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堂20090711 梁冬对话徐文兵 第七讲


  下载 国学堂 20090711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3金匮真言论篇第七讲.mp3

  下载 国学堂 20090711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3金匮真言论篇第七讲.doc

  下载 国学堂 20090711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3金匮真言论篇第七讲.lrc

    《金匮真言论篇》第七讲

    《中国之声》播出时间:2009.07.11

    经文:秋善病风疟,冬善病痹厥。故冬不按蹻,春不鼽衄,春不病颈项,仲夏不病胸胁,长夏不病洞泄寒中,秋不病风疟,冬不病痹厥,飧泄,而汗出也。

    整理人员:慧从卢溪、半弯月、小翔、建良、小木头n、饺子樹、草木皆兵、yhlj、心雅、猪光宝器、子轩、zxiu、蓝色天空等。

    梁冬:是的,重新发现,中医太美。欢迎大家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依然是有请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和我们一起来分享《素问·金匮真言论篇第四》。徐老师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冬:我们事不宜迟,话说啊在上一期呢我们讲到了“长夏善病洞泄寒中”,稍事复习一下这句话。

    徐文兵:上期结尾的时候我们讲了这个医生的气和病人的气,谁压倒谁?

    梁冬:啊,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徐文兵:有的朋友在博客里留言说,你说的是不是有点儿太玄了?其实大家可以看一下历史上的一些医生的传记。汉朝有个名医叫郭玉,这在史书上有他的传。

    梁冬:哪个yù呀?

    徐文兵:玉石的玉,这个人啊是一个医疗技术非常高明的一个大夫,但是当时的皇上就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这个人给普通老百姓看病效果特别好,可是这个人邀请他给一些达官贵人、王公贵族看病效果就差强人意,后来还发现一个更有趣儿的,就是当这些王公贵族穿上平民百姓的服装,因为汉朝它也有等级的,穿衣服的颜色、质量都不一样,当这些王公贵族穿上普通老百姓的衣服来找他看病以后疗效又特别好,这个皇帝就问郭玉说怎么回事儿,郭玉回答了几句话非常精彩,他就说:“医者意也。”这句话是郭玉说的,你以前可能听说过这句话。

    梁冬:对,但我以为就是易经的易嘛。

    徐文兵:“医者意也”。

    梁冬:意味的意?

    徐文兵:意思的意。这是郭玉说的,他说我们……,这句话怎么理解啊,就是现在的医生是用自己的理性的思维去看病的,那巫靠什么看病?

    梁冬:意念。

    徐文兵:巫,巫可不是意念。巫的层次要高,巫者神也。巫是用那种先天赋予那种神灵的本能去感知一些东西。作为医生呢比巫的层次要低一级,他说了一句话叫“医者意也”,这个后天的意识就会受到你所处的这种俗事的很多的东西的干扰和影响。比如说突然来了说,喔,这是多大一个官儿来找你了,然后呢这个人如果又是什么傲慢啊无理啊,他不是说他故意要傲慢,他多少年形成那种……那种。

    梁冬:那个习惯。

    徐文兵:那个当官那个架子或者那股劲儿,盛气凌人啊,威风八面啊,他不由自主地带到医生这儿,他就忘了,你是来求医的。你放的自个儿那个位置比医生还高,你让医生怎么弄?所以现在很多你说一些就是这种比较重要人物看病,比如说做手术,他都给你露出他要做手术那个部位,告诉你他什么病,他不给你露那个脸,他就怕医生什么?突然一看,哎呦,我给这个人看病,一下子拿手术刀就开始哆嗦。所以如果医生的这个意呀,受到了这些别人的这种气场啊或者是言语啊或者是其它的一些行为的左右的话,医生容易心不静,这种情况下看病就容易出问题。

    梁冬:噢~。

    徐文兵:还一句话叫:“医不自治”。为什么呢?医生得病了或者医生自己的家人得了病,你自己给他看,效果就不好。为什么不好?那会儿心是乱的。

    梁冬:不冷静、不理性。

    徐文兵:不理性了。就很难(保持)理性了——我该用毒药用毒药,该用热药用热药。叶天士有过这么个故事,他自己老母亲发高烧,他给别人看这病吧马上就生石膏30g、60g就用了,但这是他亲妈,他就不敢用了,他觉得生石膏太凉,他就哆里哆嗦10g、15g,结果这个烧就退不下去。结果叶天士没办法,把他的一个对手、对头,就是跟他有点这个(过节),文人相轻,医生互相也打架,他把他一个对头叫薛雪请来。薛雪他医术也非常高,但是理念上跟这个叶天士有点……

    梁冬:相左。

    徐文兵:呃,相左,薛雪起自己那个医馆的名号叫扫叶山庄。

    梁冬:哈哈哈……文人也很可爱哈!

    徐文兵:他母亲病了,自个儿治疗没效果,他就把薛雪请来,薛雪一看,这个病,你应该知道啊!这不就是白虎汤证吗!咵,生石膏60克,开了,一吃,烧退了。这是为什么?就是说给自己亲人看病的时候,这个医生,这个意就有点乱了。所以我们说“医不自治”,自个得病了,请别的大夫来看吧,这就说到了医生的气和病人的气互相地影响。就是说在很多细微的事件上把握的时候,中医他认识得比较深刻细腻。你要说,有的大夫说我上来就动刀子动剪子我就不怕,那你本身气势就很强,这就是说,意思是说,不是我胡说八道啊,古已有之,从郭玉这儿就有一种说法。特别,呃,孙思邈写过有《千金药方》,他里面提到叫“大医精诚”。

    梁冬:对,李老让我背来着。

    徐文兵:对,你要背。他这个大医精诚啊,你记住,这是大医,我们顶多做个小医生,或者做个“中医”就不错了,他里面说什么?凡大医治病,必当、必先安神定志,无欲无求。你说这个心理状态调到什么程度?这种情况下治病,那效果肯定好,可是从我自己来看,还有郭玉说的那种情况,我们都够不上那个级别。只能说,哎,有些病人我们治不了,有些病人能治。这就是对上期这个末尾一个补充。

    梁冬:好,下面呢继续往下聊啊。话说秋善病风疟,疟疾的疟,对不对?

    徐文兵:风疟,疟疾的疟。

    梁冬:对。

    徐文兵:呃,秋天,我们讲了,这个容易受秋风起,西风吹,啊,这种西风呢,带有肃杀之气,如果你不及时地收敛自己的神气,不闭合自己的腠理和毛汗孔,容易受到这种比较肃杀的西风的这种侵害,得的病呢,一个是受风,再一个就是什么?疟是什么意思?

    梁冬:拉肚子吗?

    徐文兵:疟疾,什么叫疟疾?

    梁冬:疟疾不是打摆子拉肚子吗?

    徐文兵:哎,打摆子,跟拉肚子关系不大。这跟疟疾什么意思,就是这个人会得一种一会儿发烧,烧到很高,一会儿……

    梁冬:发凉。

    徐文兵:发冷,哎,冷到就是打、打摆子,这个就是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中医称之为往来寒热。

    梁冬:西医怎么怎么形容这种病的?

    徐文兵:西医,现代医学发现,疟疾它是有一种疟原虫,它还不是细菌,也不是病毒,是一种微生物,叫疟原虫。疟原虫侵袭到体内以后呢,会造成这种疟疾,有的是形成一种恶性疟疾。你比如说我们到非洲,很多人就不适合那儿的(环境),不适应那儿的环境,得一种恶性疟疾,甚至要命。

    梁冬:肠子都拉出来了。

    徐文兵:呃,你又想着拉肠子,它是打摆子。

    梁冬:说到这个地方,我真的要跟大家一起分享下,我一直以为疟疾指的是拉肚子。

    徐文兵:不对,那叫霍乱。

    梁冬:哦,对对对,霍去病的霍。

    徐文兵:嘿嘿,霍去病。这个疟疾呀,就是为什么它会出现这种忽冷忽热?我们讲你如果阳气旺,你会烧。烧起来以后,把受到的这种寒气呀或者是病毒啊,免疫系统把它干掉。

    梁冬:对。好,稍事休息一下之后,马上回来。

    (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来到国学堂,仍然是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和我们一起来分享《金匮真言论》。

    徐文兵:嗯,还有一种就是我烧不起来那我就往后退,这人就会发冷。所谓疟疾,就是处于一种正邪交争。一会儿敌人东风压倒西风,一会儿西风压倒东风。当我正气鼓舞起来的时候呢,我会发烧。但是当我正气消耗完了以后呢,敌人又厉害了,我就发冷。就中医讲,这种病是属于处在半表和半里中间的这么一状态。中药治疗这种疟疾呢有非常好的疗效,我们不是针对那个被感染的那个病毒或者疟原虫去的。现在医学就说我怎么把疟原虫杀死,我就不得疟疾。但是呢又犯了同样的问题。疟原虫有抗药性,一个疟原虫倒下去,千万个疟原虫站起来。

    梁冬: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噢,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徐文兵:唉所以很多人说:要把这个话颠倒过来说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错了。我们古人一直说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所以这个疟原虫这么治你杀不完,可是我们现在发现中药不是针对疟原虫和病毒的,我们是提高人的正气的。把他受的那种风邪或者是这种有形的这种物质的邪气,把它(赶出去)。我们正气强了以后,跟它取到了一种均势,我也不杀你,你也别杀我。咱们俩就是井水不犯河水。

    梁冬:那怎么办呢?

    徐文兵:哎~相安无事。

    梁冬:还在体内吗?

    徐文兵:可以还在体内。但它没有发作。

    梁冬:会不会很危险?

    徐文兵:不是很危险,就是说你想想啊,你吸一口气有多少细菌病毒进去了,它怎么不杀你呀?是因为我们有一套正气作为防线。有一个特别好治疟疾的药,现在也被世界卫生组织推广到了非洲。就是以前我们卖给非洲的,就是出口到非洲的,世界各地啊卖给非洲的药都是那些去杀疟原虫的药,事实证明我刚都说了,疟原虫赶不尽杀不绝。你这个思路有问题,所以呢这个世界卫生组织推广一个中药,这个中药呢,它不是杀疟原虫的,是提高人的免疫力的,这个药就叫“青蒿”。就从青蒿里面提取了一种它的有效成份叫“青蒿素”,这是咱们建国以来要说中医药有没有发展,对世界人民的健康有没有贡献,青蒿素是一个比较大的成果。青蒿素是怎么发现的呢?就是我们古代人就是用它来治疗疟疾,治疗疟疾在那个晋朝葛洪写的一个《肘后方》里面就提到了用青蒿来治疟疾,但是人家怎么说这个药呢?他是用新鲜的青蒿榨汁绞汁以后去服用。现在医学我们用科学手段去研究就发现,你把青蒿拿水煮了它就没有效果,就按古人这个方法,把它新鲜榨汁然后呢,去服用。治疗疟疾效果特别好。

    梁冬:说明它(青蒿)对温度敏感喽!

    徐文兵:对,就说你的温度就把它里面的这种东西分子结构给破坏了,可是古人他没有现代这种所谓科学的方法,它怎么认识到呢?葛洪你知道干嘛的?

    梁冬:干嘛的?炼丹的吧。

    徐文兵:唉~广东罗浮山,葛洪采药、炼丹的地方,05年我还专门去参拜了一下,到那个洗药池、炼丹灶我还去摸了摸,中医的一个大家。

    梁冬:那是道教的对吧?

    徐文兵:道教的、道家的一个大师。

    梁冬:他好像还作了很多这种道经里面这些书籍的一些注解等等,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

    徐文兵:他写得最有名的一本经典著作叫《抱朴子》。

    梁冬:噢~~!

    徐文兵:抱是“怀抱”的“抱”,朴就是“厚朴”的“朴”。

    梁冬:嘿嘿嘿,这句话的重点是“厚朴”,哈哈。

    徐文兵:我以前讲过,道家提过一个口号叫“我命由我不由天”,就是葛洪提出来的,多么豪迈的一句话。

    梁冬:传说中他是很长寿的。

    徐文兵:他没有长寿,他活70多岁。他后面有个叫陶洪谨的比他长寿,活80多岁。这个“打摆子”啊,后来人们说,就是说任何中医认为的疾病都是身心不可分的,他表现为好像生理上的一个病其实有很深的心理原因。疟疾也是一样。

    (片花)

    梁冬:好了,下面还有句话叫“冬善病痹厥”。

    徐文兵:“痹厥”,呃~因为这个风我们以前讲了很多了,就是说,说到人受风以后会咳嗽啊、过敏啊、就出现很荨麻疹啊,或者是很多这种瘙痒的病,其实这都是受风了。关于受风的这个穴呢,我再给大家重复一下。人体对风有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就是头项结合部,三个穴:风池、风府、翳风。中了这个风呢,容易脑仁疼或者面瘫。还有第二道防线呢,就是我说了那个要含胸拔背,肩胛骨要覆盖上后背。这儿有两个穴,一个叫什么,“风门”。一个叫“秉风”。这我们也讲了。还有一个风,就哪儿呢,这个风的名字叫“风市”。

    梁冬:在哪儿?

    徐文兵:“市”是“市场”的“市”,这是足少阳胆经的第31个穴。它在哪儿呢?就是我们双臂下垂紧贴裤缝,中指触及的那个部位,那一点叫“风市”。

    梁冬:那你说刘备这种双手过膝的人,那不按到阴陵泉去了,哈哈哈,足三里。

    徐文兵:有可能,有可能。但是这个定位来取的话一般我们都同身寸,这个人长成这么奇怪的样儿,他里面的经络和脏腑就有奇怪的,你一定要根据他的去取。你不能说人手里拿个尺子刻舟求剑,啊~书上说了,从这个股骨大转子到了那个膝盖那个犊鼻,然后说分多少份儿,取多少寸,不对。按人取。一定要按他手上去取,我临床碰见很多人,很多人很奇怪的。我们经常说取肚子上的穴吧,中间不是有个肚脐。我就能看到这个肚脐到这个胸骨啊,胸骨就是我们这个心口窝这儿。好多人的尺寸差别太大了,有的人就短,有的人就长,有的人吧心口窝这有一个,我们叫蔽骨。就是胸骨下面有个剑突是个软骨,有的人就没有。

    梁冬:我就没有。

    徐文兵:你就没有?

    梁冬:是不是容易受伤?

    徐文兵:唉~一定要保护自己的心包,那个“蔽”呀,就是我们“隐蔽”的“蔽”,“遮蔽”的“蔽”。就是说,这是一个好像是一个护心镜,有蔽骨的人,心里素质就好一点,没有蔽骨的人就稍微差一点。

    梁冬:很容易受伤,伤心嘛,很容易伤心,是吧!

    徐文兵:这就说到了取(穴),风市这个穴就专门治我们下肢容易受的一些风,下肢的话很多人说外面一有刮风下雨我有感觉。其实什么先受风了,先受风以后才会寒啊、湿啊、热啊这些邪气进来,就是说你把风掌握好这三道防线。可是我们现在很多女孩子穿超短裙,我一看那个短裙卡的那个印儿,正好露出个风市。

    梁冬:然后呢,那个脖子还露出来,然后呢后腰还露出来。

    徐文兵:脖子、腰、肩膀再露出来,后面这个肩胛骨露的多。

    梁冬:所以我觉得…我经常看见女孩子穿那个衣服,以前还有个吊带,现在连吊带都没有了。

    徐文兵:那天我们去参加《新周刊》晚宴嘛,我一看中国大饭店那么冷的空调开着,然后有几个美女穿的晚礼服,结果那大后脊梁就那么晾着。

    梁冬:很容易得肩周炎。

    徐文兵:还不如披个披肩,这很容易受风。夏天受到了秋风,有可能。这风我们就不再重复了。接着讲呢,就讲“冬善病痹厥”。冬天人的阳气往哪走?

    梁冬:冬天阳气应该是往下往里的吧。

    徐文兵:往里收了。其实从秋天就开始收了,我们说秋天要养收,收敛神气,令这个秋气平,这就是《四气调神大论》里面讲的。到冬天,冬三月叫“此为闭藏”,干脆我的阳气都藏起来,不往外出了。阳气收到身体里面以后呢,就是说……

    梁冬:哪个部位呢?

    徐文兵:内脏。最深的是脏,其次是腑。就是收到身了,不往体上走了。

    梁冬:这我有一点点难理解。阳气怎么收到身里面去呢?

    徐文兵:阳气你摸一下它温度嘛。

    梁冬:噢!对。

    徐文兵:是吧,摸一下温度。有没有阳气就知道了。

    (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依然回来到《金匮真言论》,仍然是和徐文兵老师一起来学习这个,第几段呢?总而言之讲到,“冬善病痹厥”,刚才讲到了一个话题,就是阳气啊,收到內脏里面去,怎么才能收到內脏里面呢?

    徐文兵:收到,你看噢,我们说吃冰棍儿,什么时候吃?

    梁冬:我以前以为夏天吃,现在明白了,应该冬天吃。

    徐文兵:为什么?

    梁冬:有一次李老跟我讲的。

    徐文兵:诶,你看。

    梁冬:李可,李老说,他说,冬吃萝卜夏吃姜嘛。

    徐文兵:为什么说冬天要吃冰棍儿?

    梁冬:对啊。

    徐文兵:其实你从这个自然哲学的道理来讲,就是自然界有什么,你吃什么。夏天有冰吗?除非你人为,做那个伪,有冰箱,然后呢有冰棍。自然界来说,夏天没有冰,你干麻要吃冰。什么时候有冰?

    梁冬:冬天。

    徐文兵:冬天有冰。咱们都吃过雪吧,打雪仗的时候,渴了抓一把雪,那会儿空气污染不是很厉害,那雪也挺干净。北京人讲了,冬天吃什么?冻柿子冻梨,冻海棠果,都是冬天吃的。为什么吃进去你不闹肚子呢?人体那会儿的阳气最热的就在肠胃里,所以你吃进去以后能把它消掉化掉,不落(lào)病,夏天人的阳气往哪奔呢?

    梁冬:往外。

    徐文兵:往外,四肢么,“若有爱在外”,全发散在外面,这时他內脏或者脏腑的温度比较偏低,你那会再吃冰棍儿,北京这两天40度,昨天42度我一看,可是就在这么热的时候,你吃什么喝什么?喝茶。

    梁冬:喝热水,是吧?

    梁冬:喝热茶,而且要喝红茶,不要喝绿茶。你看,冬善病痹厥,痹是什么意思?

    梁冬:痹,广东话叫“骨痹”,就是那种麻痹旳意思。

    徐文兵:是麻还是痹?

    梁冬:麻是麻麻的,痹是没有感觉。

    徐文兵:诶,痹是麻木不仁的那个不仁的状态,没感觉,就是说冬天容易出现什么,四肢——胳膊和腿儿——没感觉,痹住了,厥是什么意思?

    梁冬:厥,厥阴经,厥,厥什么意思?

    徐文兵:我们经常说“四肢厥逆”。

    梁冬:冷嘛。

    徐文兵:气血倒流。

    梁冬:对啊。

    厥呢,中医还有一句话,“热深厥亦深”(《医学心悟》:所谓热深厥亦深,热微厥亦微。),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很多小孩发高烧,烧得四十来度,都快抽了,你摸他的手……

    梁冬:冰凉的。

    徐文兵:冰凉的,这叫厥,气血不往这儿走,他倒流了,所以这个痹和厥,容易在冬天,其实就是说,当人阳气收敛的时候,可能要舍車保帅,人的肢体上就会出现一些这种痹和厥的问题,就是一摸手,鬼手,很凉,但是如果到冬天,出现手脚冰凉,还正常,我看很多人,夏天,这两天我看几个病人,一摸手,哟,这么热的天儿,您那手还这么凉,那问题就更大了,痹厥。

    梁冬:真是很可怜了。诶,通常在这种情况下冬天如果手冰凉的话……

    徐文兵:冬天我们说了,容易出现冻疮,冻疮原因什么?阳气过不到那儿去。

    梁冬:我记得小的时候,那时候很冷啊,所以把那个手伸到米缸里面去,有没有道理?

    徐文兵:有。我们,我是六六年出生的嘛,在我们那个年代,还是有点营养不良的。

    梁冬:对啊。

    徐文兵:就我们那会儿吃饭,还有粗粮细粮之分,细粮才百分之三十,粗粮,我们那会吃的叫钢丝面,你知道什么叫钢丝面吗?

    梁冬:不知道。

    徐文兵:就是玉米面儿,棒子面儿,压成跟面条一样,它一冷了以后,发硬的,你把它蒸熟了以后,弄软了去吃,叫钢丝面,吃钢丝,整天。那会我发现,我们那会就特別容易长冻疮,说明自己的营养不够,阳气不足,现在营养好了以后,我看得冻疮的人……

    梁冬:也少了。

    徐文兵:也少了,但现在呢,有一些人就是不注意养生,暴露太多,你看冬天,戴个棉手套,护个耳朵,戴个棉耳朵,保护好自己这些容易出现痹和厥的地方,你也就不会受到这种冻伤,但是你非要去铲冰卧雪去,那自找的。

    梁冬:有一个技术问题哦,有些时候哦,尤其是在东北一些地方噢,有一些人呢,晚上喝了酒,因为冷,但是又想撒尿,于是呢就拿出来自己玩玩,但是呢,会不会因为那样,寒气就进去了?

    徐文兵:你说就是出来撒尿?

    梁冬:对啊,就是,就是……

    徐文兵:东北,你不可能说那种冷天,东北人家里都有夜壶的,不可能出去撒尿。

    梁冬:就是有些人晚上喝酒出来,比如说在餐馆里吃饭喝酒,然后就站在马路边儿……

    徐文兵:我告诉你,喝完酒最容易冻伤,你猜为什么?

    梁冬:为什么?

    徐文兵:好多人问我说酒是热的还是凉的,我说你问我什么时候。刚喝完酒是热的,全身气血都往体表上散。这会儿人觉得,喝完酒打架,胆气壮了,酒壮怂人胆。然后气血沸腾,这时候是热的。但是喝完酒过了一阵儿,全身发冷。就是它把你的阳气透散以后,酒啊,它不是一个制造能量的东西,它是个火钩子,就像炉子啊,咱闷着火儿,让它慢慢地烧,突然进去一火钩子,咵咵一捅,哗一下火一下着了,着完了呢?所以很多人,醉鬼啊,你知道冻死怎么冻死的么?就是喝完酒,热,跑出去,一头栽在那儿,然后就冻死了。古代人管这个叫“倒卧”。以前城里都有收尸队,冬天早晨起来就把街上冻死的那些人敛到车上拉出去,不是拉出去喂狗,拉出去埋了。这就是喝酒喝的,所以你说酒,暂时性的会让人感觉热,但是长期会让人凉。其实这跟很多人说治疗阳痿,喝酒,他喝酒,“以酒为浆,以妄为常”么,喝完酒以后兴奋,觉得有性能力,勃起,但是长期以后,起不来了,它其实就把那点潜在的能量给你催起来了,烧完就完了。

    梁冬:可惜可惜。故冬不按蹻,这什么意思啊

    徐文兵:冬天容易得这个病啊,那冬得了痹厥怎么治,怎么治?

    梁冬:痹厥,怎么治呢?

    徐文兵:怎么治?

    梁冬:它刚才讲的故冬不按蹻,是冬天不应该按摩的。

    徐文兵:就是说冬天如果出现了四肢的这种痹和厥,就是手脚冰凉,然后手脚出现麻木不仁的话,你不一定非要上去就给人家捋胳膊捋腿儿,就是说让人家气血,快快,你这气血没有吗,赶紧流过来,这叫什么?

    梁冬:按蹻?

    徐文兵:这叫舍帅保车。人本来是阳气不够的话他舍去不重要的,先顾自己重要的。然后你一看,哎,胳膊怎么凉了?你这怎么没感觉了,然后就上来就给人家捋。错了。先顾身,再顾体。

    梁冬:哎,那人家说一天的冬天就是晚上,理论上来说晚上也不应该按摩啰。这个很多人桑拿都是晚上去的,对不对?

    徐文兵:现在人很多病都是这么得的么。

    梁冬:很可怕哦。

    徐文兵:就是不正确。先说一下下一句话啊,叫冬不按蹻,什么叫按,什么叫蹻?

    梁冬:据说按呢是按摩,对不对,蹻是敲打。

    徐文兵:对,按是动手,蹻呢?

    梁冬:那就是动脚喽。

    徐文兵:动脚。

    梁冬:拿脚踩。

    徐文兵:你以为那个泰式按摩有踩背,我们中医就没有踩背了?按是拿手,动手给病人治疗,这个蹻是动脚。你前一段时间你不是说你这个痛风,让人踹了一脚踹好了,那就是我们中医传统的蹻法。

    梁冬:噢。

    徐文兵:踩高跷么,听说过吧。

    梁冬:听说过。

    徐文兵:踩高跷就是用脚踩。所以古代有各种治疗方法,以后下一章我们可能要讲一篇叫《异法方宜》。

    梁冬:好,稍事休息,马上继续回来再说。

    (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仍然是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和我们一起来分享《金匮真言论》。

    徐文兵:异法方宜,什么意思呢?讲完四季以后他说,人的生理或者疾病变化呢还跟你居住的方向、环境有关系。东方人吃什么,地势怎么样,容易得什么病;西方人容易得什么病。他专门提到了处在中央的那些人——食杂而不劳,吃东西挺杂,物产挺丰富,所以显得比较懒散,有点四体不勤。这些人最适合的治疗手段是什么?他提出来了——导引按蹻(跷)。

    梁冬:哦~

    徐文兵:就是说,处于中原地区的我们这些中国人,最养生的方法是什么?什么叫导引?导什么?引什么?

    梁冬:导气血。

    徐文兵:诶,就是导气引气。你自己打一套拳,五禽戏、太极拳、形意拳,把自己的气血导起来引起来,让他流动,是吧。华佗讲五禽戏的时候说“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就是说,水流起来它就不会长那些腐败的东西。门轴它老转,它也不会被虫子蛀了。处于中央的这些人呢,老是那么懒散的话、不动的话就容易得病。我教你一套方法让你自己动起来,所以叫导气引气。如果你实在太懒怎么办?

    梁冬:偶尔放点血,是吧?

    徐文兵:雇个按摩师给你按蹻。就是让人……你自己不愿动手动脚,让人家动手动脚帮助你气血流通起来,这叫按蹻。

    梁冬:诶,那按蹻的时候(即时间段)有没有选择?

    徐文兵:按蹻的时候这就说了——冬不按蹻。

    梁冬:就是一天的冬天,一天的晚上也不应该按,是吧?

    徐文兵:当人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是什么?气血……

    梁冬:往回收。

    徐文兵:往里收。人为什么要盖被子?我以前讲过,人的卫气啊原来是护在体表,甚至是出来到体外的。人一进来,哦,这人杀气腾腾、气势汹汹进来了,那是他放出来的气。到晚上了,这个气就收回来了。人觉得冷,盖个被子睡个觉。然后你到晚上给人按摩,或者做那种强力的按摩,又把他的气血引到他的体表,或者引到手上脚上。我看现在很多人都是晚上要做个足底按摩!

    梁冬:蒸桑拿。

    徐文兵:蒸桑拿、足底按(摩)。这就是逆其道而行之。

    梁冬:慢性自杀。

    徐文兵:逆其道而行,就是跟身体要作对!身体说,诶,天黑了,我要收拾魂魄,我要休息了,我气血呢……肝藏血,平常说,平时气血流得特别足,诶,人卧则血归于肝,肝藏血,不让他动。结果这些人人为刺激起来让它去周流让它去动。这就叫违反自然之道!“冬不按蹻”!

    梁冬:“冬不按蹻”!

    徐文兵:我个人认为,中医在各种治疗手段里面,就是说,中医治病来讲,最高的、最好的、最佳的治疗手段你猜是什么?

    梁冬:是按蹻吧?

    徐文兵:就是按蹻!你知道为什么?

    梁冬:为什么?

    徐文兵:这绝对是“朋”的那个级别。朋友的那个“朋”的级别。什么级别?

    梁冬:肉肉相亲。

    徐文兵:肉挨肉!你看啊,我们中医有很多方法,针刺,这是谁跟谁接触?

    梁冬:人和物品?人和针。

    徐文兵:对。大的、好的、练过功夫有气感的中医,他可以通过针,针就是一个媒介,把我的气传到你的身上。但是它的媒介还是个针。灸,用的是什么?艾草,是吧。还有砭石、刮痧、所有的毒药、中药,这些乱七八糟所有的东西,全都是借助于物来跟别人接触。就是说我通过第三方来达到影响你的目的。真正直接的治疗,最直接、最有效的治疗,就是按蹻!最好的大夫——按蹻大夫!只不过我们现在……

    梁冬:大医太少,这方面的高人太少。

    徐文兵:不是大医太少,是我们自己把这个东西给做“贱”了!建国以后有几个行业是把“贱”做成“贵”了。

    梁冬:比如……

    徐文兵:相声。圈块儿地,叫“就地抠饼”啊。(注:早期的相声演出形式,叫做“撂地”,比较形象的说法是“平地抠饼”,一方面说明相声本身应该是街头巷尾,百姓喜闻的表演,另外一个方面也反映出早年间相声演员生活的困顿-----家里是没有隔夜粮的,要到外面去现找食物。)。但是建国以后,特别像侯宝林这样的大师把这个职业给做“贵”了。其实我告诉你,做按摩是最高级别大夫才能做到的事。你猜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呢?我们试图去影响一个人,我们要给他治病,这个人已经得病了,那么他肯定有问题。那么怎么帮助他解决问题?最高级别叫“调神”,这我刚才说了,是那种“巫”的级别。

    梁冬:对。

    徐文兵:第二个叫“调意”,就是帮助解决一些你的理性思考问题。啊,你这个事儿做的不对;啊,你怎么跟谁处理关系。这些都是属于这种类似心理的治疗。最长而且最有效的治疗是什么?叫“调气”,就是影响到你身体的气血的运行和脏腑的功能。这个要你影响到别人的气,首先你得有气吧?你如果没有气,那你根本触动不了,就是说产生不了这种和谐共振。那么我们现在人知道的都是什么?按摩都是在用力。

    梁冬:对!

    徐文兵:你猜力和气有什么区别?

    梁冬:这是一个问题。

    徐文兵:嗯,这是个大问题。你想想商店里卖的那些按摩椅,还有那种什么按摩棒,还有什么按摩床。

    梁冬:振动棒!

    徐文兵:嗬嗬,振动棒。你说它们是有力还是有气?

    梁冬:那肯定是有力啦,是吧?

    徐文兵:什么叫力?

    梁冬:力是,我觉得就是,用物理学的角度来说,是吧,就是能够做功的,对吧?改变事物位移……

    徐文兵:啊,对。那气呢?

    梁冬:气我觉得是…,您说吧。

    徐文兵:哈哈,力和气的区别,举个简单的例子,就是硬笔书法和写毛笔字的区别。

    梁冬:哦~

    徐文兵:你拿钢笔写字你用的是什么?

    梁冬:用力嘛。

    徐文兵:用力吧,谁没有这把力气阿,有啊,那写呗。但是你用那个毛笔那个软耷耷的毛,写出一个力透纸背、入木三分的字,你靠的是什么?

    梁冬:嗯~

    徐文兵:你光有那一把蛮力行吗?

    梁冬:有道理!

    徐文兵:是不是?你拿起那毛笔你给我写个字?如果你没有气,你那个气就渗透、流露不到你的笔尖上,你写出来的字,就是软耷耷、软绵绵,特别难看,甚至跟那个,那个叫什么,狗刨儿似的。给人做按摩,那个按摩椅、那个按摩棒、那个硬哈哈那个东西,用的是力。而这种力是什么?简单、粗暴。它是直线的,它是个暴力。是吧?所以我经常说一些我的朋友们,说孝敬父母,哎呀,怎么办,除了买脑白金,就买一个按摩椅。有的还给买个按摩床。但是我跟这些老年人说,我说啊,做按摩必须要找到穴位,您哪儿有病我给您揉哪儿,对不对?找不到那个穴位瞎揉,那是不是跟挨打一样?另外,找到那个穴位以后,你是不是要掌握它的力度、大小和方向?如果你掌握不了,那就是一根硬棍儿在那儿捅,你是不是又跟(在)挨打?所以这就是力和气的区别。所以我说那些不懂这些力和气的人,不懂按摩原理的人,老去做那种粗暴的按摩的话……

    梁冬:机械按摩。

    徐文兵:机械按摩!最后呢?其实每个人都有体验,做完以后看你舒服不舒服。做完以后很多人不舒服,所以很多人买回那个什么椅啊、床啊,最后在那儿挂衣服、晾衣服去了。

    梁冬:哼哼哼~

    徐文兵:如果是一个有功夫、受过训练的人,就是这种按摩的高手,首先他有力。他伸上来一握手,他是有劲的。更为可贵的是什么,他有气。气表现在哪儿?刚才你不是说,哎,是阳气呗。那个手是热乎乎的,跟个小火炉似的,烫的,为什么?他给你做按摩的时候,他会把这个气用到他的手掌上。平时他手可能常温,可是一给你做按摩的时候,他那个手,火烫!

    梁冬:对对对。

    徐文兵:滚烫!然后他能知道他这个火烫的手摸到你身上的这个穴位,或者摸到你身上的部位,他知道病在哪儿。因为那个有病灶的地方,它的温度、它的质感,有没有粘连、有没有颗粒状、有没有条索状,都不一样。他能逮住那个我们叫做病气的那个点。然后逮着这个病气的点以后,他知道从哪儿下手。以前我们讲过症瘕积聚,如果它长得像一个小桃胡一样这么一个结儿,那么高手知道,它那个结的眼睛在哪儿,就是最硬最凉的部位在哪儿,而他从那儿入手。而且,他用的力是一种什么?我以前讲过,叫缠丝劲儿。

    梁冬:哦。

    徐文兵:是一种螺旋旋转的一种力,或者叫一种气,它不会让你疼。好多人一按摩就疼,不对。他是有一种渗透劲儿。举个例子啊,古代你知道衙役吗?

    梁冬:衙役?

    徐文兵:衙役啊,就是那种审犯人那些人,一进来我打你一百杀威棒。如果你交钱……

    梁冬:对,打得皮开肉绽不疼。

    徐文兵:打得皮开内绽,很容易好。你要不交钱,皮都不破,一身死肉。你知道为什么吗?那就是掌握了一个力和气的那个度。这些衙役你知道他们怎么训练吗?他们也有奶子功。怎么训练啊,他们一般训练是在一层豆腐上铺一张纸,然后就拿那个棍子去打纸,最后要达到什么效果?

    梁冬:豆腐烂了纸不烂。

    徐文兵:豆腐烂了纸不烂。这是说坏人啊是这么训练出来的。我就告诉你那个劲儿拿捏到那个分寸有什么不一样。真正高手给你治病皮不带破,但是那个劲儿透进去了,皮下那些硬结啊那些症瘕积聚散开了。所以说这个按摩的人第一要有力,第二要有气,还得要什么?

    梁冬:还得有正气。

    徐文兵:对,还得有正气。不能带一身邪气来。好多按摩大夫犯这个男女错误,跟异性病人一有肌肤之亲就满身邪念。还得有正气。第三个如果他一边按摩一边接手机打电话。

    梁冬:哦,那个很可怕了,那个电磁场全传进去了。

    徐文兵:不是电磁场,心不在焉。我们讲医者意也,意到气到。你练过太极拳形意拳人都知道以意领气。他全神贯注地用自己的意在关注,噢,这老大娘得了什么病,噢,她结在这儿了,我怎么把它化开,它是入了肝经,我怎么把它引到胆经,然后从她这个胆经的末梢从足临泣、足窍阴给她散出去。他在用他的意,就是后天的意识考虑这个事,全神贯注做的时候他是一个效果。他也有力也有气,他在那手搭那儿他在想着老婆打架啦、孩子小升初呐,那个效果就完全不一样。所以比这个有力有气更难能可贵是什么?他在全心全意。

    梁冬:全神贯注。

    徐文兵:哎,他在用意。最高的境界是什么?除了后天的意识以外他在用心,用神。他有一种慈悲关爱之心,哎,这人怎么得这病这么痛苦啊,我怎么好,怎么办。他要用了心在给你治,那祝贺你,你中大奖了。可是我们现在有几个大夫能做到这点?!要么是用蛮力,揉完了以后浑身青紫回来了,要么有点气,心不在焉,神不在焉。所以你想有一个好的按摩大夫在帮你疏通导引气血的话,你还不混一个气脉常通、肾气有余?!宋美龄活到106吧。

    梁冬:就是因为有一个吧。

    徐文兵:天天有一个特别好的按摩师在又有气又有力又有心又有意给老太太在做按摩。所以我想这人要一辈子有这么一个。

    梁冬:这样的朋友。

    徐文兵:这样的朋友,而且每次给你做的时候都用心用意,啊!真是!

    梁冬:所以如果一个按摩师真能做到像你这样做的啊,那太宝贵了,对不对。人家是把自己的相当于把自己的精气神都交付给你了。

    徐文兵:但这个东西吧,很多人说我用心用力用气是不是在消耗我自己,我告诉你不消耗,他给你做他也在练功夫。你不做他也在浪费。我只不过是把这些散的这些气凝到一块儿,然后造福给别人。你说我们整天看病扎针,用不用心、用不用意?都用。所以这就是对按摩背后的那些东西认识不到。

    梁冬:故冬不按蹻,春不鼽衄。

    徐文兵:鼽(qiú)衄(nǜ)。

    梁冬:这个是有习惯性,人家是习惯性流产,我是习惯性念错。春不鼾衄,您说。

    徐文兵:这个就是我们把这儿很多书上在这儿是个逗号,我们把它打个句号。就是说冬善病痹厥,逗号,故冬不按蹻。就是就当冬天那个阳气气血闭藏在身内,不向四体流的时候,你没必要跟老天作对,非要把气血把胳膊腿上去引,你做点人为的自我保护把它保暖就行了。这叫冬不按蹻。冬不按蹻,句号,打个句号就得了。下面这些话呢,有可能是一种衍文,就是重复说的话。就是说如果春不鼽衄;就是说春天你没出现鼻子流血,或是鼻塞,流鼻涕的话,你也不会得那种颈项的病,春不病颈项。然后仲夏不病胸肋,不伤到自己重要的脏器的话,长夏你也不会拉肚子,一泻千里,没完没了。如果秋不病不被邪风感染,不打摆子的话,你冬天得这种四肢麻木不仁和四肢厥冷的这种病也会少。这是一个排比句,我们姑且这么理解它。下面一句话叫飧泄而汗出也,什么意思呢,这是冬天最忌讳出现的症状。冬天叫闭藏,毛汗孔是严格关闭的,收紧的,你那会儿冬天出汗。

    梁冬:那很可怕!

    徐文兵:极蠢。

    梁冬:如果一个老年人冬天出汗,那明显可怕。

    徐文兵:久病逢之却可惊。冬天出现了浮脉,出现了出汗,人到快死的时候出现的症状叫做汗出如油,油是啥东西?

    梁冬:精嘛。

    徐文兵:精,没错儿,很多人不知道我们的油就是精,还在那儿做抽脂手术呢,对吧?

    梁冬:对。

    徐文兵:冬天要闭藏呢,冬天更忌讳出现那种拉肚子,而且没完没了地拉肚子。我治疗几个病人,拉肚子拉到肠粘膜都拉出来了。就那么历害!

    梁冬:肠粘膜拉出来是什么样子啊?

    徐文兵:哈哈哈……拉出来会么样子。

    梁冬:便于各位听众朋友自我做判断啊。

    徐文兵:白色的。

    梁冬:看起来像油……

    徐文兵:就像鼻涕一样的东西。

    梁冬:哦,那个东西。

    徐文兵:嗯,我看到的一些现在得的所谓的叫溃疡性结肠炎或者慢性溃疡性结肠炎,很多人是冬天受寒;还有一个家里装修,家里装修受了那种毒气以后伤到了肺,肺和大肠又相表里。它那个肺的毒气转到了大肠上,结果是不停的拉,拉止不住。我就想,这止不住是不是人家身体有拉的道理。后来人家慢慢一说,家里装修呢,赶紧离开那个充满毒气的家,然后这个泻慢慢就缓解了。

    梁冬:原来是这样。

    徐文兵:原来如此!

    梁冬:我刚才留意到一个情况,春不病颈项,这个颈项旁边都是“页”啊。

    徐文兵:对啊!

    梁冬:这字我觉得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为什么颈项都是“页”(旁)呢?

    (片花)

    徐文兵:这个“页”在这儿不念页,它念“xiè”。

    梁冬:什么意思?

    徐文兵:代表头颅。

    梁冬:头颅的意思。

    徐文兵:它是个像形字。

    梁冬:那和顺的“顺”字,是不是也是这个意思呢?

    梁冬:顺。

    梁冬:那顺字怎么解释呢?

    徐文兵:顺怎么解释,好像就是眼泪鼻涕往下流的那个样儿叫“顺”。

    梁冬:叫顺啊?

    徐文兵:我还真没研究过。你看啊,带“页”这个字啊……

    梁冬:那个“页”字。

    徐文兵:就是一页书、两页书的那个页,所有头上的这些,中国人描述头颅上面的这些部位的,都带着这个“页”字。比如说颜面的“颜”。是吧?我们说龙颜大悦或龙颜大怒,你知道颜指哪儿?我们经常说“给你点颜色看看”。

    梁冬:这是个好问题。

    徐文兵:一说岁月改变了你的容颜,我说是改变了容还是颜。颜是哪儿?

    梁冬:有意思,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

    徐文兵:告诉你,“颜”就是印堂。

    梁冬:噢,是吗?

    徐文兵:嗯,我们说这个人印堂发亮,看这人“颜”有色,颜色颜色,是指印堂那儿的那个颜色,那个colour。所以有时候说中文你说得说不清楚的时候,赶紧往英文那儿去靠。

    梁冬:来点儿“散装”英语。

    徐文兵:来点儿散装英语。颜是指印堂,我们中医望诊,望闻问切一打眼先看眼神……

    梁冬:如果这个印堂很亮呢?

    徐文兵:印堂发亮就是说,督脉的气很旺。好多人走“背”字,倒霉的时候,印堂就是暗的。

    梁冬:我认识的一个哥们,印堂老是发亮,那运气老是不改哟?

    徐文兵:诶,那就……是吗?

    梁冬:啊。

    徐文兵:那要走大运。

    梁冬:那要走大运,是吧?

    徐文兵:先……

    梁冬:憋着,是吧?

    徐文兵:属于潜伏期。

    梁冬:赶紧投资。

    徐文兵:其实吧,不管他的这个人事,或者是社会关系上的运怎么样,起码他的身体是好的。我给病人治病发现啊,就是,我是在改变他的“颜色”——他经过我扎针治疗以后,他第一个改变的,你比如说,本来一脸晦气,一脸黑斑,或者脸上罩着一层黑气,他第一个改变你知道他哪儿变白吗?

    梁冬:印堂啊?

    徐文兵:印堂开始变白。第二变白哪儿呢?

    梁冬:鼻头啊?

    徐文兵:眉毛。

    梁冬:眉毛变白?

    徐文兵:唉,什么眉毛,眉棱骨,就眉毛下边的这一层皮肤颜色先变。然后哪儿变白?颧骨。为什么,知道吗?

    梁冬:为什么?

    徐文兵:阳气最先恢复。

    梁冬:就在这个地方?

    徐文兵:这个地方太阳。

    梁冬:对对对。

    徐文兵:足太阳膀胱经,眉毛,眉棱骨这儿。颧骨你知道是哪儿吗?

    梁冬:颧骨应该是心经吧?

    徐文兵:手太阳小肠经。

    梁冬:哦,小肠。

    徐文兵:你记住,整个脸全是六条阳的经络。所以这儿先变(白)。

    梁冬:是不是脸上发光的话,这人就气色不错,阳气很足,是吧?

    徐文兵:对,尤其是印堂。

    梁冬:哦,就我们刚才……

    徐文兵:所以说我们说颜色,今天给大家讲一个什么叫“颜”。

    梁冬:所以这个“顺”字,就是指的,你的意思就是说,你眼泪流下来的样子。

    徐文兵:诶,对。

    梁冬:那为什么这个跟“顺”有关呢?

    徐文兵:它不是逆,它不是倒流呀。

    梁冬:那总结一下我们今天聊到的话题,就是讲冬不按蹻……

    徐文兵:主要是讲了一个按蹻的问题。意思大家呢,夫妻互相做按蹻的时候,记住,光用蛮力不对,先摸摸你的手热不热……

    梁冬:心怀爱心。

    徐文兵:诶,心怀爱心也得先~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心怀爱心,你自个儿没力没气你也不行啊。所以这个按摩不要在冬天做,不要在晚上做。

    梁冬:哎,那应该在什么时候做呀?

    徐文兵:阳气初升,大早上起来,别人锻炼,你让人给做按摩。

    梁冬:这很奢侈啊。

    徐文兵:我告诉你,中医真的要,中医可以将就,简便廉验。也讲究,真讲究起来绝对是一种贵族享受。

    梁冬:对,应该是早上按,啊?

    徐文兵:阳气初升的时候,你如果请不起按摩师,自个儿去导引吧。

    梁冬:唉,做导引做各种的那种动作啊,拉筋提股。

    徐文兵:是我们中医的那些传统的动作,五禽戏呀,八段锦呀,太极拳呀,做这些。

    导导自己的气,引引自己的气。

    梁冬:那,在早上最应该导哪一根筋的气呢?

    徐文兵:因人而异。

    梁冬:比如说,我们的脾湿的人应该怎么办呢?

    徐文兵:脾湿,筋,就导脾胃的气。其实啊,我告诉你,为什么学五禽戏?动物本能——你在特别入静入定的状态下,你会做出一些姿势,让自己舒服——那个姿势,其实就是五禽戏和太极拳里面的很多自然的姿势,这都不需要你刻意去学,先天本能都有。

    梁冬:太好了,非常感谢大家收听今天的,差点说出“东吴相对论”来,呵呵,金匮真言论,我是梁冬,非常感谢徐老师。

    徐文兵:好,再见!

    梁冬:再见。



    返回列表页 百拇医药网 杜义华 20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