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堂20090620 梁冬对话徐文兵 第四讲


  下载 国学堂 20090620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3金匮真言论篇第四讲.mp3

  下载 国学堂 20090620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3金匮真言论篇第四讲.doc

  下载 国学堂 20090620梁冬对话徐文兵 黄帝内经 003金匮真言论篇第四讲.lrc

    《金匮真言论篇》第四讲

    20090620在中国之声播出

    感谢慧从卢溪、建良、 zxiu、无中生有、润物细无声、子轩、求渡、草木皆兵、★尐木頭n★、猪光宝器、yhlj、雷霆风云

    开头片花:洞见意识底层,诠释上古时期的生命哲学,最新鲜的中国文化节目——国学堂,梁冬和您一起重新发现,中医太美。

    梁冬:是的,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我是梁冬。依然有请的是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徐老师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冬:对,上一周呢,我们讲到了素问·金匮真言论第四,“北风生于冬,病在肾,俞在腰股”。

    徐文兵:就讲了一句话。

    梁冬:对,讲了一句话。今天呢,我们再开始来讲:“中央为土,病在脾,俞在脊”,脊梁的“脊”。

    徐文兵:嗯。我们说了很多风,东南西北风。

    梁冬:对。

    徐文兵:那个,中央刮什么风?

    梁冬:对。

    徐文兵:嘿嘿。

    梁冬:你看它这个中央就不叫风了。你看前面是说东风、南风、西风、北风是吧?到中央,它中央就没有风。

    徐文兵:中央有旋儿风。

    梁冬:对喔。

    徐文兵:这中央为土有两种可能,一个是,这一年啊就不刮风,就没风。

    梁冬:对。

    徐文兵:大家说这风这么不好,那没风是不是好?不见得。风是能生万物,也能害万物。我们说它对身体会有害,但是没有风……

    梁冬:那也不行。

    徐文兵:出问题了。什么问题?你看非典那年,北京每年都春天刮风,起沙尘暴。非典那年都一点儿风没有,一次沙尘暴没有,所以它就湿气就起来了。

    梁冬:噢……

    徐文兵:湿气就大。所以给人造成了很大的这种危害,所以,中央为土呢,好像是东南西北风,它都刮不到,但是在没有风的情况下呢,它就会造成一些脾胃方面的疾病。脾胃方面什么疾病呢?

    梁冬:他说的是“病在脾,俞在脊”嘛。

    徐文兵:对,病在脾,就是说,没有风的推动呢,这人呢就会吸收了很多不应该吸收的东西,造成了人体这种富营养化,你看我们现在江河湖泊,都是什么?生了很多水藻,啊,长了很多这种水葫芦,富营养化。为什么?没流动,流动不起来。

    梁冬:嗯。

    徐文兵:这个,中央的话呢,我们讲东边是肝,西边是肺,南方是心,北方是肾,中间儿呢,是指我们的脾胃。脾和胃呢,它有两个功能,胃是主消,吃进东西它把它磨碎了,大的变小了,冷的变热了。脾的主要功能是什么?大家都认为好像脾主运化,这是个误解,脾是什么?太阴,什么叫太阴?

    梁冬:太阴湿土。

    徐文兵:太阴湿土。太阴啊,阴是什么?阴……

    梁冬:收藏嘛,往里收嘛

    徐文兵:唉,阴在内,阳之守也。它负责什么?收藏。它叫太阴,什么意思?

    梁冬:非常非常……

    徐文兵:大管家婆,啊……是一个这个,非常具有这种看家护院本领的一个“人”,它会不分青红皂白地把很多东西就收敛进来。我们为什么说肝、木去克脾土呢?

    梁东:对。

    徐文兵:肝的东风一起来,就说,唉,收那么多破烂儿留着干什么呀?赶紧卖了,腾出地儿来。

    梁冬:对。

    徐文兵:但是,这个,东风如果不起来,或者肝木对它没有推动作用的话,他就会不停地去攒东西。举一个自然界的现象:沙漠。

    梁冬:对。

    徐文兵:我们现在都说沙漠化。沙漠化,怎么去控制沙漠?

    梁冬:植树造林嘛。

    徐文兵:植树。树是什么呀?

    梁冬:肝嘛,木嘛。

    徐文兵:木,对吧?沙漠这种沙土,土,就叫木克土。唉,你植起树来把它固定住。

    梁冬:黄土高原就这样嘛

    徐文兵:唉,不让它四处去蔓延。

    梁冬:对。

    徐文兵:所以我们说,衣服湿了,挂吃去晾干,它靠的不是外边的那个温度把它……

    梁冬:烘干。

    徐文兵:……烤干的,烘干的,它是什么?

    梁冬:吹风。

    徐文兵:风把它吹干的。

    梁冬:对。以前咱们小学时候学化学时候说过嘛,那个分子啊,它是流动的……

    徐文兵:嘿嘿……

    梁冬:水分子是流动嘛,这个风一吹呢,水分子就流动了,所以,就算温度不高它也会干,就这个原因嘛。

    徐文兵:唉,你这广院是文科还是理科?

    梁冬:唉,这初中学的,初中学的。

    徐文兵:初学中学的,嘿嘿……

    梁冬:这是初中学的,初中学的。

    徐文兵:所以冬天你把一件衣服挂出也能干,为什么?

    梁冬:对。

    徐文兵:它有风。

    梁冬:有风。

    徐文兵:所以中央这个湿土呢,它位居中央,好像占便易,也吃点儿亏,就是那个风气,它流动不起来,容易让人产生什么,现在出现高血糖。

    梁冬:糖尿病哦,痛风这种

    徐文兵: 高血脂,就是什么,还有很多人出现过敏,其实就是吸收了很多多余的东西,破烂东西留在身体里面不往出排

    梁冬:肝气不舒,肝气不舒

    徐文兵:就是没风,没风吹动

    梁冬:哦~原来这么样

    徐文兵:这些人,这些人还会出现,因办脾胃是在中央,如果我们治它的腹部的话呢,我们会取任脉,在后背呢,他说病在脊

    梁冬:病在脊

    徐文兵:上期节目我们说了,整个脊柱,脊椎一共有24节,梁冬:对

    徐文兵:那就说治疗这些风气,风气推动不了的人,或者是脾胃有食积,富营养化,吸收过多东西的人,怎么办?我们治疗小孩子食积有一个办法

    梁冬:捏,拉背筋吧?

    徐文兵:捏脊

    梁冬:对,提背筋是不是?

    徐文兵:捏脊

    梁冬:哦!对

    徐文兵:那个脊就是脊柱的脊,它就是什么,捏起来脊柱上面那层溥皮,往起提,从那个尾椎开始往起提,提到这个后项

    梁冬: 颈,对

    徐文兵:给小孩,你说他治什么病,理论根据就是在这儿,正面就是任脉,你看我们在腹部有一个主管胃的,有上脘,这是在肚脐上面七寸,有中脘,肚脐上面四寸,还有一个下脘,肚脐上面两寸,这上,中,下脘是分别负责胃的入口,胃的主体和胃的出口,所以你要调这个胃,就是不想吃饭,或者吃了就膈应,噎在那儿下不去,所有的胃病,你去调这个地方,调脾的话呢?脾呢在肚子上面有个募穴叫章门,章门就在我们第十一肋骨的游离端的端头,这是治前面,但是早期的脾胃消化不好,早期人的病都表现那儿,在阳面

    梁冬:阳面嘛,就是朝背面嘛,对不对?

    徐文兵:但是现在找我治病的人。

    梁冬:应该都到阴面去了,徐文兵:都到阴面了。

    梁冬:哎!有很多中,说腹中哪,有结块,你摸都摸得到的,按下去挺疼。

    徐文兵:到医院又查不出来。

    梁冬:对!对!对!对!

    徐文兵: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梁冬:这是什么东西呀?

    徐文兵:中医专们给它们起个名叫症瘕积聚,症瘕积聚,两个词,症瘕,另外叫积聚,聚是什么,是一口气。

    梁冬:对。

    徐文兵:哎!聚了,就是聚散离合,梁冬:聚在一块儿

    徐文兵:唉,我们说土匪啸聚山林。他一口气临时聚在一起,然后就散开,这个好治,你给他点个穴,他可能打个嗝,放个屁,它就没了。

    梁冬:通了。

    徐文兵:这个聚,这个聚相当于我们说的症瘕的瘕,你看,它就是那个真假的假,它是假的,你那儿有一个包块,它不是长癌了,不是长肿瘤了,它是什么?也是气血流到那到暂时不动了,就好像暂时堵车了,梁冬:对

    徐文兵: 你一给也点穴,开了,但是那个症,还有那个积就是什么,有形的东西,比如说,女人长了卵巢囊肿,子宫积瘤,有人呢,长了肝内血管瘤,有人肾里面有了结石,这些都是在它本体,或者是在它周围形成了坚硬的一种包块,这个就比较难治,但是就是难治,中医也能早期发现,因为有些病呀,这些病没变成额外的肿瘤之前,现在医学不认为它是一个病,你比如说我们手长一冻疮,他是不是还是你的肉,但它是又冷又硬的一块肉,还疼,你怎么办,你通过用药,或者扎针,让它变得软了,让它变得热了,让它变得气血通畅了,它又恢复正常了,那你说它在冻疮阶段它是什么东西,就是我们说的积聚,或者叫症瘕。

    梁冬:哦~~

    徐文兵:我们经常说一个人胃,做胃镜,你胃没事,他就看到胃的形体本身,他没有看到胃的蠕动,当他发现出问题了,那已经是大问题,梁冬:对

    徐文兵:而且很多人已经不亦晚乎,已经晚了。

    梁冬:稍时休息一下,马上回来,国学堂。

    梁冬:重起发现中医太美,仍然回到国学堂,有请徐文兵老师,刚才徐老师讲到,在我们肚子里面有症瘕的积聚,有些呢这个气你拍片子看不到,摸下去呢,可能有一点点肿块,也是硬的,使劲按呢,还会疼,前段时间我在北京啊,碰见一个所谓回族的一个疗法,从云南过来的,叫马老师,他就捏肚子,一捏,我真的肚子里面有一大块东西啊,他帮你排开之后呢,你觉得很顺畅,肚子都是软的,否则的话呢,你看都是硬的,按下去肚子都是硬的。

    徐文兵:好像新疆还有一种疗法,叫提搏气,它是找主动脉搏动的异常,它认为您很多病其实就是二心脏,肚子里面有个腹主动脉,它也在跳,它的搏动出问题,这其实都是我们古人的这些医生的精华智慧之所在,所谓能治未病,当它出现功能上的问题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发现了,或者帮它解决了,就好像夫妻已经出现这种言语冲突或者开始打冷战的时候,我们感觉到这气上有问题了,赶紧帮人解决,你別非要拿出证据来,出现了什么轻伤,拿出证据,那会呢已经不可收拾,先从气上帮他调。

    梁冬:所以有人说为之气结,就比如说会不会肚子里面这些东西跟我们的情绪有关系呢。

    徐文兵:太有关系了,愁肠百结,心有千千结,肝肠寸断,这些都是什么。

    梁冬:肝肠寸断是指什么。

    徐文兵:肝肠寸断是一种悲的感觉,离开了,悲是分离的那种感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不就是相思,害了相思病,伤了脾胃,吸收不好,然后开始体重下降了。

    梁冬:对,以前我曾经看过一个说法说,如果一个人有屁啊,他没放出来的话,他肚子里老窜来窜去,最后反而形成气了,对不对,为之气结。

    徐文兵:他要窜来窜去还好,就怕他停在那个地方不窜了,就在那儿啸聚山林,再聚一帮狐朋狗友,就形成一个什么,无形的气形成有形的结。

    梁冬:因为现代人跟古代人不一样,以前在山林里面,大家都在山上的候呢,随便放个屁呢,也是很自然是吧。现在办公室里面你也不能,电梯里面尤其,是吧。那很多人呢,其实有功能在退化,我发现。

    徐文兵:这个我发现啊,身体里面的风,在逐渐地少,什么叫风,英国人管放屁,英语说放屁,你知道叫什么?

    梁冬:叫什么?

    徐文兵:pass wind。

    梁冬:pass win。

    徐文兵:wind。

    梁冬:风嘛。

    徐文兵:就是风。很文雅的说法。现在人已经没屁可放了,为什么,很多功能,该蠕动的他不蠕动了,屁是在蠕动中产生的,我治很多你刚才说的这种症瘕积聚的人,心有千千结的人,愁肠百结的人,心肠硬如铁坚如石冷如冰的人,他最早都是一口气,当你用一些药,温热药把它化开,当你,我现在是每个人基本上要扎针,现在已经有人评论我扎针,叫稳准狠,不由分说,我的病情还没描述完呢,你的针已经扎我肚子上了,我心说你的肚子告诉我的信息比你告诉我的信息要多得多,扎完针吃完药以后,你知道这人最大表现是什么吗。

    梁冬:屁多了。

    徐文兵:我最早的是一个法国病人,法国大使馆的,他找我看病,复诊的时候他说,doctor xu you make me embarrassed,你让我特別不好意思。我说你怎么了,他说我得在办公室里没法待,我不停的上厕所。我说我的药没让你拉肚子啊,他说不是拉肚子,是pass wind,放屁。为什么。老太太,法国人很优雅,不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放屁,只好到洗手间去放屁,放了一个时间很短又回来,但是下一个又来了,所以在不停的上洗手间。我说那怎么办,那就別放了,把它憋回去,哦不不不,还是放。其实就是把他那些郁结的东西,他最早是一口气,当它还原成呢,形成结块你把它还原回去,它还是一口气,让这口气出去了,那个结块呢,没了。为什么我们身体会想出一些邪恶的念头,我个人认为,这些邪恶念头背后都有一种邪恶的力量,或者一种邪恶的气。

    梁冬:比如说:

    徐文兵:比如说,就是这种屁,这种恶臭的屁,它放出去,突然想,刚才那邪恶的念头就没了。

    梁冬:任何的意识形态问题,都有生理基础。

    徐文兵:都有生理基础。

    梁冬:所以叫做下层建筑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刚才讲到中央为土,病在脾,俞在脊,好,继续往下,故春气者病在头,夏气者病在脏。

    徐文兵:春天容易刮东风,这个东风呢,容易伤肝,鼓舞起肝气,而过多的肝气呢,它会表现在人的颈项上面,如果颈项这个防线又被冲破的话呢,就会直接冲上头,所以春天很多人偏头疼发作,你知道偏头疼?

    梁冬:我听说过。

    徐文兵:偏头疼发作之前啊,人有一个特别其怪的表现,第一突然嗅觉变得极其敏感。

    梁冬:是吗?

    徐文兵:就是闻的味道,我以前说的心气内洞的人,就能听见很多声音,偏头人发作之前,上面就是人的这个五官变得特别敏感,第一表现就是闻,就是一点点奇怪的味道,特殊的味道他都能闻得见,包括你刚拖完地,那种水的那种腥味,他都能闻到,更别说你今洒点香水什么的,另外一种就是眼睛极其敏感,这些偏头疼发作之前,这些人马上就要关窗户,因为他受不了外面正常的那种光对他的刺激,一点要把它这个,就是门窗关得严严的,让自己处在黑暗当中,另外呢,耳朵开始响。

    梁冬:耳鸣哦。

    徐文兵:对,所有这些感官为什么变得特别敏感。

    梁冬:心神外越,是吧?

    徐文兵:因为气冲上来了,你想这个东西,要如果没有气的鼓舞支撑,他没有感觉,没有感觉,这就是偏头疼,偏头疼现在人们都说什么三叉神经疼啊,从物质上去找原因,中医认识比它深,从能量上找原因。

    梁冬:那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把气往下引,它就不疼了。

    徐文兵:肝我们说过起于脚大拇哥,是在大拇指和足第二指的中间,那有个穴叫什么?“太冲”,肝的第三个穴,太冲啊,什么叫冲,恕发冲冠,所以那个穴一定要给它往下扎泄掉它,另外呢,肝和胆,不是互为表里吗,在那个脚指的第四五中间,那是我们足少阳胆经,那有个穴位叫足临泣,临泣,临是光临的临,泣是哭泣的泣,扎这儿有点疼,会让人掉眼泪,为什么叫临泣呢,头上也有个临泣,足上也有个临泣,就是能够缓解他的这种偏头疼。

    梁冬:那左边偏头疼,右边偏头疼有没有不一样,前边,后面不一样?

    徐文兵:偏头疼,只是左右啊,前后啊……

    梁冬:都不叫偏头疼。

    徐文兵:不叫,左面的偏头疼偏于淤血,淤血肿,右面的偏头疼,偏于什么,气,就是气太旺,中医有句话叫左血右气,一边是血,一边是气,很多人左半身右半身,感觉都不一样,有些人出汗,左半身出汗,右半身不出,有些人说我左半身发麻,右半身不发麻

    梁冬:稍适休息一下之后,回来和大家分享一下,左边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梁冬:好继续回来,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仍然是和徐文兵老师,一起来学习,刚才讲到有些人呢,这个左右的这个气是不一样的,所以有些人觉得自己左身是男人,右身是女人,此话怎讲?

    徐文兵:其实老天爷赋于我们有两套系统,都在身体里面,就看你启动了没有,很多人就启动了一套,然后一生就是男人的生理,男人的心理,男人的行为,很多人同时启动两套,或者有些人启动了一套不属于自己的,跟自己生理不符的那套系统,我看到很多人想变性,就生为女儿就想做男人,就是死了就想做男人,那个就去做手术,有人生为男人就想做女人,还自宫,这说明什么,身心的分离,我们治疗很多疾病,其实它不是跟别人打架,也不是跟细菌和病毒打架,他自己内心在打架。

    梁冬:两个我。

    徐文兵:两个我,一个是后天的我,一个是先天的我。有的人是同时把先天两个我都启动了,这就很痛苦。这种病是最难治的。

    梁冬:你刚才讲到这个左边是男人、右边是女人,它是怎么体现出来的呢?

    徐文兵:没有,他就这么描述的。他经常两个人自己还在身体里面对话呢。

    梁冬:周伯通哦。

    徐文兵:嗯。后来这个人去住精神病医院了。我也治不了这种病。这需要……古代人能有调神的那种大师,能调这种神。所以我们想让人找回自我,唤醒人体这种自愈或者是这中自我修复的本能,其实就是找回你那个真我。不要受外面那些事情的干扰。

    梁冬:对。刚才讲到古春气者,病在头。

    徐文兵:病在头。这种肝气往上一顶的话,一个是容易出现偏头疼,还有你刚才说前后疼,前面前额疼,一般跟胃有关。足阳明胃经走到这儿。后脑勺疼,跟肾……

    梁冬:膀胱和肾。

    徐文兵:哎,膀胱和肾有关,主要是膀胱。我最近治一些病人就是说他们小时候怎么伤害自己。他们那会儿是参加少体校,少体校呢,就是练,出汗,然后呢,又好吃又好喝,好喝你猜是什么?冰棍、汽水随便吃。他跟我形容,我治这个人特寒,大概用了一年时间才把他身体里边的寒气给他排完。他说我那会儿吃冰棍吃到什么状态,我说你是不是吃到后脑仁疼,就那种感觉,就冰到那种程度。所以后脑勺疼你去治他的膀胱和肾,前额痛,我们叫阳明头痛,你去治他的胃,我们用白芷啊,吴茱萸汤去治,后脑勺疼就得用细辛啊,羌活一些入肾的药。这些就是气往上冲,在春天表现这些症状,头面部这些症状,你去治他的肝,这和东风起来有关系。

    梁冬:那有些人不是春天痛,夏天啊,秋天痛,那怎么回事?

    徐文兵:那就分析一下他这是不是内风,是不是他内部的肝气肝血过旺,对不对?我生一口气,怒发冲冠,帽子都顶起来了,眼睛都瞪红了,那是不是你内风起来了?这《黄帝内经》给你说一种普遍现象,至于特殊现象呢,举一反三,自个儿去悟。

    梁冬:哦,明白了,故春气者,病在头,夏气者,病在脏,脏和腑怎么区分哪?

    徐文兵:我们讲脏是五脏,腑是六腑,腑是属阳,它是对外开放的,我经常说嘛,你从嘴里探个钩子,你能摸到的东西都叫腑,在这个腑和皮之间,就是我们内部有个管道,外边有个表皮,中间,这个腔子中间的这套东西,跟外边不接触的,都是脏。

    梁冬:哦,是这样的。

    徐文兵:对,所以我们说肝、心、脾、肺、肾,这是脏。从开始胃、小肠、大肠、膀胱、胆,还有我们讲的胰腺,胰腺其实就是包括在我们中医的三焦里面,这些都属于腑。

    梁冬:那以前都说五脏腑对应嘛,比如说肝胆相照啊,或者说小肠与心啊,是吧?

    徐文兵:就是说一个在里,一个在外。

    梁冬:那五个对六个,哪个是多出来的呢?

    徐文兵:三焦,三焦对心包。没多,都配着呢,挺好。铁锅自有锅盖盖,男人自有女人爱,老天爷配好的。

    梁冬:夏气者,病在脏啊!

    徐文兵:夏气者,病在脏就是对我们刚才说的那句话,夏天哪,南风起来,热风起了,容易伤到人的心包和心,表现在什么?胸胁。我讲了,肋骨包裹的是我们身体里边最重要的脏器,这时候呢,热气起来以后呢,为什么我们不怕伤寒,怕温病,因为这个热气它直接就入脏,伤寒吧,以后你们不是跟郭老师讲伤寒论嘛,寒气它从脚下起,它先伤什么?太阳膀胱,先伤的是腑,然后呢少阳、阳明,然后才开始入脏。这个热邪啊,南风带来这种热风、热邪,它直接伤到的就是脏。先,你看,温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你看,先伤的是肺,然后马上跑到心包,然后呢,直接就伤心了,就出现什么,神昏谵语出血这些症状。

    梁冬:中暑,是吧?

    徐文兵:哎,中暑又是热又是湿,两个字搅到一块儿了。

    25:00

    梁冬:所以说你看有一些比如说钢铁厂的工人,他们要是真的受伤的话……

    徐文兵:钢铁厂的工人除了要喝那种酸梅汤,绿豆汤,还要补很多的“钾”和“盐”,他们出的汗太多。

    梁冬:嗯嗯……最近好像北京很奇怪,北京这次夏天据说是最热的一个六一儿童节了。

    徐文兵:北京今年啊挺有意思,老有点风。

    梁冬:对。

    徐文兵:老有点风呢,所以北京出现了高温但是不是那种闷得天气。

    梁冬:没让人感觉特别害怕哈!特别难受。

    徐文兵:恩。

    梁冬:“夏气者,病在藏。”

    徐文兵:恩,“病在藏”,这就是我说夏天容易出现的那些温病。

    梁冬:那现在这次出现的“猪流感”算是“藏病”吗?

    徐文兵:“猪流感”……我觉得它不是“藏病”,它是个“湿热病”。

    梁冬:哦,湿、热。

    徐文兵:“湿”加上“热”,它属于“脾胃病”,伤在脾了。

    梁冬:诶,说到今年,属于土不及之年。

    徐文兵:土不及!脾胃功能差!

    梁冬:对!所以说今年是这样的哈!

    徐文兵:少吃点肉!少吃点海鲜!

    梁冬:对、对、对!“秋气者,病在肩背”。

    徐文兵:诶,秋天,西风起来以后呢,肃杀之气起来容易到人的肩背的阳气。上次我们说了,肺的俞在肩背,这个“肩背”啊,我们说这个肩胛骨把人包裹的很好。

    梁冬:对!

    徐文兵:我上次讲了一个就是第二胸椎旁开1.5寸那个穴叫“风门”,“风门”下面叫“肺腧”。还有个穴:也在我们的后背肩胛骨上,那个穴叫“秉风”。

    梁冬:哪个“bing”哪个“feng”啊?

    徐文兵:“戴秉国”的“秉”。

    梁冬:哦,“秉承”的“秉”。

    徐文兵:诶,秉承,那个“秉”它其实是个象形字,手里抓了一把禾苗的那个意思。

    梁冬:对!

    徐文兵:所以很多英文书直接把那个“秉风穴”就翻译成“grasp the wind”直接把那个风抓住了,那个穴挺有意思,也在肩背上,它属于“小肠经”。它在我们肩胛骨上有个小横梁叫叫“肩胛岗”的上面。

    梁冬:恩!

    徐文兵:我现在用它治疗一些很多办公室的就是这种“颈肩综合症”!

    梁冬:对!

    徐文兵:肩背疼、什么捎带点也治点“颈椎病”。这是个“秉风穴”,特别对这种受了西风啊,伤在肩背的人特别有效。

    梁冬:我发现现在很多女青年哪,都有这个肩胛,肩背疼的问题。是个人好像就说夏天就得盖条毯子在那个肩背上面。

    徐文兵:肩背疼啊,一个是伏案工作,再一个就是在现在的空调啊,特别讨厌在那。

    梁冬:从上往下吹!

    徐文兵:对,头上往下吹,它不管是从边上吹还是从底下吹反正它都是在吹。

    梁冬:嗯!

    徐文兵:只要吹它就是“风”!我看我博客看有个朋友留言:徐大夫,你的意思是空调吹空调不对吧,是不是那个就是正常我们这个40°外面我们呆在26°有空调制冷的房间里就对?”我说有道理,空气流动起来,北风那个吹和凛冽的冬天里面没有风,在东北呆过的人都知道,那“白毛风”一刮,能把你冻死,它就是冷--干冷!没有风,没有流动,还伤人不大。所以大家一定要躲那个“风口”。特别是很多人睡着了还着吹风,开着电扇,或者是开着空调。现在是科学技术越来越发达了,发达到能人造“贼风”。

    徐文兵:还有一个我跟大家提醒一下:“风”跟“风”还真不一样,你拿扇子扇的风和那个电扇吹得的那个“风”、还有空调的那个“风”感觉完全不一样!

    梁冬:那到底那个电风扇吹的“风”和人肉拨的“风”有什么不一样呢?稍事休息一下回来。

    30:00

    梁冬:是的,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一起来讲到这个春气呀夏气呀秋气,刚才讲到了夏气者病在脏,秋气者病在肩背。那到底怎么个不一样法呢?

    徐文兵:因为它的发策源地不一样。你看古代皇帝往那儿一坐,边上有俩宫女,是不是啊,那个风我就觉得就是柔和的风。

    梁冬:托着两个肉馒头。

    徐文兵:那是两个人制造的风。这个机器制造的这种风啊,我老感觉作为一个敏感人,我老觉得它是生硬、粗暴,然后就是好像蛮不讲理,直接就往你身体里面钻。

    梁冬: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很多人买房子主卧里都带一个厕所嘛,厕所里也有冷风机嘛,也很冷嘛。好像我观察到很多人的病都跟家里面这个主卧里面的厕所有关。

    徐文兵:对,为什么?本来在被窝里热哈哈的一个热身子然后突然跳出被窝钻到那个冷嗖嗖的厕所里,很多人就这么落的病。古代人是用一张架子床。

    梁冬:对,一个大帐子。

    徐文兵:哎,大帐子。它帐子里面有个马桶,马桶的密封性很好,他不用出去。

    梁冬:那不会很臭吗?

    徐文兵:哎,它密封性非常好。

    梁冬:不过我觉得如果家里啊床足够大,有个很好的帐子围着呢那真的让人觉得很舒服、很有安全感。

    徐文兵:我将来发明一种床啊带静电屏蔽功能。端午节我们去上延庆山上去采艾,我发现在远离城市那个地方,一到九点来钟我就困了。

    梁冬:哎,有这种情形,对,对。

    徐文兵:那个自然界的能量就把你的精气神影响,就让你啊想睡觉。可你回到北京,你走在这灯火阑珊、灯红酒绿的城市里面,莫名其妙你就亢奋,你就不想睡。就老想着谁给来个电话,或者我给谁打个电话。出去喝一杯,出去吃个宵夜,你就燥。这种无形的电磁波或者光污染,还有莫名的人气对你的影响,对人的影响太大了。可是在那个深山老林里,我们还说开篝火晚会呢。烤完沟火我们就在那烤了烤后背。因为那边离一个湖边水库近,有点湿,烤完背大家就纷纷的……

    梁冬:表示困了。

    徐文兵:表示啪嗒机关被拧动了都回去睡觉。哎,第二天凌晨五、六点钟莫名其妙的,不用那儿也有鸡也有狗,大家都醒了。满山遍野我们又采药去。所以你在那种纯自然的环境下,你受自然力量的控制。我们现在生活在人造的城市当中呢,你就被这种虚伪的人为的东西干扰,所以我说将来建一个静电屏蔽床。怎么建啊,因为我原来在医院工作过。我们医院有个脑电图室,它对那个电磁波信号特别敏感。那个机器放在哪儿,放在一个铜丝织的一个网里面。大家都知道静电屏蔽啊。有铜丝金属网往那儿一罩,手机放进去收不到信号,收音机拿进去收不到信号。外面那电磁波就给屏蔽掉了。所以我建这么一个床。

    梁冬:跟鸟巢一样。

    徐文兵:鸟巢一样。包括床底下也给它铺一层金属丝。

    梁冬:会不会有问题啊?

    徐文兵:我觉得在那里面睡一觉绝对好。

    梁冬:不过你说到这地方我想起来很多人睡觉的时候把电话放在床头,这个非常非常不好。

    徐文兵:伤神。但是很多人公司领导要求24小时待命。

    梁冬:要不然不给报销手机费。

    徐文兵:不是,要不给你开了。一个重要的事叫你你没到,找你找不着,这也是生活所迫。

    梁冬:不容易啊!

    徐文兵:不光是对生理感觉那个风不一样,心理上感觉也不一样。我有个同学人先富起来了,所以人家买了房子,家里面装修安的是空调。有次我们哥儿几个聊天,我这个朋友对我特别好,我比较落魄的时候人家挺照顾我。我们俩聊天,他有一天特感慨。他说:这女人啊太难琢磨了。哟,我说:你又有什么故事?他说我们家那个空调(那会空调挺贵的不像现在便宜了,那时候安一部空调可能上万块钱)他说:我给我们家新装修的房子花了多少多少钱,安了三部空调。我老婆连句话都没说,丝毫没有感激之情。他说那天吧停电了,我们俩人在屋里呆着就热,我然后就拿起扇子就给我老婆扇了扇风,结果我老婆感动得差点涕泪交流。

    梁冬:不一样,这情感上的东西不一样。

    徐文兵:你看看,他花钱装空调吹的风凉快不凉快?凉快。爽不爽?爽。哎,就不如人拿扇子给她扇扇风。你说打动人的是什么?

    梁冬:嗯,还是后面这个动机。

    徐文兵:哎,他说这个故事就对我影响感触挺大。我说啊,劝大家夏天凉了静静地呆一呆,自个儿拿个扇子扇一扇,或者给自己身边的人扇一扇,比吹空调要好。

    梁冬:哎呀,你要说起来让我想起童年时的大葵扇,我觉得让人感觉很幸福,拿那个大葵扇。

    徐文兵:这个我分析啊,我走在路上看每个大楼都挂着一个空调,什么一个空调,每个大楼的每个窗户下都挂一个空调。我就想起一个成语“以邻为壑”。就是发洪水了,我挖个沟把洪水引到旁边邻居家去,害别人。我记得我们上大学的时候,1984年我们入学,上大学,我们是七个大小伙子一个屋。一个屋也就十几平米。我们是上下铺。我们就在北京,七个大小伙子一个屋,我们没有任何空调没有风扇,我们就过来了。在那时候的北京就不像现在这么热,就不像现在这么燥。当时什么状态?当时二环路刚修起,三环路还没有贯通。城市里面没有那么多汽车,没有那么多喷着毒雾热气的汽车。而且那会经济还不发达,人们家里还没有条件装空调。结果到现在一个人呆在一个大屋里燥得不行。为什么?家家都空调,家家都把自己的热气放出来排到外边,然后自己闹那么个小环境。卖那么多空调倒是拉动内需了,结果呢?造成多大浪费,害了多少人。我突然想如果北京这个城市如果大家都把自己房间里的空调关掉了不用了,或者那么多汽车不开空调的话,这个北京依然会像我二十年前那样清凉、干净。但现在已经好像脱缰的野马一发不可收。然后大家还给钱说让你们去换空调。所以在一种病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35:00

    梁冬:现在是空调下乡。

    徐文兵:对,还要去把那个宁静的农村给它干掉。

    梁冬:其实农村不需要有,有的地方真的不需要空调。

    徐文兵:你看我老家大同,大同的地势要比北京大概高出800--1000米,相当于你爬上一座山,所以大同是一个避暑胜地。到大同啊,一个是干燥,一个是凉快,到夏天的时候,我们那会儿哪儿说什么有蚊子,或者是需要开个电风扇,别说空调,我们电扇都没有。但是现在这种浮躁,这种燥热之风已经开始席卷大同了。大同也开始堵车了,大同人家家也开始安空调了。最后空调没准都安到森林里边去了,所以这叫人为的破坏。心浮气躁,所以人静不下来,外面天一热,自个儿也躁,越躁然后越热,越热越躁。

    梁冬:我记得李光耀先生曾经说过,他说啊,空调啊,可能是人类的最伟大发明,当然站在一个新加坡人的角度上可能是有道理的。

    徐文兵:新加坡那种地方,它可能需要空调,但我想,就是说它热的地方有热的道理。人是能够有制冷的功能的。

    梁冬:对,我向你汇报一下,有一次,我不是去那个印度的鹿野院,就是释迦牟尼第一次讲经的地方——路野苑,它那儿好多大树啊,我在那树下坐着,就突然明白为什么说有所谓的在菩提树下顿悟。你在那个地方,你不在那个树下待着是不可能的。你只能在那儿待着。

    徐文兵:那儿的温度太高了,他在那种特别-----他们都说当地人懒啊,懒散啊,不守时啊,没办法,那种炎热状态下真的把你的精气神消耗的挺厉害。那会儿只能是待着,中国人叫歇晌,梁冬:对,徐文兵:歇晌就是毒太阳最热的时候呢,你休息一下。我们说午睡,夏天要午睡一下。还有就是说我们说炎热对人,它说病在脏,病在脏这种炎热的气候会影响到人的心境。就把你的心火给撩拨起来。以前看水浒么,头一句诗说闹饥荒,它说: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稻禾半枯焦。是吧,干旱。农夫内心似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你看看,同样一个炎热气候,人,影响一样不一样?种田那些农民,心里面忧心如焚,公子王孙扇子一摇,天热吗?不热。所以你看,咱们去把内心调好,外面再热,不受影响。

    梁冬:所以徐老师啊,您先扇扇扇子,去下广告,稍事休息一下过后,马上继续回来。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一起来分享啊,刚才讲到秋气病在肩背,冬气病在四肢。

    徐文兵:该说冬气病在四肢了,这个中医有句话叫:四肢者,诸阳之奔也。意思就是说身体有了额外的气血以后呢,它会往四肢走。我们说身是本,肢体呢,胳膊腿是肢体,先顾本。可是到了冬天呢,如果你伤到了自己的本以后呢,人体会不由自主地把阳气收敛回来,照顾自己的身的需要,忽略四肢的需要。所以很多人到冬天开始出现什么,手脚的冰凉,手脚出现冻疮。你看冻疮都出现在末稍。

    梁冬:手指和脚趾那里。

    徐文兵:耳朵,冻耳朵,你看东北人,我们冬天也戴过那种护耳,对啊,毛绒绒的

    梁冬:像飞行员一样

    徐文兵:像飞行员一样,为什么,就是说身体它顾躯干的需要以后呢,忽略到四肢的需要,肢体末稍的需要,所以冬天呢,北风吹,寒气重的时候呢,会让自己的四肢容易产生病痛。有些人呢会出现这种冻疮,有些人呢还会出现什么,血栓。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叫“坏疽”,“疽”是病字边里面一个而且的且,那字念jū,所以他就会出现什么,截肢。有些人还会出现这种四肢的这种麻木,或者是疼痛。麻,痹,痛,都会出现。这时候呢一个是要保暖,你别在那儿再……凡是我记得冬天凡是暴露的地方,冬天肯定被冻伤,所以要保暖。再一个呢,就是已经出现了问题呢,赶紧先治身,然后呢是额外的有阳气呢去流向他的肢体。

    梁冬:所以但凡手脚疼痛,或者是有什么问题,都肯定是气血不足。多多少少跟这有关。

    徐文兵:气血不足有可能,气血过亢也有可能。有些人手脚是发烧,梁冬:其实很多人是手心很多汗呢

    徐文兵:对,有些人出汗啊,手还冰凉。

    梁冬:这是怎么回事呢?

    徐文兵:就是说阳气把它蔽住了,我治几个例子特有意思。我治一个公安局啊,就是预审科的一个警察,然后手汗。我说都是犯罪分子应该出汗,怎么你……

    梁冬:对啊,坦白从宽嘛。

    徐文兵:你审问犯人你怎么出汗。他说没办法,我啊,把那笔录那纸啊,都能浸透。所以我啊一般都是准备一个干毛巾,一边写一边擦。他其实就是什么吧,受寒以后,阳气蔽住了。你摸他手吧,从外关,就是内关往上,是热的,外关以下都是凉的,阳气蔽在这儿了。然后多余那种湿气它总是在不停的流,就好像阳气关不住门,你这遗尿,大小便失禁是一样的,所以我给他扎针、灸,把这阳气通了以后,手也热了,也不出汗了。很灵,就是几次,两三次,后来警察还来谢我,我现在写笔录不出汗了。我还治一个厨子,就我刚才说那个安空调那哥们的亲戚,他有一亲戚来北京,他是个厨子,为什么知道他是厨子,他整个手都是青紫的。青紫的,我们说光手凉,他皮色不变,伤到了气。当他皮色已经变了,发紫发青的时候了,他已经伤到血了。所以一握那哥们的手就冰凉,然后还出汗。我说你这怎么回事,他说我这当厨子没办法,你也不可能上来就当大厨吧,你先得给人先配菜洗菜。大冬天的,洗鱼,是吧,就最后就落下这么一个病根,手就那么青。我说你这也没治治,他说人说都没法治。我说你这将来对象都没法搞,小伙子还挺年轻的,人家都摸摸女朋友的手,你这一摸,给人吓走了。他听我这话这意思,他说徐大夫你是不是能给我治,我说我给你试试吧。反正我们叫“以针引气”么,扎针把你的阳气引过来。给他也是扎针,扎针当时啊,针扎下去,就看他那手,青紫的手,开始冒水珠。他不是手心出汗,刚才那哥们,就是公安局那哥们是手心出汗,这哥们扎下以后是手背冒小水珠,出汗珠,然后一摸手就热了,就温了。扎了三次,整个皮色就变了。后来那哥们好好做了顿饭谢了谢我,我说你不用谢我,我这也是积累经验。这都是什么,冬天,或者是非冬天,但是着凉了,病在四肢。病在四肢呢就是我看到很多人啊,不注意这种就是细枝末节的事情,你看啊,女性来例假的时候,来例假前,我讲过,把脚放到冰水里,例假马上憋回去。

    梁冬:参加高考前都经常这样干。

    徐文兵:参加游泳课前,还有的来例假以后,拿凉水或者温水一冲头,例假马上憋回去。

    梁冬:但这样后患无穷啊。

    徐文兵:对啊,这就是你怎么伤害身体啊,你看现在夏天了吧,你看我夏天不管多热,我看病,我都是西服领带,是吧,我的脚总是穿着一双袜子,我穿凉鞋也好穿皮鞋也好,都穿着袜子。我的身体够好,咱还是个男人,你看现在的大姑娘小媳妇,全是光着脚,穿个拖鞋凉鞋,PIA,PIA在那走。是吧,然后再吃两根冰棍。

    梁冬:所以还有一些阿姨喜欢在家里面洗东西,我认识好多人,我妈也是这样。

    徐文兵:都是冰水。

    梁冬:啊,我觉得她们其实真的要注意。

    徐文兵:绝对要注意,人啊,可以无知,但不能无觉。很多人就是没有感觉,他手比如说就是麻了,我不是以前讲过一个老先生么,快七十了还洗冷水浴呢,最后得脑梗了么,他是没有知觉。他不是说是他健康,强,他不像人马寅初,邓小平那样,人家洗冷水浴,人家最后通体红热。他是被麻痹住了。所以大家洗碗,洗手,洗衣服的时候,那个水,一定要温。冰凉以后最后就落下一个这么结果,最后,我们说冬天病在四肢,伤了肾了,你呢,直接就是通过四肢让那寒气进去以后,也能伤了你的肾。

    梁冬:就会最后也是伤肾了,对不对,徐文兵:对,有些人从此就落下了这种风湿啊,风湿病,然后关节就变形。最后呢,再治病。

    梁冬:风湿病,风湿为什么会关节变形呢?

    徐文兵:风湿有两种,一种叫风湿,一种叫类风湿。类风湿,自身免疫的,它跟很多复杂,包括心理都有关系,我说的风湿就是什么,最后他那种我们讲,这种风气,湿气,或者寒气,会出现一种凝滞,或者是麻痹。最后呢,伤到人的筋和骨。有些人说我长骨刺了,有些人关节会老用的话就会变形。其实就是被扭曲了,被邪气扭曲。

    梁冬:是这样的呃。

    徐文兵:yes。

    梁冬:所以呢,咱们总结一下。今天讲到啊,这个“故春气者病在头,夏气者病在脏,秋气者病在肩背,冬气者病在四肢”,当然罗,刚才徐老师讲过了,不见得一定是春天的时候痛才会怎么样。

    徐文兵:普遍是这样。

    梁冬:普遍是这样。比如说,内风的问题。

    徐文兵:你看,受到热风,被热风吹着,或者是,很多人说我烤火,很多人说,我做艾灸,其实那做不好也是个邪热。

    很多人做艾灸以后,开始就嗓子,肿、疼,眼睛就干,其实那是什么?南风,夏天的风伤着了,是吧?

    刚才说病四肢呢,我们举了几个例子,都说是手,我特别羡慕那些政治家,一天握那么多人的手,我说这个人阳气肯定很足——因为那么多人里边肯定有一些病人,肯定有的人的手带着病气,你摸完了以后,你受不受影响?

    梁冬:哦,你说到这个地方,提醒了我。我突然想起一个事儿:你说,很多人跑出去捏脚呀,按摩呀,你说这一些服务员……

    徐文兵:那些服务员挺可怜的。

    梁冬:对,你看他接触那么多的病气,对不对?肯定有病气的?

    徐文兵:对呀。

    梁冬:他们肯定是也被接触到了?

    徐文兵:我接触过这样的孩子们,挺可怜,他们吃青春饭,十四岁左右出来,然后呢,十八九岁二十岁回去就结婚嫁人。他们有的做的比较好,老板比较仁慈,给的工资也比较高。这些孩子,我见过的有的一个月能给家里寄五千到一万块钱,就河南农村就很不容易了。但这些孩子呢,他如果不注意自我保护的话,手脚到最后都变形,手,脚。你说你脚没有接触那些病人吧,也变。所以这些孩子其实是吃一种青春的饭。

    梁冬:好可怜!

    徐文兵:我们看到很多按摩科的大夫,或者是中医这些搞外科的包括帮人按摩的人,有些人不会用力,不会用气,不会自我保护的话,自己手也变形。什么腱鞘炎呀,这种关节呀,都会有。(要)自我保护,其实是互相的一个感染。所以我们中国人见面是什么,不是握手……

    梁冬:对,作揖嘛。

    徐文兵:作揖、抱拳、问候,别来无恙。干嘛上来就不管青红皂白上来就伸手?

    梁冬:对,有一些男青年还特别喜欢拥抱。以前我有这个恶习,后来发现不行,我现在一般不拥抱了。

    徐文兵:“见人且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

    梁冬:对,对,对。哎,你说这种病气呀,要传染嘛,像这种病气其实也有传染的呀?

    徐文兵:这种病气其实是一种氛围,它不是一种物质哈,不是一种物质。它是一种对人的精神、情绪、情感的影响。

    我最早意识到这个问题是,那会儿我们在协和医院中医科,毕业实习。我跟的老师是郭善山老师。郭善山老师当时是中医科的副主任,我当时跟他就出糖尿病专科门诊。那一上午看下来病,我特不舒服。我后来就跟郭老师~因为什么,我发现我接触,从开始帮着郭老叫号,然后抄方子,给病人嘱咐怎么吃,怎么弄,我就发现,跟病人接触下来,我身体特别不舒服。后来我就跟郭老师问,郭老师就笑了:小徐,你也感觉到了吧,这叫病气。郭老人家是修炼多年,做医生多年,他有这种本事。我们那会儿刚出道,还是个很嫩,不知道。

    后来慢慢接触病人多了以后,我就突然发现,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是你医生的这种能量、气势把病人压倒,还是病人把你干掉?所以我的很多病人一进我的诊室呀,一进我那个“厚朴学堂”或者“御源堂”,“哼,徐大夫,我本来手挺热,到你这儿手就冰凉?”唉,我说,好,你的病我能治。

    梁冬:压得住,气场压得住。

    徐文兵:哎,我把你镇住了。可是我见过几个病人,人家一进屋,我的脸开始发麻,我还没见这个人,我就知道。

    梁冬:你压不住?

    徐文兵:“我给您推荐一个更好的大夫吧,”我就不敢治了。其实呢,我告诉你,为什么很多做心理咨询的人自杀了,为什么?“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你以为人得一个病容易吗?你知道人家背后的能量有多大吗?是吧?不掂量自己就挺身而出,往上冲?

    梁冬:总而言之,阿弥托佛,无量寿佛!

    感谢大家收听今天的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之国学堂,谢谢老师,谢谢。

    徐文兵:再见。

    梁冬:再见。



    返回列表页 百拇医药网 杜义华 2014年