等同并列的这种程度,他不尊重人的有差异性。

    梁 冬:我还听说很过分的事情,你们中医学院,还在老鼠身上扎针灸咧。

    徐文兵:老鼠身上扎针灸,有有有。

    梁 冬:呵呵呵,也干过,扎个足三里什么的。

    徐文兵:有有有,有。扎针灸那没准还给这老鼠治病呢。总比老鼠给它闹一个……还有呢,制造相思病。

    梁 冬:诶,相思病是什么病?

    徐文兵:他就让两个老鼠,或两个猴,本来是一对配偶,在发情期就让它隔着一个玻璃,互相看见,但是碰不见,说是要制造这种情欲不遂的动物模型,然后再给中药,说是中药能治这种害了相思病,得了这种出现一系列症状的人。

    梁 冬:夫妻两地分居嘛。呵呵呵。生生的给那些夫妻两地分居的人吃点药。

    徐文兵:以后有机会把这些动物实验病例总结一下,挺有意思的。

    梁 冬:啍,太过分了。所以应之时就是子午流注,对不对?

    徐文兵:诶,子时代表说,物候哦,老鼠出来了。然后丑时为什么对(牛),丑时是什么?

    梁 冬:丑牛嘛。

    徐文兵:一点到三点,为什么,那会儿是牛呢?

    梁 冬:牛据说应该是在反刍。

    徐文兵:牛有个特点,它有四个胃,先吃,牛有四个胃,你整天吃百叶,那么多百叶哪来的?全是我们一个牛有四个胃,要是一个牛一个舌头贡献,贡献不了那么多,食草动物。

    梁 冬:是不是有些黑的百叶,白百叶啊。

    徐文兵:有黑百叶,有白百叶。牛呢,它就一般在这个时候,它卧在那儿反刍。就把胃里面吃进去的草料,捯出来,在那就磨,放到嘴里去嚼,就是牛在反刍的时候,这叫丑时,下一个呢?

    梁 冬:子丑寅。寅嘛。

    徐文兵:就你属的老虎,寅是什么?

    梁 冬:寅时,那就是……

    徐文兵:你沒见过老虎,但你知道什么?猫,老虎也是猫科动物,一般这会儿,早起的鸟儿有虫子吃,老虎在这个时候已经出动了,起得非常早。你是个睡虎。睡到……睡地虎。

    梁 冬:我最近发现呢,我开始呈现出虎性了,常常四五点钟就开始醒了。

    徐文兵:这老虎,寅时。然后呢,就是该卯时,就是兔。

    梁 冬:卯时。点卯点卯。

    徐文兵:对,点卯,这个时候上班了,兔子出来了,直奔虎口,一个食肉动物,一个食草动物。辰。

    梁 冬:辰龙嘛。

    徐文兵:辰龙啊,这个龙到底什么东西呢,我个人研究呢,是古代跟鳄鱼近亲的这么一种冷血动物,披鳞挂甲,它必需等太阳升到差不多一定时候,它才出来活动,所以叫辰龙。巳蛇呢,蛇就更不用说了,更是个冷血动物,足够暖,它才出来活动,叫巳蛇。到了中午。

    梁 冬:午马。

    徐文兵:我那属相,辛苦奔波,一日千里的那个马。

    梁 冬:诶,按道理说,阳气最盛的吧,马呢应该是更冷才行啊,那个逻辑啊。

    徐文兵:为什么更冷,它阳气足啊。

    梁 冬:对,你刚才说龙啊,蛇啊,是因为冷,所以它等到太阳出来嘛。

    徐文兵:对。

    梁 冬:那最热的时候,应该对应最冷的动物。

    徐文兵:马这个动物,你发现它有阴阳两面,它的奔跑能力,它的负载能力都挺强,但马胆子最小。你看过一个我们文革时候演的电影,叫《青松岭》的没有?

    梁 冬:没有。

    徐文兵:里面就描写一个钱倌赶车嘛,马路过一个枯树,呱,就惊,它古代写那个惊字。

    梁 冬:对,下面有个马(驚)。

    徐文兵:上面一个尊敬的“敬”,底下一个“马”,你看“惊骇”。

    梁 冬:骇字旁边也是个马。

    徐文兵:这马,胆子就很小,所以就可能它阴的一面。

    梁 冬:很容易受惊吓。

    徐文兵:很容易受惊吓。

    梁 冬:受恐吓。

    徐文兵:通心啊。

    梁 冬:马是通心的,对不对?

    徐文兵:马,什么也都通心。看你怎么着了,怎么做。但是这个,中午这个时辰,这个十二点,是通心的,要养心的人,中午这会儿眯一会儿。

    梁 冬:对,所以十二点钟的时候,睡一下觉。

    徐文兵:养心。

    梁 冬:对。然后就是下午了,对不对。

    徐文兵:未时。

    梁 冬:未时。

    徐文兵:羊,热,是吧。都说羊肉热,其实羊奶更热。现在这种牛啊,闹得这么多风波以后,人们都不敢喝牛奶了,改喝羊奶了。

    梁 冬:问题是哪有羊奶卖呢?超市有卖的吗?

    徐文兵:你怎么一想就是超市啊~想追求一点贵族化、个性化的生活,不可能……

    梁冬:在家里养一个?

    徐文兵:不可能在超市里买,只能交几个农民朋友,让人替你养一个。

    梁冬:这个玩得很新潮啊,很高级。

    徐文兵:对。将来有孩子以后,其实有些功夫是值得下的,避免你将来很多不可估量的损失。

    梁冬:红叶老师就常常建议我们喝点羊奶,他说羊奶好。

    徐文兵:哎。羊奶是温性的,羊肉也是……

    梁冬:好喝吗?

    徐文兵:没喝过。我从小对这个奶就不耐受,我消化不了奶。咱是苦命,只能吃面糊糊。

    梁冬:我有一次非常深刻的体会,就是平常在超市里买的这个羊肉吧,吃了没什么事。有一次有朋友从内蒙拿了只羊肉……

    徐文兵:你已经第二次说这事儿了……

    梁冬:这这说……足可见这事儿在我生命中有多重要。

    徐文兵:咳咳咳……这是触及到你这心神了。

    梁冬:嗯!

    徐文兵:就是对它印象很深。羊呢,我目前知道的羊是非常对食物挑剔的一个动物,所以它一般人工圈养成功率不是很好,只好还是放养。所以这个羊啊,你给它加饲料……很多动物,我们家畜,很多家畜都吃饲料……

    梁冬:对。

    徐文兵:现在一帮混账人就给牛还……牛本来是吃草的,他给牛(吃)磨成的那种骨头粉……

    梁冬:牛骨粉嘛……

    徐文兵:是吧?什么下水磨成粉,结果闹了疯牛病。你本来给吃草的动物吃肉,本来这有问题。唯有这个羊对饲料还是很挑剔的,所以中国人的文化很大程度是个“羊”文化……

    梁冬:“善”呐……

    徐文兵:你看我们很多字……

    梁冬:对,最好的字儿…….

    徐文兵:好字儿,全是。“美”,美不美?羊大为美。“吉祥”,一个“羊”。“善良”,一个“羊”。

    梁冬:义(義)……

    徐文兵:全是“羊”。所以以后有机会专门研究一下可爱的“羊”,呵呵呵。

    梁冬:唉,那“羊”之后呢?

    徐文兵:“羊”就“猴”了。

    梁冬:咱们讲这个不是为了讲十二(生肖)对吧?

    徐文兵:咱们这儿就是说你观察一下物候,什么动物什么时候活动的比较厉害。

    梁冬:那它跟我们这个身体的这个东西怎么……

    徐文兵:下一步就讲对应十二脏了。

    梁冬:对。

    徐文兵:下一个就是申猴。啊,酉呢是鸡,为什么对鸡呢?黄昏以后鸡就出现一个问题。它醒得早吧,跟着太阳走,太阳一落山,它也看不见了,眼睛就瞎了。所以叫什么?雀盲症。一到酉时,就是到了5点到7点这个时间呢,好多鸟儿就早早地、就赶紧回家了,或者栖息下来,不飞了。为什么不飞了?看不见了。就是维生素A缺乏症。很多人也会出现这个问题,一到黄昏看不见人了,赶紧给炖点儿猪肝、羊肝儿,一吃,哎……

    梁冬:啊~~~

    徐文兵:这酉时。然后就是戌狗。戌时是狗,狗开始守夜。亥时,猪,呼呼大睡了。所以这是观察动物,随着这个十二时辰,阳气的变化而这么变的。

    梁冬:那这个东西跟人有……

    徐文兵:人的脏腑也是对应的。那我们先确立一个四季啊。

    梁冬:嗯!

    徐文兵:立春什么时候?几点?

    梁冬:立春在一天里面啊?

    徐文兵:对,几点算立春?

    梁冬:我觉得 应该是上午7、8点钟?

    徐文兵:你这春立得够迟的。

    梁冬:5、6点?

    徐文兵:再说。

    梁冬:不可能3、4点吧?

    徐文兵:诶,3点立春。为什么?你知道怎么划的吗?咱们确立四季,先立两个“至”,冬至和夏至。这俩日子一定,一年就一半儿一半儿就分开了;然后再立两个“分”,春分、秋分;那么冬至和春分之间,谁啊?

    梁冬:哦,那就是立春。

    徐文兵:立春嘛。

    梁冬:所以应该是在12点到6点中间……

    徐文兵:12点到6点中间是几点?

    梁冬:所以是3点

    徐文兵:3点嘛,3点立春。古代你看道家几点起来修炼、打坐、吐纳、呼吸啊?

    梁冬:都是3点哈?

    徐文兵:3点!

    梁冬:所以很多朋友啊,想追求出家人士生活,很不容易的。

    徐文兵:你别看……呵呵,那你得7点得睡。

    梁冬:这倒挺好的,呵呵。

    徐文兵:呵呵,对阿,我们7点还看新闻联播呢,8点还等着看电视连续剧呢。

    梁冬:对。

    徐文兵:10点、10点多钟,11点还听国学堂呢。

    梁冬:很不容易啊,更不容易啊。

    徐文兵:你再3点起来……

    梁冬:更不容易啊,各位同学还是在网上收听吧。

    (片花)

    徐文兵:所以你立春,针对二十四节气那个时辰,就是什么?3点。

    梁冬:哦~,原来是这样。

    徐文兵:那立夏呢?

    梁 冬:立夏肯定就是……

    徐文兵:六点到十二点中间,几点?

    梁 冬:九点啊?

    徐文兵:九点就立夏了!那么立秋呢?

    梁 冬:立秋肯定就是下午三点了!

    徐文兵:下午三点立秋。立冬呢?

    梁 冬:下午六点。

    徐文兵:下午六点立冬(应该是下午六点)。所以这个四季你看吧。

    梁 冬:都区分好了?

    徐文兵:唉,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一日之计在于晨!咱们可能立春那天还冷呢,咱们不建议起来,差不多过了春分的时候该起来了吧!我建议了我的很多病人,他们找我看病以后,其实他改变了一个第一生活观念,就是说你忙啥呢?这么忙这么累,图啥呢?后来他们人(家)发现,哦,原来我现在是以妄为常!

    梁 冬:以酒为浆!

    徐文兵:以酒为浆就不说了,我治很多病人原来喝两瓶啤酒,让我治了能喝五瓶。

    梁 冬:呵呵呵~~~

    徐文兵:耐受力提高了,第一改变了他这个妄,第二改变了他的生活习惯。我们很多人是什么,点灯熬油,置之死地而后快!就把自己置于一个危险的境地以后,突然脑子里出灵感。有的人还抽着烟,不停的抽,满屋子烟雾缭绕,处于缺氧状态,这种缺氧状态导致什么?人到特别危险的时候本能就被击发,然后就好多灵感。

    梁 冬:很亢奋。

    徐文兵:很亢奋,很多灵感,然后文思泉涌,“哗哗哗”就写。但是你知道吗,这是一种不健康的方式,是吧?这叫“杀鸡取卵、竭泽而渔”!我就建议他们慢慢改一下,我说你试试改早晨五六点钟,鸟儿在叫,空气清新的时候,你推开窗户换换气,你在那会写点文章,你试试,那种灵感也会有。

    梁 冬:明天早晨就这样!

    徐文兵:呵呵呵,明天早晨……没事,为时不晚。

    梁 冬:徐老师,有一个技术问题啊,我看到有一个广告,经常在播的,就是有一群人深夜的时候很亢奋,说上火了,然后来一个凉茶,那种方式就是说深夜亢奋然后喝凉茶?

    徐文兵:这就是一个雪上加霜,这是一个害上加害。你看我们夏天很热,外面很热,然后你灌一杯冰水,外面受的是热度,肚子里边受凉度,他受两个夹攻。

    梁 冬:对!

    徐文兵:结果中暑了。中暑的表现是什么?又有热又有湿。我见到很多人心情特亢奋,或是性欲很亢奋的时候他干嘛?他说我冲个冷水澡。

    梁 冬:对,以前都说嘛,有的年轻的朋友很焦虑,为某些事情,是吧?你实在不行的话就洗个冷水澡。

    徐文兵:其实那没用,一点用没有。我们都知道,你比如说普通东西着火了,我们拿水给它滋灭了。大家都知道,如果化学试剂着火了,比如汽油着了、柴油着了,或者什么化学燃料,什么烯料着了,那会儿你改滋水吗?你越滋水那火越大。那怎么办?

    梁 冬:用土。

    徐文兵:那会儿就拿土埋,或者是拿什么,那种专门灭那种化学燃料的那种泡沫。

    梁 冬:石棉~~对!

    徐文兵:就给他覆盖了,隔绝空气,是吧?

    梁 冬:对!

    徐文兵:就是说治疗你这种心火、亢奋的火,或者是那种性欲的火,他应该有一种专门治它的这种,平衡它的这种热性的东西,而不是物理的温度。所以我们是内面燃烧的心火,外面又受着冰水的刺激,然后两个邪气共同干掉自己。

    梁 冬:我觉得这个哲学就是“很多人把自己的身体当成机器了”。

    徐文兵:对,对对!

    梁 冬:这是一个哲学问题,是吧?

    徐文兵:嗯!

    梁 冬:因为它是当成机器,所以它自然而然就把机器观……

    徐文兵:简单粗暴。

    梁 冬:机械观,是吧?

    徐文兵:嗯对!

    梁 冬:今天晚上很有收获啊,感谢徐老师来到我们的国学堂现场。下一周仍然是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再见!

    徐文兵:再见!



    返回列表页 百拇医药网 杜义华 20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